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啊!請你無視我的惡吧!我這被鮮血附身的詛咒之身。

沉入寧靜的冰面下,將世間的所有掩蓋吧!

希望早已風化,身軀融入鏡子。

奇蹟不被相信,和平不被接納。






那段日子的天空也不知怎麼的,總是一片灰敗朦朧,白天是一個空洞無神的太陽,晚上總是一輪暗紅的月亮。

陽光只是為了讓我易於抓到逃走的你,月亮是為了讓我輕易襲擊你。

終於在那個紛亂的罪孽之夜,被無情啃蝕殆盡的罪惡鎖鏈,我發誓讓自己墮落到地獄深淵。

若這個世界有惡魔的話,快來和我訂立契約吧!我的一切都能給予你,只要讓我變得更加無情,別讓任何瑣碎的事情再一次影響我的決心。

是啊!即使我面對的是你。



「菊……為什麼……你要……」



為什麼?

跪倒在地上,飄揚著讓人動搖的美麗黑色長髮,軍服已被無盡的鮮血染色,變得髒亂不堪,隨著時間流逝,從嘴裡不斷嘔出絕望的生命之火,但我依然感覺到面無表情的自己冷視一切,內心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那是王耀,從很久很久以前照顧著我的大哥,深深影響著我的童年,是我憧憬的人。

小時候我什麼都不懂,文字、唸書、道德禮儀,都是你教我的……

然而現在這是我對你報恩的方式嗎?看著腳下,低著頭的王耀,我無法想像他曾經是我憧憬的那個人。

不要問我、不要看我。

我知道在你深埋在瀏海下的眼神,早已不像當初那樣溫和,那被仇恨占據的熾熱雙瞳。

為什麼?因為即使我的的距離如此靠近,兩人之中,一定會有人先一步離去。

怎麼樣了?被你向來都沒有重視的我打倒在地上是什麼滋味?出乎意料嗎?絕望嗎?

你生活如意的時候,會跟我分享你的喜,但在家裡出事變故的時候,毅然放開我的手,任由我獨自在海中漂浮著……再也不看一眼。

我已經不能忍受充當你光環下的一抹陰影了!

「這個世界,不可能容許這麼多統治者,這樣脆弱的你已經擔不起這個大任,看……顧此失彼、捉襟見肘的你實在太難看了!你以前的榮耀呢,哪去了?」

我毫不留情地把這個現實抖出來,逼他正視。

「放棄吧,把一切都交給我,這是你現在唯一的選擇。你只是世界無限多的悲劇中的一環,而我所擁有的是未來。我不再是以前的小鬼頭,你也再不是我所需要的大哥了……所以,請你別擋路了,事情已成定局,不要徒勞掙扎了,這一刻,勝利者是我,失敗者是你,作夢也想不到會有今天吧?」

作夢也想不到,我會推開阻礙,決心站起來,在你看不見的身後劃下一刀吧?



真理受到束縛,信念受到阻撓。

真誠遭到迫害,信賴遭到強奪。



您是君主,我是僕。

您是天神,我是惡鬼。

朝著眾人知曉的罪惡之地前進,將它汙染得更嚴重吧!




「我們……有人數上的優勢!你能佔優勢也只是現在這一刻而已!」

王耀抬起頭,讓我感受他眼神裡射出的怒火。

「想活下去、仇視我,你的眼裡面只存在這樣的說話嗎?真是難堪啊……」

「不是、不是!……我真的不想恨你、不想恨你啊!菊。」

事到如今,我把他傷得遍體鱗傷了,還對我說這些做什麼呢?

王耀的眼神流露出一抹哀傷……不!那真的不是怨恨嗎?怨恨的眼神不會那麼溫熱的。

對這個毫不留情把他置諸死地的我感到哀傷?真可笑,不過是戲言啊!

「已經無法挽回了,不論你說什麼,你都不能改變你的命運了,說吧!想死在我的劍下,還是任由你的家被那些如狼似虎的人拆散?我衷心希望你的意願會是前者。」

是我要讓自己墮落的,是我要讓自己無法回頭的,是我要讓自己踐踏你的。

你該明白了吧?以往的情誼早已不存在了。

「放棄掙扎,乖乖地死在我的劍下吧!」

殺了你,我將再也無法回頭,我的心也會陪著你一塊死去,永遠地封存,然後我就能夠繼續麻木地去實行我的理想吧?

是救贖、是懲罰還是代價?不管哪個,我都準備好接受了。



向著眾人知曉的詛咒之地前進,讓它抹黑得更徹底吧!



雨後不見彩虹,冬後不見冰融。

夏時不見蟬鳴,晨時不見天明。

最後殘留的一抹空縷,一陣清風就帶離我的身邊。



痛徹心肺,揮之不去。




「沙沙。」



有人接近!?我瞬間警戒了起來。

是誰……亞瑟?阿爾?路德維希?

無論是誰來到,我也不會把王耀交出來的,那個人,打斷了應該在上一秒就決定的命運……不!沒有人有這個能耐,我不可能放棄下手。

「小……呃!」

王耀驚訝得連他身上有傷口的事情都忘記了一樣,欲站起的瞬間扯動了傷痕,露出痛苦壓抑的神情……誰能在這種時候得到他全部的注意力?

握起拳頭,怒意頓時併發出來,或許,我該將細刃抹上那個人的脖子,但看見那嬌小,穿著中國服露出迷茫神情的孩子時,我……愣住了。

中開的領子,粉紅色的衣袖,白色柔軟的飄逸長裙,那過於清雅淡俗的乾淨模樣,我竟然有一時感覺到強烈的差異,突顯自己的醜惡不堪。

我下意識倒退一步。

「……女孩子?」

在這個充滿廝殺,人性腐敗的戰亂之地,為什麼會有一個黑色長髮的女孩突然冒出來?

她的臉上沒有驚恐、沒有害怕,有的只是純粹,那充滿好奇的模樣,她直視著我,咬了咬手指,露出一絲茫然,隨後望向王耀的瞬間,竟然哭了起來。

那豐富的表情轉變快得讓我反應不過來。

「哇啊!耀、耀大哥~」

越過我,奔到王耀身邊,就這樣抱住王耀哭著,而我居然沒有阻攔。

這個女孩……是王耀眾多弟妹之一?

「小灣,你為什麼會在這裡……不!怎樣都好,妳快點離開,快一點。」

「耀大哥,傷口……嗚哇~」

「快點走,別管我了!我……已經、已經保護不了妳,快點……」

到了這個地步,擔心的竟然是別人嗎?

我黯下臉來……你該擔心的是自己吧?都快要被我殺死了啊!

轉身走到他們身邊,我居高臨下地望著跪坐在地的他們,臉上說不出是什麼表情。

女孩停止哭泣了,像剛才一樣,抬頭直視著我,有著些許的困惑,王耀露出驚懼的神情,護在小女孩前方,用警戒的眼神睨著我。

他怕我會傷了女孩嗎?

啊……是啊!現在的我,不管做出什麼事情都不稀奇,我已經無藥可救了,但是……

女孩露出的表情跟王耀不同,或許是因為她不知道,讓王耀身負重傷的人,就是我吧?

但我全身是血,既無情又冷漠的模樣,她真的不怕我嗎?

都變成這副德性了,身與心都送給妖魔鬼怪,她……真的,一點也不怕我嗎?

「血、傷口。」

她臉上流著淚痕,眼眶泛紅,漾出一抹真誠的關心。

「大哥哥,你也流血了……痛嗎?」

……什麼?她說什麼?

「傷口,好痛的樣子,大哥哥不難過嗎?」



那一刻,面具潰散了。

我呼吸一滯,似乎看見了黑暗中的一道曙光。

光芒傾射在我的雙眼,似乎是在對我這種邪魔歪道做出邀請,再一次地包容。

內心瞬間湧起的想法,連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議,甚至有些害怕。

還可以嗎?這樣的我……還可以嗎?



「王耀,我改變主意了。」

我輕聲開口,對王耀和女孩而言,大概是無法忘懷的惡魔低喃吧!

已經無所謂了,罪惡絕不會被原諒,所以,這一刻請讓我再次作個夢吧!再任性一下吧!

孤獨那個詞、仇恨那個詞,都消失吧!

「殺了你,亞瑟、伊萬……還有阿爾肯定會不滿,我無謂代替你去與他們為敵啊!」

我笑了,笑意有沒有達到眼底,連我也不知道。

王耀瞪大眼,而我,在他的面前抓住小女孩,將她拉離王耀身邊,抱了起來。

血色的月掛在天空燃燒著,那溫度濃烈得彷彿使人化成灰燼。

緊緊抓住幼小又柔軟的身軀,那是初生、毫無雜質滲染的單純的孩子。

女孩與王耀,距離與羈絆,被我硬生生地扯斷了,可我不願放開。

我做了跟路德維希、亞瑟一樣的事,在王耀那傷痕累累的身心上補上一鞭。

「菊……你究竟想怎樣……」

「作為交換的代價,你妹妹送我,一命抵一命,如此一來,你可以活下去,如何?」

王耀倒吸一口氣。

「別開玩笑了,我不會讓你帶走小灣的……就算我只剩下最後一口氣,我也要,保護她!」

「耀大哥……」

「你看看你現在這個虛弱的樣子,你還有什麼能力保護她?」

他的眼神變得迷惘,心裡最後一道防線,被我口中所說的鐵一般事實所擊倒,露出欲哭無淚的懇求神情。

「菊,我求求你不要這樣,真的不要這樣!小灣受的苦難已經夠多了……以前安東尼奥和荷/蘭都爭著來欺負她……這次、這次我說什麼都不會……」

「耀大哥!我、我不害怕……如果我跟你走,耀大哥就會沒事了,是不是?」

女孩對我睜著渾圓清澈的大眼睛,而我也只能回答得如此模稜兩可。

「我不能保證,但至少,我現在不會殺他。」

「那麼我跟你走!我會乖乖地跟你走,所以、所以……請你不要再欺負耀大哥了……我總是幫不上大哥的忙,如果、如果帶走我能保護大哥的話……我已經不想再看到你們受傷、流血了……」

「小灣……不……不、不不不!!!」

那是悲鳴嗎?我看著他幾近瘋狂的吶喊,王耀……你開始了解自己的愚蠢了嗎?

「裝什麼兄妹情深?王耀,你也不是第一次妥協啊,香不是都交給了亞瑟嗎?這會我把她帶走有什麼問題?」

只是放聲喊叫從來都不能夠改變事實的,我冷冷地阻隔在這兩兄妹之間。

「而且請你搞清楚狀況好嗎?今天的贏家是我,你根本沒有拒絕的餘地。」

「放、放開小灣……求求你、求求你放開她……菊,她是無辜的,她只是一個小孩子……」

不想跟他周旋了,他的哀求聲音變得好討厭、好刺耳。

「為什麼?為什麼剛才我幾乎把你殺了,你都不求饒,這女孩就真的對你那麼重要嗎!?」

我內心所有悲傷竟化作嘴角流過的一抹冷笑。

「那,妳更有價值了。」

轉過身,不再看王耀一眼,邁開步伐,果斷而不猶豫。



「耀、耀大哥──」

「小灣!!!」



如果……如果我還能得到救贖……

那麼,我會守護那僅剩的一絲契機,不再讓它離開自己。

即使,要我與神為敵,我也不再放開它了。

這一次,換我握緊雙手,只想感受妳的存在。

然後……



神啊!請你無視我的罪吧!我這被仇恨附身的敗壞之身。

升至虛無的雲面上,將世間的所有帶走吧!

溫暖早已枯萎,心靈融入影子。

友誼不被承認,依靠不被託付。



純真受到汙染,無知受到迫視。

天真遭到侵蝕,感知遭到剝離。



您是王上,我是奴。

您是佛祖,我是妖魔。

朝著眾人知曉的蠱惑之地前進,將它墮落得更嚴重吧!

向著眾人知曉的背叛之地前進,讓它絕望得更徹底吧!



夜後不見雞鳴,春後不見綠葉。

秋時不見楓紅,午時不見艷陽。

最後徘徊的一抹空縷,一次明夜就掩蓋我的視線。



刻苦傷悲,揮之不去。



所以,別再祈禱了,不要再祈禱了。

在一切結束前,請閉上雙眼吧!神啊!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