《夜色月歌》公告
此日誌一切原創內容,未經允許禁止轉載或二次配布

※APH自律聲明※

〈注意!這裡的圖文部分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部分縣市自創角與APH、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露天賣場請至此

【同人本】試閱
橫東BLH本(橫/濱X東/京)【情鎖孤蓮】(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序章~第五章 番外: 插圖

米英本【Eternal Glory】(漫/澍 文/涵夜月) 序章~第一章-1 插圖 漫畫

菊灣本【繫菊之梅】(文/涵夜月 繪/淚星) 序章~第五章 插圖 彩圖

繫菊之梅補完本【夜夕戀菊】(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第一章~第三章(一) 插圖

香灣漫畫小說連環本【暗香尋梅】系列(全三冊)(漫/司空若雲 文/涵夜月)  漫畫+小說

暗香尋梅補完本【彼岸花的誘惑~罪香~】(雙CPH本。BL:橫/濱X東/京。BG:香/港X台/灣。)

(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彩圖: 序章~第四章 插圖

獨伊漫畫本【promise for you】(漫畫/淚星 劇本/涵夜月) 漫畫
【原創小說本】試閱

【謊言的盡頭~咒印~】(文/涵夜月 繪/澍) 小說:序章~第九章 插圖:

目前日期文章:201205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個世界只分「自己」與「自己以外」。

他保護著自己,並拒絕自己以外的所有人。

目光是否狹隘他不在乎,來往不斷的人群在他的眼裡除了十惡不赦再無其他,其實那些人並未對他釋出惡意……不,是連「表示」都不可能給予。

畢竟他只是一個隨處可見的小乞丐罷了。

究竟什麼時候變成這個樣子已經不記得了,當注意到時天空已變成灰白一片,一點也不美麗。

他的雙瞳沒有疾病,是內心讓他變得無法尋覓美麗。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逐漸西下的夕陽,紅似血。

夾帶著淒涼的風吹拂而過。

她回來了,回到因為自己而走向滅亡的不列顛。

虛弱地躺在樹下,連呼吸都變得很困難,阿爾托莉雅摀著腹部的傷口,有一下沒一下地喘息。

很快地,會再次結束了吧。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王……』

那是令人懷念的聲音。

初次見面時,他還只是一名對夢想抱持期待,有著一雙明亮的大眼,思想十分正直的普通少年。

欣賞少年的個性,還有那比同年齡的他人要來得傑出的實力,她提拔少年為自己的近衛,並且親自指導對方。

自此以後過了無數年,少年已長大成為一名目光柔和、為人善良的青年。

一直認為對方仍不成熟,他太過溫柔、太過純真,無法以縱觀全局的眼光作出正確的判斷,容易猶疑不定。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對於自己的理念,Saber很少抱持著懷疑。

她自信、堅定,並且相信自己的選擇,無論遭受到多少質疑,她也不改初衷,抬頭挺胸作出決策。

首次重大的改變,是悔恨在她的帶領下仍走上已注定滅亡結局的國家。

『為什麼?』

『為什麼,不列顛會滅亡?為什麼無法顛覆預言?』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貝迪……威爾,貝迪威爾!」

軀體化作金黃色的如粒子般的光芒,自眾人的眼前漸漸變得透明,Saber想要捉住,卻只能看著對方消失,怎麼樣也捉不住逝去的他。

Saber跪在地上,千言萬語也無法表達此刻的心情。

她看著眾多的騎士為了她倒下,盡己所能獻上祝福,這是身為帶領他們的國王唯一能做到的。

但是為什麼,貝迪威爾的死亡讓她連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有誰能夠明白這種感受?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少年幾近瘋狂地大喊出聲。

在令咒消失一個的那刻,貝迪威爾發現自己的身體在未受到控制的情況下,行動了。

Saber向後一跳,剛才站著的位置被瞬間移動到前方的貝迪威爾砍裂。

再慢個一秒,不死也會被重傷,若不是因為貝迪威爾受傷,身手不如最佳狀況那般敏捷,她不能把握自己能毫髮無傷的情況下順利脫身。

終於發現了對方不同於記憶中的實力,這個事實讓Saber既驚奇又憤怒。

她被小看了。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王,您是認真的嗎?」

當得知王打算親自率領軍隊剷除反叛者莫瑞德的勢力,貝迪威爾知道這已經事無法改變的事情,可在圓桌會議結束後,還是忍不住快步追上離去的王。

這次的戰役太危險了,他有預感將會喪失比以往更多的同伴,就算是帶領他們戰勝無數艱辛戰場的王,也不一定能夠倖存。

他知道抱持疑慮的自己是非常不敬的,可因戰爭的不安,導致他對於王不敗象徵的堅定信念都不禁出現了裂痕。

「莫瑞德會變成這個樣子,我也有責任,不可能坐視不管的。」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王……Saber!左邊!」

貝迪威爾推開Saber,一劍揮開Archer射出來的弓箭,並舉起槍以旋轉擋開緊接而來的連環攻擊。

他目光銳利,謹慎地找出攻擊的軌道,驚險地避開了大部分的危機。

「貝迪威爾,小心Caster的法陣!」

Saber的警告讓貝迪威爾一驚,立刻向後跳開數步,而剛才站著的地方猛然炸開。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貝迪威爾沒想到最後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

為了實現願望,他與她,勢必要犧牲另一個人,聖杯是需要七名Servant當作祭品才能觸發的聖物,無論哪一方獲勝,只要向聖杯許願,最終的下場是相同的。

差別只在於,是否實現了願望。

若是為了王,他很願意奉獻自己,但是王卻不僅僅只是要恢復不列顛,甚至連「亞瑟王」之名都要埋葬。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那一天,他一如往常地尋找王。

在王宮內看不見對方的身影,連城內都大致找過了,雖然有些納悶與懷疑,他還是出城找找看,最後在林內的一棵樹下瞧見倚著樹幹,正在淺眠的王。

毫無防備的模樣,令貝迪威爾又生氣又憂心。

真是太大意了,若是被敵人襲擊了,該怎麼辦呢?

「一定要在王醒過來後,耐心勸誡一番。」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貝迪威爾可以猜得到王為何要參戰,但想起王用難以置信的表情加以指責,他實在沒有勇氣堅持自己的想法。

內心很焦躁,無法隨意宣洩的鬱悶,不想承認,卻不得不認清現實。

那個人,不是他認識的王。

雖然她仍是為了一個國家,堅守職責的偉大國王,可又有某些不太一樣的地方,而那正是貝迪威爾所害怕的。

又或者,他只是想用盡各種理由證明自己沒有做錯,才擅自把王給定位在不確實的位置。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了,還不快給我一個逃走的理由,如果沒辦法說服我,本少爺絕對不放過你。」

這句話,是在少年回家摀著嘴衝進浴室狂吐一翻,又喝了杯溫熱的鮮奶,好不容易平復了心情後,才翹著腳坐在沙發上,高傲質問的。

貝迪威爾跪在地上,十分苦惱,由於他低著頭,焦躁地以食指拼命點著扶手的少年無法看見他的表情。

他不能對少年坦白,以少年的個性在知曉實情後,一定會用令咒迫使他服從。

若事情演變成那樣,一切就來不及了。

令咒是絕對的存在,擁有強大魔力的英靈雖然有抗拒的機會,但不一定可以成功,他不能賭那微乎其微的可能性,必須想辦法說服對方才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夢嗎?

王確實是在他的面前斷氣的,因為無法說服自己,貝迪威爾一次又一次的探查呼吸,聽著心跳,並拼命呼喚。

『王、王!王啊……!』

喊到喉乾、喊到沙啞,喊到再也無法吐露出一個字。

一直一直喊著,咳嗽吐血也毫不在意,一切只為了一個最純粹的願望……看著王清醒過來。

過了許久都沒有得到回應,他才終於死心。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廣大的訓練場內,只有一名米白色頭髮的少年與金髮女子,手持武器,對視。

瞬間,他們行動了。

刀劍相向、鏗鏘碰撞,清脆而沒有半點雜質的聲音,在在表現出對峙的激烈。

能與尊敬的王比劃,貝迪威爾覺得十分光榮,為了不令對方失望,他使出了自己真正的實力,一點也不敢懈怠。

喧喝一聲,雙手握緊劍柄,朝對方砍去。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終,貝迪威爾仍親眼看著王的逝去。

在確認王已經停止了呼吸,他抱著即使染血仍不損那份美麗與崇高的王,忍不住痛哭失聲。

所有的一切,都結束了。

他的願望,理想,畢生的追求。

在沒有結果的情況下,化為灰燼、直至虛無。

不可原諒。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