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月歌》公告
此日誌一切原創內容,未經允許禁止轉載或二次配布

※APH自律聲明※

〈注意!這裡的圖文部分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部分縣市自創角與APH、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露天賣場請至此

【同人本】試閱
橫東BLH本(橫/濱X東/京)【情鎖孤蓮】(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序章~第五章 番外: 插圖

米英本【Eternal Glory】(漫/澍 文/涵夜月) 序章~第一章-1 插圖 漫畫

菊灣本【繫菊之梅】(文/涵夜月 繪/淚星) 序章~第五章 插圖 彩圖

繫菊之梅補完本【夜夕戀菊】(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第一章~第三章(一) 插圖

香灣漫畫小說連環本【暗香尋梅】系列(全三冊)(漫/司空若雲 文/涵夜月)  漫畫+小說

暗香尋梅補完本【彼岸花的誘惑~罪香~】(雙CPH本。BL:橫/濱X東/京。BG:香/港X台/灣。)

(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彩圖: 序章~第四章 插圖

獨伊漫畫本【promise for you】(漫畫/淚星 劇本/涵夜月) 漫畫
【原創小說本】試閱

【謊言的盡頭~咒印~】(文/涵夜月 繪/澍) 小說:序章~第九章 插圖:

重要的事物一旦被破壞,真的有辦法復原嗎?

一定可以的,就算需要奪取什麼當作代價,那麼,就讓他付吧!

他渴求這樣一個願望,就算對其他人來說如此微不足道……只要本田菊幸福就好了,一個脆弱又故作堅強的孩子,只是如此而已啊!

為什麼,所有人都要傷害本田菊?都要奪走僅剩不多的寶物?

又為什麼……那人要選擇放棄呢?明明還不遲的,不是嗎?

「橫/濱。」

當本田菊露出灰暗頹敗的神色,黯然叫喚時,橫/濱只覺得內心一陣心酸。

「是的,大人。」

不!他想說,請不要放棄,千萬不能放棄。

一旦放手,便會錯過很多事情,他不希望本田菊經歷這樣痛徹心扉的苦痛。

「接下來,就交給你和東/京了。」

「……是的,大人。」

簡短交代後,本田菊邁開步伐,輕聲離去。

一邊,是低聲啜泣的灣,另一邊,是絕望心死的本田菊,分歧相反的兩條道路。

究竟,哪一方才是正確的?對與錯的分界點又是如何?

所有人……自以為正義的那些人,都認為本田菊罪不可赦,掠奪、殺人、蠻不講理、自私無情,是十惡不赦的壞人。

一味指責,要不就是故作哀傷地詢問,為何要這麼做。

別開玩笑了!自己又多偉大啊!?

現在,什麼都沒了,怎麼能接受?可是……卻只能聽令行事,他沒辦法對本田菊說任何建言。

「混蛋……!!」

橫/濱朝著另一個方向離去,無視所有對他的怒氣有些訝然的人們,快速走到一扇房門前,連敲門都沒有,用力拉開。

視而不見、聽而不聞,沒有必要去理會,大家都不了解。

砰的一聲,他無暇顧及自己造成的騷動。

「橫/濱,我說過多少次了,進來前請先敲門,還有,不要推那麼用力。」

大概是曉得橫/濱來訪的原因,房內的東/京只默默地撇他一眼,便轉過頭去,整理衣裝。

「大人要放棄灣小姐了。」

「我知道,所以這不就是在準備?」

「大人要放棄一切了!!!」

東/京沉默一會:「同樣的話不用重複第二遍,我有聽見,況且大人早就交代過,你何須如此驚訝?」

「我沒有驚訝!!」橫/濱怒吼:「難道你都不在意嗎?唯一的幸福……我們長久以來堅持的一切,都被那些人毀壞了,你為什麼還能如此冷靜!?」

「橫/濱。」

東/京停下動作,嘆口氣:「有些事情,並不能只憑眼前所見,這是常有的。」

並非默不關心,他也有,像是沙子沉落的鬱悶。

只是,一切早已沒有用了,就算強留灣,若她只想回去,這種事遲早會發生,就算他們贏得這場戰役。

強取豪奪無法解決任何事情,東/京早就知道了,只是他也……希望本田菊幸福,才裝作沒看見。

只要沒有實質上的傷害,他可以忽視一切。

盲目的忠誠,只建立在兩相情願,若他早一點曉得灣對王家的那些人,有著斬也斬不斷的羈絆,若不是他只曉得……灣捨不得離開王耀。

早該行動了。

「我無法接受,不論發生什麼事,只有大人才是唯一。」

「那是你太頑固了,我從以前就這麼想,太過聽話不是忠誠的作法。」

「大人是我們的救命恩人……!!」

「沒錯,所以我也願意……我們所有人都願意為本田大人獻上一切,身體、血液、靈魂,哪怕是這條命,也在所不惜,只要他一聲令下,送死也甘願,但在本田大人做錯時,帶領他,才是真正必須做的。」

本田菊在他們失去所有,連活著的意義都不明白時,握住了他們的手。

給予希望、給予未來,是最重要的人。

但不能因此只默默跟隨,那樣是無法得到什麼的。

「即使他失去一切?」橫/濱不敢置信。

「大人沒有失去一切,只是他想要的東西,我們無法給。」

本田菊想要的,是像灣那樣純真善良,可以深愛的人,這些,身為部下的他們,無法做到。

深深敬愛、深深敬愛……他們只有這點,絕不會背叛,如此而已。

多麼無力啊!

「事情既然已發展至此,我們只能照做,赴死什麼的,做完再執行也不遲。」

「那還不都是你的錯!!」

橫/濱忍不住衝過去,氣得揪住對方的領子,後者被他推倒在地上,傷口頓時被扯動,東/京蹙眉。

跪在地上,雙手緊緊握住,壓抑著痛苦的神情,怒目瞪視,橫/濱痛恨自己,他也只能做到這樣了。

「你以為……你以為是誰的錯啊!?我們這麼努力守護,這麼、這麼努力,守護大人,而你卻……為什麼要讓小姐去見香/港!?明明知道她最在乎的王家人是不能見面的,連唯一的依靠都失去……大人的幸福怎麼辦!?」

橫/濱低沉沙啞,像是在嘶吼一般的痛苦低喃,東/京也只能沉默以對。

扶在地上的雙手,悄悄地顫抖,但兩人都沒有注意到。

「為什麼,會發生這種……就只有這件事,不能發生在大人身上的啊!!」

「我們需要做的只有陪在他身邊,這樣就足夠了。」

傷害、傷害、不斷地傷害。

最初的願望,真的,只是想要得到什麼而已,一個只能用掠奪來擁有什麼的人。

「大人一開始的手段就不算正確,無論那是出自於什麼樣的情感,現在他願意放開灣,看來似乎也明白這點。」

「只要幫助本田大人就好!!那些我根本不想管!」橫/濱怒吼:「扯後腿什麼的根本不該做,如果小姐走了,本田大人怎麼辦?大家都離開了……他怎麼辦!!?」

怎麼辦才好。

只是想要什麼而已,這是奢求嗎?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是他的錯嗎?他做錯什麼,連累本田菊了嗎?

可是,他真的、真的,只是希望本田菊幸福,其他怎樣都好,難道有錯嗎?

『橫/濱,若我有個萬一,小灣和他們……就拜託你們了。』

『是的,大人……』

那時,他怎麼會說這種話呢?

不是聽令、不是頷首,應該,還有其他,更多更多話可以說吧?

雖然他不曉得,大人以沉靜的口氣如此述說時,內心在想什麼,可是,如果、如果是他,換作他這麼說,肯定難過得想死,自己卻一點話也說不出口。

他做了過分的事情。

「大人,為什麼……為什麼無法幸福?就只有您……絕對要幸福啊!!為什麼、為什麼啊───!!」

現在也一樣。

除了流淚、除了責怪東/京,他做不了其他事情。

真是可笑,這樣無力,真是笑死人了。

「……」

已經多久沒有哭泣了?

東/京沒有說話,抬起頭,望著黑暗的天花板,沉思。

也許橫/濱沒有注意到,除了初次相遇,那唯一一次……之後,他就只為別人傷心,就像現在。

對於這個靠在肩上哭泣的同伴,連聲安慰都無法辦到。

不只有橫/濱,東/京也什麼都做不了,最多……只能盡量彌補。

當初是為何被拯救?不就是希望有一天可以報答嗎?

看看現在的他們,又做了什麼?

希望有人可以愛本田菊,不像東/京等人捨身付出,而是留在本田菊身邊,真心關愛、陪伴,誰都好。

而這些,東/京和橫/濱一輩子也無法達成。

為什麼,他們只能是「部下」呢?


=================================================


對不起,這次試閱充滿著東橫XDDDDDDDDDDDDDDD
我保證、保證下次有阿菊,其實下一段就是他了XD(噴
不過我很喜歡這段,盡情揮灑感情的真諦

是友情喔ˊˇˋ(很認真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劉雨
  • 你就老實承認是BL了吧孩子(←妳少帶壞人家)
  • NOQQ!!!(死守著底限不肯跨越

    涵夜月 於 2010/06/14 13:3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