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月歌》公告
此日誌一切原創內容,未經允許禁止轉載或二次配布

※APH自律聲明※

〈注意!這裡的圖文部分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部分縣市自創角與APH、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露天賣場請至此

【同人本】試閱
橫東BLH本(橫/濱X東/京)【情鎖孤蓮】(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序章~第五章 番外: 插圖

米英本【Eternal Glory】(漫/澍 文/涵夜月) 序章~第一章-1 插圖 漫畫

菊灣本【繫菊之梅】(文/涵夜月 繪/淚星) 序章~第五章 插圖 彩圖

繫菊之梅補完本【夜夕戀菊】(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第一章~第三章(一) 插圖

香灣漫畫小說連環本【暗香尋梅】系列(全三冊)(漫/司空若雲 文/涵夜月)  漫畫+小說

暗香尋梅補完本【彼岸花的誘惑~罪香~】(雙CPH本。BL:橫/濱X東/京。BG:香/港X台/灣。)

(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彩圖: 序章~第四章 插圖

獨伊漫畫本【promise for you】(漫畫/淚星 劇本/涵夜月) 漫畫
【原創小說本】試閱

【謊言的盡頭~咒印~】(文/涵夜月 繪/澍) 小說:序章~第九章 插圖:

目前分類:繫菊之梅補完本《夜夕戀菊》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刊名】夜夕戀菊
【內容】菊灣本小說(菊灣本【繫菊之梅】補完本)

『橫/濱,若我有個萬一,小灣和他們……就拜託你們了。』
『是的,大人……』

為了不再傷害所愛,本田菊決心放開灣。
幸福,他還有資格得到嗎?
盼望著,終於能回到親人身邊的灣,會回來嗎?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物介紹

夜夕人設試閱1.jpg

夜夕人設試閱2.jpg

夜夕人設試閱3.jpg

小說插圖

夜夕插圖試閱1.jpg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二、大/阪的觀點。




「咦?什麼?怎樣追回灣小姐嗎?」

大/阪一愣,原本以為本田菊在開玩笑,可是本田菊的神情相當認真……怎麼會有人想跑來問這種問題,他既沒老婆也沒女朋友啊!

真不明白,又不是橫/濱,難道自己看起來像是很了解女人的樣子嗎?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天的天氣感覺還是很糟糕啊?」

長廊上,傳出兩人的腳步聲,喀咑喀咑的。

橫/濱望著天空發出一陣長長的嘆息。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東/京,這邊!……呃!該死的東西!」

橫/濱首先發現被壓在瓦礫堆裡的廣/島,使勁推開上面的厚重木牆,東/京趁機要將人帶出去,卻發現他雖然傷得很重,導致昏迷不醒,卻還是小心翼翼地守護懷中的……

「本田大人!?」東/京驚愕。

橫/濱嚇得差點鬆手,幸虧眾人趕到才及時穩住,此時橫/濱也顧不得那麼多了,二話不說就讓亞瑟獨撐重物,蹲下身查看兩人的狀況,氣得亞瑟忍不住罵髒話。

「廣/島,本田大人!」

兩個人都還有呼吸,可並不代表已脫離危險。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從會議廳走出後到現在,五人隨著東/京和橫/濱,已經走了約莫十分鐘的路程,但沒有人抱怨,連一向是第一個不耐煩的阿爾都未出聲,在眾人的最後方,似乎是在喃喃自語,只有法蘭西斯偶爾發出的嘆氣聲。

對方連個表示都沒有,但他們也不太緊張,這裡還是同/盟/國的勢力範圍,擅闖幾人還有可能,就算有埋伏,人數也不可能多到無法應付,若有個萬一,只要大喊一聲,隨時都會有部下趕到。

還有其餘不可忽視的潛在風險,面對急於想見到家人的王耀,也不好開口說什麼。

然後,兩人帶領他們走到一間小木屋前,裡頭發出微暗的光芒,似乎可以瞧見有人在裡頭的氣息……王耀緊張地握拳。

「就是這裡。」橫/濱握著門把,一滯:「我話先說在前頭,我們只是把人帶到,其餘事情一概不負責,就這樣。」

說著,橫/濱打開門,木門發出咿呀的聲響,以緩慢的速度漸漸開啟。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繼費里西安諾加入我們之後,路德維希也投降了,軸/心/國最後的敵人只剩下本田菊,但那邊還沒有任何消息,說不準是還頑固地沒投降吧?」

會議室內,亞瑟拿著公文,站在同/盟/國五大統帥的四人面前,報告目前從軍方得到的消息。

「先不說路德維希,費里西安諾那傢伙投降得有點莫名其妙,到現在我還不懂是為了什麼。」

其實,連他加入軸/心/國的理由都不明白。

費里西安諾看起來實在不像會參與戰爭的人。

「但已經處於弱勢了吧?在數量的面前,落敗是遲早的事情,本田依然不肯低頭,該說是堅持己見還是什麼呢?哥哥我真無法理解。」法蘭西斯輕啜紅茶,神色自若:「這樣下去不曉得要打多久,真是浪費軍力,難不成必須等到把本田家的人都殺光嗎?」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曾經很尊敬王耀,這個唯一的大哥。

從小就看著那寬大的背影成長,學會王耀教導自己的種種,那是憧憬,是尊敬。

在遙遠的身處,發現了他,伸出手,帶他回來。

第一次,他知道,原來自己還有「家」,無論在哪裡,還擁有一個可以回來的地方,他很高興,高興得幾近流淚。

從沒為此道謝,也許是以為,這樣的日子永遠也不會改變。

錯了!這不過是自圓其說而已,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重要的事物一旦被破壞,真的有辦法復原嗎?

一定可以的,就算需要奪取什麼當作代價,那麼,就讓他付吧!

他渴求這樣一個願望,就算對其他人來說如此微不足道……只要本田菊幸福就好了,一個脆弱又故作堅強的孩子,只是如此而已啊!

為什麼,所有人都要傷害本田菊?都要奪走僅剩不多的寶物?

又為什麼……那人要選擇放棄呢?明明還不遲的,不是嗎?

「橫/濱。」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