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月歌》公告
此日誌一切原創內容,未經允許禁止轉載或二次配布

※APH自律聲明※

〈注意!這裡的圖文部分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部分縣市自創角與APH、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露天賣場請至此

【同人本】試閱
橫東BLH本(橫/濱X東/京)【情鎖孤蓮】(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序章~第五章 番外: 插圖

米英本【Eternal Glory】(漫/澍 文/涵夜月) 序章~第一章-1 插圖 漫畫

菊灣本【繫菊之梅】(文/涵夜月 繪/淚星) 序章~第五章 插圖 彩圖

繫菊之梅補完本【夜夕戀菊】(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第一章~第三章(一) 插圖

香灣漫畫小說連環本【暗香尋梅】系列(全三冊)(漫/司空若雲 文/涵夜月)  漫畫+小說

暗香尋梅補完本【彼岸花的誘惑~罪香~】(雙CPH本。BL:橫/濱X東/京。BG:香/港X台/灣。)

(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彩圖: 序章~第四章 插圖

獨伊漫畫本【promise for you】(漫畫/淚星 劇本/涵夜月) 漫畫
【原創小說本】試閱

【謊言的盡頭~咒印~】(文/涵夜月 繪/澍) 小說:序章~第九章 插圖:

目前分類:《系列短篇》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莫溟,上階貴族之子,個性極端古怪難搞。傲慢自大、唯我獨尊、看不起平民、花錢如流水……貴族的缺點都擁有一點,偏偏承襲了父母的外貌,年紀尚小便俊逸異常,身手不算頂尖但也在普通以上,是個人見人眼紅的大少爺,讓人感嘆真是有夠不公平。

雖然這個世界本來就建立在不公平之上。

從小他就是令家人頭痛的頭號人物,興趣是叛逆,專長是找漏洞叛逆。別人不准的事情他最愛做,等到對方發現這件事而故意說反話時,他就理直氣壯繼續做,還說得出「不是你叫我做的嗎」這種厚臉皮的話。

可即使父親氣個半死仍十分疼愛這位正世之子,換句話說,莫溟的不可理喻都是被縱容出來的,而且頭腦聰明,大家也拿他沒辦法。

他也曉得自己集可憎的優點與缺點於一身,明白是非對錯,但同樣的也認為反正自己是貴族之子,這些都是他的幸運與權利,只要願意,沒什麼不可以。

令人如此羨慕又忌妒的人,七歲左右終於踢到鐵板。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副標為:阿翼的爆肝之作XDD

音樂:阿政  動畫:冷.殘翼
圖:澍    背景使用:http://may.force.mepage.jp/

我已經很努力了,可是轉檔後畫面還是有點卡卡的Q3Q(哎!聽天由命了

作素材時作到很想哭(動畫好難設計,我在也不想設計了QQ)
結果flash才是最辛苦的(後來的轉檔也轉得很苦,怎麼轉畫質都很差........)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那,我們約定好了喔!』


「冽,你能不能過來幫我一下?」

莫煙從門口探進頭來,只見冽不曉得原本在做什麼,背對他很專注地在看一樣東西,聽到自己的聲音,愣了一下,這才慌忙地開始藏東西。

嗯……該說是為時已晚還是徒勞無功呢?莫煙思考,總覺得是兩者皆有。

明明比自己年長,可笨拙的模樣真是太有趣了。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想把咒印裡面沒解釋到的地方解釋清楚,因此開始不定期連載咒印前傳(真的是不定期喔~連自己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更新XDDDD
必須先解釋完前傳才能解釋主角等人解除詛咒之後的故事,所以打完前傳才有可能打後傳(哀傷


===================


他們曾是同一個存在,由一位精靈女性所分裂出來,不完整的靈魂。

他們比誰都還要熟悉彼此,比雙胞胎的羈絆來得更深更深,對於那位創造他們的「母親」,由於靈魂曾相同,繼承了她的喜怒哀樂,感受到更多不屬於自身的苦澀。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物介紹

光:橘髮褐眼,外貌異常稚氣。一句話性格:火爆的豆丁。口頭禪:給我認真去工作!
莫溟:綠髮碧眼,個性邪惡,最喜歡保有神秘感,光和澄澍的青梅竹馬。一句話性格:腹黑大魔頭。口頭禪:因為我是大少爺嘛~
星炎:藍髮藍眼,總是帶著倦容,最愛吃和睡,光和莫溟的朋友。一句話性格:睡到天荒地老的美男子。口頭禪:食物……
澄澍:長得十分美艷,總是穿得很裸露,光和莫溟的青梅竹馬。一句話性格:SM女王。口頭禪:你給我去死!


「喂~你們兩個,來包水餃~」

隨著門「砰」的一聲被用力推開,光高聲歡呼著,提起兩大包內容物有待商榷的紙袋,滿臉期待的臉探進來張望,只見雜亂的橘髮翹得比以往還誇張,看得出來他的異常興奮,相較之下門內的情況冷清到簡直在潑他冷水。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什麼?

血?是鮮血?灑濺四周,將世界改變的這溫熱的液體,它究竟該被稱作為什麼?

……不!不會的,這種詛咒般的色彩,彷彿對我訴說著嘲諷的意義……如深淵之鏡的顏色,人類的鮮血不可能是黑色的。

那麼,我手上的又如何解釋?只是惡作劇嗎?啊……我的人生還有惡作劇這東西嗎?

好吵,周圍的聲音實在太吵了。

不要干擾我,不要讓我看到不願瞧見的現實。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