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著你,將一切悄悄地收入心中。
聽著你的話語,在心靈刻下你的痕跡。
我瀟灑地離開,不再與你有任何接觸。
然而,突如其然泛起的惆悵讓我明白,
自己從沒有一刻忘記過你。


夕目非常瀟灑地提了一個作戰計畫,那就是……等鬼自己來。

羅爾在聽見這種蠢話後,非常乾脆地給了他一拳。

眾人留下葵和嫌麻煩的卡席羽,然後到加爾霏的房間把那封郵件翻了出來,不過這件事沒做還好,才剛打開就發現大事不妙,紫色的霧從電腦裡溢了出來,嚇了他們好大一跳,雖然夕目經驗豐富老到,在一片慌亂之下記住了氣息,還將煙霧淨化,只是發生了一件讓他們無法交待的事。

電腦爆了。

眾人看著那台已經跟黑炭沒兩樣的機器,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因為壞得真是太徹底了……最後才一致決定乾脆先等事情解決了再說。

沒得休息的這件事已經定案,夕目只好去佈置法術,在葵鎖住加爾霏的氣息後,眾人將他帶往郊外。

然後……等待那人的到來。

夜深時刻。

夕目站在畫著五芒星圖案的地面上,加爾霏則躺在中央。

他完全不怕黑暗,因為自己就是其中一份子,夕目帶著悠閒的表情等待鬼的到來,葵已經解除他的法術,鬼沒道理不知道加爾霏的行蹤,畢竟她在人家體內埋下了意念。

月光照射在他臉上,夕目抬頭一看,今天是滿月,傳說是最受月之女神恩寵的一晚,雖然他完全不信,畢竟,以前多少悲劇,是在滿月那天發生的呢?

沙沙、沙沙。

過沒多久,他眼神一斂。

沙沙、沙沙。

他感覺得到,有不祥的氣息正高速移動,目的地是……這裡。

和他今天記錄下來的氣息一致。

沙沙、沙沙。

距離這裡還有兩百步……一百步……

夕目瞬間從衣服裡抽出符咒,往前伸。

同一時間,在結界表面猛然爆出狂亂的煙霧,夕目的頭髮被這道撞擊所產生的強風吹得瘋狂亂舞,他瞇起雙眼,盯著眼前的一切。

某樣東西撞上了結界後猛然反彈了回去。

彼此相視。

夕目作了一個揖,冷冷地笑著:「歡迎光臨,對於我的熱誠還滿意嗎?親愛的姑娘?」

「呵呵~還真不是普通的熱情哪!」

一道尖銳的童聲回答了他的話。

穿著連身的白衣,烏黑的頭髮在月光的照耀下散發出光澤,紫色的魔眼看起來更加吸引人,白皙的皮膚依然如此格格不入。

女孩的姿態多麼讓人感到愛憐啊!如果是一般人,肯定會被她的純真深深迷住,可惜,就算夕目不是陰陽師,他也不是會憐香惜玉的人。

「陰陽師……這次是你要妨礙人家嗎?」用著不悅的聲音質問,女孩的目光還是放在加爾霏身上:「好過份哪!竟然讓大哥哥著涼,既然你們不愛他,把他讓給人家如何?人家會好好疼愛他的喔!」

「對於一個要致人於死地的鬼,會擔心獵物有沒有著涼嗎?」夕目嘲諷:「你愛他的定義,可不是人類能夠理解的喔!」

「了不了解又如何?人家自己明白就好了啊!」

女孩露出有些殘酷的笑容,仰天長笑,劃破了孤寂的黑夜。

對於想要得到的東西,她絕不手軟,以往是如此,現在是如此,而以後……也會是如此。

女孩的生存行為是掠奪,看著人類的負面情緒讓她非常高興。

殺殘,虐待,是她的興趣,撕裂人類的肉體,噴出濃稠的鮮血,聽著絕望的吶喊,享受獵物愛人的悲鳴,她嚮往著這一切啊!每一次不都是滿足而又愉快嗎?

唯獨這次不同,她只想將男人永遠留在她的身邊,那是第一次有這樣的感受,但也是唯獨這次……竟然有一堆人敢妨礙她。

女孩微微低下頭,手撫著胸口,那是自從死去後就不存在的心,如今竟然有砰砰跳著的感覺:「呵呵呵!妨礙的人該怎麼辦呢?要全部殺掉啊!人家要一個不剩地殺掉!!」

語畢,女孩急速衝了出去,眼看又將要撞上結界……

「呃?」夕目一愣。

「啊啊啊!死白目,你在做什麼?」

原本躲在一旁的羅爾首先沉不住氣,率先衝出來擋住欲逃走的女孩,紅見狀,也趕緊現身,但女孩反應得快,她輕輕地避開,騰空躍起後,就這麼停留在半空中。

紫眼不斷閃爍,帶著扭曲的臉孔看著又一個妨礙者,面目變得猙獰,一次又一次的阻礙,她已經瀕臨臨界點了。

唯一不同的是,她成功奪得她想要的人。

「放開小爾霏!」羅爾怒罵:「死白目!看你要怎麼收拾!」

夕目難得沒有反駁,他皺著眉頭望著女孩,總覺得自己剛才被人束縛行動了?然後眨眼之間,人就被奪走了,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女孩抬頭望向四周,最後狠狠地瞪著羅爾:「你也是要妨礙人家的嗎?」

「胡說什麼?小爾霏是我弟弟,妳敢搶他我就跟妳槓上,管妳是不是女的。」

「好過份、好過份、好過份、好過份、好過份……」

女孩不斷重複這個詞,她緊緊抱住懷中的男人,十分不甘心:「好過份,太過分了!大家都想妨礙我,你們全都是惡魔,是惡魔殺了我的,所以我也要變成惡魔,我要把大家一起變成惡魔,太不公平了,為什麼只有我,只有我一個人被欺負啊啊啊!」

女孩將加爾霏抱得更緊了,紫色的瘴氣從手中瀰漫而出,攻擊眼前的三個人。

夕目雙手拍了一下,紅用淨化之火,兩人就將瘴氣給消除了。

這完全對他們不具威脅性的攻擊,夕目真不了解她剛才是怎麼奪走加爾霏的。

「不甘心,人家好不甘心。」

女孩邊說的同時,紫眼發出了亮光。

這時,夕目知道剛才絕對不是自己的幻覺。

「不能動了?」羅爾一驚。

不只是羅爾,紅和夕目也無法行動,這讓他們不敢相信,自己可是等級相當高的魔法師,竟然就被一名小小的鬼女給壓制住了?

「這是什麼力量?」

完全是無解,女孩的恨意已達最高,她對著妨礙她的人怒目瞪視,下一刻,渾身散發出強烈的詛咒,往三人的方向擊去……

「拒絕。」

詛咒之力在三人的眼前被彈開。

「木縛術!」

瞬間,四周樹木的根猛然變長,牢牢綑住一時措手不及的女孩,擊落地面,也順便帶開加爾霏。

此時,現身的人又多了三名。

「里特……謝了。」終於能活動的夕目吐了一口氣,差點就死得不明不白了,幸好,里特及時用言靈救了他們。

聽到夕目的道謝,里特一如往常,只是推了推鏡框,繼續看自己的書。

「真是的,沒想到因為你們的激怒,竟然逼出了不應該屬於她的力量。」葵無奈地搖搖頭。

「那到底是……」羅爾有些驚愕,剛才那種恐懼的感覺在內心擴散了開來。

「是祈禱的咒語。」葵冷冷地看著女孩:「那原本就是將內心所祈禱的轉化為力量的咒語,不應該屬於少女的,她到底是從哪邊得到這種力量的?」

「只要祈禱就能束縛我們?」紅皺了皺眉頭。

葵失笑:「當然不是,這犧牲的是自己的靈魂,恐怕她也不知道自己有這種力量吧?一時動怒才不小心爆發太多出來,不然你以為,為什麼卡席羽能輕鬆治住她?」

卡席羽冷哼。

「她用了很多次,第一次是剛見到加爾霏,她想得到他,第二次是突破夕目的結界奪得加爾霏,第三次就是剛才束縛你們,想要攻擊你們。」

「用了這麼多次,她沒有魂飛魄散真是奇蹟。」葵搖搖頭。

「現在該怎麼辦?」紅盯著倒在地上動彈不得的女孩:「叫夕目念經超渡?」

「不用,恐怕她還不肯乖乖被超渡呢!」葵說道:「只要卡席羽繼續綁著她,讓她的內心恨意全集中在想要脫逃,幸好她腦袋簡單,思考完全是單一直線,而且力量所剩不多,就算想逃也逃不了,靜觀其變就行,力量一旦減少,加爾霏也有機會清醒。」







啊啊!我終於找到你了。


「咦?禁錮你的力量解弱了呢!你還要呆在這裡多久?」一名暗紫色頭髮,紫藍色雙眸的少女,歪著頭問道。

加爾霏轉過頭去,喃喃:「再……一會吧!」

少女笑了,不同於鬼女的寒意,她笑起來讓人感覺到溫暖:「在這裡又沒什麼好玩的,你是這裡的王,可以隨心所欲,可是畢竟不是活著,還是外面有趣啊!」

自從上次昏倒後,加爾霏醒來就在這裡了,原本他被困在逃亡的那段日子,還有失去孩子的痛苦中無法自拔,後來是這名少女突然把他從夢境中拉了出來,他才想起來這一切早已是過去。

後來,經過少女的解說,讓他明白那天晚上發生事情的真相,因為少女救不了他,所以兩人一直待在他的內心,有少女的陪伴,他一點都不寂寞,甚至還感覺到許久不存在的溫馨。

「而且,大家都很擔心你呢!尤其是你的哥哥,他對傷害你的鬼女孩很憤怒喔!」

「喔……」加爾霏將頭埋在膝蓋裡,簡單回答一句。

少女沉思了一會兒,才又說:「你不能一直待在這裡啊!有呼喚你的人在,要回去也沒有障礙了,為什麼你不回去呢?」

「呼喚……」加爾霏抬起頭來,微微皺了眉:「什麼也沒聽到啊!」

少女「噗哧」笑了聲:「不是用耳朵聽的,是用心去感受的啦!好了,快回去吧!」

「回去……」加爾霏黯下臉色:「那……是不是就見不到妳了?」

聞言,少女微微瞪大雙眼。

「是不是就見不到妳了?」加爾霏又問。

少女沉默了下:「如果是『我』的話,的確是見不到了,我只是……只是原身的思念體而已。」

加爾霏露出困惑的表情。

少女嘆了一口氣:「是我的錯,因為我太想念了,所以不知不覺就將思念體深入到存在之處,但是,正好遇到掠奪之心很強烈的鬼女孩,在我注意到時,已經合為一體了。」

「鬼女孩不知道我的存在,但是,受到我的影響,她那盲目掠奪的心情變成有了特定目標,她也不知道我的力量,造成利用過度,是我……害了她吧……」

如果沒有力量,遇到陰陽師時,一定可以順利超渡,但是……如今力量使用過度,她會完全消失的,「完全」,包括她的靈魂。

「我曾稍微控制她的意識,將我的思念傳達出去,而我也達成我的目的,成功見到人了,可是,卻害了另一個人。」

「成功見到人?」加爾霏倒吸了一口氣:「是……誰?」

「呵呵呵~」女孩愉悅地笑了:「不就是在這裡嗎?」

加爾霏頓時說不出話來了,自從見到女孩後,那種熟悉的感覺,如今證實那不是錯覺。

「好啦!回去吧?」少女再度勸著。

「我……」

加爾霏緩緩地將手伸了出去,在碰到少女的那一剎那,他已經克制不住,淚就這麼流了下來,他緊緊地抱住少女,似乎是不想再分開了。

思念了好久好久,那封閉的感情已經整個崩潰了,面具也戴不上了,他只是一個平凡的男人而已。

少女也緊緊回抱加爾霏,無聲地流著淚,她悄悄地在他耳邊說了一些話。

之後……加爾霏昏厥了。







生活二十餘年,我擁有了什麼?
除了孤寂,我還體會到絕望。
但是,意外的某天,我抬起頭來。
深刻了解,自己以往的忽視。
是啊!原來那廣大無邊的天空,確實存在的呢!


加爾霏緩緩地醒過來。

映入眼簾的,是女孩憤怒的臉孔,和周圍的親人及友人。

女還努力想掙脫身上的樹根,但卻徒勞無功,她不斷地吶喊、吶喊……悲鳴響徹四周,女孩的祈禱之力已經所剩不多,只能做無謂的掙扎,但這樣的舉動,卻讓她的身上劃出大小不一的傷口。

加爾霏一驚,想起了少女的話。

少女認為自己害了人,鬼女孩用盡力量的那一刻就是被消滅的時候,完完全全,且永遠無法轉世投胎,因為意識已經不存在了。

「住手!」

加爾霏撐起有些疲累的身子,在羅爾的驚喜和其他人的訝異之下,他略過眾人,來到了女孩的身邊。

「夠了……請你們放過她吧!」加爾霏有些難過。

眾人還在愣愣地咀嚼加爾霏的話,原本掙扎的女孩先抬起頭來,見到眼前的人後,露出很是高興的笑容:「大哥哥,你願意跟人家走了嗎?」

似乎完全變得完全不在意自己身上的傷口,和逐漸消失的生命,只是非常開心地問著。

雖然知道這是少女的影響,加爾霏還是有些心痛。

「對不起……我不能跟妳走。」

「為什麼?」女孩驚叫:「為什麼?為什麼?大哥哥不是很喜歡人家嗎?人家也很喜歡大哥哥,為什麼不能跟人家走呢?你討厭人家了嗎?人家做了什麼壞事嗎?」

加爾霏搖搖頭:「不……妳沒有做什麼壞事,只是……」

他失去了好多好多,但此刻才發覺,那是他下意識地忽視。

「我想活著,我承認之前喪失了活下去的心,但這次不同了,我決定要努力活著,我很喜歡妳,可是我不能跟妳走,妳也……」

「妳也……很努力了,想找到生存的意義,只能不斷殺殘,來證明自己的存在,已經夠了,讓自己放鬆吧?忘了這一切,在下一世好好活著。」

然後,努力找到另一個目標,這樣,就不會寂寞了、就不會寂寞了……

在加爾霏的話語之下,女孩一句反駁的想法都沒有。

因為,那是她遺忘以久的心聲。

她,想告訴大家,她還活著,可是相信的有幾個呢?

大家都怕她,因為她早已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了。

所以,她很難過、很難過,不知不覺就偏離了原本的道路。

但是,在血與淚的的日子下,她終於遇到了一個能夠打從心底接那她的人。

她很高興。

「那……」女孩不如之前那般,因憤怒而狂吼狂叫,只是含著淚水:「那……人家還會見到大哥哥嗎?」

加爾霏露出了笑容:「可以的,妳一定可以的,所以,睡吧!」

女孩猶豫了下,才怯怯地問:「大哥哥可以抱著人家嗎?」

聞言,加爾霏不疑有他,馬上抱起女孩,女孩躺在加爾霏的懷抱,露出了一些幸福的笑容,她閉上眼,緩緩地流下了淚水,就像找到了許久不存在的溫暖。

微微的亮光從女孩的身上發出,將她整個包圍住,一束光芒衝上天際,加爾霏懷中的小女孩,已經消失了。

我已經做到了,他在心中對少女說道。

「可以再見面的呦!我的原身還活著,我可以感覺得到,總有一天,她一定會去見你的喔!還有哥哥們一起,一定會的、一定會的。」

「我的……父親……」

少女這麼對他說,而他也深信著。

為了未來再見面的那一天,他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為了不讓他的摯愛感到難過,為了支撐下去的勇氣。

他一定會……努力等待那一天的到來。

「我想念您。」

我也是。

「我想再見您一面。」

我答應妳。

我會為了這個約定,好好地活下去。


雖然整個氣氛感動到落淚,不過夕目在回神後,仰天吶喊:「不會吧?小爾霏幾句話就結束了,那我之前那麼辛苦到底算什麼啊?」

眾人無奈地搖搖頭,沒有人回答他。


雖然事情解決了是很好,不過還有件更重要的事。

爆掉的電腦該怎麼跟加爾霏交待呢?始作俑者,夕目完全想不出來,他決定趕緊向法梠要一個任務去躲了,接下來就交給羅爾解決吧!


=======


以章節 七 來做結,真是好的結束~(喜歡七)

有點說不出的感動,我是天殺的白癡寫那麼多幹嘛?乾脆學學我那IF中國祭,每一句都輕描淡寫不是更別有一番風味?

第一次看文章比賽時,那句 不能超過一萬五 ,我總是覺得:哈哈哈~誰會時間那麼多寫一萬五啊!
原來…這裡就一個……怎麼這靈感不發揮在我其她小說上呢?

扯回正題。

這篇雖然又臭又長,可是花了我N倍的心血,集合歡樂氣氛和溫馨傷感(自認),至於恐不恐怖就別提了,哪裡恐怖啊!?雖然我很努力想寫恐佈一點,至少在鬼女孩出現的地方,為此,我拼命聽傀儡之夢那首有人聲的音樂,結果證實,邊聽邊看可能還有 點點 feeling,不過一換首音樂,那稀少得可憐的詭異感就此蕩然無存(大嘆)

原本還在聽doremi和柴崎幸,不過寫到最後就換成Nocturne了,這種心情就叫:美味的食物果然還是要在美麗的心情下享用的。(BY安特契)

主角都有老婆了,我終於脫離男女愛內容,改走親情路線,我的正派角色是不可能搞外遇的,不過裡面有些部分還真有點……要不是我加個 父親 兩字,實在有說不出的曖昧(大概)

說起來……原本我打算寫八皇子的,漫無目的到處閒晃的鷯偶然聽見不知名風聲傳達了這個訊息,然後以下省略,不過,在我確認一定要用高科技產物(電郵)後...
永別了,親愛的鷯(喂),上場吧!加爾霏~

順道一提,羅爾那句什麼良心能不能吃的,同學對我講了好幾次……嗚嗚(謎:所以妳就讓夕目一起受罪?)

PS:夕目所謂 恰的種族 就是指恰北北

=======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