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喲~真討厭,衣服又髒了。」

名/古/屋,二十五歲的大姊,長相妖豔出眾,身材一等一得好,擁有完美的豐胸翹臀,最喜歡穿得裸露去勾引純情小帥哥,看著雄性為她發花痴是人生的樂趣,立志成為世界第一的女王。此女喜好血腥、殺人如麻、願意接下的任務對象都是可以宰掉的男性,而且會記仇直到天荒地老,冷不防地耍手段報復,讓對方一輩子都沒膽忘記,因為製造出來的東西絕大多數都帶著強大威力,有一個不小心就粉身碎骨的危機,號稱「寧願拿樹枝跟劍術第一的東/京拼了,也千萬不能招惹她」的女性。

大/阪默默地看著女王發出牢騷,決定聽而不聞,尤其是看著那有點非現代的房間,隨便一踩都可能造成生命危險的詭異空間,還有那些散亂在四周的超科技、危險標記絕對是S的物品,他更萌起應該趕緊踏離這另一個世界的強烈衝動。

但女王可不這麼想,就在大/阪的腳離開房間,旋在空中還沒踏下去的瞬間,一件帶著刺鼻的香水、粉紅色衣賞飛越空中落到他的頭上,完美地遮住視線。

「大/阪,去洗衣服。」

大/阪沉默不語,拉下衣服轉過頭,望著那慵懶躺在床上擦指甲油的女王,臉上的抱怨神色顯兒易見,無言的抗議大概就是他此時的最佳表現。

「啊對了,還有這個。」

打開不曉得先前隱藏在哪裡的暗門,名/古/屋從裡面拿出一件又一件可能只有半天沒洗過歷史、各式各樣、五顏六色的衣服,透過經過精密計算的美妙拋物線一一送到大/阪手上,在後者發覺重量已快不能負荷的當下想閃人離開,卻在轉身的瞬間,有一條神秘的小東西在他頭上降落。

「……」

大/阪無話可說。

「記得連那件內褲也洗一下,加油囉!」

連命令一個大男人去洗自己的貼身衣物,也不見任何尷尬的神色,她是不是早已把羞恥心封在箱子裡緊緊栓住再放水流還是個問題……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是個男人,還是本田菊直屬部下,要他洗……洗內褲,怎麼說也該有些堅持才對啊!

即使內心咒一罵二尤三怨四,大/阪還是自認沒種地抓起內褲往衣服堆裡塞,抱著一疊衣服奔走,上天保佑這副窘況不要被別人看見,被東/京看到還有商量的餘地,如果是橫/濱……肯定傳遍全世界,唯恐大家沒聽過這個笑話。

雖然他不曉得的是,大家都曉得只是沒說而已,畢竟大/阪是他們之中最乖巧和善,不可多得的奴……的好男人,欺負一個善良的孩子實在太不可取了……當然,總是有一或二或三的小小意外,這個請不要點出來,謝謝。

真正高明的人種在使喚人時會讓人有自己是心甘情願的錯覺,這點就屬口才最好的橫/濱最高竿,目前是使喚大/阪次數最高的紀錄保持人,第二名就是咱們女王陛下。

看著大/阪面無表情,最多只有抱怨,卻無其他意味在裡頭的模樣,雖然心中許多說不出的煩躁,但名/古/屋也只能悶在心裡。

這個遲鈍的男人……她都表現得這麼清楚了,這混蛋卻連好感的一眼都懶得拋,每次都只給她很想一腳踩下去的可憎神色,又不是天生就討厭女人,不然上次被她目擊和札/幌有說有笑又算什麼?當札/幌不是女人?她可不會相信這種蠢話。

無論長相氣質身材內涵,她絕對不會輸給任何人,看那些從上到只會給錢的無恥高官,下到願意做任何事只為博得佳人一笑的純情男孩,她的支持者絕對可以一路排到郊外,只可惜那些人她通通看不上眼,唯一順眼的那個……氣死她了!

用盡各種方法挑逗仍不為所動,連她這樣做的用意也不懂,那傢伙到底是不是男人啊!?

『妳穿這樣不冷嗎?』

連這種鬼話都說得出來,她怎麼可能不冷!?

「哼!」

隨手抓起一個不名物體往旁邊一砸,裡面流出的幾滴液體立刻將某個無辜的機器歸天,強烈的化學味道讓女王終於承認在自找麻煩,打開窗戶透透氣。

可內心依然沉悶得令人難受。

誰知道要怎麼做才好啊!?要她堂堂的名/古/屋去跟男人告白?想都別想,當然有所謂的自尊問題,不過更重要的地方是……

「差了五歲……」

沒錯,名/古/屋二十五歲,大/阪卻只有二十歲,這種恐怖的差距讓她怎樣都拉不下臉,情投意合也就算了,有人膽敢有意見,她有的是方法把對方搞成啞巴……但要是被拒絕的話,絕對會被橫/濱那個混蛋嘲笑歐巴桑裝年輕,誘拐小弟弟這種可恥的形容詞。

她娘的歐巴桑裝年輕……二十七歲的歐吉桑沒資格說她!

(遠方的橫/濱打了一個噴嚏,被東/京用著十足厭惡的表情嫌沒水準,兩人正在不知名某處打架中,誰輸誰贏顯而易見,三歲小孩都猜得出來。)

「名/古/屋,妳回來了?」

札/幌輕輕推開房門,朝裡面望去,露出開心的表情:「呀!真是太好了,看你們兩個出去這麼久,還以為出了什麼事呢!」

名/古/屋滿臉不耐:「一個沒品的路人甲而已,會有什麼麻煩?」

「那可不一定,所以我很擔心嘛!」札/幌眼一轉,看到房內某處的不明機器殘骸,咯格笑了:「原來如此,今天又失敗了嗎?難怪我們的女王陛下不滿了,剛才我看到他抱著一疊衣服跑走,就猜想會是這麼回事。」

即使明白沒有任何曖昧,大部份的人類就是有種會去猜忌的缺點,很不巧的名/古/屋屬於這一類。

「哪!就像我上次說的,直接撲倒他就好了啊!吃乾抹淨再叫他負責,如果需要任何幫助,我也可以找到人為你做出最棒的迷藥。」

有個如櫻桃般甜美的嘴唇,說出撲倒男人這種很詭異的話,連大膽的名/古/屋也不曉得該怎麼回答,就這方面而言,她和橫/濱實在是很合拍的搭檔,雖然兩人堅決不承認,他們的打鬧看在別人眼裡只覺得是情侶吵架……可惡!真令人羨慕。

札/幌人緣很廣,的確找得到這方面的專家,可是、可是這麼一來……

「那我的面子往哪裡擺……」

不是真正用魅力迷倒人家,怎麼說都令人不甘心,她女王般驕傲的自尊心不允許。

「可相信我,不直接一點的話,就算變成老太太和老先生,你們還是只有維持在女王和奴才的關係。」

一句現實卻無法反駁的話讓名/古/屋的自尊心啪啪啪地碎了。

「沒關係,羞恥心這東西妳不是放下顏面拋棄很多了嗎?只要再拋棄一點,把它視為存在這世間的無謂之物,大/阪那個阿呆還不是輕易就能手到擒來?」

「……」

兩難抉擇!

說沒心動是騙人的,名/古/屋一向很聰明,但只要遇到戀愛就變成笨蛋,腦袋自動停止運作,智商瞬間倒退,這是典型的戀愛白痴,札/幌暗自偷笑,表上依然露出關心的好朋友樣。

「如何?要不要考慮今晚下手?」

「……不要!」

不知道用了多少克制力名/古/屋才納喊出這個詞,札/幌嘖了一聲,真是太可惜了,原本想去當觀眾,看看女王陛下要用什麼法子拐大/阪……不過這惋惜可不能說出來。

沒關係,反正來日方長,對名/古/屋最好的手段是軟硬兼施,裝得太可憐只會惹人討厭,但太強硬也會令人家反感,她準備好號研究一下怎麼讓名/古/屋下定決心撲倒大/阪……嗯嗯!很有研究的價值。

眼看名/古/屋一臉鬱卒,說不准連保養皮膚讓自己白得嚇嚇叫,每天必做程序都忘了的樣子,札/幌頭一轉,一臉雲淡風輕,緩緩開口。

「本田大人回來了。」

七個字就讓名/古/屋眼神一亮,將某個遲鈍的笨蛋給拋到腦後,用著驚人的速度開始在臉上塗塗抹抹、挑著一件又一件漂亮的衣裳,笑得一臉燦爛,就像小孩子一樣純真無邪,根平常的噬血女王完全是兩個極端。

可惜啊~札/幌嘆氣,要是用這一面還面對大/阪,說不定兩人早就在一起了吧?這麼清純的模樣,除非對女人沒感覺、承認的老婆肯定是一把刀的東/京,不然絕對會拜倒在這種可愛的面容下。

二十五歲的名/古/屋,殺人如麻的女王,其實是本田菊的頭號崇拜者。

========

辛苦淚星了~我也終於把小說打完,雖然看著七萬二的字數陷入一段沉默XDDDDDD
最近在煩惱國外通販國內通販運費的事情,阿嗚!我有好夥伴可以幫我的(掩面
自己真的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ˊˋ嗯...我會努力(等忙完再好好打反省文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