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文+文章尾增加感想


========





「殿下,陛下很快就會回來了,您真的不要先……」

「不‧需‧要!」金髮男子咬牙切齒:「我要去龍界,別煩我,滾!」

「去找鳳麟殿下的話,我們可以幫您找來啊!」

「靠!我找自己做什……」

「殿下!」

眾人聞言愣住,轉頭一看,只見一名藍髮的清秀男子站在他們面前……不曉得是什麼原因,身上黏著好幾片的樹葉,髮型也亂了,看起來真狼狽。

「雅清柳~」男子大喊,顯得高興得不能自己:「你來得正好,我有急事!」

男子馬上衝了過去給他大搖特搖,雪宮一時之間只覺得全世界都在轉圈圈,東南西北快分不清楚了……事實證明雅清柳殿下真的體弱。

「殿、殿下,冷靜點!我很難過!」

要不是顧及到雅清柳的形象,雪宮實在是很想現在就吐出來……不過也應該要顧及自己的形象才是。

金髮男子愣了愣,終於停下來,他總覺得雅清柳的口氣好像怪怪的,就以往的情況而言,不是應該說些「夠了!我身體不適!」之類的話,狂製造冰凍空氣的嗎?

好不容易男子終於停止送「頭昏」兩個字給雪宮,後者趁機順了順呼吸。

「殿下,其實……」

「重點來了,雅清柳,我不是鷯殿下!」男子打斷雪宮的話:「我跟你很熟,你應該不至於認不出我吧?可是這些死腦筋的混帳連個話都聽不懂!」

他忿忿地將手往後一指。


鷯‧神帝湘,神族皇子,個性冷漠,但相處久後才會發現他是天然呆,看起來很難來往,實際上是因為他在發呆,雖然神王想跟它打好關係,遺憾的是老是碰壁,還給人家留有「很吵」的想法。


「很好!我明白了,所以說殿下,我有話想私下跟你談。」

男子馬上轉頭,對那些礙事的傢伙揮了揮手:「聽到了吧?去去,滾開,我還有事要忙!」

「可、可是殿下,您不是要找鳳麟殿……」

「靠!那就當做我要找的是雅清柳總行了吧?快走不送。」

好不容易才將其餘人士打發走,男子鬆了一口氣,一臉的如釋重負,再跟那些白目待下去,他真的會發瘋。

「殿下,我和霜……」

「雅清柳!我不是跟你說過我……」

「嗯!我知道啊!鳳麟殿下!」

「你……」

男子……鳳麟愣了愣,看眼前的人絲毫沒有驚訝的表情,他搔搔頭:「那你為什麼叫我殿下?我們不都直呼對方的名字?」

其實是雅清柳小時候人小鬼大,沒什麼尊稱的習慣,而鳳麟也覺得被個小鬼叫殿下感覺怪彆扭的,兩人都認為稱呼名字自在些。

「因為……」雪宮嘆口氣:「因為我不是雅清柳殿下,我是雪宮。」

「啊?」

「也就是說,我跟你現在的情況是一樣的。」

「這……」

鳳麟的腦筋有點轉不過來,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

「還有,龍族你也不需要去了。」雪宮將眼神往旁邊一瞥:「該出來了吧?殿下?」

「什麼意……」

鳳麟還沒搞清楚狀況,他就嚇到嘴巴給他張個老大,手拼命往對方指,身體顫抖……因為,在他面前出現了一名……髮色很眼熟,髮型更眼熟,而那長相……怎麼看都是他的臉啊!

「啊~我見鬼啦───」

雪宮無言地看著鳳麟的舉動,真不曉得是親眼看見「鳳麟」扭扭捏捏比較可怕,還是「鷯」多變化的臉孔外加開口大喊三字經比較令人難以接受?

結論是,都很恐怖。

「殿下,冷靜點,這是霜泉殿下。」

「什麼!?」鳳麟聞言,立刻從趴在地上的愚蠢動作跳了起來:「為什麼那個該死的娘娘腔會在老子的身體裡?」

霜泉一聽,嚇到不知所措,連忙緊緊抱著代替古箏的樹木,羞愧地低下頭:「對、對不起,鷯殿……呃……鳳麟殿下……」

「媽的!」鳳麟氣得渾身上下不斷發抖:「不要用老子的模樣和老子的聲音說出這種娘娘腔的話,很那個的你知不知道?」

喔!原來你也知道很噁心啊!雪宮繼續默想很失禮的事情。

「是、是的,對不……」

「幹!再說一句我斃了你,這死娘娘腔!」

「是的,我……」

「你!」

眼見鳳麟就要瀕臨臨界點了,雪宮好心(好個沒良心,魄風語。)提醒:「殿下!形象!」

當然,他說的形象是指鷯的形象,絕對不是鳳麟本人的形象,那有賴霜泉維護,雖然成效不彰。

「碧羅西!那是因為你不知道我有多辛苦!」鳳麟回吼:「媽的!想到今天一早起來就滿頭金髮,又變成這張臉,房間也變成那樣……雖然不是我瞧不起鷯殿下,但是全殿上下都纏著我,說什麼我吃錯藥了!去他的吃錯藥,我怎麼可能吃錯藥?然後我被煩得受不了,正想直接飛走,天殺的,問題就出在這裡,鷯殿下的神力不知道是從哪生的,多得見鬼!結果我一不小心施放太多,就馬上用光速衝上高到快冷死我的地方,害我花了一個早上才好不容易下得去!」

之後想到空間門,用瞬間移動也可以,還能擺脫那些神族臣子,不過鳳麟已經收到教訓了,可不要下次睜開眼發現自己在鬼族,那他大概會直接昏倒。

好、好悲慘啊……

才花了一秒鐘同情,雪宮馬上想起了一件更重要的事。

「事情是這樣的,殿下,我打算先回人界去一趟,看看我的……呃!我的身體,不知是否可行?」

鳳麟大概也被氣虛了,頹下肩膀:「那就去吧……我也很擔心雅清柳和鷯殿下。」雖然他也擔心近在眼前的自己身體……噁!

這次,有了雪宮初次經驗和鳳麟這個不知道用過多少次的人……的龍,三人很快順利地通過空間門,來到了人界。

一到人界這個讓雪宮第一次感受到無比親切可愛熟悉的地方,他馬上善用精靈的敏捷力拼命往碧羅西宮飆,因為鳳麟的定點能力太差,結果他們剛才著地在離首都差一座城的村子外,讓雪宮差點沒氣到吐血。

雖然邊跑的途中,鳳麟很想提醒他,用瞬間移動就好了……這件事只有其他皇子們自己清楚,雪宮控制魔力的能力可以說是當今首屈一指的,絕對不會讓他們一眨眼就發現自己在冥界……咳!

這次霜泉沒有喊累,因為在他們用空間門之前,霜泉手中的木頭就被鳳麟給打掉了。

來到城門口,雪宮基於進出自己的國家還得交入口費實在很蠢,因此他就馬上通報他們的身分,守衛很是被嚇得不輕,趕緊帶領著三名可以馬上踏平碧羅西國的天界皇子,來到皇宮內的某道門前。

很好!馬上就可以見到「自己」了,雪宮正這麼想時……

「你說什麼!?」

「幹嘛啊?我說的話很清楚了啊!你是不是腦殘?還是心智有病?」

「胡說什麼?這已經不是你第一次違逆朕了!」

「喔!原來不是第一次啊?也是啦!我憑什麼被你命令來命令去的啊?見鬼!」

「你!!」

在門口的三名「天界皇子」都露出眉頭抽搐的表情,其中兩名更是不敢看某人的模樣,而且還對那不斷發出冷凍空氣趕到恐怖,慢慢地往旁邊移……

終於,雪宮有了動作,他緩緩地向前走,輕輕敲了敲門。

「碧羅西陛下,三名天界皇子求見雪宮‧碧羅西殿下。」

門後安靜了一會兒……

最後,門打開了,人族王奇爾斯那端莊的容顏有些困惑:「天界的皇子殿下們?」

雪宮維持著冷靜的表情看著自己的父王,點了點頭:「是的,可否讓我們私下會面?」

「這……」奇爾斯皺著眉回頭看了看「自家兒子」,才回過頭來。

「我明白了,請。」

三名「天界皇子」很快地進入門內,關上門,雪宮還用精靈的好耳力確定自己父王已經離開了後,才正眼看著房裡的「自己」。

「咦耶~你們大家一起來找我啊~我好高興喔~」

房裡的「雪宮」開心地看著三名天界皇子,還蹦蹦跳跳地奔了過去。

這時,鳳麟和霜泉,前者撇過頭捂著嘴,全身發抖……顯而易見的,他在偷笑,後者則輕輕地「啊!」了一聲。

至於最後一個人,他則是面帶笑容,然後,拍了一下跳到他面前的「雪宮」,在「雪宮」好奇之下,把他拉到遠方的角落的瞬間變臉。

「你再敗壞我的形象,我就讓你試試看地獄的滋味!魄風‧席爾特!」

「呃?」

「雪宮」整個人僵住,他完全不用想就知道眼前的「雅清柳」是誰。

這一刻,魄風已經第N次飽嚐精神地獄的滋味了。


魄風‧席爾特,鬼族皇子,個性開放,最喜歡美女和食物,對女人來說是個讓人又愛又恨的痞子帥哥,對人族皇子來說只是個混蛋,厚臉皮是他的武器,纏到人家發飆還繼續纏是他的拿手絕活。





「喔……原來是這樣啊……這麼說,你們是要把大家集合起來嗎?」

被雪宮用笑臉教訓,隱約見到地獄的魄風乖乖地不再破壞人家的形象,規矩地坐在椅子上,旁邊坐著不斷冷哼的「本尊」。

「沒錯!」雪宮一臉冷淡:「首先是要先去找你的身體,到時在一起去魔界。」

「我的身體?」

「你……」

鳳麟不敢相信魄風那種疑惑的表情:「你都沒想到要去找自己的身體嗎?」

「咦?」魄風晃了晃頭:「這個……發現自己在雪宮的身體裡,當下就想整……咳!我是說,當下就想玩……呃……」

「你還是不要再說了……」

「喔……」對雪宮的嘆氣魄風只有點頭,隨後才露出古怪的神情:「這麼說來,有出問題的只有我們皇子嗎?」

「請問,這是什麼意思呢?」

「唉呀?我是想說,比方……加個某人的話……」

雖然雪宮跟魄風的感情很差,但是兩個人的默契還是好到讓旁人直接叫好,只見雪宮優雅地給魄風一個大爆栗,低吼:「變態!」

鳳麟和霜泉完全不知道魄風在講什麼,只是不解地看著他們。

「那個……魄風殿下……」霜泉戰戰兢兢地開口:「您還記得……昨天最後是在哪邊就寢的呢?」

「唔?」

魄風很努力地想了想,自己到底是在哪邊睡覺的……不過,越想他的臉色就越是發青,整個人跳到鳳麟背後,在眾人不解的神情下,他深呼了一口氣……

「我昨天肚子餓然後去她的房間吃東西結果不知不覺就睡著了醒來馬上就在雪宮的身體裡所以我想現在大概還在那個地方!」

他說完後馬上大喘特喘氣,之所以完全不停頓,是因為他怕還沒解釋完,自己就到另一個世界報到了……不成!就是死也要死得明白,至少辯解的話還是該說完。

「你說……」雪宮臉色突然變得很恐怖:「你在『她』的房間過夜?」

「誰的房間?」

「我不知道啦!」

嗚嗚嗚!雖然在人家女孩家的房間過夜,他什麼也沒做啊!別用這種活像自己把她生吞活剝連骨頭也不剩的恐怖表情好不好,他才不會那麼沒水準……好啦!或許有一點。

「慢著!」鳳麟揮了下手打斷他們的話:「雖然我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反正只要去席爾特口中的什麼鬼房間就可以了吧?除非寄宿的靈魂將身體帶走了。」

「咦咦~?真的要去嗎?」

不要吧?要親自跟人家攤牌?

「就算不去也不行,你……」

「打擾一下,雪宮殿下!」

門外傳出的聲音讓四人僵住,心想又怎麼了。

魄風聞言,先戳一下雪宮,打斷後者下意識正要開的口,然後在後者尤其陰險的眼神下,努力回想這個身體平時的口氣和說話法。

「是的!請問有什麼事嗎?」

雪宮很滿意地點頭,只是魄風講完這話後,雞皮疙瘩都出來了。

「鬼族皇子殿下求見!」

……

眾人無言地看向「本尊」,而「本尊」則一臉的如釋重負:「好的!請他進來吧!」

「是!」

當門打開的那瞬間,一名白髮紅眼的男子緩緩地走了進來,魄風很冷靜地看著「自己」,甚至帶著濃厚的好奇心,但其他人卻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當門關上後,雙方沉默了好久。

「這……是誰呢?」

霜泉首先發問,望向其他人,但鳳麟根本懶得理他,魄風還在觀察不同表情的自己。

「嗯……很安靜……不!很冷靜……」雪宮仔細思考:「可以濃縮到……雅清柳殿下、鷯殿下和煬煇殿下,剩下的……就必須看說話的口氣了吧!」

重點是,眼前這人到現在都還沒講話啊!

沒錯!這個「魄風」完全沒說話,表情冰冷,眉毛也沒動過,讓所有人都覺得渾身不對勁,只有魄風一臉好奇地瞧著,但是「魄風」一一掃過在場的四人,當視線停在外表是鷯的鳳麟後,面孔很明顯有稍稍地動了一下下……

「原來如此……是鷯殿下啊……」

聽到雪宮的話,「魄風」點了點頭。

「原來是鷯殿下啊!了解了解~」

魄風很感動,這樣的話,雪宮絕對不敢問鷯殿下他剛才醒來時人在哪……不過他自己也挺想知道的,應該是在那裡沒錯。

不知道鷯有沒有驚動人家?雖然他應該是不會做什麼失禮的事,但要是讓人家發現自己怪怪的……嗯……事情結束後去看一下好了,當然不能被雪宮發現。

「魄風的身體找到了,那我們在應該要去找魔族皇子殿下們了。」雪宮頓了頓:「沒有問題……吧?」

因為目前的五個人當中,去掉雪宮,一個沒主見,一個不敢有主見,一個不知道主見的定義,最後一個敗在雪宮的淫威之下,所以很快就達成要去魔界的共識了。

因為皇宮四周都有保護罩,無法開啟空間門或是瞬間移動,五人就在一堆人好奇的眼神下出了宮,然後雪宮立刻用魔法集體移到城外一點距離。

「這裡應該就可以了。」雪宮看著霜泉。

「咦?」霜泉不解地回看。

難道要我明說嗎?雪宮暗罵:「霜泉殿下,你是我們當中『唯一』一名魔族皇子喔!」

「咦?」

「所以只有你才打得開啊!通到魔族的門。」魄風好心地接話。

「咦?我嗎?」

「你該不會辦不到吧?」鳳麟一臉沒好氣。

「這……」

「沒辦法?」鷯冷言。

「我……」

霜泉在四人充滿壓魄力的情況下,就算再不敢也沒辦法了,無話可說也不能說的感覺真的很慘,他只好欲哭無淚地伸出手,準備在空氣中一劃……

「哇~過來了,好棒的空氣~」

霜泉瞪大眼看著自己根本還沒動手的空間門就這樣冒了出來,從裡面很活潑地跳出了一個人,隨後才走出了另外安靜得不像話的兩個人。





「好感動啊~我要趕快去找他們,我才不要再跟你們這兩個悶騷繼續相處,我會瘋掉!」

「真沒禮貌是也。」

「同感!」

「閉嘴!你們這兩個沒主見的,剛才都是我在說話還敢說!」

……

看著眼前那挺起胸膛,雙手插腰,指著「橘髮少年」和「紫髮男子」教訓的「霜泉」,雪宮真的有種無力感。

「原來不用自己去,人就先自己過來啦!」魄風搔搔頭:「相當好認人嘛!他們都說話了,用刪去法還想不到誰是誰就真的有問題了。」

「喔~省了很多事嘛!我一點都不放心這死娘娘腔的能力。」

「呃?呃?」

鳳麟的批評讓霜泉一臉慌張,本來現在是龍族身體的他,根本就不太可能打開通往魔族的門啊……不!說不定有可能,畢竟靈魂是魔魂,說不定……

「……」鷯連一句話都沒說。

「咦?」

眼前的「霜泉」現在才注意到面前有一堆人,頓時一愣,一二三四五六……都到齊了?真是見鬼了。

「嗚哇!為什麼人都在這裡?等我們嗎?」

「不……是正要去找你們的。」雪宮回答:「祇丹殿下,你真是替我們省了很多麻煩。」


祇丹,貓夜,貓族皇子,個性開朗好相處,像孩子般可愛,只要露出威力十足的笑容,就算惹禍也能全身而退,很尊敬魔族皇子,因此超級討厭整天罵他的殿下的龍族皇子。


「咦?為什麼你知道是我啊?」

「很好認的,殿下。」

「是啊!這傢伙超會認人的,一開始就認出我來了。」

祇丹一臉怪怪地看著插話的「雪宮」,皺起眉頭:「你誰啊?」

魄風的身體瞬間往下滑一公分,好不容易才穩住,一臉不可置信:「魄風啦!」

「喔!席爾特啊……」祇丹將手往後一比:「順便一提,後面這兩個,在我身體裡的悶騷是煬煇,在煬煇身體裡的是靈日,那你們咧?其他人?」


煬煇‧妖月,妖族皇子,個性相當認真,武士道精神濃厚,做起事情來一板一眼的,口頭禪是句尾的「是也」,與其他人的關係比較疏離,但貓族皇子最愛做的就是強迫拉著他去找魔族皇子到處玩。


結果,在雪宮方的人,一個不想理祇丹,一個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回答,一個從沒有回答的意願,另一個懶了……變成雪宮把所有人的情況說一遍。

最後,眾人總結大家的狀況,從雪宮開始,依照順序是,雅清柳、煬煇、祇丹、霜泉、鳳麟、鷯、魄風。

「所以呢?知道是怎麼回事嗎?」魄風睜大雙眼。

「怎麼可能知道嘛!見鬼了,而且我們這邊的大人們都不知道上哪去了。」祇丹攤攤手。

「哼!笨貓最好知道。」鳳麟趁機吐槽。

「你閉嘴,肌肉龍!」

「混蛋!你說啥?」

煬煇皺了皺眉:「吵死人了是也。」

「同感!」雅清柳點了點頭附和。

「你們到底支持誰啊?」吵架的兩人不甘心地吼。

煬煇和雅清柳的關係稱不上好,或許可以說是極少有交集,就算碰到也不會多說什麼話,可能連個眼神都懶得拋,但只有在祇丹和鳳麟口水戰時,他們才會站在同一陣線要兩人閉嘴。

真是氣死人了!吃裡扒外的叛徒……兩人不知道他們下了同樣的註解,真有默契。

「……完全沒有頭緒,難道是吃了什麼東西嗎?」

雪宮自動忽略話題扯太遠的他們,很認真地思考最重要的問題:「這不可能,我們吃的東西根本不一樣。」

「搞不好是有人詛咒我們喔~」

「咦?咦?詛……詛咒?」

魄風趁機進來攪和,唯恐天下不亂的猜測,讓霜泉慌張地擺手,一臉不知所措。

噁!這瞬間,半數皇子全都摀著嘴,尤其是還沒習慣的祇丹等三人,更是被嚇得不輕。

「怎、怎麼了?」

「媽的!死娘娘腔,我不是告訴你不准說話了……噁!」

「叫什麼死娘娘腔?沒禮貌,你自己也用鷯殿下的模樣大罵髒話還敢說!」

就算心底真的覺得很噁心,祇丹還是秉持著「殿下萬歲」的原則,而且噁心的是鳳麟的臉又不是他的殿下,他不會良心不安。

「跟你沒關係吧……咦?」

鳳麟說到一半,開始感受到四周空氣下降,他吞了吞口水,難得乖巧:「抱歉……鷯殿下!」

「哼!」

祇丹冷哼完,緩緩地走到霜泉面前,拍了拍他的手肘(以身高來說,拍肩太勉強了……):「殿下,為了大家好,你還是別說話了。」

「咦?為什麼?」

這個嘛……大家都不曉得該怎麼回答才好,雖然鳳麟已經說過N遍很「那個」了,不過霜泉也不清楚很「那個」是哪個「那個」。直接說又很傷人,因為以霜泉原本的樣子,憑良心來講,會激起母性本能的吧?不過以鳳麟的臉來說……

「很噁心的是也!」

煬煇一向十分誠實。

……

「咳!回到重點吧!」雪宮首先打破僵化:「我們不能一直待在別人的身體裡。」

「我第一個同意!」

鳳麟馬上舉手,最主要的是不能在讓霜泉繼續待在自己體內,他的形象都沒了……好啦!他本來就沒有多少形象,他承認就是。

「咦?我倒覺得無所謂耶!」

「你說什麼?席‧爾‧特?」

「不……什麼也沒有……」

當雪宮露出異常濃烈的笑容望著自己時,真的讓魄風想舉白旗饒命,雖然他看習慣了,但如果笑的人變成個性冷淡雅清柳……好可怕啊!

這時,一直沒開口的鷯總算說一句話了。

「很奇怪……昨晚……」

眾人都不知道他在說什麼,鳳麟卻先一臉恍然大悟:「喔喔!的確有一點點,不過你沒說我都沒注意。」

「嗯!是有點奇怪。」雅清柳聞言贊同。

「什麼東東啊?」

祇丹搔搔臉,真不愧是相處時間久的三個人,鷯隨便說他們就理解了……他根本聽不懂啊!是說,聽得懂才奇怪吧?

鷯最擅長的就是讓他說出口的話像是在夢囈……簡單來說就是太模糊,搞不懂他在說什麼。

「昨晚就寢時突然感受到一種奇怪的感覺,就像是靈魂被抽離了般,但我當時睡得沉了。」雅清柳詳細地解釋。

「靈魂?」魄風偏偏頭:「不知道,我很早就睡死了。」

「是啊!睡在『哪』啊?」雪宮挑眉。

「沒有……」

真是自打嘴巴,他幹嘛提起這件事啊?

「並無特別注意到是也。」

「咦?有這回事嗎?」

「這……我不知道……」霜泉羞愧地低下頭。

這下確定可能是人為的,魄風一臉古怪,來回望著眾人,不然哪有可能就他們八皇子正好全都靈魂抽離,還搞個什麼靈魂調換。

「這樣的話,真的有人詛咒我們喔?真的被我說對了嗎?」

「哼!誰像你那麼無聊?」

「你這什麼意思?我老爸就挺無聊的啊……呃!他不會做這種事吧?不會吧?」

不要發現造孽的是自家父王,他會丟臉地想鑽洞……雖然聽說他的臉不值多少錢……咳!

「真是的!」鳳麟跺跺腳:「要是被我找到,我絕對……要用難以言喻的方法扁他!」

「哼!我也想打!」祇丹難得和鳳麟站在同一陣線:「害殿下被嫌棄!」

「你敢說你沒有?」

「我怎麼可能會有?」

「你確定?現在立刻盯著他五秒鐘!」

「呃?」

這真是太難了……眾人(當然除了霜泉)都這麼想。

「好了,請別吵了,殿下們,現在應該要想辦法找出這個……」

「咦?你們都在啊?開皇子會議?」

……

突其然的聲音讓眾皇子僵住,只見一名金髮金眼的俊美男子笑容燦爛,優哉游哉地走了過來,清爽的彷彿背後在發光似的,讓鷯的眉頭一抽。

「感情這麼好啊?好不容易逃離那個跟屁蟲身邊,就看到這麼融洽的畫面,我好感動喔!果然有逃出來的價值。」

鷯知道他在說誰,他們神族的冷眼侍衛長。

「神王陛下!?」

「父王……」

神族王畢斯索魯特看著叫自己父王的「魄風」幾秒,才恍然大悟:「喔!兒子你在鬼族皇子的身體裡啊?在你身體的是誰?鳳麟?咦~這很有趣嘛!」

啊?

「請問……父王……您知道……?」鷯露出很少會有的困惑表情,問著自家父王。

「咦?喔!說到這個讓我想到了。」

畢斯索魯特擊掌:「上次我從某人那裡聽來好像有『愚人節』這樣的東西,好像是……在四月一日那天給人家一點惡作劇讓別人慌張或上當,就覺得很有趣了,我就想來試試看,雖然今天不是四月一日,因為還要很久……反正一天就結束啦……你們怎麼了?」

……

這是鷯第一次參與和眾皇子一起教訓人,而且對象還是自家父王,只見所有想報復的皇子們爆發出自己所有的魔法力量,一齊朝著畢斯索魯特轟去,後者驚叫一聲,連忙也爆發自己幾乎所有的力量檔下這一擊,然後趕緊用剩下的力量逃之夭夭。

「氣死我了!」

魄風揮揮手:「算啦算啦!反正一天就結束了。」

「真是的,我好想衝到天界去。」

「非常同意是也。」

「鷯殿下,請務必在這陣子讓我時常去探望你。」

「允許。」

「我也要去!雅清柳你不准偷跑。」

「咦?咦?」

「不過……」雪宮皺著眉:「到底什麼時候有愚人節這個節日啊?」

「魔界沒有喔!」祇丹第一個搖頭。

「的確沒有是也。」

「天界也沒有。」

「我也沒聽過呢……」

「管他怎樣都好啦!」鳳麟大吼:「要是我知道是誰,一定要扁他。」

除了魄風和霜泉以外的皇子拼命點頭,而魄風只有聳聳肩,反正他沒得到什麼壞處,自己也被雪宮威脅慣了。

當然,如果皇子們知道神族王是從「誰」那邊聽來的,會有什麼反應就不得而知了。


========


結束,真是亂得不能再亂的文章(汗
雖然修過但畢竟是一年半前的文,所以我自己承認沒有最近的文章好

至於靈感從哪來的我也忘了,本來靈魂轉換就是很平常的構思
說到這個就要說說,愛麗絲學園的靈魂轉換真是好笑得不得了,大家都是轉到人身上,就只有主角轉到一隻有靈魂的熊娃娃XDDD

咳!扯回正題

我覺得整篇最不能看的大概就是轉到鳳麟身上的霜泉,我有嘗試想過畫面,結果事實證明.........噁!
最沒趣的就是轉到煬煇身上的雅清柳,冷的轉到冷的還是冷的,一點看頭都沒有(被踹
魄風轉到雪宮身上大概是孽緣...反正他也玩得很開心

其實我想畫畫看不同性格的他們,還有場景的圖,可是我是構圖白痴,頂多畫個人站在那裡騙騙人家我會畫圖,再多的就沒有了,真是遺憾(溜


我想整篇文的三個謎...大家都知道謎底
第一:魄風睡在哪? 答案:女主
第二:魄風說再加個誰會很有趣? 答案:是女主
第三:到底畢斯索魯特從哪聽到愚人節這個詞的? 答案:還是女主(喂

事情的發展是這樣的,女主巧遇逃離自家難纏侍衛的畢斯索魯特,因為對方無厘頭,她就說了句:又不是愚人節...
想當然爾,被好奇心重的畢斯索魯特追問那是什麼
造成皇子們多災多難的一天...

說到愚人節,今年四月一日時,助教說句:今天不用上實習~...騙你們的~
我(內心):你個混蛋!

以上!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