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介紹

光:橘髮褐眼,外貌異常稚氣。一句話性格:火爆的豆丁。口頭禪:給我認真去工作!
莫溟:綠髮碧眼,個性邪惡,最喜歡保有神秘感,光和澄澍的青梅竹馬。一句話性格:腹黑大魔頭。口頭禪:因為我是大少爺嘛~
星炎:藍髮藍眼,總是帶著倦容,最愛吃和睡,光和莫溟的朋友。一句話性格:睡到天荒地老的美男子。口頭禪:食物……
澄澍:長得十分美艷,總是穿得很裸露,光和莫溟的青梅竹馬。一句話性格:SM女王。口頭禪:你給我去死!


「喂~你們兩個,來包水餃~」

隨著門「砰」的一聲被用力推開,光高聲歡呼著,提起兩大包內容物有待商榷的紙袋,滿臉期待的臉探進來張望,只見雜亂的橘髮翹得比以往還誇張,看得出來他的異常興奮,相較之下門內的情況冷清到簡直在潑他冷水。

「不要,包那種東西會弄髒我纖細的雙手,辛苦~辛苦~」

用著清脆悅耳的爽朗口氣說出頗讓人火大的話,莫溟慵懶地倚靠在沙發上,一手慢慢地翻越放在膝上的書本,另一手時不時地玩起自己的綠色捲髮,對於衝進來的光,則是連眼神都懶得拋一下。

「呼、呼呼……」

另一個倒在沙發的另一邊,有著深藍色半長髮的星炎發出平穩規律的呼吸,根本就睡死了。

「你們又是這樣,怎麼可以這麼冷靜,冷靜到有問題,冷靜到我心都寒死了,雖然現在的確是冬天……這不是重點,起來~你們兩個!!平常我寵慣你們了,但今天絕對不行,起來起來快點來幫忙,不然晚餐就別想吃了!」

猛然關上門,光露出異常嚴肅的表情插腰,雖然娃娃臉的他看起來還比較像是小孩子在耍賴。

「寵慣?呵!其實是自己太好哄了,根本就是個笨蛋。」輕描淡寫殘酷的話語,莫溟聳聳肩:「用食物來勾引人根本就是犯規啊!因為了解自己的賣點才如此隨意嗎?」

「呼嗯……食物?吃早飯了嗎?」

「只、只有提到食物才會正視我的問題,你們實在太過分了。」

一個是不論如何勸說仍我行我素的青梅竹馬,另一個是只有在吃飯才會真的清醒的朋友,光一次又一次體悟到自己交友不慎,他又不是褓母且地位還十分卑下……現在就浪跡天涯吧!他知道還不及只是……噢!他真痛恨自己的心軟。

「是晚飯喔!星炎,那麼,為什麼突然提到餃子?」捏著星炎的臉,試圖把他捏醒,莫溟終於抬頭看著光,視線轉到那兩大包紙袋:「連材料都買好了……你到底在想什麼啊?」

「哼哼!我知道你們兩個遲鈍的傢伙總是遺忘人世間的樂趣,但是我可不一樣,今年,絕對要讓你們兩個懶人嚐試到,一起準備活動的樂趣!」光得意地挺胸。

「啊啊~那種東西麻煩,駁回。」

莫溟一秒低頭繼續看書,星炎立刻倒頭就睡,光氣得渾身發抖,衝到他們面前一手拾起書就往後扔,一腳直接踏在星炎身上猛力踹。

「給我認真點,你們兩個大少爺,要了解人間疾苦,好好的一個聖誕節,把勞力全丟給我,像話嗎!?」

可惡啊~他超恨的!三餐還有家事全是他一個人在做,什麼洗衣煮飯整理環境他無一不包,可恨的兩個人舒舒服服地住在同一個家裡卻啥也不做,一個整天只會看書,時常跑個不見蹤影,等他擔心個半天時突然回來,一句「我突然想旅遊散心」就想把他打發……一個更誇張,睡覺根本就是人生目標。

並不是他討厭做家事,但他就是噎不下這口氣,眾人皆閒我獨忙……去死啦!

「像話啊!我本來就是大少爺,沒做過什麼苦力的事情。」看著被摧殘對待,扔到門口的寶貝書本,莫溟嘆口氣。

「可是,紅耀大人沒教過我怎麼包水餃……呼呼……」星炎想把身上的腳給推走卻使不上力。

然後每當他為了自身的權利伸張正義時,總是引發同樣的狀況,莫溟從不覺得自己可恥,唯我獨尊地拿出他的大少爺架子,星炎總是會扯到自己從沒見過的什麼紅耀大人。

去他的少爺,去他的紅耀!

「我不管你們的少爺還是紅耀,不過就是包餃子,兩個都給我起來幫忙,這麼簡單的事情都不會做,真是夠了,包個餃子都這麼不乾脆。」

「要慶祝聖誕節的話,買大餐回來慶祝就好了,何必那麼辛苦呢!」

「你還好意思說!!!」光的理智終於瀕臨臨界點:「我們沒有買大餐的錢啊!」

叩、叩、叩、叩、叮!!

莫溟扶扶額:「我說啊!這是能如此高聲宣布的驕傲的事情嗎?」

「還不都是你們害的……唔我心在痛了。」光深呼吸,努力換氣:「莫溟,你!叫你好好努力做你醫生的職務,你只會在那邊去你的看書,偶爾終於想工作一下卻在那邊招蜂引蝶,沒賺錢還引來那些既妒的笨蛋砸店,總是喜歡故意激怒澄澍,讓我眼睜睜看著屋頂掀了阻止不能!」

「星炎,你!整天只會睡,一天二十四小時機呼都在睡,什麼也沒做,還把房間弄得這麼亂讓我看不下去只好幫忙收拾,難得有占卜的才能卻不好好利用,這個家、這個家根本就靠我在養!!」

「好辛苦喔!謝謝你了,拍手拍手!」莫溟笑得非常沒誠意。

「占卜?喔……」星炎默默地撇了一眼光,打了個呵欠慵懶地說:「你今天有水禍。」

「去你的!我在平地哪來的水禍,你能不能敬業一點……嗚哇!」

話還沒說完,光就踩到積水猛然滑倒,跌個四腳朝天。

「啊~那是我不小心打翻的咖啡……唉呀呀~都冷掉了呢,忘了喝了真糟糕啊~」

「所以,我就說有水禍嘛!」

「你、們、兩、個!」

就在這時,門被一把給推開,萬丈光芒從門外照射進來,隨著異常華麗的配樂與耀眼的背景,背光走進來還帶著高傲不可一世的笑聲,擺著自認非常酷的姿勢一腳踏在垃圾堆。

「哼哼哼!這裡還是像貧民一樣雜亂得可笑啊!」

「唔?什麼……誰來了?」

「又是這種讓人不敢恭維的出場方式啊……」

「什麼什麼什麼啊慢著~」光掙扎地從地上爬起來。

音樂漸漸邁入終章,光芒也逐漸減緩,這時才終於看清來訪者的模樣,一名十足美艷,穿著裸露的女子澄澍像個女王般「喔呵呵呵~」地大笑著,充滿著十足自信的氣勢,莫溟很不捧場地掏了掏耳朵。

「大姊頭,請問這樣可以嗎?」拿著喇叭的小弟一號戰戰兢兢地問。

「行!老娘很滿意!」

小弟一號鬆了口氣。

「那,燈光的效果……?」提著檯燈的小弟二號接著發問。

「沒問題!非常之好!」

小弟二號如釋重負。

「真是的,吵鬧的人又出現了,真讓人困擾啊!」莫溟燦笑著。

「你說誰吵鬧!?你這個欠揍的海帶頭!書呆子!」

一個憤怒的迴旋踢就把垃圾山給擊倒,伴隨著衝擊的巨大聲響,垃圾山啪啦啪拉地滾落地面,揚起一大片煙霧,光連忙奔到另一邊的沙發旁躲避。

「唉呀呀~這樣光不就又要整理了嗎?」

「你就不會想要幫我忙嗎!?」

「這種是對少爺我不是太困擾了嗎?我並不像光這麼能幹啊!」

「啊!是、是嗎?你也知道我很能幹啊?很好很好~」

噗哧!看著又沒注意到自己被拐的光得意地挺胸,準備動手收拾化身為垃圾海的前垃圾山,莫溟忍不住低聲笑了出來。

「夠了!光,你沒注意到他在耍你嗎?都幾歲了還這麼笨,不能被這死惡魔騙走啊!」一把揪住光的後領,澄澍怒目瞪視著罪魁禍首。

「說我惡魔真是失禮,我只是訴說實情而已。」

「哼!廢物流落民間還是廢物,就算曾經是大少爺也一樣,我看你根本不是這塊料,滾回金光閃閃、噁心八拉的貴族家繼續做少爺算了!」

「那可不行,某人會寂寞的啊!」

不經意地拋了個媚眼,澄澍的臉整個漲紅:「誰、誰會寂寞!你這個花心大少!」

「咦?我又沒說誰,還是……妳在忌妒?」

「你去死吧!!!」

隨手拿起垃圾海堆裡的罐裝飲料往莫溟身上砸去,後者偏了偏身子,罐子越過他證好砸到在一片吵鬧下仍處變不驚,睡得正熟的星炎頭上。

「痛!」

星炎發出微弱的呻吟,移了移身子,往莫溟身上倒去,繼續睡。

「莫、溟!」

「不用這樣叫,我也知道妳很想我,就順理成章地接受吧!別擔心,正室的位子我永遠為你保留。」拍了拍星炎的肩,揚了揚眉,彷彿在說「羨慕的話妳也可以過來」。

「誰稀罕啊!?」

兩人吵得正兇,光見狀只能淚如雨下,寂寞地拉起垃圾堆中的兩袋餃子料和餃子皮,低聲喃喃:「這樣永遠吃不到聖誕晚餐,我看我還是自己料理好了,好悲傷。」

「聖誕晚餐?……啊對了,我想起來這裡的目的了,光,我來幫你,不用理這十惡不赦的邪魔歪道,正因為知道他一定會把所有的事情丟給你,我才過來的,不然我才不想委屈自己,看到這惡魔在那邊放屁!」

「女孩子不要說什麼屁不屁的……」

光激動地握住澄澍的手:「嗚嗚!妳真是個好人!莫溟跟星炎絕對不會幫我,我好寂寞。」

「哼哼~我才不會這麼不懂得感恩,我的小弟們也會來幫忙,當然,聽到你要包餃子時,我已經自行帶了我們這邊的份,不用擔心吃跨你。」

「我感受到了世間的溫暖,好久沒聽到這麼感動的話了。」

大方拎起袋子,澄澍和光和樂融融地走進廚房,莫溟眨了眨眼,很無奈地嘆口氣,抬起還在睡的星炎跟著走進去。

「你們在那邊演什麼人世間的溫情戲啊……又不是街坊三流小說。」

「普通的餃子小弟們給我去包!」

看著對小弟頤指氣使的澄澍,莫溟揉揉額:「結果根本是交給別人做,真不曉得妳在得意什麼。」

「那真是太好了,要是跟你想法相同,那我人生也完蛋了。」澄澍挺胸,沾沾自喜:「大少爺就給我在一旁當廢物!」

莫溟撇了她一眼:「妳不用挺我也知道妳是D罩杯。」

「去死啦色狼,誰在跟你說這個。」

澄澍吸了一口氣,亮出餃子皮,餡料也在一旁待命。

「秘技!天鵝湖!」

話才剛落,澄澍就以迅耳不及的速度包起餃子來,讓眾人都反應不過來,只有莫溟打了個呵欠,顯然不想虐待眼睛跟著她的速度,短短的幾秒後,映入眾人眼簾的,是包成天鵝型狀的餃子。

「完美的結晶!藝術的傑作!真不愧是大姊頭!」小弟們十分配合地捧場拍手。

「那還用說!」

澄澍笑得十分開心,光只能眨眨眼,包餃子的動作停格,目瞪口呆地望著那個天鵝餃子,喃喃:「……到底要怎麼包才能把圓形的皮包成那樣……」

「怎麼樣啊!變態,這種纖細的工作,你這個沒用的大少爺做不到吧?」

對著莫溟伸出右手,反手食指朝上比了比,明顯是挑釁的姿勢,身在小弟捧場歡呼的澄澍,嘴唇揚得可大了,簡直像是受人擁戴的女王登基一樣。

「就算是天鵝,也只是餃子啊!」

莫溟走到天鵝旁邊,抬起星炎的後領,拍了拍他的臉頰:「星炎,你看,這是什麼?」

恍惚地張開眼,星炎第一眼就瞧見那個藝術的傑作,小型美麗而高貴的天鵝餃子,在澄澍小弟們喧嘩的同時,很小聲了說了一句不知為何眾人聽得一清二楚的感想。

「食物。」

沉默。

莫溟一臉燦笑:「說得可真沒錯呢~你繼續睡吧!」

於是不曉得自己的話足已引起戰爭的星炎倒頭又沉沉睡去。

「如何?」

「如何個頭啦!你瞧不起老娘是不是!?」

「不不,怎麼會呢?我很佩服妳的努力不過是個食物呢!好厲害~」

一掌用力拍打桌面,力道之大讓桌面上的東西都跳起來一公分(某小弟很有經驗地迅速拿尺測量大姊頭的功績)。

「死變態,不要只光說不做,那麼,你會做什麼?」

「我會做什麼啊……~」

「說啊!」

看莫溟似乎很困擾的低頭思考,澄澍異常開心,在覺得自己終於贏了他一回,用鼻子哼哼兩聲時,莫溟抬起頭來,還是那一臉歉扁的笑容,狀似無奈地嘆氣。

「既然妳這麼說……沒辦法了,那麼我就小露一手。」

亮出藏在外套裡的「某樣凶器」,莫溟推了一下靠在他肩上的星炎,讓他在一旁重心不穩地左右搖晃。

「秘技!瞬刃!」

在眾人眨眼般的速度,已經響起好幾道刀刃尖銳的破空聲,莫溟帥氣地舉刀朝天鵝餃子揮下後,雙手擺出X型單膝跪地才站起來,這時晃來晃去的星炎終於支撐不住軟倒,卻正好倒在站起身的莫溟肩上,後者吹了聲口哨。

「……我剛才看到了什麼?」

一名小弟露出一臉崇拜:「好、好厲害,竟然能抓到星炎大哥的倒地時間,迅速完成動作,實在太帥了,莫溟大哥!……不過,他剛才到底做了什麼?」

「哇靠!天鵝肉。」

光奔到桌子旁瞪著被分屍的天鵝餃子……雖說是分屍,但切的速度和力道都掌握得令人佩服,就像他是真的在切鵝肉一樣,餃子餡料完全沒有散開,皮也沒有飛掉,在桌子上疊起來,排列成圓狀,若換作其他人,肯定沒辦法這麼漂亮地切開天鵝餃子,瞬間拼盤。

「如何?這才是真正的藝術傑作,小、澄、澍~」

禁不起莫溟得意嘴臉的刺激,澄澍馬上爆走:「你!你這傢伙,竟然用手術刀!」

最讓人瞠目結舌的的確不是他的輝煌功績,而是他什麼不拿,偏偏拿手術刀,莫溟吐了吐舌頭,拿起手術刀在半空中旋轉。

「唉!有人說手術刀只能剖開人類或動物嗎?要怎麼使用是我的自由吧?」

小弟一號愣了愣:「這……好像不是重點,不過我比較關心的是,這手術刀有作過手術嗎?」

莫溟笑得一臉神秘:「你說呢?」

「把、把他丟掉吧!」

一想到它作過手術,光是想像就受不了,實在太噁心了吃不去啊!

「看到了嗎?小澄澍,妳還差得遠呢~呵呵呵~」

「莫溟!你去死吧!」

澄澍VS莫溟,誰會贏?先不管結果早在八百年前就注定,光看他們剛才的戰果就知道,澄澍會落敗不過是遲早的事,所以光一點也不關心,把他們推到門外後就一臉嚴肅地下了聖旨。

「不要破壞我的廚房聖地,要打架去外面打!!!」

搞了半天晚餐還是要自己動手來,光真是欲哭無淚,不過也沒辦法了,不然再這樣下去,什麼都不用吃了,為一直得慶幸地是澄澍的小弟們還算有用,在他們的大姊頭被推到門為打架後依然留在廚房,幫了不少忙。

至於星炎,因為唯一的支撐點被推出門外,他馬上摔倒在地上,然後翻了翻身,捲縮起來,繼續睡,聯演都不眨一下,直到飄來食物香才迷迷糊糊地醒來。


「聖誕快樂~」

光舉高酒杯,領導眾人,激動地歡呼著。

忙了好幾個小時總算做好晚餐了,現在大家都圍在餐桌旁慶祝,有種如釋重負的輕鬆感,享受自己忙碌過後的成果就是不一樣,連光都露出滿足的神情。

「充滿餃子的聖誕節啊……真有回憶價值呢!」莫溟優雅地喝了一口酒。

「你是在譏諷吧?不爽的話就滾出去!」

「唉呀,我可什麼都沒說呢!某人不要每次都找一堆藉口,只為了想跟我說話吧?」

「去死吧!」

「喂喂喂~不要打架,要是毀了我的辛苦我就跟你們沒完!」光在嗅到戰爭危機的當下,馬上跳出來制止站起身的兩人:「今晚就好,休戰休戰!」

看著桌上的食物,兩人確實也餓了,比起吵架還比較想填飽肚子,只好坐回位子上。

「嘛~如果是小光的話……那我就勉為其難地接受吧!」

「切!老娘不能不懂得感恩,就暫且無視你一下!」

「沒關係,我不介意妳在乎我,尤其是今晚……如何?」

「靠!」澄澍對莫溟扮了個鬼臉。

「真是的!吵個沒完……嗚哇!星炎你夠了,不要不知節制地猛塞餃子,真不曉得這麼會吃,還這麼瘦是怎樣?」光抓住星炎的手,拿起桌巾擦掉後者嘴邊的食物渣:「還吃得滿嘴都是……細心一點啦!」

「唔?唔?」

星炎任光拼命擦自己的嘴巴,迷迷糊糊地打了個呵欠,也不知道有沒有聽進去,估計是沒有吧!光十分喪氣地頹下肩膀。

「啊哈哈!這才像星炎啊!他要是突然精明起來,這才讓人不習慣呢!」

「也是啦……啊~不對吧?」

「好了好了,小光別生氣,來,喝酒吧!聖誕快樂。」莫溟遞上倒滿酒的玻璃杯。

「唔?噢噢~竟然你這麼說的話。」光接過酒杯。

「光,聖誕快樂。」澄澍笑著拿酒杯敲了一下:「乾杯!」

「小澄澍,那我呢?」

「你?早點去死不用投胎了。」

「唉呀~真是無情~」莫溟揚起嘴角,自動自發地抬起酒杯有樣學樣:「乾杯!」

「大姊頭、莫溟大哥,光大哥,星炎大哥,聖誕快樂!」

眾人笑成一片,看著如此歡樂開心的景象,星炎不自覺得輕輕地笑了。

聖誕快樂,他在心中這麼祝福著。




「夜,原來妳在這裡。」一名暗紅色長髮的俊美男子慵懶地走過來,輕拍一下對方纖細瘦小的肩:「在看什麼呢?」

「緋……」

水藍色長髮的女子轉過頭來,露出一臉落寞,男子見狀,撇了一眼女子剛才看的方向,這才露出一臉恍然,嘆了口氣。

「妳又再看他了,早就跟妳說過放棄算了,妳偏不聽。」

「我……很蠢嗎?」

「當然,真蠢。」男子毫不留情地評論:「如果那時阻止他就好了啊!」

「但是,他會不開心,我沒辦法接受他那怨懟的表情,那個人是自由的,就像風一樣,我從來沒有捉住過,還以為已經夠了解他了,但他卻不會為我付出一切。」

「那就是他不夠愛妳,自私的傢伙,妳根本不用這麼傷心,就算沒有他也罷,反正我們都會陪妳的。」

「謝謝……」女子輕笑了起來,笑得十分寂寞:「可是,我就是會忍不住跑來看看他,忍不住……在充滿我們回憶的節日,我就會來探望他過得如何,就算只是在一旁寂寞地望著也好……如果他笑了,雖然我擁有更多的心酸,卻還是很開心。」

「夜……」

「是啊!我們該回去了,緋,就算是今天……我依然會做好我的工作,對不起,我只是想來看一下他而已,馬上就會回去。」

「真是的,打起精神來啊!妳已經好久沒跟我拌嘴,都不習慣了。」男子揉了揉女子的頭,埋怨中帶著些許的寵溺。

「對不起,過了今晚,我就會恢復了,再一下下,只要再一下下就好。」

離開的前一刻,再度回頭望了一眼那充滿歡笑的房子。

過了今晚,她就暫時不會回想過去,直到下一個節日的來臨……


======================================================


從三點多玩完SS秋天一人的三個結局後,就趕搞到剛剛,我累了(倒得一蹋糊塗

這應該算咒印的番外小說,但是裡面的角色全都不是本篇的主角XD導致除了我和某人以外應該沒人看得懂(踹
因為我答應她要打這些角色的故事,卻一直沒打(毆)所以才決定寫他們補償一下XDDD
至於會選包餃子的原因是前天...

我:娘親~明天啊姊要拋棄我們去吃大餐,我們也吃好不好?
娘親:吃什麼啊!?我回來都很晚了
我:...好吧,那我訂義大利麵好了...
娘親:那家難吃死了,妳訂什麼啊!?去煮水餃!
我:我今天已經吃了耶...
娘親:那明天再吃一次啊!

結果,雪雪在噗上面建議我可以出聖誕節企劃,看要打文還是畫圖,我就選擇打文了
這是怨念文!!!(認真)...然後莫名其妙就飆了六千字這到底是為什麼...
雖然最後吃的是白菜泡飯啦~(遠目

沒人看得懂沒關係,我相信某人看得懂就好(啜泣
看來我還是該打菊灣聖誕節嗎?那個還比較有人看得懂,可是我想不到要打什麼(滾滾滾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