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麟很緊張。

老實說,他也覺得自己怪彆扭的,像「緊張」這種在他的認知裡等於娘兒們的態度,實在不該出現在他堂堂男子漢身上,可是管不了情緒,現在就是很緊張嘛!緊張到握緊的拳頭好像都出了不少手汗還是鬆不開……氣死他了,緊張有錯嗎!?

真要說的話,緊張並沒有錯,全都是他個人的偏見,這種個性已經根深蒂固了,恐怕是沒有改掉的機會,與其妄想這些有的沒的,還不如把時間放在正事上。

他重新將目光放在面前的那扇門。

鳳麟‧龍翔白,龍族皇子,英俊瀟灑、實力驚人、榮獲眾多少女的芳心,是龍族史上前途最無可限量的一位……這話當然是騙人了,事實上真的說出去還沒人相信,會得到不少吐嘈倒是真的。

重新來一次,鳳麟‧龍翔白,八族皇子中年紀最大的龍族皇子,個性很糟、沸點很低、滿口髒話、經常以「老子」自稱,擅長和人吵架,沒有人阻止就會演變成拳頭伺候……太多缺點就是他的缺點,雖然打著有錢有權的招牌,恐怕還是沒人要。

其父佛爾利亞自從有了兒子後就被可能斷炊……不!是斷子絕孫的可能性搞到胃痛,還因得維持嚴肅形象搞到面部抽筋,要這個笨兒子的女人恐怕機率低於零。

其實這樣說算是太瞧不起人家了,憑良心來講鳳麟長得很帥,身材魁武壯碩,猛一看很有男人的魅力,但一說話就破功,只有那張臉好像沒什麼用處,如果不懂得珍惜女人,娶一個氣走一個,他要那麼多媳婦做什麼?

而且非常不孝順,還叫他老爸……任他怎麼改就是不肯改叫父王,佛爾利亞覺得自己會先被氣走。這樣一個讓人對未來絕望的兒子,到現在已經三十歲了,性格仍沒長進,他深深理解到自己教育失敗,只有一點讓人感到欣慰,那就是……雖然還是這副德性,但卻有女人要。

這戲劇性的變化跌破眾人的眼鏡,神族和精靈族皇室忍不住跑來一看究竟已經掛上「龍族皇子未婚妻」的女人,直到佛爾利亞被吵得受不了,對兩位朋友翻臉才乖乖離開……最驚訝的還是皇子們,眾人都熟識此人,卻沒想到人家竟然選擇鳳麟,鬼族皇子魄風‧席爾特還曾經雙手搭上那人的肩膀,一臉沉重:「你喜歡肌肉男勝過美男子?」

事後鳳麟和人家大戰三天三夜,這不是重點。

鳳麟望著只距自己房間旁的另一扇門,來回踱步,猶豫了很久,房間的主人就是他的未婚妻,雖然還沒過門的她就住得這麼近好像有點不何禮儀,但精靈皇子雅清柳‧靈日聽到這種說法,說了深得眾人心的評語。

『你們擔心有失身危機的是闇還是鳳麟?』然後又說:『鳳麟以前一直很討厭女人,你們覺得他有可能主動撲倒人家嗎?』接著補充:『若是如此,他也不會都快三十了還是處……』最後雅清柳因鳳麟撲過去摀住嘴而消音。

於是人家就大大方方地搬進去了,這依然不是重點。

「要敲、還是不要敲?」

思考這種事的自己真是個白痴,不過是敲個門問一句「醒了沒」,他都要在門口蘑菇個老半天,如果被雅清柳知道,一定免不了要被挖苦了番。

顯然老天好意免除鳳麟的房門,在他還沒煩惱個結果時,門就被輕輕打開了。

「嚇!」

鳳麟嚇了一跳,猛然往旁邊跳開一大步。

「鳳麟先生,你在門口做什麼?這麼早就起床了嗎?我還以為你今天又會睡到下午的呢!真是太厲害了。」從門內探出頭來的闇一臉驚訝:「因為鳳麟先生好像有起床氣,所以我一直很小心翼翼沒去打擾你。」

不好意思,他就是懶鬼一個……等一下!她剛才說什麼?

「什麼起床氣!?為什麼會這麼說?」

「咦?雅清柳說的啊!他提醒我在你起床前最好不要叫你,免得被找碴,聽說以前他曾試著叫過,結果被你拎住後領,從窗口扔了出去。」

雅清柳,你不要逼我大義滅親……鳳麟在內心狂飆髒話,至於雅清柳有沒有聽到,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不過剛才闇好像……

「妳叫他什麼?」

「唉?」

「我問妳叫雅清柳什麼!?」

「雅清柳啊!他不是這個名字嗎?我記錯了?應該不會吧……」闇沉思,都喊了一年以上,怎麼會叫錯呢?

鳳麟一臉驚愕,支支吾吾:「為什麼這麼突然……妳不是一直叫他雅清柳先生,什麼時候卻變成雅清柳,你、你們兩個……」他打擊了。

「因為雅清柳說,既然都是朋友了,加先生好像有距離感,我想想也是……這樣很奇怪嗎?」闇很遲鈍,否則事到如今,夾雜在眾人之間也不會這麼坦然。

早就知道闇跟大家的感情都很好,不過有人在乎朋友的親近問題,卻對未婚夫這麼生疏的嗎?鳳麟有點受傷,不過人家肯接受他,他就該痛哭流涕了。

「那為什麼不直接叫我鳳麟……」

「咦?你說什麼?」

「沒有啦!!!」

鳳麟一臉尷尬地對闇吼了一聲,對女生這麼不溫柔,闇還沒移情別戀真是奇蹟。

「鳳麟先生,你在生氣?」

「沒有!妳不要跟我說話!」鳳麟說完後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忍不住張大嘴巴,發現大事不妙。

果然不只人一但機動會說錯話,顯然龍也是一樣的,闇一愣,露出受傷的表情:「鳳麟先生……我做錯了什麼嗎?」

「不、沒、呃、這是……」

總是以做事光明正大自詡的鳳麟,這下嚐到了苦頭,說起話來囁囁嚅嚅地好像做了壞事一樣,聽見闇難過的聲音,他也覺得不好受……鳳麟一個咬牙,轉過身認真望著闇,決定暫時不管什麼狗屁面子,先道歉再說。

「對……」

但話還沒說完他自動消音,瞪大眼,這才將闇的裝扮看進眼裡。

「妳妳妳妳妳……妳為什麼穿得這麼少!?」他崩潰地大吼。

「少?」

闇低頭看了看自己,很少?她只不過穿原世界的睡衣而已,聽佛爾利亞陛下說如果宮裡的衣服穿不習慣可以請裁縫師,想要什麼也可以盡量說,所以她要了一點衣料,做了一件以前的世界的睡衣而已,這樣很少嗎?

「這是睡衣,該包的都有包起來啊!」她又沒有光著身子。

「太少了!」

鳳麟把闇推進房內,碰到後者身子的瞬間又像是被電到一樣,猛然將手縮回去,臉紅得媲美番茄,他有點哀傷,自己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窩囊了?連碰個女人……還是自己的未婚妻,都覺得自己好像在是色狼,在犯罪一樣。

差九歲有很多嗎?鳳麟有些鬱卒,而且快三十了,對龍族還是小孩沒錯,以人類年齡來說卻很老了。

「總之,下次不要穿這樣子隨便開門,如果遇到別的男人怎麼辦!?」鳳麟沒注意到他語氣中的酸意,以及濃濃的佔有慾。

闇又探頭出來,這時已經換了簡單的外衣,她一臉理所當然地說:「當然,我才不會這麼失禮呢!因為門外是你啊!」

她的意思是,自己的身子不會隨意讓其他男人看到,但是他可以囉?代表在闇的心中他還是有地位的?鳳麟不禁開始覺得自己的心輕飄飄的。

「但是,我又沒出聲,妳是上哪知道是我?」

闇笑了出來:「我知道啊!因為是鳳麟先生嘛!」

進距離正面對上那笑得十分燦爛的嬌顏,親耳聽見那甜進心坎裡的真心話,鳳麟的臉又迅速紅了起來。

唉……真的很沒用,哪有人動不動看著未婚妻臉紅的。

「對了,鳳麟先生,我想要出門,你要陪我去嗎?」

「出門?去哪?」

鳳麟皺起眉頭,難得他終於下定決心想跟對方培養一下感情,沒想到闇卻要出門,那自己怎麼辦?他不是很想出門,難道要繼續睡嗎?

「嗯!昨天雅清柳說他那裡有一種很神奇的茶和點心,如果我願意的話他可以請廚師教我……我想學做看看,要一起去嗎?你好像很不願意的樣子,有其他正事嗎?」

「沒!我們走吧!」鳳麟一秒決定。

雅清柳,你信不信我真的會大義滅親……鳳麟將自己想得到的所有髒話通通罵了出來。





鳳麟很不爽。

尤其是在看到前面兩個人有說有笑的模樣,和樂融融得彷彿是一對情侶時,他就更加不爽了。

「哎?這是什麼?」闇用竹籤插起個像和果子一樣的甜品。

「愛爾佛蘭達,生長在洛德山脈深處的可藍花瓣做出來的糕點,是夏季的點心,不過冬天一樣可以吃,只不過花季不對,所以很少而已。」雅清柳接去甜品,切成一片一片的,再端回去給闇:「吃吃看吧!我喜歡切得這麼薄。」

「好好吃,入口即化呢!」闇露出驚奇的表情,笑得十分燦爛耀眼。

見狀,雅清柳也和緩了臉色:「雖然一口吃下,感受清爽的口感也不錯,但我更喜歡薄片的口感。」

「嗯!真的很棒。」

給我慢著你們,為什麼兩個人的氣氛這麼詭異啊!?鳳麟陰沉著一張臉,聊得很融洽的兩人,完全沒有注意另一邊沉重的模樣,逕自有說有笑,他快氣炸了。

自己是陪闇來訪,可不是要看兩個人放閃光啊……不對,什麼閃光?聽起來好像自己是第三者,真是夠了,亂七八糟。

闇又吃了一口薄片甜品,有些疑惑:「名字叫……愛爾佛蘭達?為什麼是這麼長又這麼難念的名字?」

「嗯……因為曾死過人。」

「咦?」闇一愣:「你說什麼?」

雅清柳面不改色地解釋:「發現可藍花點心的那個精靈,後來因為感情失措而自殺了,聽說在此之前他為了找到這種稀有花瓣花了好大一番功夫,結果一然沒有得到佳人的芳心,禁不起打擊就……後來為了紀念他就以這名字當成甜品的名字。」

「那還真是令人感傷……不過為此而放棄生命的那個精靈真是太傻了。」闇露出一臉同情:「應該還有其他適合他的女人啊!為什麼不試著去找找呢?」

「懶惰吧?後來就流傳在某個時刻摘取花瓣的時候,會聽到『為什麼妳不接受我~』或『還剩一朵~』之類的喃喃,大概就是那個死不瞑目的精靈吧!當然我是沒有見過,還挺想見識一下的。」

等一下!現在的話題是怎麼回事!?鳳麟起了一身雞皮疙瘩,不是在品嘗甜品嗎?怎麼突然變成鬼故事了啊?

闇絲毫不害怕的模樣,讓鳳麟想起她似乎不怕妖魔鬼怪,就算有人拿刀對著她,都可以冷靜如銅牆鐵壁,反倒是身旁的人比她更緊張,怎麼可以有人不可愛到這種地步啊?他的立場何在?

有眼睛的人都知道真正不可愛的人就是鳳麟,雖然一個大男人也不需要可愛這玩意,如果鳳麟可愛的話反而會讓眾人浪費一個禮拜的食物,實在太噁心了不敢想像。

「鳳麟先生,你怎麼了?感覺臉色好差喔!」闇這時才注意到鳳麟臉色超級難看,忍不住關心了一句:「身體不舒服嗎?還是回去休息吧?」

冷冷地瞥了因闇將小手放在額上測量溫度,而心飄飄的鳳麟一眼,雅清柳嘆了一口氣:「身體堅強壯碩的龍是不可能會不舒服的,只不過是老掉牙加孩子氣的吃醋,真要說的話,大概就是怕瘡疤被揭開吧?」

「瘡疤?」

鳳麟突然有股不安,雅清柳則是一臉雲淡風輕:「嗯啊!事實上,這傢伙對未知的事物最沒有免疫力,記得好像是他七歲的時候?因為聽到鬼故事,陛下描述得非常真實,嚴肅的模樣又添加了可信度,結果聽說他……」

「雅清柳,你給我閉嘴!」

鳳麟哇哇大叫,跳起來瞬間撲上去摀住他的嘴,因為太過激動來不及煞車,雅清柳被強大的力量撞倒在地上痛呼,當頭敲到地板發出「喀咑」的那一刻,他真的很想秒殺鳳麟。

闇來回看著兩人,陷入沉思。

呃!整個景象好像有點詭異?鳳麟望了眼「看起來」像是快被遇襲,以絕對零點溫度回瞪的雅清柳,再望了眼「看起來」像是目擊事發現場,有點震驚茫然的闇,連句話都不敢吭,四周蔓延著一股異樣的沉默。

「雅清柳,師父在哪裡呢?」

闇突然非常冷靜地開口,讓鳳麟一時啞口無言,愣著一張臉……她、她都沒有話要說嗎?

雅清柳默不作聲,伸出手比比後方。

「那我……我先去請教師傅吧!你們……你們慢聊啊!」

闇乾笑了一聲,用著最快的速度逃離現場,將時間留給應該有不少話要說的兩人,匆忙飛快的模樣令人訝然。

「等、等一下!」

鳳麟伸出手,卻捥回不了奔逃的闇,終於體會到聽說因自殺,名字被後人留給甜品的那位「偉大精靈」的心情,無語問蒼天,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啊?

「鳳麟,快起來,你重死了!」雅清柳發出抱怨。

「誰重啊!?混蛋。」

說是這麼說,鳳麟還是起身,很不甘願地拉了雅清柳一把,後者扭了扭脖子,撫撫額,一臉晦暗,散發出強烈的低氣壓:「真是個白癡。」

「你幹嘛損我啊?」

「我看闇只差沒有問出我們的性向了,因為你,害我形象破滅。」

「哼!你有這種東西嗎?」鳳麟很不屑地吐嘈。

雅清柳沒有回答:「哎!你真是個笨蛋。」

「你到底想罵我幾次笨蛋啊?損友!」

「不好意思,這話有毀謗的嫌疑,還有我不記得何時跟你是朋友了。」

哇!現在又是怎麼搞的?他真的惹火雅清柳了嗎?看著四周快飄出冰霜的雅清柳,鳳麟趕到一陣惡寒……說話這麼不留情面,只不過是頭撞到地面,痛一下,笑個一兩聲就好了嘛!真會記恨……不過他好像沒資格說別人。

「你的口氣越來越像碧羅西那小子了……啊啊啊~玩了玩了,如果他哪天說要跟我分了都是你害的啊!」鳳麟抱頭哀嚎。

「這似乎是遲早的事情,我們全部人都等著看你的笑話。」

「雅清柳!你到底對我有哪裡不滿!?」

「全部。」

雅清柳回得非常認真乾脆,令鳳麟頹然倒地,但前者一點也不同情。

「我說你……根本沒搞清楚自己做錯了什麼,就不要把怨氣發洩在別人身上,很難看。」

「我做錯了什麼?」鳳麟一愣,他還真的不知道。

雅清柳給他拋去一個「沒救了」的表情:「我很不想幫你,不過就勉為其難提示一下,至今你似乎有句很重要的話一直沒說。」

有句話沒說?鳳麟更茫然了。

「……哎!所以說你根本是個白痴。」

「雅‧清‧柳!你找死嗎!?」

可惡!此仇不報非君子,這筆帳,總有一天他一定要連本帶利討回來!

鳳麟氣勢萬分地握拳暗誓,至於他有沒有成功報仇的一天,沒人曉得。





有句話沒說、有句話沒說、有句話沒說……他娘的到底哪句話沒說?

不論鳳麟如何左思右想,腦袋依然一片空白,而且一回到龍宮,闇不曉得為什麼就把自己關在房間理不肯出來,連他想進去都不行,看著那扇又再造孽的門,鳳麟很想不顧形象一腳踹開,無奈終究沒膽,也不願因此被她討厭。

啊-啊-鬱卒啊!鳳麟只能一個人在房間耍憂鬱。

到底什麼話沒說?有意見就直說啊!沒事打什麼啞謎,這種講法會懂才怪。

所以說他單純好像不是沒有道理的?鳳麟猛然驚覺。

「那個,鳳麟先生?……哇!這堆陰暗的空氣是怎麼回事?鳳麟先生,你沒事吧?」小心翼翼打開門卻被房內的景象嚇到,闇不知所措上前拍著他的背:「身、身體不舒服嗎?」

「唔?」鳳麟抑鬱,望著落單自己許久,終於打算關心的心上人,莫名可悲:「沒有啦……什麼事都沒有,不要管我,有事嗎?」

不過,看那真心慌張的表情,還是感到很幸福……噢!他是不是太容易被打發了?

「是有點……不過鳳麟先生好像不太舒服的樣子,我看還是……」

失望的神情表露在臉上,馬上「轟」的一聲將鳳麟不滿的情緒光速打散,他跳起來,非常認真地宣布:「老子一點事情也沒有,所以快點說吧!」

開玩笑,難得人家這麼需要自己,管他有沒有事,通通當作沒事!

「呃!」闇一愣:「真的沒事?那……我們出去一下好嗎?」

「出去!?」鳳麟頓時不安,不會又要找哪個電燈泡喝茶聊天吧?

不過闇沒注意到鳳麟的異樣:「一段路而已,可以一起去嗎?」

那含羞帶笑,又有點緊張的嬌顏和姿態,鳳麟馬上完敗,認命地與她牽著手,總覺得好久沒這麼甜蜜了,一張傻笑的臉就這麼表露了出來。

嗚啊啊!就算會被嘲笑沒用他也不管了啦!真是超養眼的!


闇打算帶他去的地方,說遠不遠,其實就在龍宮後方,那裡他不常去,看著對方非常熟悉的領著路,突然查覺到自己對生活快三十年的家是多麼陌生。

一路上,闇都沒有跟他說話,本來應該要對此感到不滿的,但是瞄到那細心找路的專注神情,所有的怨氣一消而散,雖然連句話都未說到,可觀察闇也是件很有趣的事情,後者的表情總是千變萬化,看一輩子也不嫌膩,他就這樣盯著瞧到目的地。

「鳳麟先生,就在那裡……嚇!我怎麼了嗎?」

遲鈍的闇現在才發現鳳麟一直看著自己,想到可能看了許久卻不自知,她就忍不住燒紅了臉。

「沒啊!只是覺得妳真的很好看。」在某方面異常大膽的鳳麟,完全沒想過這句話造成的衝擊有多大。

「什、什麼!?不就那樣而已,鳳麟先生為什麼突然說這種話……不先說這個了啦!你看這邊……你真的都沒有注意到嗎?」闇一邊努力撇開話題,一邊則感到不可置信。

「咦?原來我沒說過嗎?」看來他該說卻忘記說出口的話還真不少:「這邊……?」

遍佈綻放,不合時節的櫻花樹,包圍兩人,風與樹葉的颯颯作響聲,是那樣的悅耳動聽,輕輕呼吸,花的芬芳香氣馬上竄入呼吸道,明明是不經意也能被奪去心神的大自然氣息,而他竟然等到闇提及才意識到。

鳳麟低下頭,思考這件事的含意。

「這是我偶然發現的秘密基地喔!……啊!雖然這麼說,也不曉得是不是早就有其他人發現了啦!」闇不好意思地笑著:「因為鳳麟先生最近心情好像很不好的樣子,希望你能早點回復精神。」

為了他?鳳麟的表情更古怪了。

雖然他最近確實心情不太好,不過那也是因為不曉得該如何跟闇相處,有些彆扭,才一個人進進出出,回想自己過去的所作所為,他因為自尊還是面子的問題,忽略了闇,人家卻還花費心神關心自己。

總覺得有些可恥……

落單人家的,根本就是他,難怪雅清柳總是罵他是笨蛋。

闇悄悄地打開一直提在手上的籃子:「還有這個……這個、那個,是我請雅清柳的甜點師傅教我做的,那個那個,希望能……稍微品嘗一點,一點點就好了喔!不、不保證好不好吃啦,難吃就不用勉強吃下去了,我……」

不給闇繼續支支吾吾下去,鳳麟馬上拿起一個他念不出名字的精緻甜品一口吞下去。

一開始,只是怕他會辜負闇的好意,畢竟不論闇的手藝如何好,鳳麟天生就是不愛吃甜食,可是當他要下去時,才發現有一股清新的味道擴散至口中,不但不會甜膩,反而爽口好吃,淡淡的甜化在口裡,而他竟然還想再嚐一嚐。

那異常主動的態度,令闇愣在原地,前者皺起眉頭,不信邪的又拿一樣不同種類的甜品,雖然滋味不同,卻同樣讓他覺得好吃。

「……妳是不是早就不知道我討厭甜食?」

鳳麟的表情異常嚴肅,闇一時以為做錯了什麼,不禁低頭道歉:「對、對不起,明知道你不喜歡還硬要你吃,對不起,不會再有下次了……」

不喜歡?其實他什麼都還沒說吧?

「我不是……」

鳳麟意識到自己不經修飾的話語造成的誤會,想說出什麼緩和闇的心情,遇開口的當下,雅清柳提醒自己的話猛然回響。

『至今你似乎有句很重要的話一直沒說。』

很重要的話……凝視闇快要哭出來的退卻模樣,鳳麟想了想,終於煩躁地搔搔頭。

「啊~真是的!」反正這裡也沒人,他豁出去了啦!

「呀!」

突然被鳳麟用力抱住,闇驚慌得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由於他的力道很大,感覺被索在懷中動彈不得,可那是她選擇的歸所。

「鳳、鳳麟先生?」

「我喜歡妳。」

「咦!?」闇一愣。

「老子只說一次,以後休想要我再說出口了。」可惡,一次就夠了,害他全身亂雞皮疙瘩的。

雖然表面上算是在一起了,可至今他都沒有說過一句像是告白的話,曾說過喜歡的,是闇而不是他,終於意識到這個事實,鳳麟有說不出的慚愧。

緊緊相擁,闇感覺相當幸福,終於緩和了那緊繃的心情,微笑:「嗯……一次就夠了。」

因為鳳麟不善表露情義,所以,只要了解他的心情就覺得心滿意足。

「啊!可是,雅清柳先生說,如果你一直不肯告白,那天他一定會想辦法逼你說出來。」

「哪天?」

「結婚那天。」

靠!原來他早就有陰謀,果然不能小看,到底是誰說過精靈都是清純善良的?狗屁啦!

「那妳去跟他說,我已經講了,叫他不要亂來!」

「才不要呢!」闇有些壞心地笑著:「我還想再聽一次,而且結婚一聲只有一次,我當然要把握機會。」

「唔!」可惡,無話可說了。

算了算了,闇開心的話……就勉為其難丟臉一次吧!只要能看到她的笑容,一切都值得,早在自己愛上她時,就被這麼註定了,因為他不會後悔,就算人生重來一次,還是會選擇這條路。

沒辦法,因為他是真的喜歡闇。


==========================================


答應奈月卻拖了好久的鳳闇賀文QQ真是不好意思><
感覺結束得不太好,問題是出在CP還是我不擅長寫閃光文?(恩...都有吧!可是煇月和罌心這兩對CP寫得一點都不尷尬啊...這到底是...?
難道,是雪宮一個不爽在詛咒我!?(認真)謎底終於揭曉了(誤
也許真的不該寫雪闇CP後續的故事吧...一旦認定依對CP,要寫其他路線的後續有點彆扭(拍額
而且鳳麟又是這樣個性不討喜的孩子,實在沒有放閃光的才能XDDD
沒辦法,誰叫他一點也不溫柔,只有某辭職前已經畫了一張圖的繪師撇的鳳麟,看到那張圖,我突然驚覺小鳳也是很搶手的
不過個性不好的事實無法改變了(踹

如此這般,這個寫了我已經快虛脫了
希望有機會能再寫像豫賀文那篇一樣有趣的劇情啊~哎哎QQ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