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輕搖曳的夕色之影,哭著、追隨著、吶喊著。

彼此依偎的月色之深,叫著、絕望著、低泣著。

但我是絕對不會承認,那是自己所刻畫的世界,是悲傷這個詞所留下的警惕物語。

必須全都放棄。

自己的故事絕不會結束,日落之處還尚未到來。

還有的,我還有辦法改變這一切。






『王耀,我改變主意了。』

『作為交換的代價,你妹妹送我,一命抵一命,如此一來,你可以活下去,如何?』



灣驚醒過來。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用木材精緻搭建的天花、木製的茶几、看起來像紙和木糊成的門、窗,淡綠色的牆上還掛著一些捲軸字畫、放了一個紙糊成的小豬香爐,冉冉地冒著青煙……這、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啊?

她感到害怕,和記憶中不同的房間、不同的擺飾、不同的氣味,都讓她既徬徨又無助,灣顫抖著小小身軀,下意識縮成一團,緊抓住棉被瑟瑟發抖。

彷彿,這樣就能帶走不安。

彷彿,這樣就不用從恐懼中徘徊。

「耀大哥……」

第一個想到的,第一句吐露的,是她最熟悉親密的王耀。

「小香……阿勇……」

還有那兩位兄弟,從前,他們約定會保護自己,灣一直相信,這就是「不變」。

可自從香離開家裡,一去不回後,從此,一切好像都變了。

是她的錯嗎?王耀明明交待過她,要待在家裡不要亂跑,她還是因為好奇而跑出來了。

為什麼不乖乖聽話呢?

「……如果不是我不乖,就不用跟大哥分開了……」

她好想回去。

那時,她不知道為什麼王耀會受傷,也不太了解受傷會怎麼樣,只知道那真的很痛很痛,所以是不好的事情。

還有那個人……那個有著讓人感到痛心眼神的男生,他也受傷了,嗯……希望他們不要感到痛苦。

他明明在笑,可灣卻覺得他在哭,他明明說些讓人害怕的話,灣卻覺得真正受到傷害的是那個人。

「他……在哪裡?」

帶走她,讓自己和王耀分開,灣聽不太懂他們的話,卻知道那是和王耀分離的預兆。

「要是我乖乖地聽他話,拜託他,他會不會把我送回耀大哥那裡呢?」

雖然很害怕,灣還是勇敢地起身,雙腳踏在榻榻米上的瞬間顫抖地縮了回去,有些恐懼地看著和以前冰冷地板不一樣的粗糙感……她嚥了嚥口水毅然決然踏上去,躡手躡腳地走出門。

只剩下自己一個人,灣感覺到前所未有的無措,但也相信沒有比現在更糟糕的事情。

想找到那個人,拜託他讓自己見王耀的決心成為灣現在唯一的依靠。

這房子的走廊又窄又長的,清一色都是長方形的木地板,她小心翼翼地走著,不知道拐了多少個彎,從外面吹進來的冷意讓灣不禁全身打顫。

「耀大哥……」

滿眶的淚水漸漸湧了出來,正因為有過那段幸福溫暖的日子,現在的處境更是讓她承受不了,正因為以前有王耀當靠山,她一直不明白何謂恐懼慌張,可是現在……



轉啊轉啊!時間之流,命運之軌,喀咑喀咑。

轉啊轉啊!不要停下,無須停下,一直轉啊!不能被毀滅了。






「所以,關於簽約的問題……」

隱約聽到遠遠傳來的一把男聲,灣一驚,連忙胡亂抹著眼淚。

有聲音,就代表那裡有人,說不定就是帶她回來的那個人!

聞聲走過去,看到一道微微開了縫隙的門,裡面透露著一絲光芒,她靠近了點,聽見很多人在說話,灣輕輕地走到門前從縫隙中偷看。

好多人坐在那裡,表情很嚴肅的樣子,這是她當下的想法。灣探著頭,四處張望,終於找到那個人的身影,他坐姿端正,神情嚴肅冷漠,跟第一次見面完全不一樣的。

跟親切的王耀很不同,看起來難以親近,他會答應讓她回去找王耀嗎?

灣沒有進門,因為眼前的情況讓她感受到不安,知道這樣冒然闖進去是不行的,以前王耀是這麼教導自己。

「……那麼,就根據以上的條約,簽訂後立即執行,沒問題吧?王耀的部下?」

「但、但是,這樣過度的要求,實在有點……」

「你不想同意是嗎?的確,若是我也不願意自尊被人踐踏,不過很可惜,今天戰勝的是我們,除了簽約,你沒有其他選擇,又或許,你希望因為自己逞一時之快貿然拒絕,造成另一波戰爭呢?」

「不、不、不是……」

那個人的氣勢是壓倒性的,寥寥幾句話已經讓對面的人冷汗直冒。

「說實在的你也真是可憐,如果是王耀親自前來就不會造成現在的狀況了吧?」

「不……」

「自己造成的結果應該要自己收拾,他卻真的如我所料派別人來,真的這麼不想看到自己失敗的結果嗎?」

「不是,他……」

「還有任何話想說嗎?」

「不……我會……簽約。」



她聽不下去了。

灣往後退了幾步,急忙跑回醒來時的那個房間,她不敢再聽下去了。

其實,他們的話她一句也聽不懂,但是可以感受到,都是對王耀不利的……那些人,正在傷害王耀,她最親愛的大哥。

這樣,她根本無法期待那個人會帶她去見王耀……

不知怎樣拐回房間,像是要與世隔絕般地用力關上門,灣緩緩地縮進被窩裡,在周圍豎起一道牆保護自己,悄悄地哭了。

她真的好不安,啜泣了起來,微弱的嗚噎聲在空蕩的房間裡顯得特別空虛寂寞,想到以前自己哭泣或迷路,王耀都能找到她在安慰她,給她好多玩具,可是現在卻沒有人陪她,一個人都沒有……

沒有王耀、沒有香、沒有任勇洙,誰都不在她身邊,因為她不乖,所以被帶走了。

灣不知道那個人為什麼要帶走自己,她根本就不認識那個人啊!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只是希望大家能一直在一起而已,連這點小小的願望都不能實現嗎?

她想念大家,真的真的好想念。

「耀大哥……小香……阿勇……」



時間消失了,結果會剩下什麼呢?

感情?記憶?

命運打碎了,結果會保住什麼呢?

約定?幸福?



不!它粉碎了,被偷走了,什麼也不會留下。

振翅飛翔,卻再也飛不過那片牆。

只有被鎖在高塔中的玻璃娃娃,那永遠不會變老變醜的無暇娃娃。

你羨慕他的長生不老嗎?那請你犧牲最寶貴的幸福。






結束了會議,將後續處理工作交給部下,本田菊離開那裡。

站在過於安靜的走廊上,他略微停頓一下,轉身前去暫時安置灣的那個房間。

輕輕地拉開門走進去,看到灣抓緊棉被捲縮著身軀,臉上帶著淚痕,無助的模樣讓本田菊的心瞬間揪緊了。

那是在對誰懺悔呢?鼓動的心跳,酸楚地向他抱怨,指責自己的殘忍,他……確實強迫王耀和女孩分開,因為自己的自私,切斷了兩人的連繫。

雙眼看到的傷口似乎變多了,鮮血映入眼簾時,自己究竟在想什麼呢?

苛待王耀的部下,究竟想滿足什麼?

或許是期待王耀會親自前來,結果卻不如意,才顯得更心浮氣躁吧?

他,真的失去了王耀這份情感了,只剩下……

本田菊抿緊雙唇。

這全是為了保護他自己……是的,他沒做錯,所以不用感到痛心,無聊的愧疚感只會絆住他的步伐,現在是分秒必爭的時候,花時間來傷心是最大的奢侈。

但,看著懷中昏睡的灣,本田菊還是禁不住一種痛覺在心裡面醒過來。

那嬌小的身軀,像是輕輕一捏就會毀壞似的,孤獨嬌弱,讓人心驚膽跳,四周光線微弱,夜晚的明月色彩正好映照在本田菊那愁容上,他卻看不見,或許又是……下意識忽略。

帶回了這孩子,今後他是打算怎麼做呢?

強留著一時的笑容,他究竟想喚回什麼?渴求什麼?挽留什麼?

不知道,怎麼可能會知道,但只能走下去了。

「我……絕對不會再讓自己放開。」

本田菊握緊拳頭,低喃著對自己誓言,又或許是詛咒的誓語,過於執著的決心會化為利刃,將身邊的人貫穿,但及時阻止也改變不了一切。

他只剩下一樣東西了。

「不會再放開了……」

抬起手,溫柔又仔細地拭去灣頰上的淚痕,是他僅剩的溫柔吧?

然後,起身離去。



此時,灣悄悄地露出一抹笑容,因那遙遠的,跟親人在一起、甜蜜幸福的夢。



所以,必須全都捨棄。

自己的旅途絕不會終結,日初之時還尚未開始。

還有的,我還有辦法挽回這一切。

轉啊轉啊!喀咑喀咑。

時間之流、命運之軌,不要停下啊!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