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涵夜月
插圖草稿:司空若雲


==============================================================


「亞瑟先生。」

才剛踏進家門,亞瑟就看到那個過於早熟……原本屬於王家,卻因簽約帶回來的孩子,頓了頓腳步,才走上前。

「什麼事?」

「這是您要我處理的,已經做完了。」香畢恭畢敬,用著不冷不熱的態度,將手中的文件交給亞瑟,從頭到尾都維持著面無表情。

不管是語言的學習、生活習慣的調適,還是自己交給他的一些公務,香都學得很快也處理得很妥當,這點確實很滿意,亞瑟很得意果然沒看錯人,但與此同時,他也想到對方從來沒親近自己。

香一直都是這樣,在一起生活了這麼久,他只看過這種模樣,太過抑鬱、死氣沉沉的香,不是自己想看到的。

但有什麼辦法呢?是他害得香流落他鄉。

冷淡的態度,是他該得的。

「你做得很好。」亞瑟也只能這麼說,不例外地看到香沉下臉來。

就算教得再多,香學習得再努力,他依然是王家的人。

就算現在名義上自己的弟弟,他的心永遠不會在這裡。

其實若香提出想回去看王耀的要求,亞瑟基本上也不會反對,只要小香完成自己份內的工作,這點事情他還能通融。

他有何理由管呢?當然,亞瑟擁有權力,只要自己願意,香別說是回王家了,連出門都可以禁止,但……這樣值得嗎?

讓香更加憎恨自己,值得嗎?

「要不要回去看看家人?算是我給你的獎勵。」

「……」

香沒有回答,就像以前一樣,這並不是亞瑟第一次提起這件事,但香總是面露沉默。

「你不是很想念家人嗎?我允許你回去看看,難道你不想要?」

亞瑟不明白香的心思,因為兩人表面上住在一起,私底下卻形同陌路,只有公事與學習上的往來。

說香不想見灣,是騙人的。

有時因工作關係經過王耀家領地,好幾次、好幾次,香都很想偷偷溜回王府看看,但是一想到王耀,他從期待到猶豫不決,最後就退卻了。縱使他現在知道被帶來亞瑟家是戰爭的關係,但在當時,自己確實是被放棄了。

他被王耀放棄了,才會淪落至此,才會沒臉再見到灣。

是他太沒用嗎?是他太弱小,王耀才不需要自己嗎?

如果……如果能長大成為一個有用的人,王耀會認他這個弟弟嗎?不是交易的物品什麼的,會愛自己嗎?

但到時候,也不知道是不是還能把王耀當大哥看待。

來到亞瑟家,香確實有感覺到自己獲得了些成長,這點亞瑟絕對是功不可沒,亞瑟從不虐待他,允許自己有回去的機會,還教導他很多很多事,他第一次感受到自己似乎變強了,說一點也不感謝是不可能的。

這雙手,有機會保護他最重要的人了……那種心情。

只是,要自己認同當初攻擊自己大哥的人,他實在做不到。

還有灣……

香不敢面對她,明明答應過灣快點回去,卻食言了。

又聽說灣總是詢問亞瑟自己何時回去,他就……

在最熟悉,而且是喜歡的人面前還無法坦承一切,他真的很可恥。

那只會讓他更痛苦,所以香現在寧可忍受思念的煎熬。

希望灣能等待他變得更強更強,帶著笑容迎接他,那種幸福,是奢望嗎?灣會原諒他嗎?

「……」

凝視香夾雜著許多心思的表情,亞瑟沉默。




三天後的晚上,亞瑟換好服裝,出門前,特地走到香的房間,他思考了番,握了握拳頭才開門進去。

「香港,我進來了。」

香坐在椅子上,認真地讀書,對於亞瑟的話,則是連個反應也沒有,他一點也不意外,但內心卻覺得悶悶的。

「我去王耀家,你要不要一起來?」

瞧見香瘦小的身子抖了一下,但依然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我會帶台灣回來喔!」

聽到了關鍵字,小香原本冷淡的眼神裡終於出現情緒,他激動地站起身,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瞪著亞瑟。

亞瑟又要去侵略王耀?

難道這次他的目標是灣?就跟自己一樣……不!王耀對待自己跟灣不同,不會放棄灣的……

真的嗎?有個聲音這樣問香。

就算王耀不願意,但若是輸了,就只能任對方為所欲為……

「你到底想要什麼?」香渾身發抖,質問著:「你不是說過如果能從我身上得到你想要的利益,就不會去動灣了?我已經照你所說的作了,你到底還想怎樣?」

果然只有灣,能輕易挑起香的情緒,亞瑟微微低下頭,看著那個比自己矮小很多的男孩。

「真的那麼擔心,自己跟過來不就得了?」亞瑟故意挑釁。

雖然外表看來令人捉摸不透,但他還是個孩子的事實是不會變的,香的內心極為單純,尤其是提到灣這關鍵字,他再也沒有第二句話,闔上書,在亞瑟面前站定,露出堅決的神情。

那是要保護愛人的決心,亞瑟明白。



就是恨,也比漠不關心好。

就是厭惡,也比視而不見好。

就算香會討厭自己,亞瑟還是寧可這樣做,他不想再看到之前那樣死氣沉沉的模樣。


==================================================================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