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月歌》公告
此日誌一切原創內容,未經允許禁止轉載或二次配布

※APH自律聲明※

〈注意!這裡的圖文部分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部分縣市自創角與APH、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露天賣場請至此

【同人本】試閱
橫東BLH本(橫/濱X東/京)【情鎖孤蓮】(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序章~第五章 番外: 插圖

米英本【Eternal Glory】(漫/澍 文/涵夜月) 序章~第一章-1 插圖 漫畫

菊灣本【繫菊之梅】(文/涵夜月 繪/淚星) 序章~第五章 插圖 彩圖

繫菊之梅補完本【夜夕戀菊】(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第一章~第三章(一) 插圖

香灣漫畫小說連環本【暗香尋梅】系列(全三冊)(漫/司空若雲 文/涵夜月)  漫畫+小說

暗香尋梅補完本【彼岸花的誘惑~罪香~】(雙CPH本。BL:橫/濱X東/京。BG:香/港X台/灣。)

(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彩圖: 序章~第四章 插圖

獨伊漫畫本【promise for you】(漫畫/淚星 劇本/涵夜月) 漫畫
【原創小說本】試閱

【謊言的盡頭~咒印~】(文/涵夜月 繪/澍) 小說:序章~第九章 插圖:

停止的話語永遠不會回響,成為回憶中那不受重視的一角。

冬後春臨,夜後晨臨,雨後晴臨。

但消失了就什麼也沒留下了。

擁抱著未完的思念,願來生再一次相觸。

將永遠引導,將永恆套牢。

神啊!我願意與您為敵。

這一次將不會沉眠。






這也許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喔?這算是交換條件嗎?」

「是的,若是您願意接受我的要求,這些主權就交給您,如此不是雙方皆可得到利益嗎?」

「利益……是嗎?」

雙唇揚起一抹嘲諷般的冷笑,這些頭腦簡單的人真好操縱,容易忠誠也容易背叛,只要給予他們一定的利益,即使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而且,這次是對方先提出交換條件,自己這方所付出的代價根本不算什麼,但能夠得到的東西確實吸引人,雖然假以時日,憑自己的實力也能造成相同的結果,不過……

「那麼,我就答應你吧!」

不過,換成以這種方式得到,也不壞吧?耍手段,猶如卑鄙小人的做法,他並不討厭。

王耀……不曉得發現這件事時,會是什麼樣的表情呢?

被部下出賣了,會恨誰呢?

只要跨過王耀的屍體,世界就是屬於他的,不可能有什麼和平,那不過是不切實記的理想論,戰爭才是唯一,犧牲才是必要,他自願投身於戰亂之中,即使有一天會死,也只允許自己死在敵人的刀鋒槍口之下。

以前被甩在身後,因而選擇將自己封閉起來,誰也不見,什麼都不願聽,瑟縮在那小小的空間,寸步不離地守著,等待王耀回望自己的一刻,竟然天真得以為這樣就足夠了,任何人都別試圖影響自己、讓他敞開心房,繼續活在編織的夢,不會被傷害,也不去傷害別人,這樣……就夠了。



『你啊,太封閉了!這樣會落後別人的啊,聽我說,現在立刻把你家的門啊窗啊,能打開的統統都給我打開!考慮?不用考慮了!就這樣決定,立刻執行!你啊……太弱了,被人宰了是早晚的事,你所需要的是馬上變強,來!不要再躲在這小屋子裡面,走吧,到太陽底下曬曬,順便帶你去認識一下這個世界!……啊,不過首先,在這裡再簽個名字吧!……文件的內容?不要問那些有的沒的吧,放心簽下去就對了!』



被那個自認HERO的傢伙這麼一說,他第一次直視自己的無能,為了等一個不會回頭的人,封閉自己這麼久,結果停滯不前,越來越瘦削虛弱,什麼都沒得到,被世界所遺忘……為什麼不早點注意到這件事呢?

如果,他能變強,統領世界,就不會忽視了吧?

如果,他能變強,就可以逼王耀一心一意只看著他了吧?



不會再一次進入安眠,那永遠無法甦醒的沉睡。

您正看著我吧?神啊!

我會扭轉自己的命運給您看,不再讓他苦苦等待。

您在嘲笑我嗎?

啊啊!那在腦內敲響的奏鳴曲,我痛苦難耐。

無論如何,也不會放棄我的決心。

您在恥笑我嗎?






開門的下一秒,本田菊的臉就被一個軟綿綿的東西砸中,那瞬間他沉默了。

「耶~我成功了。」

將裹成一團的棉被從臉上拿開,看著眼前活潑朝氣,擺出勝利姿勢的少女,本田菊嘴角的笑容顯得有些無奈。

「小灣,怎麼有空做這種事?作業都寫完了?」

「早就寫完了!」

灣一臉獻寶似地捧起一疊作業,咚咚咚跳過去,開心地遞給本田菊,露出一臉得意。

「跟你說喔!今天寫作業的時間比昨天還少喔!我很厲害吧!」

「嗯……很厲害。」

雖然寫出來的字實在不算好看,而且作業量本來就比昨天少,他默想,不過為了灣的面子,決定放在心底就好。

「那麼,花了多少時間準備這個惡作劇的東西?」

「跟寫作業的時間一樣……唉呀!」

將作業輕敲灣的頭頂,本田菊淡笑著打斷她的話:「有空惡作劇,不如去練一下字如何?」

「人家已經努力了……」

對話和平時無異,兩人之間的隔閡似乎減少了許多,灣不再排斥他,每天努力做著他給予的作業,等他回來時開心地將成果給自己看,自己就會笑著稱讚她,灣身上的傷痕也痊癒了,臉頰漸漸回復健康的神色。

讓人感到溫暖,使自己能放鬆,只要能看到灣的笑容,就覺得怎樣也無所謂,也輕鬆許多,至少在令人厭惡,紛亂的黑暗中,還有自己的歸處,他一定要守護。

這一切都是為了將她留在身邊,避免任何有機會阻礙自己的因素存在,灣不會知道,外面即將展開世界大戰,而他的戰場將會是王耀的領地,死傷無法預料。

本田菊微微張開嘴,原本想要說點什麼,但,他終究還是放棄了。



妳可以原諒的吧?



為了達成目的,他犧牲了感情,犧牲了靈魂,自己渴望的未來靠努力打拼去換回來,戰事讓人無法喘息,那被目標束縛住的壓力,也使自己無法安眠。

只要消除那些令人不安的因素,他可以不擇手段,一定能得到想要的東西。

過去怎樣的,都無所謂了,想跟灣在一起,知道這件事就好。

就好了……是吧?

「小灣,今天我還有空,要不要上哪去走走?」

「真的嗎?」

灣露出非常開心的表情,本田菊欣慰地拍拍她的臉:「當然,我說到做到,想去哪裡嗎?」

「只要跟菊哥在一起,去哪都可以呀!」

本田菊被灣這麼直接的說法有些羞窘,雖然他明白灣沒有這個意思,就只是單純的喜歡,但還是……相當高興的。

她需要自己,願意接納自己,真的很開心,不需要過於繁雜的傾訴,自然而然地,就能讓他露出溫柔的表情,握住那雙小手,緊緊地、緊緊地。

領會到這個幸福,除了灣以外,似乎已無所求。

「那麼,我們去看櫻花好嗎?」

「櫻花……就是那個,粉紅粉紅的,漂亮的花?」

「是啊!我知道有個地方有一大片櫻花林,想不想去看看?」

「好!能跟菊哥一起玩,哪裡都好。」

一直缺少某份情感,在這段時間,是不是更加明顯了呢?

希望留下她,彌補自己不足的那部分,願這笑容能成為不變的唯一,永遠永遠,只屬於他一人,他能夠擁有嗎?只有兩人才聽得到的吐息。

突然間,內心湧出強烈的渴望,那嬌小的身子,細瘦的肩,逐漸離開他的身邊……忍不住地,本田菊拉住灣。

「怎麼了,菊哥?」

他……害怕,這樣的想法,是一定會傷害到灣的。

看著純真的像張白紙的灣,用那毫不知情的表情轉頭望著自己時,他突然覺得,那差點被欲望支配的自己,真的好可恥。

不想這樣傷害她,不希望破壞好不容易建立的羈絆,他是真的想要珍惜這份情。

「沒什麼,我們走吧!」

只能笑著,掩飾一切,牽起灣的手,離開這個地方。





那個地方在宅邸後院外的森林內部,是個難以察覺,以往只屬於他一個人的秘密的櫻花林,一直以來,這裡都能短暫的撫平他疲憊的身心,但他不介意將這個祕密分享給灣。

「哇!好漂亮呀!」

不介意分享自己擁有的一切,想要什麼自己都願意努力為她得來,只除了……那麼一件事。

看著她洋溢著燦爛的笑容,在櫻花樹下開心地到處跑,他就覺得心滿意足。

輕輕地拉起裙子,在櫻花的漫舞下轉圈,踩著、踏著、有節奏地跳著,整個畫面美得不可思議,讓本田菊看得一時出神了。

「菊哥菊哥,這裡好漂亮~」

「是啊!」

接住撲過來的灣,本田菊抱緊她,吸取她身上那淡淡的芳香,那個解放自我囚禁的鎖鏈,帶他走向光明的香味,感受那氣息,心情是這麼容易改變的嗎?

思念,相當重視,必須要有人陪伴,對他而言這個重要的人,只能是灣。

好喜歡、好喜歡,雖然還是個孩子,他還是好喜歡她。

不再寂寞、不再孤單。

不再封閉、不再冷酷。

在漫長的旅途與警戒中,能夠稍作休息,不論他在哪裡,回頭總是有他的歸宿。

如此,安寧得讓人掉淚。

如此,平靜得像是錯覺。

這麼在乎一個人的感觸並不討厭,無形中受的傷痕能夠痊癒嗎?他不敢肯定,但是呢……

「小灣,妳知道嗎?西方的舞步。」

「咦?我沒有聽說過,好玩嗎?有趣嗎?」

本田菊溫柔地撫著她的臉:「嗯!很有趣,我教妳跳吧?」

「好啊!」

握緊手、抱著腰,一步一步地帶領著,動作很慢,甚至沒有按照節奏,但他卻覺得很開心,灣也興奮地跟著自己起舞,愉悅的心情並不是只有自己,他們是同步的,就更讓他感到安慰。

就算長期在外頭為了戰爭準備,他依然只想回去,而這裡是他的歸宿,灣就在自己身邊。

雖然更深沉更深沉的慾望,渴望每天一睜開眼就能看到她的容顏,但是現在,只要這樣就夠了。

他們的心,很近很近。

就在這裡,就在彼此能夠觸及的地方。

若灣還需要自己的話,他就能夠繼續努力。

「小灣……」

「嗯?什麼事?」

運動的活力,紅撲撲的臉頰,灣拉著本田菊的手,也不夠後者已經停下來,一直一直跳著,反倒換成她催促自己跟著起舞,本田菊默默地嘆了口氣。

她還只是個孩子,什麼也不了解。

「不!沒什麼。」

本田菊還不打算說出來,那一定會嚇到灣的吧?

就算自己對灣來說,是猶如大哥哥般的存在,但只要她喜歡自己……目前,就先這樣吧!

他想努力,彼此握著雙手,在路上散步、聊天、談心,這樣的未來,依偎著對方,共同生活下去,好像……奇蹟一樣,因為這並不是理所當然的事。

本田菊輕輕抓住一個飛落的櫻花,小心翼翼地別在灣頭上。

「菊哥?」

「這是……禮物。」

看著本田菊笑了出來,灣一時被感染了那份幸福,盯著他呆愣住。

「怎麼了?不喜歡?」

「不不不不不!!怎麼會呢?我喜歡,很喜歡很喜歡!」

灣拼命遙頭,像是要掩飾臉上的燥熱。

呀啊啊!她怎麼感覺心在跳呢?明明本田菊做了跟王耀一樣的事情,她也同樣感到幸福,但總覺得就是有哪裡不一樣,有種很怪很怪,以往都沒有感受過的情愫,心癢癢的。

本田菊微微瞇起雙瞳,凝視著她的雙眼、微翹的鼻子、粉嫩的臉頰、柔軟的雙唇,一一撫過自己看見的每一處,想將這一切牢牢記在心裡。

「小灣……」

太過溫柔的輕語,對視的那一眼,世界似乎都變了。

撥開瀏海,動作輕柔得不可思議,本田菊微微閉上眼,湊上唇,印在那光滑潔白的小小額頭上。

那究竟是誓言,還是一個小小的約定呢?

灣沒有迴避,卻突然好想哭。

夢一般的虛幻幸福。



無論如何,也不能逃離那伸出的雙手。

現在的我,有那個能力。

來!長久的旅途該結束了。

請回頭,僅此一次。

我就在這裡,隨時等待你。

擁抱著未完的約定,願來世再一次相逢。

將感情引導,將命運套牢。





「好熱噢!菊哥。」

一回到宅邸,灣就整個人撲在床上哀嚎,如此可愛的模樣,連本田菊都忍不住笑了出來。

「換件衣服吧!我先離開。」

「等一下,菊哥,那個……」

敲門聲打斷灣的問話,本田菊向後看一眼,隨即露出抱歉的表情。

「啊啊!不好意思,我先出去看一下。」

「唔~」

門外依然是那畢恭畢敬,對本田菊露出言謹尊敬表情的東/京,微微欠身。

「什麼事?」

輕撇一眼灣,露出有些困擾顧忌的模樣,東/京在本田菊耳邊悄聲說了幾句,前者微微皺眉。

「我明白了,去別處談。」

「菊哥……」

「小灣,我還有公事,妳今天早點休息吧!」

「菊……」

似乎不願給灣任何說話的機會,本田菊馬上轉身關門,前者連手都才伸出一半,她聽著門外極促遠離的腳步,顯得有點生氣。

「討厭,又不給人家說話了。」

灣趴在床上,拼命敲打猛踏來發洩心情,才一臉疲累地癱倒。

到底是什麼重要的事情,都不把自己的話聽完,只不過是想問他能不能見到耀大哥了而已嘛……她已經很乖很乖了,雖然還會小小地惡作劇,但該做的作業還是有做完……難道是字太醜了嗎?可這她也無可奈何,寫出來的就是那樣歪七扭八,反正本田菊和她都看得懂嘛!

灣討厭東/京那個人,自從那次本田菊跟自己約定了之後,每當她提起這件事,十次有八次都是那個人正好打斷,巧得讓自己很想撲到他身上拼命捶。

剩下的兩次……咦?好像是菊哥自己刻意迴避耶?

她馬上打消這種可能性,那個人答應自己會讓她見到王耀,絕不會食言的!

至於為什麼那麼信任本田菊,灣也說不上理由,大概是……這個家好多人討厭她,尤其是在自己住到這裡後,不善的眼神更多了些,可是本田菊肯對自己真誠和善,所以她才會有好感……一定是這樣的吧?

雖然東/京也沒有歧視她,那面無表情和恭敬好像是與生俱來的……不過竟然一而再再而三打擾自己的問話,她絕對絕對不會喜歡東/京的啦!

「……唔……一思考就覺得好累喔!」

回想起來,本田菊似乎很不喜歡王耀,他對王耀說些很令人害怕的話,可灣不覺得本田菊是真的討厭,因為他的神色是那麼痛苦,尤其是當王耀護著自己時……

咦?這麼說他是討厭自己?可這樣根本不可能善待她呀!

他給她看好漂亮好漂亮的櫻花,帶她跳舞,玩得很開心呢!還有那個……

灣的臉整個燒了起來,被輕撫、吻到的地方,現在都感覺好熱好熱,臉頰紅紅的,她覺得真不好意思,雖然本田菊什麼也沒有說,只是笑著帶她回來,而自己也努力裝作沒事般的樣子……應該吧?

王耀也吻過她的額頭,可是好像不太一樣。

不一樣的,那種王耀一般的親情的吻,沒有這種心怦怦的感覺。

就算一開始把她遺棄好久,可他道歉了,灣可以感受到他的認真,現在……她早已沒有當初的敵意。

「……」

又開始頭痛了,她真的不適合思考。

「下次來……呃……那個是怎麼說的?嗯!夜……襲看看好了。」

這樣絕對沒有人可以打斷她問話,還有那個討厭的東/京,既然他稱本田菊為大人,是不會在人家睡覺時還來打擾的吧?

不知道從哪本書看來的關鍵字,但看來灣即使已十五歲,仍不是很了解這個詞的意義。



終結的話語永遠不會重響,成為思念中那刻意忽視的一角。

季節反反覆覆,但消逝了就什麼也尋不到了。

擁抱著未完的真心,願來生再一次聆聽。

呼喚永遠,綁住永恆。

擁抱著未完的表白,願來世再一次告知。

呼喚感情,綁住命運。



我願意與神為敵,你聽見了嗎?

我願意與神為敵,這一次將不會沉眠。

我就在這裡,一直等待你。






「關於不久後的戰役,王家傳來消息,希望您和路德維希大人的征戰不要波及其他人,限制在租借地內。」

「……不希望他的領地受到太大迫害嗎……算了,我也能理解。」

雖是如此,本田菊的表情卻如寒冬般,揚起嘴角。

面對部下、敵人、陌生人,他一向都是這種表情,也只有在面對灣時,才會流露一絲溫柔,也只有灣願意真誠待本田菊,就算擁有東/京等十二人忠誠的服侍,也不見他露出冷笑以外的神情。

那名少女,不可或缺,無論如何都不能離開本田菊,為此,他才會做出命令以外的事。

「那麼,您的決定是?」

「只要能贏過路德維希,就算把戰事擴大都無所謂,只要能得到青/島,我不擇手段。」

「是!另外,向您借款的王家部下,已經被他們逮捕。」

「……喔?那正好,想必王耀受了不小的打擊吧?」

「屬下認為這是一定的。」

「是嗎……反正我們也不需要那種會背叛自己人的傢伙,何況我們也從他那裡得到不少利益,就先不用管這件事。」

「屬下明白了。」



本田菊是他們的恩人,只要能報答這份情,他們願意化身劍與盾,為他剷除敵人,為他擋下致命攻擊。

他們只有一個願望,一個對其他人來說是再小也不過的願望。

希望本田菊能夠幸福。

只要能夠實現,他們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就算代價是他們的命、他們的靈魂。





「你說什麼!?」

王耀站起身,雙手用力拍擊桌面以表示他的震驚與不可置信,有那麼一瞬間他頭昏目眩,彷彿被人狠狠敲了一下腦袋。

為什麼……本田菊到底想要什麼?究竟還要奪走自己多少東西才願意放棄?

不明白啊!為什麼一定要恨你?

被王耀的舉動給嚇得倒退一小步,部下還是盡責地重複報告。

「大……大人,已經查出己方有人向本田家的最高領導人借款用以推行武力統一,北/平已經將他捕獲,您需要去直接審問那個人嗎?」

王耀以手撫額,一臉疲憊,不曉得做了幾次深呼吸才能面對這個衝擊,他悠悠地嘆了口氣。

背叛……這是他最無法接受的事情啊……就像多年前他根本沒有料想到,本田菊會與他為敵,派軍隊一路攻打得他無法招架,還像亞瑟一樣帶走了,他最珍惜的弟妹。

是他的錯嗎?如果當初誓死保護香,決心力抗到底,就不會失去這麼多可貴的寶物了吧?

如今,本田菊打算奪走他最後一樣寶物……那麼,所有的一切都被帶走了,他還會剩下什麼?

「……不,就交給他和南/京處理吧!那麼我們不久前傳過去的消息……」

「王、王大人,不好了!」

另一名部下一臉慌張地闖進王耀的辦公室,雖然這是很不禮貌,足以殺頭的不敬大罪,但王耀心情混亂之下依然看得出事情有多麼緊急。

「發生什麼事了?」

「本田和路德的戰役已經遠遠超出租借地,造成無法預估的死傷,目前正試著搶救,但是……」

這一刻,王耀真的崩潰了。

就當作自己放下身段的請求,也不願答應嗎?

但為什麼他還是無法真正憎恨起來呢?為什麼自己……沒辦法強硬拾起武器對著本田菊呢?誰來告訴他原因啊!

「我知道了……不用再說了,繼續進行你的行動吧……全部退下。」

「王大人……」

「我說,全部退下,沒聽見嗎?」

「……是、是的!」

室內在部下離開後,陷入一片過於詭譎的沉靜,王耀一臉疲憊地倒坐回椅子上,抬頭看著天花板,瞇起迷濛的雙眼,陷入了沉思。

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他已經弄不清楚了……真的,他失去好多好多。

「阿勇……小香……還有……」

灣,妳好嗎?

輕撇一眼一張由亞瑟和法蘭西斯的使者轉交的邀請信,王耀的目光開始轉為冷凝。

殺了本田菊,來保護任勇洙,奪回灣,這才是本田菊的願望嗎?但是……

「加入協/約/國吧!」

自己還是無法對抗他,但至少能夠間接合作,對抗路德維希。





戰爭結束,但隔閡依舊存在,或許還更加幽遠。

在路德維希的投降下,協/約/國獲得勝利,一戰就此畫下了休止符,卻又只是另一首悲傷旋律的開端,只要人類還活著,這種征戰紛爭就永遠沒有止息的一天。

共二十七國參與和平會議,那是許久未見的本田菊與王耀重逢之日。

似乎沒人把遍體鱗傷的王耀當作一回事,無視他被路德維希所加諸的創傷,而部下們的背叛、陰謀都如本田菊預期一般的上演著。

不平等的和約使兩人之間的裂痕再也沒有修復的一天,帝國主義的殘酷逼得王耀正視決心。

未來的戰役,兩人確定分道揚鑣,走向不同的路。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苦茶
  • 呼~終於看完了(鬆一口氣?
    比起一開始的悲傷,某茶更愛兩人開始信任的時候啊~
    感覺好甜蜜(大概是用甜蜜這個詞?因為想不到該如何形容-0-"
    菊那種有點可憐又冷酷的角色很容易討得我歡心(正中紅心o///o)
    要是造成乙女game的話~就是會一開始就攻他把?(但若有比他更美型的話就...<<<好一個花心的
    那麼......試讀就只到這裡?(我想看下去T____T
    話說我本是要上來看小月&日向鏈的?<<<突然想起
    為什麼會跑來這裡了......(衰
  • 看來下次我要出門一趟,回來時搞不好就有驚喜(對不起,讓這傢伙胡言亂語一下,只是以網路回復而言,你是第一個回我感想的,讓我有點感動<掩面

    我也這麼覺得,雖然以作者而言,已經把這段看太多次,導致覺得沒啥甜份了XD
    甜蜜好阿XDDDDD其實這本書有很多甜份是在朋友的感想後加的,果然建議是最重要的東西XDDDDDD
    對對,殘酷又溫柔,我就是愛他這點!
    雖然我也很愛小香默默守護的感情.....阿離題了XD

    乙女game呀!這個這麼受歡迎,說不定以後會有人做喔XD

    唉?跑去IF看,你是香家人嘛
    我沒寄過國外,變成你願意捧場也沒辦法的狀態(冏
    我本來是有想說如果有人要我開放國外......可我怕擅自行動會被娘親海扁,我根本是什麼都不懂的狀態<掩面

    跑去看留言了XD你的回復好好笑(拍桌
    恩..........大概是我的貼子都被菊灣站了吧XD

    辛苦你看完了(遞茶
    不過大概沒辦法放後面了ˊˋ(拍

    涵夜月 於 2009/09/05 22:02 回覆

  • 華月☆笑
  • 我要看...下一篇(浮出小俄的黑暗表情)呵呵
  • 不好意思喔ˊˇˋ因為這是本子試閱,所以沒有新的了~XD
    畢竟這樣對買的大家不公平嘛~(鞠躬
    感謝支持~

    涵夜月 於 2009/12/15 19:32 回覆

  • 蒼穹
  • 繫菊之梅

    涵夜月大大你好,我想請問一下,可以跟你預訂「繫菊之梅」嗎??我有購買飄若浮雲大和大大您二人的合力創作「暗香尋梅-遙」,覺得大大的文筆真的好得沒話說,所以我想要跟你預訂「繫菊之梅」的小說,請問可以預定嗎?可以的話,cwt25會去領本,麻煩涵夜月大大回答小的愚蠢問題
  • 蒼穹好ˊˇˋ~
    可以喔,原本暑假預定會新舊刊一起開放預訂,那我將您記錄到名單內了>///<
    不會愚蠢的說XDDD感謝支持~

    涵夜月 於 2010/04/30 12:4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