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司空若雲
小說:涵夜月


====================================================================
(以下是漫畫)
====================================================================














這邊是小灣的和服XD




====================================================================
(以下是小說)
====================================================================


「……那麼,同意以上條約,簽下我本田菊的名字,如此一來,契約就成立了。」

「你做好決心了是吧?」路德維希說得有些保留。

彼此在不久前還互為對方的敵人,此刻卻輕易結成友軍,那份戒心仍無法簡單卸除。

「當然,早在好幾年前就已經有覺悟了,會對你發動戰爭,純粹是因為你妨礙我佔領王耀的土地。」本田菊笑了一聲:「對共產國發動攻擊吧!路德維希,這對你我來說,不都是很重要的是嗎?」

「當然,是非常重要的決策。」

「那不就好了?」

勾起嘴角,本田菊從容不迫、率性地朝了個手便離去,動作不疾不徐,十分優雅,三名隨行侍衛收到了旨意,便在向路德維希點頭致意後,隨著他們的主人離開。

即便對象是從前最親密的大哥,一旦逆刃相向,卻連眼都不眨一下。

這個人究竟有沒有心呢?路德維希這麼思考的同時,也不得不對這個野心極大的東方男子刮目相看,他們曾是敵人,如今聯手得如此乾脆,這個人到底是發生什麼才會改變?

那對身為外人的自己,不過只是無解罷了。






這一天,灣一如往常在東/京的陪同下做作業,只是情緒看起來不是很好……應該說,這一陣子都不太好的樣子,大概只差沒在塌塌米上滾來滾去以示不滿。

一直被那充滿哀怨的目光凝視,即使是身經百戰的東/京也覺得渾身發毛,他好心提醒著:「小姐,請別對屬下露出那種表情。」

「哼!笨蛋。」灣忍不住扮鬼臉。

「……灣小姐,身為一名女子,說話這麼粗魯,還露出這樣的表情實在不妥,單獨對屬下如此,屬下還能視而不見,但在外頭請多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

否則一個不小心惹火了誰,他會擔心……不是擔心灣,有自己照看著,應付單純的找碴不成問題,他是擔心對方若打算對灣不利,本田菊會下令把人給秒殺。

「什麼外頭嘛!人家已經待在這裡好久了。」

盯著作業,灣鼓起臉露出不高興的模樣,桌子下的雙腿拼命亂踢,一直偷偷以眼角瞪著東/京,看來灣比較想踢的是這個人而不是地板。

「好久」,這句話包括很多很多事情。

與香的連繫只有亞瑟,但後者最近都未出現在本田家,也就代表她沒有辦法得到香的消息,持續了好一陣子的習慣突然斷掉,總是讓人焦躁不安,讓她不禁懷疑是不是出了什麼事,這種想法好似在詛咒香,灣甩甩頭揮掉不吉利的想法。

換句話說會想念亞瑟,似乎只因為他會替自己帶來信件……好像有莫名的悲哀?她偏偏頭,大概是只是多心了。

聆聽灣的牢騷,東/京沉默,他不時用盡各種方法,讓灣無法提起王耀等人的事情,特別是在本田菊面前,後者有意隱瞞埋藏殘酷的種種作為,東/京當然也不希望灣得知。

灣是唯一能讓本田菊感受到溫暖和感情的「最重要的人」,希望她能永遠留在這裡。

這只是自己的私心而已。

「若是您想打發時間,屬下願意陪您聊聊,盡力說出讓您覺得有趣的話。」

「你、你會說笑話嗎?」灣瞪大眼,不可置信。

想像如此恭敬嚴謹的人說笑,她可能有機會數十天都無法控制顏面神經……沒有抑揚頓挫的笑話老實說是挺好笑的。

記得只能露出面無表情,好像有個詞句叫作面癱?

如果是橫/濱,大概就會表示「東/京說笑話這五個字,本身就是個笑點了」。

「不會。」

如此乾脆地坦白令灣有些無力:「我就知道,唉!人家好想出去玩喔!」

「小姐,本田大人雖然忙碌,但這些年來也經常抽出時間陪伴您了不是嗎?如果是出門,大人和屬下也經常輪流帶您出門散心。」

「不是這個意思啦……嗚!東/京,你笑一個好不好?」

東/京總是有辦法將話題轉到另一個方向,她絕對絕對絕對不會喜歡這個人。

「小姐,請別為難屬下。」說是如此,東/京的表情一點也瞧不見為難。

「東/京好無趣,雖然跟小香一樣都不愛笑,可不管我想去哪裡,小香都會陪我,不高興的時候他也都會想辦法讓我開心……啊!有一次阿勇把我的髮飾藏起來卻忘記藏在哪,我們找了好久都睡著了,小香卻幫忙找了一整個晚上才發現,結果隔天就生病了……」

自顧自地講起以前的種種趣事,說得越發開心,有些地方甚至笑了出來,似乎這樣就可以稍微不去在意得不到消息的事,但只是一時的自欺欺人,灣懷念王家,懷念有大家陪伴自己的一切。

一直沒機會詢問什麼時候才能回去,連點消息都不給的話,大家一定會很擔心的。

縱使習慣這裡的生活作息,她的家也不在這裡,而是另一個有家人的那塊土地、那棟房子……總有一天,必須回去。

「是嗎……」

東/京垂下頭,這麼在意兒時玩伴,他擔心灣或許不會留下來,這女孩真的只是單純把口中那位當成「兒時玩伴」嗎?

不可能!那連灣都沒有察覺到的事情,連他都看透了一點。

其實這是理所當然的吧?灣不屬於本田家。

見灣一臉寂寞,東/京遲疑地開口:「……您想回去王府?」

「當然!我答應小香會等他回來耶!要是他先回去了我卻不在,那我不是食言了?啊……不過大哥什麼時候才能忙完接小灣回去呢?」

正因灣的心永遠在王家,本田菊才讓雙方消息完全斷絕,連一眼也不願他們相見。

一旦回去,灣就不會願意回來了,這個變數真的多到無法預期的地步,本田菊只能用掠奪的方式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東/京完全了解,但這樣的做法是正確的嗎?

在自己發現灣對香的另一種情愫的當下,真的不該做什麼嗎?

「灣小姐……您對本田大人的看法如何?」

「菊哥?菊哥對我很好啊~我也喜歡菊哥,他跟耀大哥一樣很照顧小灣……如果,如果你不要老是壞我好事,我也不討厭你啦!」

她指的是每當自己想問阿菊王耀的事情,總會被東/京擋住。

「是嗎?多謝小姐的讚美,但是屬下什麼也沒做。」

「撒謊!」

「多謝小姐讚美。」

「嗚哇!人家還是討厭你啦!」

灣欲哭無累地哀嚎,東/京對這評語沒有反駁。

算了,現階段就算是單純的喜歡,只要對本田菊有好感就足夠了,若被單純的她發現他們做的事情,或許會因此對他們失望,將僅存的連繫抹滅,這是絕不能允許的。

付出靈魂也不要緊,東/京希望灣留在本田家,下場變成如何都無所謂……前提是,如果灣願意的話,因自己終究沒辦法做出傷害灣的事情,哪天灣想離開,恐怕也不會阻止吧?

他害怕著,對於灣真正喜歡的人。

「小姐,本田大人他……」

「怎麼了?這裡的氣氛這麼嚴肅啊?該不會東/京這小子做了什麼對不起本田大人的事?喔喔喔!我看到八卦在對我朝手了。」

「濱哥哥~」

看到不知何時出現在房間裡的橫/濱,一臉笑容滿面,灣很高興地撲過去抱住。

不用多費唇舌問這傢伙怎麼如此神出鬼沒,因為橫/濱就是這種人,答案八成是「我厲害啊!羨慕吧~」……別問對心臟比較好。

欲開口的話被打斷,東/京的心情顯得相當差:「橫/濱,不要講些無意義、毫無水準、根本是流言蜚語的話。」

橫/濱撇撇嘴:「嘖!把你踢下來之後,第一名就是我的了。」

「別對之前的比武記恨,輸給我是你自己學藝不精。」

「妳看看、妳看看,這個悶騷,就只會說些冰塊等級的話,以打壓別人的自信心為樂,小姐,不要跟這種傢伙在一起,否則妳會變成石雕一族的。」

橫/濱故作痛苦地摀著胸口,那過於誇張的受傷表情,令灣忍不住咯咯發笑。

「你會受傷?」東/京輕哼:「我看很難。」

屬下這自稱在橫/濱面前用了浪費,說話的口氣也十分不屑。

「混蛋!當我的心是鐵打的,完全不會受傷嗎!?」

「原來你也知道。」

每次都是這樣,橫/濱非得用上不知道多少忍耐力,才沒在灣面前對東/京比個「凸」,否則被東/京一刀砍了真是划不來,然後上告到本田菊那邊,也只會再死一次,還是私下解決就好。

死一次總比死兩次強,他很有自知之明的。

「結果你到底是來這裡做什麼?」真是亂七八糟。

「啊!對了,我不是來這裡找你吵架的,剛才接獲消息,聽說……」

橫/濱刻意不著痕跡摀住灣的耳朵,悄悄地解釋。

東/京眉一挑,皺起眉頭:「真有其事?」

「我覺得有點不安,所以派人在外頭待命,隨時都能向大人示警,其他人都各有自己的任務,不能全部待在小姐身邊,如果只是聲東擊西法,等大人回來我們就無法交代了,可我又放心不下……所以她就交給你了,沒問題吧?」

「沒問題。」

「嗯……希望不要出問題就好……」

摸摸灣的頭,橫/濱露出沉重的表情,就只有這孩子,絕對不能出事。

否則,他們真的無法想像本田菊會變成什麼樣子。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