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半前的文,昨天太早發了,後面亂得很,剛才重修完畢,增了不少解釋,再發一次


========





愚人節算哪根蔥!

事後,半數以上的皇子都這麼想。


O月X日,日夜依如往常交替,太陽依舊東升西落,時間照樣以「秒、分、時」緩緩地流逝,生活還是要過。

在這個很普通很普通,應該是沒有半點特別之處的日子。

天界某處,精靈族的皇子宮殿……

一名如女子傾國傾城般美貌的男子,清秀的臉孔露出倦意,眼睛半開半閉,卻又不得不早點起身,看天色還相當昏暗呢!但男子似乎早已習慣早起,他勉強爬起身,昏昏沉沉地要走到浴室,打開門……嗯?怎麼開成衣櫥的門了呢?男子也真是迷糊,不過不要緊,轉過身直走就到了,還有彌補的空間。

進入浴室,男子拿起牙刷……喔!那是梳子啊!放回去放回去……拿起「真正」的牙刷。

又拿起了牙膏,這次總算拿對了……不!看清楚,那不是牙膏,而是「洗‧面‧乳」啊!

犯了這麼多錯,男子總算平安無事地刷牙洗臉,抬頭正準備要梳頭時,映照在鏡子上,美麗的臉孔呆滯大約三秒,接著瞬間「扭曲」。

「啊───」

一陣悲慘的哀號聲響徹皇子宮殿周圍半徑十公里內,讓兩名正在巡邏的皇家精靈侍衛的動作瞬間停格五秒。

「怎麼回事?那是什麼聲音?」其中一名侍衛緊張兮兮。

另一名侍衛遲疑了會,有點不太確定地猜測:「好像……是從皇子殿下的宮殿傳出來的?」

「不可能!」前者毫不遲疑地反駁:「雅清柳殿下才不會做出這麼沒有形象的事!」

「也是……」

結果因為兩人完全不相信他們那「冷靜、清秀、完美於一身」的皇子殿下會如此失態,這件事就這樣不了了之……


雅清柳‧靈日,精靈族皇子,個性與其說是冷淡不如該說是冷靜比較恰當,在嚴厲的父王與單蠢的母后教育之下顯得有點小叛逆,這點似乎只有龍族皇子親身體驗過。


雅清柳在森林裡又跑又跳又奔,精靈的身手讓他很容易在一群樹木中間穿梭,而且絕不會發生撞樹事件……但這都不是重點。

他很清楚目的地在哪裡,卻不能以「皇子」的身分去問,那多丟臉啊!

實際上丟的臉不是「他」,但人該堅持的還是要有的。

結果還必須花時間畫妝打扮,不但要讓其他精靈認不出那個人來,還得要小心別被認成「怪精靈」,其中的難易度非常高,因為根本不會有「精靈」問這個問題,害他只得咬牙切齒地說自己是路痴。

問題在他根本就不是啊!

再加上有些精靈實在很不會說,他又不能常問,那簡直是自曝其蠢,結果到了好一段時間才有點成果。

很好!他發現快到目的地了。

突然,從草叢閃出了一個人影,雅清柳嚇了一跳,自己奔跑的速度太快,導致兩個人直接相撞。

「嗚!」

「哇~」

哇?聽到這聲音的瞬間,雅清柳不知為何,只有一種噁心的感覺。

兩人摔倒在地上,正好連成垂直九十度的角,雅清柳連忙跳起來要去扶起對方,但是眼前的人先一步抬頭,當雙方眼神對上時,兩人都愣住了。

「鳳麟殿下?」

「雅清柳殿下?」

嗯?雅清柳愣了愣,依照以往的印象,鳳麟殿下不應該叫「他」殿下啊!他都直呼名字,這麼說,自己也應該用名字稱呼……難道是記錯了?

「對、對不起!」

鳳麟連忙「笨拙」地站起身,彎下腰來道歉。

見狀,雅清柳瞪大了眼,完全不敢相信鳳麟殿下竟然會跟他「道歉」。

這、這簡直是到了世界末日,天崩地裂都不太可能發生,而且,彎腰就算了,還彎了九十度有「餘」啊!

真是太恐怖了。


鳳麟‧龍翔白,龍族皇子,個性暴躁易怒,滿口老子和髒話,皇子中年紀最大的一位,非常討厭魔族,擅長和他們吵起來,要是沒人勸架就會演變成拳頭伺候。





就算記憶拒絕此事發生的機率,它還是活生生地上演了,雅清柳思考著,這個性好熟悉啊!

「雅清柳殿下?」

鳳麟見雅清柳都沒回應,不禁眨著雙眼,一臉不解。

噁!看著渾身肌肉,卻眨著雙眼,好像少女般才會露出的表情,雅清柳捂著嘴,忍住肚子有東西要湧出來的衝動,只是「記憶」提醒他,他是不能吐的。

「殿、殿下,您沒事吧?」

您?

雅清柳為之一愣,終於忍住想吐的感覺,他抬頭起來面對鳳麟「擔心的眼神」(噁!),有了前例,讓他猜測出一些東西來,雅清柳有些不太確定地開口:「霜泉殿下?」


霜泉‧魔茵,魔族皇子,個性膽怯怕事,自卑感相當濃厚,因此總讓龍族和人族皇子看不順眼,只要對方生氣,不管是不是自己的錯,都會先道歉再說……雖然之後他也沒追究事情的真實性。


「您、您認得出我?」鳳……霜泉十分感動,說到後面都哽咽了。

不!別用鳳麟殿下的臉喜極而泣啊!雅清柳欲哭無淚。

「雅清柳殿下,真是太感謝您了,就算花上三天三夜,都難以道盡我的謝意以及悲慘經歷啊!」

你可以連一秒都不用花!

「別、別激動。」

在心裡暗罵的同時,雅清柳連忙將霜泉從地上拉起來,面對後者感動的雙眼,他昧著良心轉過頭去,深呼吸再吐氣,努力保持冷靜,不管如何都不准自己吐。

「還有,我不是雅清柳殿下,我是雪宮‧碧羅西。」

……


雪宮‧碧羅西,人族皇子,個性超級腹黑,時常帶著溫和的笑容,笑意卻不常達到眼底,作事強勢且極端,膽敢犯到他的極限,就要有下地獄的準備,其他族是不好惹,但鬼族皇子大概是其中的例外。


「……」

霜泉吞了吞口水:「雪、雪、雪宮……殿下?」

「是!」雪宮僵硬地轉過頭來:「總之,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當我早上醒來時,就變成這樣了。」

他不敢說自己直到洗完臉才發現,給其他皇子有「精明」形象的他,「絕‧對」不能被發現他的笨拙,尤其是「某人」,那個「某人」要是知道,一定會把這件事當成笑柄,傳遍全世界。

「我、我也是……」霜泉哭訴:「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一醒來時,原本只是覺得頭髮不曉得為什麼變短了,然後發現房間也變了,我還以為是父王大人的玩笑,後來……後來……一照鏡子……」

我懂,清秀如少女般的臉孔,突然在一夜之間轉變成「那樣」,任誰都無法接受吧?雪宮想著很失禮的事情。

「……然後,遇到殿下的侍衛,他們、他們都說我生病了,要去看大夫,可是、可是我沒有生病啊……也沒有人相信我,我……」

真可憐!雪宮心生同情……不是同情霜泉,而是同情鳳麟殿下那些侍衛,他們的眼睛和胃都還好吧?

「所以,我想說我可以去找雅清柳殿下和鷯殿下,靈魂方面……他們應該很擅長……吧……」

見霜泉低著頭,越說越小聲,雪宮面露奇怪:「魔界不是也有掌管這方面嗎?」

「呃?」霜泉愣了愣:「父、父王大人沒有教過我啊!」

雪宮沉默了會……好吧!看來天魔兩界沒有干涉冥界的事,這讓他了解一件事,書本不見得可靠,等回去可以把那幾本給扔了。

「總之,先去找鷯殿下吧!霜泉殿下,你會用空間門吧?」

雪宮邊說邊看著眼前的七彩空間門,那是天界可以通過各族區域的門,當然,天界也可以直接通人界,而人界更能通往魔界,魔界和天界互不相通。

「大、大概……吧……」

大概?雪宮實在很想海扁眼前的人,對於自小身在人界而從沒去過天界和魔界的自己,不會用空間門是理所當然的,眼前這名在魔界生活了二十年左右的人竟然用不確定詞?

不行!不能用雅清柳殿下的模樣扁人……就算是原本的模樣,他也只扁過「某人」,雪宮忍住氣。

「走吧!」


鬧了一場終於到達神族的一人一魔(外表一精一龍),連忙準備趕往神宮……

「雪、雪宮殿下,您太快了。」

霜泉氣喘吁吁,累得上氣不接下氣……等等!「累」?

雖然說,霜泉是魔族,對魔法比較擅長,體力不足是很正常的,但他現在可是在鳳麟的身體裡啊!身為龍族的鳳麟,擁有與生俱來的怪力,再加上他長成「那樣」,怎麼可能會搞到體力不足?

「霜泉殿下,我從剛才就想問了。」

雪宮淡淡地開口,當然,他不敢……是沒有轉頭。

「你手上拿著的是什麼?」

沒錯!霜泉的手上不知為何抱著一個……半徑十公分,長五十公分的「圓柱體」。

「這、這個?」霜泉低著頭看自己手上的東西,有點不好意思地回答:「這個……我好像抱古箏抱習慣了,手上沒有東西就覺得不太適應,正巧……看到鳳麟殿下的宮殿旁有一個大空地,裡面有好多被砍過的樹幹,就……抱一個走了……」(鳳麟:天啊~你幹了什麼好事?那些可是我拿來練刀的木頭啊~)

如果說,雪宮剛才的心情冷到足以凍死人,那他現在的心情簡直可以媲美火山爆發……木頭!?抱什麼木頭!

「鳳麟殿下要是知道,一定不會放過你。」

他冷靜地評估,心裡卻爆著青筋想,你一直抱著它當然會累啊!

「咦?咦?鳳麟殿下?」霜泉嚇到不知所措:「他、他在哪?」

這真是個好問題。

「被我們佔據了身體……不是意識被吞沒,就是靈魂不知道去哪裡……」

「那、那不是死了嗎?」霜泉有些不安:「那麼,我們的身體……?」

雪宮一愣,說得也是,那他們的身體呢?被別人附身,那還是最好的情況,最糟的是身體沒靈魂……被別人發現……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不!千萬不要進棺材,他還沒死啊!

先不管皇族的喪禮一向大模式,辦得很莊重,這麼幾個小時是沒空入土的,但很有可能被放進棺材裡啊!但這臉會丟得很大的,寧死也絕不丟臉。

正當雪宮考慮是要先回人界觀察情況還是要先去找鷯殿下時……

「靠!老子說的話你們是聽不懂喔?」

「有人來了?」

靠著精靈的好眼力和好聽力,雪宮瞇起眼睛看著遠方……雖然這吼聲大概只有籠子聽不見。

聽到有人來了,霜泉一個抬頭,馬上開口:「要趕快躲起來。」

「為什……」

雪宮還來不及反應,體弱的精靈馬上被強壯的龍給拖著走,剛躲到樹叢時,聲音的主人也到了。

「媽的!不要逼我發飆,老子說的話你們是聽不懂還是怎樣?」

一名金髮金眼的男子怒氣沖沖地走了過來,其憤怒成怒都可以實體化……是真的實體化了,一圈金色光芒從男子身上爆了出來,嚇得跟隨在男子身旁的人一臉緊張。

「殿、殿下,有話好說,有話好說啊!」

「是啊!殿下,我們慢慢談,請您……」

「幹!同樣的話我早就說過好幾遍,聽不懂的人是你們又不是我。」

……

躲在旁邊觀看的一精一龍……喔不!是一人一魔都愣住了,因為他們看到了超級新氣象。

「我們……是在做夢嗎?」

「什麼?原來只是在做夢?」

霜泉恍然大悟,馬上就想倒下去睡覺,聽說要從夢中醒來就趕快意識到這只是夢,或是從高處跳下去,不過就算了解不是現實,他大概也沒這等勇氣。

「這‧是‧比‧喻!」雪宮被氣到都沒力了:「我們出去!」

「為什麼?」

「……算了,我自己出去。」

懶得跟努力從地上爬起身的霜泉多說廢話,雪宮丟下一句話就走出去了……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