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月歌》公告
此日誌一切原創內容,未經允許禁止轉載或二次配布

※APH自律聲明※

〈注意!這裡的圖文部分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部分縣市自創角與APH、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露天賣場請至此

【同人本】試閱
橫東BLH本(橫/濱X東/京)【情鎖孤蓮】(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序章~第五章 番外: 插圖

米英本【Eternal Glory】(漫/澍 文/涵夜月) 序章~第一章-1 插圖 漫畫

菊灣本【繫菊之梅】(文/涵夜月 繪/淚星) 序章~第五章 插圖 彩圖

繫菊之梅補完本【夜夕戀菊】(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第一章~第三章(一) 插圖

香灣漫畫小說連環本【暗香尋梅】系列(全三冊)(漫/司空若雲 文/涵夜月)  漫畫+小說

暗香尋梅補完本【彼岸花的誘惑~罪香~】(雙CPH本。BL:橫/濱X東/京。BG:香/港X台/灣。)

(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彩圖: 序章~第四章 插圖

獨伊漫畫本【promise for you】(漫畫/淚星 劇本/涵夜月) 漫畫
【原創小說本】試閱

【謊言的盡頭~咒印~】(文/涵夜月 繪/澍) 小說:序章~第九章 插圖:

人物介紹

豫‧白湜:碧羅西國的侍衛隊員,雪宮打發時間的玩具。一句話性格:單純的好男人。口頭禪:我的人權啊……

雪宮‧碧羅西:人族碧羅西國的大皇子殿下。一句話性格:惹他準死的惡魔。口頭禪:怎麼?有意見嗎?
凰訣‧慧雅:碧羅西國的侍衛長、雪宮的貼身護衛。一句話性格: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奴才。口頭禪:殿下,您說的是。
魄風‧席爾特:鬼族的皇子殿下。一句話性格:煩死人不償命的白痴。口頭禪:喔耶~讚啊!





「我要跟你分手!」

「哎?」

「我受夠了!你根本不愛我,對每個人都那麼溫柔,相比之下我在你心中根本不是特別的!如果你真的不愛我,為什麼不早一點說呢?為什麼要這樣傷害我?你真是狠心的男人!我是真的很愛你阿!為什麼要在給我希望之後卻又忍心傷害我呢?」

「那個……」

「我知道我是個笨蛋!總之,我再也不要理你了!」

啪!臨走之前還不忘狠狠地給對方一巴掌,清秀可愛的少女淚流滿面地跑走,只留下一臉不知所措的男方,帶著紅色的掌印愣在原地,直到背後捲起一片落葉,天空飛過一隻烏鴉,他還是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這種時候就該好好思考自己到底哪裡得罪人家……先不管這是不是職業病,男子的腦袋開始極為快速地進行跑馬燈模式,把打從第一次認識少女的經過一路RUN到剛才,做個總結……但結論是他還是弄不清楚個所以然。

「……唉!還是先把任務做完,再回去向侍衛長報告,至於這件事……就免了吧!」

女人心海底針,他再一次重新體認這個道理的偉大奧秘,一臉訕訕然地抓頭離開,打算回去後要好好冰敷一下不曉得被多少女人打過八掌的可憐臉頰。

不過,他覺得有件事真的很莫名其妙。

他什麼時候和那個少女交往了啊?


「所以,你就『又』被打了?」雪宮批改著一張張的文件,完全不去看眼前男子敷臉的可憐狀。

豫‧白湜,十九歲,碧羅西公國的侍衛隊員之一,直屬上司是個被稱為「面具怪人」的侍衛長-凰訣‧慧雅,直屬上司的上司……也就是他的最高領袖,是貴為碧羅西公國的大皇子殿下,謠傳「惹天惹蒂惹神惹魔,就是不能招惹那個比惡鬼更惡鬼,一個不小心就會墮入惡夢深淵」的雪宮‧碧羅西。

有這兩個上司的環境下,顯然豫也普通不到哪裡去,個性正直得令人汗顏,整天帶著足以讓眾多女性溶化的燦爛笑容,一擊必殺擄獲眾多少女的純潔心靈。此人素行良好,不喝酒不抽菸不打架不鬧事不玩女人……咳!整天除了練劍就是執行任務,是個快絕種的好男人。

諸如以上這些原因,基於「要讓他了解人世間的險惡,使石頭腦袋開花」,玩弄他脆弱的心靈,當成僕人到處指使變成雪宮「為數很多」的樂趣之一。

「可是,我還是不懂自己到底哪裡得罪人家了……」

打得可真用力,不曉得要冰敷多久……豫可憐兮兮地想。

「我想,這就要怪『某人』實在太過遲鈍,根本不曉得自己是優良品,帶著你的武器到處殺女人,才會讓這種事不斷上演。」

雪宮盯著手中的公文……敢跟我要錢去修補城牆?真是不知死活了。

「我沒殺女人啊……」

「所以才說你太遲鈍了,活該!」

他不帶同情地諷刺,同時用著流暢優美的字寫著-『將所需要的花費條目一一列出,此外最後一行不合常理,建議將公文重新看過修正再上呈』,然後蓋個印章。

哼哼!雪宮就不信那個人敢再跟他要錢,誰都知道講得這麼籠統,肯定有貪污的成分在。

「可是……我想了很久,真的不記得什麼時候答應跟她交往了。」

跟那名少女的認識只是豫代替凰訣參與某貴族的宴會,那名少女跑來跟他攀話,根據「善良的女性都是寶」的原則之下,當然是相談甚歡,然後……

然後最近那名少女都自動自發地跑來見他,或是跟著他一起巡邏,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雖然這有點白費功夫,我還是勸你把跟那名女孩的對話仔細思考一遍再說。」

仔細思考一遍?豫偏著頭,印象中……一開始好像問他是誰有照實回答、宴會如何他說不錯、他的興趣老實說是練劍、有沒有女朋友或娶老婆了沒他說沒有、詢問對少女的感想他就說很可愛是個好女孩,將來一定會有個好老公,接著……


『公子也是個好男人呢!常聽到您對女性又善良又尊重,很多男人都不把女人當作一回事,真讓人傷心。』

『當然,女孩子是該被捧在掌心上疼愛的。』雖然他比較想說的是,他那兩位上司就是會讓妳傷心的類型。

『公子真是溫柔,要是想找女伴,只有賢淑溫雅的女人最適合您了。』

『哈哈哈!我沒有那種福氣,目前只想做好自己的職務。』

『才不會呢,大人想找女伴的話,我一定第一個找您。』

『真的嗎?妳真是個好女人。』

『是、是嗎?那、那那那那……大人覺得我如何呢?接不接受我?我一定會努力達到您的要求,做個最稱職您的女人。』

『?接受啊!妳這麼可愛,我不拒絕來往。』當個朋友是不錯,聊起天來也很愉快。


豫沉默了。

他努力思考那些對話有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可是不論他怎麼想,都覺得自己並沒有說錯話,到底是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以為交了個不錯的朋友,結果卻鬧得不歡而散,他真的沒有交朋友的能力嗎?好鬱卒。

「唉!你真的是個笨蛋。」雪宮繼續暗地諷刺公文上的內容,表面嘲笑那個在冰敷的傢伙:「如果不是跟你相處這麼久,我還會以為你跟那些上妓院的男人一樣,存心玩弄女人。」

「咦?我沒有玩弄啊!」豫很慌張,交朋友不好嗎?難道只能交同性朋友?他覺得這樣實在很糟糕。

「……嗯……玩弄女人也沒什麼不好,只要這個人從頭到腳都不會違逆我就行了,至於素行我倒不是很介意,有人敢有意見也有的是辦法把他搞成啞巴。」

好可怕……豫冷汗涔涔地聽著「惡魔」的低喃。

「不過也幸好你這麼笨,讓我多了個打發時間的玩具。」

好過分……豫暗地擦了擦淚。

「至今為止已經有三十六個女人對你提出分手,其中三十一個女人甩你巴掌,另外五個則是差點被搞成自閉,我實在不得不說你很有天分,就是沒開竅。」

到底是哪方面很有天分,能不能說明一下。

「這樣的數量早就足夠建立一個後宮了,你可以考慮一下。」

……為何?

「裡面絕大部分都是貴族主系千金,這樣我就能掌握他們的忠誠了。」

我就知道!您到底把我的人生大事當成什麼了?

「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嗎?」用筆頭敲敲文件,雪宮說得臉不紅氣不喘:「當然是可交易的物品了,有意見嗎?」

有……可是我不敢說。

「打從你簽了賣身契,今生今世就是我的人了,當然是隨我利用……呵呵呵~太過正直的人就是這點方便,就算你簽的時間是有期限的,為了報答凰訣的恩情,肯定是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對不起我錯了!娘胎在哪?請讓我變成胚胎鑽回去吧!就是流產都行啊!

「已經生出來了,你就認命吧……對了,把這邊的書拿去歸還,我已經不需要了,然後這邊這裡寫著我需要用到的書本,馬上給我在十分鐘以前全部找到拿來,另外這裡有一疊已經過期結案的公文拿去回收,順便去向各個管理處交代『有公文就給我交上來,拖什麼拖!?』,最後把這邊的公文交回去,其中這一張的公文要求離譜得有毛病,記得用你的名義撂下一句狠話:『提出這種超出預算,沒有必要的要求,感情你腦袋是有毛病嗎?有意見就給我捐出錢來,其餘免談』,記得給我一字不漏,以上。」

如果和雪宮這麼聰明的人交往得太過密切,就會導致在內心想什麼都被他猜出來的情況,要是有膽量他真想說-『我的隱私權到哪去了啊!?』

一堆事情交代得乾脆俐落,而且擺明就是「好話不說第二遍」,雖然豫也不是沒記住,可是不管記不記得住都很哀怨,他連忙接過書單,拿起一堆公文咚咚咚地跑走,快得像一匹馬一樣,連豹也不禁要肅然起敬。

用他的名義……就是說,要是被人結怨暗殺都會向著他來,難怪他最近覺得生活充滿了危機,看來該去找凰訣侍衛長求救一下,免得自己出師未捷身先死。

話說回來,凰訣會不會幫豫都還是個未知數。


豫‧白湜,年輕有為的十九歲侍衛隊員,在「女人最想要的老公」排行榜第一名(順道一提,第二名是二皇子-犽‧碧羅西,第三名是凰訣,至於雪宮雖然也是榜上有名,可是投票的人大多是那種看上他的權勢和地位,聰明的女人絕對不會心繫於他)。

這樣優質的好男子,今日照樣變成皮球任雪宮踢來踢去。





「打擾了!我拿公文來了。」

「打擾了,這是要轉達的。」

「打擾,上次的東西已經確定審核通過。」

「打擾……」

十分鐘內做好雪宮吩咐的事,豫在各管理單位跑來跑去,他覺得自己的飛毛腿肯定是這樣被訓練出來的,一時之間真不曉得該哭還是該笑,抱著一疊雪宮交代的書本,一路奔波回去,在時間指向第十分鐘的瞬間撞開門。

「我回來了……咦?」

眼前的景象讓他覺得是自己看錯了,沉默一會後,連忙退出去,輕輕地關上門,深呼吸加吐氣三十多秒,再度打開。

可是裡面的景像沒有變,這下真的困擾了。

「豫,你在做什麼?」

碧羅西公國的侍衛長-凰訣‧慧雅出現在雪宮的辦公室,帶著一臉莫名奇妙(至少豫是這樣覺得,雖然面具是看不出表情的)。

「我賭我的智慧,他以為自己看錯了。」

「……怎麼你的智慧很有價值喔?」

另一個出現在辦公室的也是一名男子,銀髮紅眼,讓人覺得有點痞的類型,他搔搔頭,露出無奈的表情很不知死活地「大聲」喃喃。

雖然男子跟雪宮和凰訣說實話「沒有值得一提的交情」(雪宮方聲稱),何況是被帶到碧羅西大皇子的辦公室,只不過是隨便亂走還一個不小心看到通緝犯的長相,所以就被「請」到這裡。

他覺得自己實在有夠倒楣的……至少在各方面來說,絕對在「普通以下」,好好的一個散步變成那樣,真是吃虧,早知道剛才就不要發呆,趕緊幫忙將人捉拿就好了。

結果臉頰在發呆時被一個劃傷,當時「跟自己無關」的想法造就剛才十分鐘的災難,當然,逃犯還是逃走了,雪宮將手撫上自己治療的當下被豫給看到,他覺得這就是人家會誤以為眼睛看錯的問題點。

可他有種感覺,雪宮知道豫剛才會開門,才故意做給人家看的,畢竟,這傢伙哪那麼好心幫自己療傷啊!?早不治療晚不治療,偏偏要在十分鐘後的「剛剛」才實行,一定有陰謀。

搞得整個場面很像「禁忌調情畫面」……雪宮會和他調情?這種話他自己也不相信,還不如「大皇子殿下和凰訣有曖昧關係」來得有可信度。

不過這話可不能亂講。

「當然很有價值,我知道某個人『天資不聰敏』,但也可以不用對我表現這麼強烈的忌妒,沒關係。」

「……」他投降了。

「啊……那個,為什麼魄風殿下會在這裡?」豫很是無法理解。

男子的身分他很清楚……魄風‧席爾特,鬼族皇子,自從皇子被聚集在一起,彼此認識後,魄風就不曉得哪根筋不對勁,整天吃飽太閒纏著雪宮不放,每次都自己跑來想出新花招,非得要把人家逼到臨界點還不罷休,造就其血淋淋的下場。

血淋淋……好吧!豫承認,他並沒有看到一堆在噴血的十八禁畫面,只有雪宮走到魄風身邊講了幾句話後,後者就口吐白沫昏倒了。

會讓一個皇子不顧形象,決定就地裝死,他一點也不想知道那些話裡面有什麼內容。

「因為某個很蠢的傢伙亂走,正好碰到通緝犯,所以我剛才在詢問一些事情。」

「詢問?那根本是『逼問』。」魄風很強調後面兩個字。

「隨你怎麼說都好,豫,反正你事情也做完了,幫我送走這個廢物。」

「幹嘛一直強調我是廢物~」

「因為你就是廢物!敗類一個。」雪宮毫不留情地批評:「豫,我今天不想再看到這個垃圾了,把他丟出去!」

聽得出來他在生氣,可不論魄風怎麼想,都覺得自己並沒有惹到人家,今天自己可是乖得很哩!也不曉得雪宮在遷怒個什麼勁,說不準是桌上那堆公文。

「哎?為什麼是我……凰訣侍衛長他……」

「我還有事跟凰訣『私下增進感情』,你有什麼意見嗎?」雪宮皮笑肉不笑。

他在報仇……豫可以明顯感覺到,當雪宮說得這麼曖昧,好像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時,就表示他在諷刺豫,只不過是以前某次見到兩人很親密的樣子,一個不小心將「你們是同性戀?」脫口而出。

事後證明當然不是,可說出口的話也來不及收回了。

「……我知道了。」

魄風拍拍豫的肩,聊表安慰。


「嘿!聽小雪雪說,你又被女人打啦?」

施展「龜速的極限」絕招的魄風,走一走還不忘轉頭調侃那個雖然自哀,卻不忘在別人面前裝得很有精神的豫。

「咦?殿下把這件事告訴你了?」豫覺得自己更悲哀了。

皇子殿下就是這樣……討厭別人說自己的閒話,可是卻很喜歡把對方的笑話說給別人聽……唉!

「的確是被打了……手力比先前的都還要狠。」

「嗯……看得出來,你的臉頰上還有淺淺的紅印。」魄風一臉笑瞇瞇:「不過你也真是不簡單耶!隨便勾勾手指,女人就一窩蜂過來了,有這麼方便的能力,卻一點自覺也沒有,真是個奇葩,明明好好善用肯定能造福自己的說。」

事實上,他並沒有這種能力,豫默默地反駁。

「喂!豫啊~你喜歡女人嗎?」

「……魄風殿下,怎麼說得好像其實是要問我,我是不是喜歡男人一樣。」

「啊被你猜中了,所以你到底是喜歡女人還是男人?」

魄風露出認真的表情,可問出的問題讓豫真的很想昏倒。

「我當然是喜歡女孩子啊!怎麼可能會喜歡男人?」

性向暫且不論,要是他真的跟男人相愛,雪宮會第一個把人丟出去,以「趕走病毒」為名逼他簽下辭職書,從此不相往來。

「可是你到現在都沒交過半個女朋友。」

「那個……雪宮殿下、犽殿下、凰訣侍衛長都沒有交女朋友耶……」豫無奈地頹下肩膀:「魄風殿下你不是也沒有嗎?」

「我?我可以活個千萬年,還不急著交,可是你們最多只有五百歲呢!」

「那雪宮殿下他們……」

「犽太小了啦!交什麼女朋友?凰訣那個一副奴才樣的傢伙根本不可能交,除非小雪雪命令……至於小雪雪更不用說啦!你覺得他有可能嗎?」

豫很認真地想了想,搖搖頭:「不可能。」

雪宮那樣的人絕對有可能讓自己建立龐大的後宮,以掌握忠誠為名娶一堆貴族姑娘,不太可能心繫一個女孩,為她拋棄利益。

「對吧?所以只剩你這個正常點的傢伙了,既然喜歡的是女人,幹嘛不交啊?」

「你問我也……」

我也不知道啊……豫嘆口氣,他的確喜歡女孩子,這點無庸置疑,可是卻從來沒對一個女孩有過想共度一生的念頭。

「反倒是一堆女孩子表錯情會錯意,硬是攀上你結果落得傷心的下場……哈哈哈!更好笑的是你沒自覺,笑死我了。」

豫不管怎麼聽也聽不出是哪裡好笑了。

魄風目無旁人地笑了一陣後,突然止住笑聲,滿臉笑意地拍拍豫的肩:「所以我一直想想想,想了很久,最後得出一個結論,你該不會有感情障礙吧?」

雖然魄風說這句話有十成十開玩笑的意思,可是聽到這話的豫僵住表情,一點也笑不出來。





「嘿!小雪雪,你家的豫借我一天一夜。」

隔天,魄風帶著豫撞開雪宮的辦公室,拉著後者的手腕拼命揮,豫實在很想叫他放過自己。

「……」

雪宮冷冷地看了看自己被撞壞的門,二話不說拿出紙筆:「簽名。」

一眼就看出那是賠償單的魄風搔搔臉,很乾脆地簽下自己的名字:「只不過是個門嘛!那麼計較做什麼呢?真是的……所以我可以借走他一天一夜嗎?」

「……為什麼要多個一夜?」

「我想,很有機會留他下來過夜……我覺得這是最好的結果啦!就看他這個呆瓜開不開竅。」

「……」

雪宮二話不說又丟了一張紙過去,單刀直入:「簽名。」

「又要簽啥?借個人也要錢喔……哈!?賣身契!!?」

眼見情況不對,豫連忙為自己伸張正義:「等一下殿下,您要賣了我?」

「一天一夜的賣身錢。」雪宮強調:「開玩笑,你這麼值錢,當然只有一天一夜。」

這不是重點啊……豫欲哭無淚。

「我靠!這到底是幾個零頭啊?」

魄風一臉不敢相信地瞪著紙上面的數字,就算他騙了首都所有女人,也不一定可以拿到這數字的一半。

「當然,你以為賣身是什麼?像豫這樣在『女人最想要的老公』排行榜第一名的優良品,我肯賣給男人用一天一夜你就該偷笑了,雖然我很不希望他處男的身分遭受男人汙染,不過一個『鬼族皇子』可以抵掉一百個女人,所以我就勉為其難地接受吧!」

豫的腦袋劃上一個大大的問號。

「遭受男人汙染?」魄風一愣:「誰要汙染?」

雪宮撇了他一眼:「怎麼?買的人不是你嗎?我真慶幸認識你以來,你沒膽將主意打在我身上。」

「什麼!?你以為我要汙染他?」

「你如果失憶了可以承認,我不介意。」

愣了足足一分鐘,魄風猛然哀嚎,臉色很難看:「不是啦!誰要玩他啊?我喜歡的是女人!才沒興趣碰男人咧……嗚哇!想的就好噁心!」

魄風殿下,你說得真是太好了,我也不想被男人碰,豫默想。

「那你要留他過夜到底是什麼意思?」雪宮皺了皺眉:「是要帶他去哪?」

「嘿嘿嘿嘿嘿~」

說到這個,魄風可得意了,兩個人無視豫,在一旁悄聲交談,覺得自己可能又有不知不覺被賣了的可能性,豫趕緊靠近兩人偷聽,遺憾的是他反應太慢,兩人已經講得差不多了。

「怎麼樣?很有趣吧?你應該也很好奇他是不是『X無能』,正好拿幾個人去試試看嘛!所以我才說最好的情況是過夜呀!」

「……」

雪宮仔細思考,開始在腦袋衡量得失……說真的,豫的形容詞就算少個「不玩女人」這四個字,也還是個優質貨,既然如此,就測試看看他是不是「X無能」似乎是個不錯的主意,反正他早就懷疑過了。

「你們去吧!」

「殿下!!!!?」

「喔耶~小雪雪果然冰雪聰明,豫,我們走吧~」

「等等等,魄風殿下你到底要帶我去哪,殿下救命~」

只可惜,雪宮沒興趣「英雄救帥哥」,轉身不管兩人,打算找凰訣修好辦公室的門。





抬頭看著眼前的招牌、一臉獻媚的老嬤嬤充滿胭脂粉的笑容、身邊四處走動,有著纖肢柳腰的姑娘……豫沉默一會,很冷靜地轉頭看向始作俑者。

「魄風殿下,請問這是哪裡?」

「什麼?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竟然看不出來?」

「……我看得出來,但是……這個……那個……」豫很努力換氣,才有勇氣確認:「這裡該不會是……青樓妓院?啊哈哈……不會吧?」

「是妓院沒錯啊!」

魄風臉不紅氣不喘地承認讓豫的美夢就像泡泡一樣「波」的一聲破碎了。

「為、為什麼要帶我來這裡?」

「因為這裡的女人很好哄……不是,這裡能見證你的男性雄風是不是被強風給吹到一蹶不振了,不用擔心,死不了的。」

豫一時無法理解魄風話中的含意。

「什麼男性雄風?」

魄風一臉「朽木不可雕」:「你真不是男人耶!這麼含蓄的說法都聽不懂,真要我講得這麼明白嗎……算了,先進去。」

這不是重點啊……豫內心含著淚被魄風拉進去,他想逃,可力氣又比不過堂堂的「鬼族皇子」,雖然雪宮不肯承認,但不靠魔法,魄風的力氣確實比雪宮大得多,而豫力氣又比雪宮低……嗚嗚嗚!

踏進門口的瞬間,一名臉上塗滿粉,看起來會讓皺紋更多的老婦人堆滿笑容迎接他們。

「唉呀!風大爺,您又來臨幸哪位姑娘了嗎?」

很詭異的,老嬤嬤竟然認識魄風。

「魄風殿……嗚啊!」

魄風狠狠地巴了豫的後腦,低聲警告:「別說出我的真名,也別加殿下,在這裡請叫我風,謝謝不客氣。」

「好吧!風大人,請問你為何跟這裡很熟的樣子?」

「笨啊!我說過這裡的女人很好哄,不這樣我怎麼解決我的食……咳!沒什麼。」

豫知道魄風口中的「食物」是什麼,雖然主要補充能量的東西跟他們沒太大差異,但「特殊情況」下就大大不同了。

「……風大人,殿下曾說過別惹出騷動要他解決。」

「我知道啊!所以我又沒找良家婦女,也沒有鬧出命案,事後還給人治療,看我人多好。」

豫無話可說。

「風大爺真愛說笑,那麼大爺這次打算讓哪個姑娘服侍呢?」

長年在妓院生活的老嬤嬤聽到他們的話只想到不該想的方面去。

「把很多冷靜自持的傢伙迷得團團轉,經驗很多的美人。」

魄風希望那個女人能「快、狠、準」地把豫給迷倒,證明他不是「X無能」。

「沒問題,那麼風大爺和大爺的朋友請隨著這名丫頭到特等房吧!」

說完,老嬤嬤招呼一個清秀可愛的丫頭,帶領魄風和豫到傳說中的特等房,其中,丫頭頻頻對豫發出讓後者頭皮發麻的愛意眼神,魄風見狀笑到差點腹部創傷。

「……大人……」豫一臉哀怨。

「哈、哈哈哈……你幹嘛一副沒見過世面的樣子,只是個眼光而已,待會你就知道什麼叫做『肢體接觸』,現在正好讓你有點心理準備。」

「大人,你該不會要逼我賣身吧?」豫的臉色有點難看,他想逃了……不!是早就想逃了。

「賣的人明明就是姑娘們,你做什麼一副慷慨就義的模樣?只要付了錢,就算對她那個這個也沒人說你,這就是妓院啊!」

豫很想對他說,魄風的成語能力實在很差,這麼糟糕就別亂用嘛!

「……您該不會常對姑娘那個這個?」

「吃東西時順便嘛!」

豫好想哭。

殿下,對不起我錯了,請您快點使喚我出任務吧!我寧願被您操到死也不要被魄風殿下逼迫賣身啊啊啊!

「對了,你不用找小雪雪求救,他知道我帶你來這裡的目的。」

殿下,我討厭您。

侍衛長你在哪?

「你也不用試著找凰訣那奴才,他跟小雪雪同進退的,你以為他會特地違背小雪雪來救你嗎?」

是不會。

「就是這裡,兩位大爺請進。」

房間等級很高,什麼水晶鑽石的擺飾一堆,實在讓人很怕會不小心瞬間報銷,裡面有一張豪華的有紗布遮掩的床和貴妃椅等級的超級大軟椅,軟椅前面擺著媲美皇家宴會但還是沒有滿漢全席豐富的精美餐點,讓豫很懷疑到底是什麼時候準備好的。

人家都倡導不要隔餐飲食。

「那麼,大爺請稍候,姊姊們很快會前來服侍爺們。」

丫頭微微欠身後離開,關門前還不忘依依不捨瞥了豫一眼,讓他真的很莫名其妙。

「哈哈哈,笑死我了……我看你可以準備買了這丫頭,她一副上刀山下油火不足惜的模樣。」

「什麼買?聽不懂。」豫面露不解:「還有,什麼是姊姊們?」

「喔!妓院姑娘的稱呼啦!那種跟她們一樣賣身的,會以姊妹稱呼,你就當作妻妾成群的窩就行了。」魄風聳聳肩:「買就是替姑娘們贖身啦!他們就不用為了賺錢出賣身體了……雖然我覺得意義差不多,只不過從服侍多個男人變成一個男人而已,還是在那男人之後不會將姑娘轉手他人作前提。」

豫很聰明地不追問。

「……這裡沒有鏡子啊?」

「哈?什麼鏡子?」

「妓院房間不都有鏡子嗎?好像是什麼東西增加什麼趣的,雖然我不太懂,不過聽起來挺噁心的。」

「咦?我只逛過鬼族和人族的妓院耶!搞不好神魔界有喔!改天跟他們哈拉幾句去那邊看看也不錯。」

「……」

人有時真的不能太多話。





他想哭。

他真的想哭。

「唉呀!風大爺,要不要來杯茶?」

「風大爺,這糕點請用。」

「那個,要不要人家為您獻曲一首?」

豫坐在一旁滿臉冒汗看著魄風不疾不徐地應付那些穿著裸露,勉強算是「裹一層布」,扭動纖腰的「妓院姑娘們」,她們的纖纖玉手搭在魄風身上,豐滿的胸部已經整個貼上去了,顯然被吃豆腐吃得很享受……說不準是她們吃魄風豆腐。

魄風殿下好像真的很受歡迎,好厲害……對於魄風還能保持冷靜的態度,豫突然很尊敬他,要是自己早就頭昏目眩,瞬間逃跑了。

如今天色早就暗了下來,甚至已經到普通店家收工的時間,他們還真能在這種地方待上這麼久。

「多謝。」

「這個真甜,和姑娘一樣呢!」

「那麼,就請美人為在下獻一曲吧!」

完全一反平時的痞樣,不曉得在演哪齣戲的風流公子哥模樣,讓豫有點懷疑自己認錯人,然而曾一起出現在雪宮面前的這個人沒可能是冒牌貨,他希望這樣一直到結束,自己就可以回家了。

唉!他好想家……雖然那個家在皇宮裡,也就是一定得遇見讓他賣身的其中一人。

「大爺,這位朋友是哪位公子呢?能不能介紹一下?」

不曉得是哪個女子說出足以讓豫墮入地獄邊邊的話。

「喔!他啊!你們就叫他豫大爺吧!他還是個純情處男,不要緊,只管攻陷他吧!看誰能激發他內心深處那獸性的一面,今晚他就是誰的了。」

不負責任的話讓豫真想「以下犯上」,直接斃了他再到鬼族王陛下面前以死謝罪。

「唉呀!我知道這位大爺。」一名貌美的女人掩著嘴角,嗤嗤笑著:「他可是侍衛隊中最潔身自好的大爺呢!要是能服侍大爺的第一次可真是小女子的榮幸。」

頓時,室內眾女對他丟過來的火辣辣眼神,豫全身的皮毛豎起來,腦內的警鐘響個沒完。

「那麼,豫大爺,您要不要選我呢?」

嬌媚的聲音在耳邊出現,豫一個轉頭,看到送上來的紅唇,他嚇得將頭一偏,正好親到臉頰,馬上臉上多了個鮮艷紅色的口紅印。

「呵呵呵~大爺真是純情。」

魄風殿下,救命啊!

豫的求救眼神拼命往魄風那邊拋,可後者裝作什麼也沒看到,繼續讓美人服侍,讓豫真的很想直接昏倒裝死……不!根據這短短時間的經驗告訴他,在一堆色女面前昏倒是絕對不智的,很有可能導致自己「不治」。

他終於發現,以前那些貴族女性雖然是後幾乎都給他一巴掌,但還是好相處太多了,眼前這些女人簡直想把他給生吞活剝的模樣讓他好怕。

雖然他腰間有配著刀,但「好漢不打弱女子」一直是他尊奉為神祇的信念,不管怎麼說,這些女子並不是十惡不赦,他不能動粗。

……他還是再考慮下好了,如果真的危及他的貞操,必須有點設防才行。

「討厭,妹妹妳真自動。」

「呵呵呵~因為這位大爺可愛得緊哪!」

「妹妹喜歡他嗎?」

「姊姊!要先下手為強啊!妳們有風大爺要服務,這青澀的大男孩就送給我如何?」

什麼?面對一堆女子嘰哩呱拉、七嘴八舌的嬌笑聲,豫腦中一片空白,他該不會……又不知不覺被誰給賣了?

豫沒有察覺,那擦滿香水的纖纖玉手已經搭上他的脖子,開始吃他豆腐了。

「喔喔!美人看上豫了是嗎?那沒問題啊!他的處男身分就交給妳了,儘管讓他淪陷在妳的誘惑之下。」

「包在我身上,風大爺。」

咦?豫猛然清醒,抬頭望著魄風跟他身邊的女人露出差不多的笑容……一個詞簡稱-『奸笑』。

「大人?」

「我說豫啊……」

魄風一臉沉重地拍了拍他的肩,露出「犧牲奉獻」的表情:「這是男人的『必經之路』,反正你遲早也要面對這一刻,不如就咬牙忍過去吧!放心,第一次總是會不適應的。」

他說出像是長輩在對女兒家出嫁前該說的話,豫整個人跳了起來。

「什麼!?我說過我不賣身。」

「我也都說過了,賣的是姑娘不是你,今晚正是讓你展現『男性雄風』的完美一刻,你就乖乖讓我和小雪雪知道你不是『X無能』。」

「到底那個替代詞原本是什麼字啊!?」

「掰掰,我和其他美人們換房間,你自己多加油,這位美人經驗豐富,不會讓你難堪的。」

「我不要……呃?」

豫猛然跪了下來,突然感覺自己的身體變得古怪,不但四肢無力,全身有嚴重的燥熱感,額間還不斷掉汗……不會吧?

「你下藥!?」

「聰明!你乖乖的喔!等會我在門邊焚燒魅香,包準你馬上屈服。」

「等等等等……等一下啊!大人~」

砰!魄風很不留情地關上房門上鎖,而且動作也很有效率,當他忍不住深吸一口氣,一抹香味卻竄進他的呼吸道,豫就知道這下慘了。

「大爺,別害羞,就讓小女子來服侍你吧!」

轉頭正是悲劇的開端,妓院裡經驗豐富的女子果然不能小看她把「羞恥心」丟到另一個世界的模樣,才轉眼間就脫個精光,整個人貼上來,在他臉頰親了好幾下,手已經動手剝他的衣服了。

我的一世英名啊!!!

他也是男人,就算平常對女人再怎麼沒感覺,一旦本能被激發出來,忍耐還是有限度的。

「請多指教了。」

那一瞬間,他的腎上腺素猛然爆發,也不管事後會不會收到賠償單,豫推開女人,爆出鬥氣直接把通往有著美好空氣的外面窗戶,連同牆壁一刀劈開,在喪失理性前,轉眼間就逃之夭夭。


某間跟豫有深厚交情的酒店,夜半三分被一腳踹開,在老闆做出「全武裝」裝備趕來「迎敵」時,卻看到豫倒在地上,全身紅得像蘋果,衣衫不整,臉上還有好幾個口紅印。

老闆是男人,只看一眼便了解是怎麼回事,趕緊找間空房間,衝到浴室將冷水開到最大,然後把豫給丟進浴缸裡,要他自己解決。





那天晚上根本是地獄。

春藥和魅香不是男人自主引發的衝動,要解決沒那麼容易,就算有再好的自製力也會被擊破,何況魄風不知道是不是加了什麼其他東西,他用真氣也不能完全破除,只得淋了一整晚的冰水來抵抗。

為了他的貞操、他的一世英名,再冷也要受住啊!

等到睡個好覺的老闆早上起來突然良心發現該探望一下,一進浴室卻看到豫軟倒在冰水澡裡快窒息了,連忙上前搭救。

那象徵生命氣息的泡泡很虛弱,看起來實在有點可悲。

結果,豫不意外地感冒加傷風,請了一個月的假。


「你真是沒用耶!害我還要跟小雪雪申請賠償費……沒辦法,死老爸又不肯給我零用錢。」

「沒錢」的情況會出現「鬼族皇子」身上,大概是百年難得一見。

「……」

豫沒有回話,或許該說是他沒力氣回話,就算出聲也只有那「啊呀」的沙啞嗓音……只有哀怨地坐在床上看書,決定來個眼不見為淨。

「好啦好啦!別生氣嘛!我哪知道你那麼頑固地抵抗,美人當前,你就吃個痛快也沒什麼不好啊!」

「這種話只有你這個不知羞恥的廢物說得出口。」

雪宮帶著一疊公文冷冷地走了進來,身旁跟著一個奴才……不!是端著一碗清粥的凰訣。

不小的臥室擠了三個人後就有點小了,雪宮踹開床前的魄風,自己拉了一張椅子坐下,就直接改起公文來了,凰訣小心翼翼地端上粥,豫滿臉感動地接過美食吃了起來,倒在地上的魄風則滿臉大……滿臉「排泄物」。

「小雪雪,你好兇。」

「我不知道你做了什麼,把我家跑腿的搞成這副德性,下次不外借了。」雪宮不忘補充一句:「當然,你若早日即位,以『鬼族王』身分在全世界面前對我宣誓效忠,我會考慮考慮。」

豫聽到差點將熱粥摔了出去,還好凰訣先一步穩住了。

「什麼呀?這是幾百年後的事情啊?」魄風甩甩手:「還好你只能活五百歲,要是你長命萬歲起不是把我們其他七皇子壓制得死死的?」

「這我也可以考慮呢!」雪宮皮笑肉不笑。

「呃……我開玩笑的,您大人有大量,千萬不要!」

連忙陪笑的魄風完全沒想到之後雪宮真的給他長命萬歲,造成自己多災多難的國王生涯。

「還有拜託你不要靠近我,天知道你那鹹豬手昨天又幹了什麼好事,我可是很潔身自好的,不想得性病。」

「喂!小雪雪你說話真的越來越過份了!」

聽到「鹹豬手」這三個字,豫差點笑出來。

「哼!反正等你登基,後宮肯定創下史無前例的六千佳麗,到時就要換我擔心了。」

「放心好了,除非自殺否則我不會自己去靠近你。」

「……」

在鬥嘴方面魄風從來沒有贏的一次。

「豫,你沒事吧?」

兩人唇槍舌戰你來我往的,只有一旁的凰訣真的在關心豫的病情,後者搖搖頭,指著香噴噴的粥,再指著喉嚨,最後面帶笑容比個姆指。

「……我知道了,每天都會給你帶粥來的,所以快點努力把病養好。」

豫很感動地點頭如搗蒜,不能說話的感覺真的很痛苦。

「不過豫也真是的,結果還是不知道他為啥不交個女朋友,不會真的性無能吧?」

噗!豫將粥給噴了出來,凰訣很盡職地照顧病人,把他的嘴角和衣領擦乾淨,還瞪了魄風一眼。

「魄風殿下,請不要說些無意義的事情延誤病情。」

「什麼呀?這很重要呢!連小雪雪都懷疑他很受歡迎卻不交女朋友是不是性無能,你怎麼只怪我?」魄風控訴。

「至少我不會像某隻笨蛋用這麼極端又沒用的方法。」

「殿下不管說什麼都是對的。」

「……對不起,換我錯了,我不該問帝王和奴才的!」

搞什麼?原來魄風對他做這些事只是想測他是不是性……「傳聞中男人最恥於開口」的事情。

他可以澄清自己絕對不是,就為了這麼微不足道的小事把他害得這麼慘,有沒有搞錯啊?

「下次麻煩換個有意義的方法,你要找人測試不如把藥下在豫難得有興趣的女人上,找他沒興趣的女人只會有反效果,把事情搞砸。」

殿下,您說這話是還沒放棄喔?

「他就是沒有喜歡的女人啊!不然我早就下藥在她身上了。」

……原來你早就打好主意了……我該慶幸我沒害了那未知的某個女人嗎?

「不!下藥就太浪費了,那個女人還有可以利用的地方。」

殿下……您好可怕。

豫突然希望不要有喜歡的女人,對任何人都好。

但說這話的雪宮大概沒想到,之後確實會有「那個女人」,但她卻也是自己難得感興趣的人。

「可以利用?那能借我打發時間玩玩嗎?」

「可以,只要那女人別瘋了死了就行。」

魄風殿下……你們兩位到底打算把我將來可能會有的那個喜歡的人拿去做什麼……不!怎麼說得自己一定會有那個人似的。

感覺話題有朝「八十八禁」的範圍邁進,豫趕緊扒完剩下的粥交還給凰訣,勉得自己再度吐出來。

說這話的魄風大概也沒想到,之後符合條件的「那個女人」,竟然成為自己心繫的人。


豫,年紀輕輕、前途可為、英俊瀟灑、溫和可親,不可多得的「頂級貨」,每年在良辰吉日收到的「相親帖」高度連山也自嘆不如,在房間被擠得快進不去時,總是被路過的雪宮「好心」地輕輕一揮,化為記憶魔法當作隨時可利用的材料後,變成煙霧就此散去,風一吹,不留痕跡。

這個天然系的「處男」,今日照樣被「上司們」當作打發時間的玩具測試心臟抗壓力。




七幕後報導


大家好,我是各位最愛在句子後面增加的謎之音,簡稱謎。

因為某人寫了這篇文,從此某位鬼族皇子確定不是「處X」,不過真要說起來,他那種花花公子如果還保有完璧之身,那簡直是幻雨七大不思議之一……咳!這不是重點。

話說,會演變成「妓院」也不是某人可以預測的貌似,不過既然已經有皇子確定已經跟別人那個這個過了(那個這個的年齡不可考),我們就來看看其他皇子對妓院的反應,藉此猜出他們究竟是不是「處X」。

1神族皇子,鷯‧神帝湘

「……」

好吧!想也知道是這種反應,謎之音看這個人已經單純天然到根本不懂「那個這個」含蓄說法的偉大境界,恐怕也不曉得「那個這個」會蹦出一個他來。

但幾十年後他的弟弟日向璉蹦出來時,他到底有沒有想過是哪些東西合成一個日向璉,就無從考證了,這麼久以後的事情就交給未來的謎之音煩惱就好。

「……?」

您可以滾了,根本問不出答案就不要將時間浪費在您身上,時間是很有限的……就算您可以活千萬年也不准這樣浪費,謎之音會既妒!

那麼咱們來看下一個。

2龍族皇子,鳳麟‧龍翔白

「妓院!?你說一堆女人在那邊(嗶──消音)的地方!!?……媽的!那東西真是史上最大(嗶──消音)的聚集之地,我實在搞不懂怎麼有人會想要去那種(嗶──消音)的地方幹那種(嗶──消音)的事,身體都不好好珍惜任意糟蹋,乾脆(嗶──消音)一了百了,省得出現在我面前妨礙觀瞻!」

呼!好險好險,及時給他消音了,不然那幾句話會讓某人遭到追殺辱罵,最糟的情況是上報紙頭條打官司,幻雨就要告吹,謎之音會良心不安。

不過鳳麟殿下,您那句話有毀謗的嫌疑,怎麼可以這樣呢?現在錢那麼難賺,有些貧苦的人是沒辦法才會出賣身體的啊!這樣說很失禮的,不安慰她們還言語傷人,不可以給人家這種雙重打擊。

「老子不安慰女人那種禍害,她們根本是只知道(嗶──消音)的(嗶──消音),整天就會攀在男人身上就以為自己很了不起,一被甩就一哭二鬧三上掉,一不順她們的意就鬧彆扭,真是有夠(嗶──消音),這種東西還是給我(嗶──消音)……」

咳!咳!謎之音不問了,您說什麼就是什麼,謎之音承認就是,消音的地方太多,謎之音都不好意思了,可不消又會成為幻雨成坑的千古大罪人,被某人就這樣「喀嚓」。

謎之音不想變成様之聲……現在不是耍冷的時候,下一個。

3精靈皇子,雅清柳‧靈日

「妓院……?喔!你是說裡面的人每天都會做像……每次父王找到母后,都會在晚上做的事情嗎?」

……啊?

呃?怎麼怎麼,您知道啊?……不對,怎麼可以把父母的「房X」說得這麼理所當然?您都不會想為自己父母保留一些隱私嗎?

唔……不過原來那個嚴酷的精靈王蘭德列為陛下,竟然會用那麼「可愛直接」的手法表達他的愛啊?……嘿嘿!紀錄一下,這可是超級大八卦呢!不曉得可以賣多少錢。

……不對!這不是重點,結果您對妓院的想法到底是什麼?

「沒特別感覺,但如果父王對母后多做一點這種事也沒什麼不好,可以有皇弟皇妹……」

原來雅清柳殿下是個喜歡照顧弟妹的人嗎?這也不錯。

「我就可以不用繼承皇位了。」

……搞了半天是為了自己啊?當謎之音太多話了……不!重點是,原來雅清柳殿下不想繼承皇位是嗎?筆記一下,又一個八卦了。

下一個。

4魔族皇子,霜泉‧魔茵

「咦!?你說那個妓……妓……妓……不對!這樣是不可以的,怎麼能這麼大聲直接地說出那個詞?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那麼沒節操,這樣是不對的這樣……這樣的私事,應該要用委婉一點的說法才不會失禮啊!所以……啊啊啊啊啊──」

冷、冷靜一點啊!這沒什麼好不能說的,謎之音又沒說男人跟女人做……

「不可以這麼直接啦!」

……做「那個這個」的地方……

霜泉殿下,不然您覺得「妓X」有什麼詞可以代替,聽起來才委婉些?

「……」

看吧!您也不知道,所以還是快點回答謎之音,您對這東西的感想如何?

「我……這樣是不好的,可是很多人都倚靠那個維生,但是但是……出賣身……身體這種是不管怎麼說都是不可以的,該怎麼辦才好呢……對了!可以拜託碧提亞,她是女孩子,一定知道該怎麼幫助大家比較好……沒錯!雖然都是魔族,碧提亞卻還是有著少女般的純真,她一定可以想出好辦法……對!就這麼辦!」

唉呀!被訪問的人怎麼可以自己跑掉?

不過這麼看來,再問下去也沒結果,還是讓他跑走算了,只是……他如果知道幾十年後,那個「純真」的皇妹最後變得上凸中凹下翹,讓自己看起來既性感又魔魅,不曉得作何感想?

嗯……值得深思,下一個。

5貓族皇子,祇丹‧貓月

「咦?妓院?」

是的是的!不知祇丹殿下您有什麼想法?

「魔界的種族本來就是慾望比天人兩界高的地方啊……雖然近千年已經好很多了,不過還是有個種族……老爸是怎麼說的?……對了,很沒節操,整天除了幹那種事還是那種事,因為那是他們魔力和維生的泉源,反正就是那種,看到異性就做就對了……所以被強制隔離空間。」

……被隔離空間了是嗎?不知道是不是謎之音的錯覺,您講得好像親眼看過一樣?

「因為某次我拉著霜泉殿下和煬煇跑出去冒險,不小心捲進亂流,結果就跑到那個空間去了……嗯……真是大開眼界。」

……不好意思,請問是怎麼個大開眼界法?

「就像我剛才說的那些嘛!還有一堆色女追著我們跑,真是嚇死人了,因為滾出亂流看到的就是那種超級大場面……十幾個人耶!我終於知道什麼叫百聞不如一見,霜泉殿下直接昏倒還要煬煇扛著一起逃……不過最後我們被魔王陛下救回來了,差一點貞操不保……唉!我的屁屁好痛。」

原來如此,被打屁股了啊?不過您跟本沒講到重點啊!結果對妓院的感想到底是怎麼樣?

「哼!一個乾脆把老爸老媽丟進去,看他們會不會生一個弟妹給我的好地方,不要整天僵在那裡,他們不煩我都煩了,說幾句話會死啊!?一樣彆扭,要不是新婚都有個洞房,我根本蹦不出來!」

喔喔!第一次就中大獎啊?真是恭喜您,不然就沒有貓族皇子這東西……這個人了,恭喜恭喜,那麼下一個。

6妖族皇子,煬煇‧妖月

「麻煩!」

很好,您很乾脆,但才兩個字看起來實在很虛,為什麼別人長篇大論您卻簡潔過頭啊?真的不考慮加起來除以二嗎?

謎之音也是很有誠意的,對每個被訪問的對象不管長短都會耐心聽完……所以真的不再考慮一下嗎?

「不考慮是也。」

咳、咳!既然您不打算增加,那謎之音就幫自己增加,請問是為什麼覺得麻煩呢?

「妨礙我的任務。」

嗯?這實在不夠清楚,究竟是為什麼妨礙任務?您的任務需要去妓院啊?

「監視對象很多都喜歡去是也。」

……呃?原來如此,不過您還是沒說到底哪裡妨礙任務了?

「裡面的女人都會纏住我,實在妨礙任務,應該加以處置是也。」

咳!冷靜一點,對女流之輩不要那麼認真,而且服侍男人是她們的工作這也沒辦法,還有您長太帥也是原因,就不要太為難人家,這樣不好的。

再看下一個吧……咦!?

謎之音想逃了……不可以工作怠惰?謎之音是知道的,但每個人都有做夢的權利,不可以因為咱們「界門綱目科屬種」都找不到謎之音就這樣歧視人家!謎之音也有抗議各位毀謗的權利,相信法律無國界,會保護弱小種族……是!謎之音沒有種族,反正大家都鄙視謎之音……嗚嗚嗚!

7人族皇子,雪宮‧碧羅西

「沒興趣,我連拋一眼都嫌懶。」

……這樣啊!謎之音不曉得該說什麼才好,可是大家都是人,雖然您貴為皇子,也不可以瞧不起人家的。

「我並沒有瞧不起,反正沒興趣就是沒興趣。」

…………這樣啊!您說什麼就是王法,謎之音體會到了。

不過聽說您將來很有機會後宮六千麗,她們也是女人,您不會考慮納入後宮嗎?後宮不管塞多少女人都不嫌多吧?聽說您們這個時代,有很多男人都喜歡享有齊人之福,雖然因為某人的感情潔癖,才讓八個王都只有那麼唯一一個。

「我只考慮貴族的主系千金。」

為何?

「她們才有娶進來的價值,至於妓女?哼!我需要平民百姓效忠我做什麼?連良家婦女我都不屑考慮了,要足以和貴族抗衡的百姓效忠,是要我娶多少沒用的女人啊?」

對不起!謎之音錯了!!謎之音不該對您還抱有一點「善良」妄想,您請繼續忙,您請繼續!

再來看最後一個。

8鬼族皇子,魄風‧席爾特

「妓院?那東西真是美妙啊!簡直是男人夢想的聖地、精神的泉源、慾望的發洩地、食物的來源!」

魄風殿下,您說了讓全世界可恥男人本色的女人們會鄙視你的話,而且最後一句實在很微妙。

「因為,良家婦女很難騙出去啊!騙出去還要想辦法送回去也很麻煩啊!如果是妓院,就算昏倒在房裡不管她也不會怎樣對吧?所以說那裡很棒啊!」

現在換謎之音鄙視您了,相信您說了這些話,應該會讓您的名氣直線下降……雖然您的名氣本來就不怎麼樣了。

「真失禮,我在鬼族和各大妓院也是小有名氣的,還有那些話都是老爸從小的完善教育,又不是我自己學來的。」

……喔?八卦來了。

鬼族王漪蘇達爾陛下是這樣教育小孩的啊?好像有點不太好喔!

「因為老爸當初就是經驗豐富,才會成功拐了我那很容易被騙被拐的老媽嘛!他就跟我說難人首先要學會怎麼拐人,才能去拐女人,運氣好的話就能順手撈回心上人,諸如此類的,反正拐不成功也可以當作是討食物,不會虧的啦!」

怎麼綾皇后是被拐回來的嗎?謎之音是來問問題的,為什麼到最後都會得到一些可有可無的八卦?不曉得這算不算可以威脅漪蘇達爾陛下的把柄?

「不會啦!只要老爸哄個幾句,老媽就被他收服了,別人是沒法挑播離間的啦!」

好吧!當謎之音經驗不夠,不能贏過花花公子,不過謎之音也不太想贏他,話說他是不是在認識綾皇后之前就不是處X了?……嗯……很有可能的喔!應該說就算他表示沒有,也不會有人相信,謎之音說真的。

咦?結果都訪問完了呀?搞了半天也只有魄風殿下確定不是處X,說真的這段訪問根本是白費工夫了嘛!

謎之音要去休息了,謎之音發誓不幹了,因為謎之音是做白工,某人根本不給錢,可以說是被威脅來的,謎之音好鬱卒,要找個角落安慰自己。

嗯?為什麼要安慰自己?當然是因為沒人安慰謎之音呀……不要講個幾句話想敷衍謎之音,首先這位先生小姐,您就是那個不會安慰謎之音的其中一個,搞不好還會給謎之音打擊,謎之音很脆弱,禁不起打擊的。

隨便的安慰也不要,寧缺勿濫,謎之音很有骨氣的!

這跟骨氣沒關係?……算了啦!謎之音不管了(淚奔)~~~

=======

奈月生日快樂~

被本子的事情搞得有點忙碌,差點忘記這件事了,還好文章之前就打完,不過之後的賀文賀圖........嗚阿我會努力的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craersay
  • 豫真的是太可愛了///
    世界上要在哪裡才能找到那麼可愛的孩子...(等等他年紀明明比你大)會害羞(?)很苦勞(?)長的可愛又好欺負(?)加上又會吐嘈(或者只是抱怨)的孩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冷靜)
    隆太啊啊啊你可愛一點啦!(等等怎麼變成抱怨了)
    雪宮的個性還真是個壓榨下屬的上司XDD基本上我很喜歡這種角色嘿ww(喂
    不過我倒是沒有想到魄風那麼花這樣XD雖然說還是很喜歡他的個性XDD

    最近的感想都是斷斷續續的很不容易懂XD(還敢說
    最後的訪談祇丹那裏我笑噴了XDDDDDD某人害羞奔走去問解決方法那裏也很可愛XDD
  • 有啊!在幻雨!!!(你走開
    咦!!!!!?你不要這樣說,會讓我想到我好像跟雪宮同樣年紀耶!(我老了嗚嗚嗚
    我加孩子好像都很會吐嘈.....像小柳吐小鳳,小煇吐小咪丹...(望天
    小隆.......等他愛上小闇就會很可愛了,不過話說他轉世後也很可愛阿!(喂
    我也喜歡雪宮!(廢話,不然他怎麼會變成官配?
    他本來就很花,之前是我沒讓他花得這麼明顯(望天
    咦?你還喜歡他呀?我已經有他不受歡迎的心裡準備了(喂

    沒關係,有留言我就很開心了XDDDDDD
    小咪丹其實是令人難以想像那種開放的個性XDDDD
    小霜那叫腦袋混亂了XDDDDDD

    涵夜月 於 2009/08/07 14:05 回覆

  • 奈月@炎凡
  • (噗)(俺脸敲桌)夜姐的笑话功力比起之前进步很多了呀~!!谜之音外传真的好好笑的说~!小泉泉超纯情的啦>///<小柳很理性嘛~其实我看这文时很心惊胆跳,难道豫的贞操就断送在这里了.........结果夜姐你没将豫当祭品献上,不然我会超内疚的说><
    总之,夜姐,谢谢你~我爱你~~
  • 不,是有靈感才會有功力可言(掩面
    小泉泉一直都很純情呀!
    其實我本來打算後面加上小豫遇到闇的內心戲,可是這樣就不好笑了(喂
    我像是那麼沒良心的人嗎喂!
    我這麼好心你現在才知道!!!(被踹
    不,不用內疚,你並沒有說要讓他去妓院,所以該內疚的好像是我啊!(慢著

    哼哼~你現在才知道我的好(毆

    涵夜月 於 2009/08/07 14:08 回覆

  • 淚星‧襄襄
  • 之前是有聽說小豫會被拐到妓院去只是沒想到真的很麼..呃,"險象環生"!
    小奈月,謝妳提出如此這段的賀文要求XDD

    所謂自家孩子特別親,豫的終生幸福我是特別關心的....還好這次還是完璧,雖然官配是雪闇但我還是會無條件的支持豫"以下犯上"的,雪宮我是不怕你的(指!!

    殊!不要提我在中間時也好奇過小豫是不是X無能這回事!(喂XD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專一是好的,只是要是他一輩子都找不到那個心儀的人"又稱可憐的女孩",他打算完璧一世嗎....(望)

    這為娘也很不忍心的....為娘絕對無條件支持你去推翻碧羅宮皇朝,頂多為娘順便把小訣那孩子綑起來,在為娘眼中妳永遠是月子家千金的好女婿XDDD

    (重覆N次)小豫是快絕種的男人,此言差矣!小豫是已經絕種的男人了,仔細思考過那個女人最想嫁的排行榜..要是嫁豫了可不心痛死?每天看著他被惡鬼欺負、疲於奔命!!小訣眼中只有他的王,妻子變妻物(啥)

    月子我來砸場,排行榜抹抹抹,想嫁的第一、二、三名如下:

    1.日向璉
    2.日向璉
    3.日向璉

    (完畢

    好了,我承認這時代他還不知道在宇宙的哪個角落,不過從外表、內涵,至專一、氣勢,身份,個性(?)無比比擬的就是他了....別的皇子總有一兩個致命的毛病...

    之後就是番外了,(摸摸可憐的謎之音
    總是被人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訪問辛苦了,這性"太有個性"的皇子們還肯回答妳已經是很好的態度了..(呃

    啊,月子,我就是喜歡妳筆下的人個性那麼獨特!!
    賀文辛苦了~(奉上頂級普洱(嗯..有點苦(滅
  • 反正他最後活過來了(喂這不是重點吧?

    好像是我自從寫豫闇你就特別愛他,不然你還是小靈派的XDDDD咦你真的不怕小雪嗎?XDD說的也是,你的地位比他更高啊XDDDDD

    什麼!?你也懷疑過!!?(可憐的小豫........

    對不起,那段我看不懂,我說過我文學很差(掩面
    這個,這個我也懷疑過,其實我們該擔心除了小魄和小雪以外的人貌似.............

    碧羅西皇朝已經被滅了(茶
    這樣的話,你應該直接綁了闇父,他們就可以在啥都不知情的情況下幸福一生了,你不覺得這樣比較快嗎?(認真

    這個嘛!心痛的是路人甲乙丙一直道路人天荒地老,不用擔心(喂
    不過,小凰肯在知道小雪喜歡闇還跟暗告白,你不覺得小凰路線其實說不定是王變王物嗎?(認真

    你該不會要跟小漓搶小璉璉!?
    嗯.....不過小漓應該會雙手奉上吧?(你夠了

    咦?一兩個致命的毛病?我很樂意跟你談談XDDDD
    我總覺得辛苦的是我.....(喂
    都是在床上想好隔天跑去打字(掩面

    嗯嗯嗯!也辛苦你看完了~~~XDDDDDD

    涵夜月 於 2009/08/07 14:1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