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再怎麼努力、不管再怎麼掙扎,都不會成功的話……

那麼,究竟該怎麼做才好?





「這麼弱小,憑什麼當魔界的皇子?」

「老子用一根手指就能把你打飛了,你這個娘娘腔!」

「我們才不會承認你是我們的殿下!」

幾名魔界孩子將霜泉包圍住,對他極盡苛薄,言語上句句傷人,說起話來毫不留情,只差沒直接動手動腳以宣示他們的不滿,他們早就對這名弱小的皇子很不滿了,魔族是特別注重強者生存的種族。要他們效忠?可以,但請拿出本事來。

如果霜泉是不屬於魔界三大族的小族族長繼承人,或許他們可以忍氣吞聲,但他卻偏偏是未來要統領整個魔界的魔王,這怎麼讓他們服氣?

一個弱小的魔族要統領他們?痴人說夢!

對於他們的批評,霜泉沒有反駁,只是露出微笑等待他們講完。他知道,這樣是沒有意義的,因此,縱使內心再怎麼難過,他依然只能心平氣和,希望他們早點離開。

沒有意義的,因為這是事實。

他很弱,非常得弱。

這是無法反駁的……事實。

所以,他只能等待。

祈求、祈禱是沒有用的,所以他不會這麼做。

就算不能得到眾魔族的認同,他還是擁有珍貴的事物,那就是他那溫柔的、無可取代的家人。

只是,縱使是善良的他們,他還是時常感到巨大的壓力。

是因為自己渴求得太多了嗎?當他們微笑著說沒關係,自己只要保持原樣就好時,就讓他換不過氣來。

因為,他感到羞恥。

這麼懦弱的自己,讓他感到羞恥。


大概是終於累了,好不容易放棄的魔族小孩終於放過他,霜泉終於可以回到魔族皇宮,只是,他一路上戰戰兢兢的,盡量避免碰到人,尤其是……

「霜泉皇兄,你回來了~」

霜泉一頓,渾身明顯一僵,這時後逃走等於是作賊心虛,他明白,因此也只得無奈地轉過身去,看著叫喚他,那明外表看起來相當天真開朗,小跑步過來的皇妹。

「碧提亞。」

魔族皇室公主,碧提亞‧魔茵,開心地跑到霜泉前面,可愛的臉龐揚起了大大的微笑。

「霜泉皇兄,我跟你說,我今天學會了吹笛喔!母后誇獎人家很有天份呢!」

「真的呀?碧提亞好厲害。」

霜泉露出真心的笑容撫摸著碧提亞的頭,誇講著自己那才華洋溢的妹妹。和自己不同,碧提亞年紀小小變精通各式各樣的才藝,魔法理論也非常高深,只差在精神力不足以實際演練,但他相信,幾年後的碧提亞肯定能將那些法術運用得非常完美。

如果是碧提亞,一定能得到魔族的認同吧?縱使她是女性。

父王和母后在不同的方面都相當優秀,有這樣的妹妹並不奇怪。

奇怪的是……他。

「對呀!我……咦?皇兄,你的衣服怎麼髒成這樣?」

霜泉的笑容稍微停滯了一下,那群魔族的孩子臨走前對他丟了泥巴,所以衣服才會髒得這麼明顯。

「……沒什麼,我太迷糊了,竟然不小心跌了一跤,才把衣服弄髒了。」

碧提亞盯著霜泉那不斷閃爍的眼神,內心暗自嘆口氣。

哎!她這個說了不少謊,只為了讓他們安心的皇兄,難道不知道,他說謊的技巧實在糟糕透頂嗎?

不過縱使知道了,還是會繼續說吧?這就是她那太善良的皇兄。

那些瞧不起皇兄的魔族,就是看在他不會去打小報告,才會那樣肆無忌憚地放肆的……可就算魔力再不強,也還是堂堂的皇族啊!怎麼能容得起那些無禮的傢伙繼續挑戰皇室的威嚴呢?至少她,碧提亞,可吞不下這口氣。

繼續看著霜泉尷尬的笑容,碧提亞決定按照老樣子,既然皇兄不教訓那些傢伙,那就由她來吧!她絕對會「好好」地給他們「大禮」,而且不會留下物證和痕跡的。

喔呵呵呵呵~碧提亞露出了不屬於孩子,但屬於魔族的標準奸詐笑容。


霜泉總是覺得很奇怪,那些來找他碴的魔族,不管男女老少,總是不會重複出現,這實在是難解的謎,任他怎麼想也想不出原因,他們那麼討厭自己,沒道理罵了第一次就不來了。

露出困惑表情的他,完全沒想到自己那個「天真開朗」的皇妹碧提亞,用了各種管道找出欺負霜泉的人的身分,然後「暗中」把他們整得體無完膚,沒心情再去幹找碴這等無聊至極的事。


這是他十歲的事。





「殿下~你在嗎?」

大老遠就在魔族皇宮到處亂跑大呼小叫,深怕人家不知道他來似的,一個橘髮的少年拉著比他高兩倍的紫髮男子,四處呼喚霜泉,引來不少人的側目,有幾個甚至偷偷給他一記白眼……雖然很想光明正大叫他閉嘴,遺憾的是他們沒有這等身分,除非想回家吃自己。

貓族皇子,祇丹‧貓夜,和妖族皇子,煬煇‧妖月。

「祇丹,你太吵了是也,要找殿下直接心靈溝通就好,別製造噪音。」煬煇冷冷地伸張正義。

煬煇殿下,您說得真是太好了,不少人對煬煇投以感激的目光,只是被指責的那方絲毫不敢到羞恥,依然理直氣壯。

「什麼呀?別用那亂七八糟地用詞殘害我的腦神經,用心靈溝通多沒誠意,用咱們兩雙腿為了殿下四處奔波才有誠意啊!你懂不懂?」

我不想懂,煬煇那一號表情明顯表達這個意思。

祇丹總是喜歡說些旁人無法理解也不想理解得歪理,讓他四周的人備感困擾,雖然煬煇不懂為什麼之後只要祇丹對著眾人一笑,眾人就不怪他,反而疼他疼得要緊,任煬煇怎麼看那個笑容都看不出所以然。

「祇丹,煬煇,歡迎。」

霜泉笑容滿面地迎接兩人,經過多年,原本稚氣的臉孔上多了股成熟的氣息,只是他的五官相當柔和,並沒有魔族一貫的邪魅之氣。

見到他的出現,祇丹歡呼一聲,放開煬煇的手奔過去。

「殿下,你有空吧?有吧?我們去玩吧!」

「呃?這個……」

「你沒有嗎?」

祇丹露出楚楚可憐的表情,微微低下頭,含著淚,那種又哭卻忍著不哭的小臉,讓霜泉想委婉拒絕的話頓時哽在喉嚨說不出來。

又來了!煬煇翻了個白眼,只要祇丹露出笑容,大家就捨不得罵他;只要祇丹露出那種要哭不哭的神情,大家好像就會忘了自己本來要說什麼……除了他以外。

可他怎麼研究祇丹那些表情,還是不懂大家到底怎麼了,這些表情很稀有嗎?

「祇丹,不要為難殿下,想去玩就自己去是也。」煬煇開口解決霜泉的窘境。

「不行!要玩就要三個一起玩才可以!少一個我都不要!……還有我說了不要用那奇怪的用詞。」

聽見這話,霜泉瞪大雙眼,有些吃驚。

祇丹這番話,代表霜泉不單單是「殿下」、「魔族皇子」,還是他們的夥伴。

他笑了。

祇丹和煬煇也貴為皇子,卻不會歧視霜泉,也不認為霜泉比他們弱就沒有資格統領他們,成為魔族王,依然視他如己出,那些好話並不是討好,而是重視,他明白。

因此,他喜歡跟他們相處,是他重要的朋友。

「那是你……殿下不像你這麼悠哉,蜜拉皇后寵你寵慣了讓你只會任性地要求別人,你該先把皇子的職責做好,別再給卡羅陛下惹禍是也。」

「那才不是寵呢!母后說我要玩就好好得玩!」

那就是寵!煬煇頭痛地撫撫額。

「還有,我也不像你這麼閒,還有很多任務要做是也。」

「什麼鹹不鹹的,真是太失禮了,人家就算在外面玩一天也還是乖乖把自己洗香香,你不要汙衊我。」

鏘!煬煇拔出刀來,毫不留情地對準祇丹。

「很冷!閉上你的嘴是也!」

祇丹也不示弱,套上他的勾爪,擺出要幹架的姿勢。

「你才冷哩!人家都還要說話才會冷,哪像你這麼高竿,光散發冷空氣就好。」

「你……」

兩名皇子的鬥氣一齊報發出來,氣勢萬分地捲亂了周圍的空氣,眼見情況不太妙,耳邊聽到遠方傳來「搶救殿下~」的霜泉連忙出來打圓場:「請、請別吵了,別為了這件事傷了和氣,把武器收起來吧?祇丹,煬煇。」

聞言,兩人雖一臉心不甘情不願,卻還是乖乖地收起來。

「哼!人家是看在殿下的面子上。」

「給我回去重新學習你的禮貌!」

雖然不再打架,但兩人變成了拌嘴,霜泉苦笑著,只要他們不動手就好,單單吵架的話,他們隔天就會忘記了。

「好了,我跟你去吧!祇丹。」霜泉安撫道。

「真的嗎?」祇丹雙眼發光:「今天帶著咱們的寵物去挑戰魔龍吧!我早就想好好挫挫那些臭龍的銳氣,明明智商沒有我們高。」

……你要去挑戰龍獸?霜泉目瞪口呆,那可是高、高等的魔獸啊!

「祇丹!」

「有什麼關係?必要的話,逃走不就好了?」

祇丹氣定神閒,他一點也不覺得在戰場上逃走勢很丟臉的事,為了莫名的自尊死在戰場上才是最丟臉的了。

哎……霜泉在心中對自己的寵物默哀,每次都害牠累得回去攤死在床上,怎麼搓都沒有反應……這就是牠討厭祇丹的原因嗎?

「怎樣?你要去嗎?」

祇丹雙手環胸,仰視煬煇。

煬煇只沉默一會。

「……我去。」

「太好了!走吧~殺光那些臭龍!」

祇丹右手拉著雙泉,左手拉著煬煇,蹦蹦跳跳地離開皇宮。

看著高興的祇丹,一臉認命的煬煇,霜泉又笑了。

這是他的同伴,他的朋友。


他還是一樣弱小,一樣不堅強。

自己膽怯害怕,不敢面對那未知未來,那總有一天要繼承的魔王之位,讓他非常不安。每次一想起來,都有股窒息般的痛楚,無法承受那壓迫著自己的命運。

他真的有辦法嗎?

他真的有能力接手這項艱鉅的任務嗎?

他真的……不會讓父王和母后感到蒙羞嗎?

真是讓人丟臉得……不知所措。





在那一天,一切都變了。

變得太快,讓他措手不及。

那個人……那個不之為何在那個時間出現在自己眼前的人,他慌得不知該如何是好。

自己一直以來都帶給別人困擾,不斷得犯錯再犯錯,明明不希望如此,卻一次又一次得讓人失望……讓自己失望。

他為什麼會這麼懦弱呢?為什麼不能再堅強些呢?

小時候,溫柔的母后希望自己開心些,教導自己怎麼彈古箏,而自己的確學起來了,也打從心底愛上這個樂器……但,也僅僅只有這一項。

到現在,他還是很弱,弱得令人難堪。

一年前,他們八名皇子互相見面。

他不意外地發現,自己是最弱的那個,不但笨手笨腳,一直惹龍族和人族皇子生氣,什麼事都做不好,又會拖累別人。

除了古箏,他什麼都不行,就算他有了溫柔的家人,體貼的朋友,他還是時常感到痛苦。

他不想要這麼弱,弱得心慌,他想要成為,就算無法是最好的,也是家人感到榮幸的兒子,祇丹和煬煇感到驕傲的……「好朋友」。

如果這樣對他們說,他們一定會毫不猶豫地肯定吧?但,這樣才讓他痛苦。

明明自己就沒有這麼優秀,明明就不是能讓人誇耀的朋友。

難道,是他要求的太多了嗎?

他渴望的東西,真的太多了嗎?

所以,那一天,他很驚訝,也高興得令人想哭。

「可以……再彈一次古箏嗎?」

他真的好高興。

自己沒有什麼值得誇耀的地方,只有古箏……這種微不足道,卻又讓他喜歡的東西。

所以,他彈了。

為了……第一次見面的那個人,為了她獻上一首曲子。

他第一次,希望得到這名……明明是初次見面的人的稱讚,就算是好意而不真實的,也能讓他開心得無法自拔。

沒想到,那個人流淚了。

真誠的淚水,讓他心動。

「那個……並不是你談得不好,只是我……只是我,想到以前的事情。」

他有用了嗎?這樣無能的自己,終於給別人幫住了嗎?

「本來為自己快要忘掉他的事情,不知所措,但是就在剛才,聽到你彈奏的旋律,我想起來了……他的聲音、他的珍惜、他的體貼,還有約定,我都想起來了。」

「是嗎?是對你相當重要的人吧?我幫上忙了呢!真令人高興,我從沒想過,自己也會對人有所助益。」

是啊!這只是件對其他人來說,再簡單不過的事,卻是他珍貴的寶物。

他幫助了,這個人,幫助她回憶了最重要最可貴的事霧。

他好開心。

所以,不只是今天這個緣份,他希望,能再見到這個人。

不希望他們之間就這樣結束。

他一直沒想過,這是什麼樣的情感,只是單純地……想要看見這個人的笑容。

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的那個人,讓自己難得為初次見面的人彈奏一曲的那個人……

明明是個會自責、會厭惡、知道喜怒哀樂的人,自己還是覺得她……完美得像天使,是不屬於自己的,美麗的人。

讓她開心、讓她因自己而快樂,就算自己會因此而不幸,還是想一直一直看到她的嬌顏……想守護她的開心、她的幸福,就算對她而言只是不起眼的小事,但是,但是……

當自己知道,她竟然認識皇子們,其他那些……比他優秀好幾倍的那些人,他真的驚慌了。

其實,這很理所當然的不是嗎?

就算不是他們,他也必定認識其他更優秀的男人。

第一次, 他對於那個人對自己是什麼想法,既期待又害怕知道。

如果……她不像自己期望地……喜歡自己,如果她對自沒有任何感覺,那麼,他該怎麼辦才好。

想要緊緊抱在懷裡,對她訴說著自己的思念,就算對別人來說,他又笨又弱,但如果,那個人能認同他,一切就足夠了。

就在那裡,就在他的身邊。

並不是有多遠,而是……在他觸手可及的地方。

笑著,對他說「歡迎回來」。

那種只能嚮往的幸福,讓他掉淚。

是啊……他只能「嚮往」而已……





「陛下~救命!」

砰!祇丹用身體用力撞開門,雙眼快速一撇,看到坐在椅子上改公文的霜泉,開心地大呼一聲,關上門後瞬間衝向後者……的桌子底下。

霜泉還沒反應過來,祇丹已經鑽進去了。

不到幾秒,門又再度被撞開來。

「皇兄!您有沒有看見祇丹陛下?」

霜泉看著自己因長大而成熟不少,上凸中凹下翹,多了嫵媚氣息,穿得一身性感,將天真開朗這項特質消失得無影無蹤的皇妹,不禁再一次悲從中來。

他用眼角撇了眼桌底,祇丹證拼命對他揮手加搖頭,還擺出求救的手勢。

霜泉苦笑著。

「沒有……他沒有來這裡。」

碧提亞露出很困擾的神情:「唔……他到底去哪裡了呢?人家好久沒有見到他了……明明剛才有看到的說……」

見妹妹這麼難過的模樣,霜泉差點將祇丹給出賣,還好他忍住了……為了保命的祇丹狠狠地捏了他的小腿。

「好吧……人家去別的地方找找看……」碧提亞一臉沮喪地關上門。

過了好一會兒,確定人已經離去後,祇丹才敢鑽出來。

「呼!差點就逃不了了。」

祇丹用手給自己搧搧風,渾身冒汗。

「好久不見了,祇丹,你還好吧?」

他們前八名皇子已經即位了。

最早即位的是人族皇子,過了好幾年,因為前神族陛下吶喊著生活無趣,三更半夜把累得神智不清的前神族皇子從床上挖起來,匆匆交接,後者還搞不清楚狀況之下就即位了。

然後,前神族陛下帶著他唯一的心腹侍衛,環遊世界去,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突發事件,其他前陛下們開始有樣學樣。

他們不到一百歲就成為王了,真是史無前例。

「不好!」祇丹一臉欲哭無淚:「我什麼事都沒做,她幹嘛一直纏著我呀?真讓我想哭。」

霜泉還是苦笑著。

他那個皇妹,不知道什麼時候愛上祇丹,從此只要後者一來她就把握機會拼命纏住人家,嚇得祇丹來得次數越來越少,非到必要,否則有事就用魔法溝通。

「碧提亞只是喜歡你……如果你真的不喜歡,還是直接拒絕吧!」

「……我怕拒絕後下場更慘,她搞不會直接搬到我的皇宮去,更可悲的是我還不能拒絕。」

這的確是很有可能,霜泉無法反駁。

「但她沒有惡意……希望你不要討厭她……」

「我對她沒感覺,根本稱不上喜歡還是討厭呀!雖然她的確是大美女,但我承認我無福消受,也不想要。」

這好像比討厭人家來得更慘一點……霜泉不禁為自己妹妹的愛情道路感到同情。

但是,他自己也一樣。

別說是被人家討厭還是如何,他根本已經出局了。

「難道你……還喜歡『她』嗎?」

霜泉說的「她」,是自己曾經欽慕的女孩。

當他查覺到自己的感情時,已經為時已晚,而且,他也是事後才知道,原來大家都對她有一份情。

但,已經來不及了。

「不知道,反正知不知道都不能怎麼樣……應該說,我已經無所求了啦!只要別再見到你妹,就別無所求了。」

霜泉笑了。

他們最愛的那個她,選擇了人族皇子。

那是另人驚愕且痛苦的……事實。

但即使如此,他們只能獻上自己的祝福,開心地笑著,希望自己不會造成她的負擔……畢竟,也只能這麼做了。

縱使多麼希望將她鎖在自己身邊,他們還是只能這麼做。

這並不是多麼偉大的情操,也不是他們願意成全兩人,而是……不想見到那個人不開心的表情,他們知道自己這麼做,對她而言絕不是「幸福」的。

那傳達不了的思念,欲訴說的愛情,只能看著它乘著風,永遠也抵達不了那個人的耳中。

雖然,她隱約察覺到了。

結果,自己還是帶給她麻煩。

到頭來,自己還是沒有長進。

『對不起……霜泉……對不起,我……沒想要給你們帶來困擾的。』

不是的。

他並不是想聽到她的道歉,他根本不願聽到這句話。

他所想要的,只是……

「那麼,有什麼事嗎?」

「啊嗯~那個啊~」祇丹搔搔頭:「上次日向璉那件事我們聽說了,希望陛下你先去鷯陛下那裡打聽他的決定,因為最近我們都有點事要忙,但不久後也會去神界。」

「你們已經討論好了?」

「嗯!不久前決定了,他們覺得親口來知會你比較好,陛下你之前好像見過黑曜當家吧?所以我們覺得由你先當代表去最合適,而且你跟鷯陛下關係比我們好呀!」

雖然自己的問題還沒解決,其他問題卻一個接著一個來。

但他只知道一件事,主角依然不是他。

只有他留在原地。

「嗯……我明白了。」霜泉以手撐下巴:「把政務交給碧提亞處理後我會去那邊一趟,你們不用擔心。」

「好啦!那我要走了,希望不要撞上那個花癡……嗚嗚!我第一次痛恨皇宮周圍可憎的結界……不能用瞬間移動……」

祇丹躡手躡腳地走到門口,輕輕打開,探頭巡視一下,接著一溜煙跑走了,速度快得令人想拍手鼓掌。

霜泉轉頭看向窗外。

他已經是魔王了,統領著眾魔族的魔王,令人訝異的是,這件事並沒有自己想像中的那麼可怕,他也並不無能,漸漸的,魔族們終於能接受他了。

困擾自己多年的事情解決,他卻沒有開心的感覺。

原因他很清楚,那深埋在內心深處的思念。

還有多久呢?他還會花多久時間才將他的情感忘卻呢?

他不知道,未來依然令他彷徨失措。

初次見到她的激動、喜悅,都還歷歷在目,彷彿是昨天才發生過一樣。

已經幾千年了啊……

如夢般的回憶,已經染上感傷的色彩了嗎?

漸漸被封鎖在箱子中的心,他還能找得回來嗎?

直到今天,他還是如此希望,能看到她的笑容、能帶給她幸福,自私的他卻也希望,這是他「一個人」的。

那一天、那一刻,對自己許下的約定,想要守護她的小小約定。

霜泉站起身來,倚靠在窗邊,烏黑的長髮被窗外的微風吹拂過,輕飄了起來,整個畫面美得不可思議。

但在他心中,只有那個人才是最美的。

到底要交換多少話語,才能讓她注意到呢?

溫柔的人,在真的快樂時開心得笑,在真的難過時盡情得哭,那樣不可思議的人……但,卻也跟他一開始的想法一樣,是不屬於自己的,美麗的人。

真是……令人感到悲哀啊……

因為有她在,才有今天的自己,要是有能夠重新選擇的魔法、要是他在那時就已經知道會有這樣的結局……

他還是……希望能跟她相遇。

再一次……回到那個地方……

霜泉輕輕蠕動那薄而美的雙唇,喚著那遙不可及的名字。


不管再怎麼努力、不管再怎麼掙扎,都不會成功的話……

那麼,那麼他……


========


說起霜泉這孩子阿.....我打擾了N個人還是想不到要寫什麼,老實說超冏的阿!
後來是小湘回覆我的黑執事同人文時,提到霜泉妹
恩......碧提亞
當時勉強能想到要寫啥,不過我真沒想到寫完後有七千多字
但看來這字數算不上順利
如果很有靈感的話,應該是像百鬼文的一萬五千和百花文的一萬字

唉!有寫出來就好了,要知足(踹

對不起這篇文不感人,我謝罪(跪
明明這文應該要很感傷很感傷的,結果有兩個人說沒那麼感人
聽說我的百花文比較感人?(這是個謎

小泉我對不起你,你已經夠慘了,我卻沒有能力讓其他人感受到(淚奔

看完後可以清楚發現,這是雪宮結局的劇情發展.....我承認我很偏心(認真
所以霜泉理所當然得不到女主
唔.....提到闇,他真是個不討喜的女主,好像不會有人喜歡他阿.....
他那個無法用邏輯去探討的矛盾個性,似乎是我造成的(震驚.....唉!這不是重點(喂

沉願就是沉落的願望,無法實現的願望
不過至少太陽落下後還是可以升起
這願望是不可能有升起的一天了........闇個性再怎麼糟糕也不會給雪宮戴綠帽的阿!(極度認真

章之四,是幾千年後的故事,就是傳說中的後傳啦~(哪個傳說?
看不懂沒關係,只要看得懂霜泉在想什麼就好了(茶
其實是因為我最近正好寫道霜泉後來去找鷯,才生出這麼一段的
順道一提,碧提亞破天荒愛上祇丹也是不久前冒出來的,以前想都沒想過(喂

呃,然後然後,心得打太多了我想不出來了,那麼以上

祝小湘生日快樂~


========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