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費里西安諾加入我們之後,路德維希也投降了,軸/心/國最後的敵人只剩下本田菊,但那邊還沒有任何消息,說不準是還頑固地沒投降吧?」

會議室內,亞瑟拿著公文,站在同/盟/國五大統帥的四人面前,報告目前從軍方得到的消息。

「先不說路德維希,費里西安諾那傢伙投降得有點莫名其妙,到現在我還不懂是為了什麼。」

其實,連他加入軸/心/國的理由都不明白。

費里西安諾看起來實在不像會參與戰爭的人。

「但已經處於弱勢了吧?在數量的面前,落敗是遲早的事情,本田依然不肯低頭,該說是堅持己見還是什麼呢?哥哥我真無法理解。」法蘭西斯輕啜紅茶,神色自若:「這樣下去不曉得要打多久,真是浪費軍力,難不成必須等到把本田家的人都殺光嗎?」

「……我也無法理解,在這種嚴肅的當下,你還喝什麼茶?」

「哥哥我只是在品嘗優雅的真諦。」

「去你的真諦……」

「給我停-止!難道你們不知道嗎?紅茶已經落伍了!現在是可樂的時代!!」阿爾一腳踏在桌子上,一手插腰一手高舉不知從哪拿出的莫名黑色飲料:「讓HERO我來教你們啦!這種時候,就該在夕陽的照耀下揮灑青春的汗水,讓我們朝著彼此的小天地奔跑吧!」

「笨蛋!不要把鞋子踩在桌子上,髒死了!還有那鬼玩意是從哪來的?給我丟掉!」

「啊痛痛痛。」

無法溝通。

「好吵喔!真想早點看到這些笨蛋向我下跪求饒的笨蛋模樣。」

沉默。

法蘭西斯攤攤手,面露無奈,反正他們的會議每次到最後都會變成這樣,他早就認命了。

王耀沒有跟著加入吵鬧,默默盯著公文的內容。

軸/心/國,以費里西安諾‧瓦爾加斯、路德維希、本田菊為首所組成的組織,同/盟/國是為了對抗他們而產生,自己也在本田菊的侵略下只得加入,雙方成為敵人,原本的情誼也早就煙消雲散。

……不!不是這樣的。

他只是為了自己而已,一直以來,都是為了自己,只要選擇一方,另一方理所當然就是敵人,這是不變的道理。

他們在達成阻止軸/心/國的協議後,奮戰至今,現在,只剩下本田菊。

戰爭已進入了尾聲,很快就會結束了吧?

「……王耀、王耀?」

王耀嚇了一跳:「啊……啊啊?什麼?」

「怎麼了?你沒在聽哥哥我說話?」法蘭西斯難得蹙眉,緊盯王耀躊躇的神情:「我們剛才在說,如果要本田菊投降,一定要有個強大而不可抗拒的敗因,關於這點,你有什麼看法嗎?畢竟總得說來,你比我們還了解本田菊那個人吧?」

「我……」

他該怎麼回答?這是要採取最強硬的手段嗎?

雖然節節敗退,但本田菊不可能會輕易投降。

王耀握拳,他真的……不忍心痛下攻擊,才會被情勢逼得需要同/盟/國的幫助,但就算沒看到本田菊的模樣,每當聽到哪裡戰敗,他心情也不好受。

又有什麼辦法呢?既然無法回頭,只能繼續往前走。

這場戰役死了不少人,怎麼能為了兒戲左右決策?

他還有重要的東西在本田菊手上,不打敗對方就永遠無法見到他們。

自私的保護手段,藉口而已。

「選擇離開……跟放著不管,哪個做法最難受?」王耀喃喃:「法蘭西斯,如果是你,會怎麼做?」

他根本不了解本田菊,離開的時間實在太過長久。

人,都是會變的。

「啊?什麼?你是在問哥哥我嗎?」

伊萬笑容滿面地打岔:「我的話,乾脆一切破壞掉比較快喔!」

「我說,沒有人在問你啦!」法蘭西斯無奈地揮手後搔搔頭:「王耀,你根本就不該問我的嘛!真是不懂你們在想什麼,什麼執著、堅持的……這些東西,真的有那麼重要嗎?」

「因為,不管怎麼做都不對啊!」

沒辦法忽視所有的悔恨,後悔太遲了,他也曾經自以為是過,如今,得到報應。

「根本沒有存在完美的結局喔!王耀,缺乏犧牲,就太假惺惺了,你還沒有看清楚的話,不是蠢得可笑嗎?」

這麼說的伊萬,臉上應該還是帶著笑容吧?

娜塔、娜塔莉亞……他那位,堅強又懦弱的可愛妹妹。

「沒有什麼值得同情的,大家都是一樣啊!」

仰頭望著伊萬的背影,法蘭西斯沉思一會:「雖然哥哥我不太能理解……但你似乎,還沒有覺悟,就跟伊萬說的,大家都是相同的,不過跟哥哥我是無緣的啦!比方說啊……」

失去與被失去,放棄與被放棄,那一邊比較痛苦?

只知道,還能思考的話,無論如何都不會好受。

「那邊還在吵架的笨蛋兩人組,看起來跟平常無異,也不知道他們腦袋裡裝的是什麼,為了現實,被迫低頭,搞得一副什麼都沒發生過的那樣,但過去那些事情,肯定還深深留在心口。」

亞瑟和阿爾、伊萬和那塔莉亞……仔細想想,大家都經歷過差不多的事情。

他並非「特別」。

但這也不是可以欣慰的結論。

「喂!王耀,反正本田菊是一定要打倒的,如果你沒辦法做到,那麼就由我來做好了,如果要逼他投降,誰來實行都沒差別。」

「笨蛋阿爾,聽我說話!」亞瑟往阿爾的頭上巴下去。

王耀一愣:「你來做?做什麼?」

「噢!新研發的炸彈試爆啊!所以我就吩咐部下去處理了,爆炸範圍廣,估計會造成為數不少的人死亡,歷經這樣的重創,本田再怎麼頑固,想不投降也難吧?這麼一來我想肯定……」

「炸彈!?」王耀一驚:「阿爾!你怎麼可以這樣做,你、你到底在想什麼!?」

「嗯?怎麼了嗎?王耀你怎麼臉色這麼糟糕?」

法蘭西斯無奈地撫額:「笨蛋……」

王耀一時語塞。

喉嚨乾澀,略微沙啞,只能震驚地站起身,卻難以開口。

雖然他知道,一定得要有人想個辦法讓本田菊肯投降,但沒想到……

沒想到,阿爾竟然用這種極端的手段,對肆屬本田的領地進行大範圍轟炸。

那麼大家呢?

「你們大家的眼神是什麼意思啊?對HERO我有什麼意見嗎?只有這樣本田菊才有可能投降,這次的戰爭已經傷亡太多人了,所謂強大不可抗拒的敗因,只有這樣有效啊!」

「我說阿爾,可是你都沒想到要詢問大家的意見嗎?太一意孤行了吧?而且還是先斬後奏。」

「你們反對?我還以為大家都會同意……」

「重點不在這裡!!」王耀揪住阿爾的領子:「菊他……不管投不投降,不管……現在怎樣都好,你做了這種事,小灣、小香……還有阿勇,都還在那裡啊!你都沒想過這一點嗎?」

阿爾雙瞳微睜,他真的沒有想過這點,原以為,事情可以輕易結束擅自才這麼做的。

「現在做了這種……這樣的事情……該死!」

所有在本田家的人呢?他不敢去設想最糟糕的結果。

如果要逼迫他面對這樣的事實,那還不如……

「我要去找他們。」

話才剛說完,不等其他人回應,王耀便立刻轉身就要離開。

「等一下!」亞瑟連忙擋在門口:「你要去本田家?現在那裡太危險了,即使已經停止轟炸,但還是不能輕易靠近,你無法想像現在是怎樣的狀況,不要貿然行事。」

「讓開!亞瑟,你給我讓開!」

「你沒聽懂我說的嗎?那裡太危險……」

「讓開啊!!」王耀崩潰地大吼。

「王耀,冷靜點。」

眼見情況不對,法蘭西斯攔下激動的王耀:「亞瑟說得沒錯,你別太衝動,會發生什麼事都不知道,戰爭還未結束。」

「法蘭西斯,放開我!」王耀拼命掙扎,卻甩不開法蘭西斯的束縛。

「哥哥我若是放開你,你就會衝過去打亞瑟了啦!」

「你……!!」

面對這樣的情景,伊萬揉揉額,冷淡地沒有回應,阿爾張了張口,無話可說。

「先冷靜下來再說,好嗎?」

「我怎麼可能冷靜得了?你說啊!要我怎麼做!?」王耀低下頭:「反正,不管我做什麼都不對,那乾脆由你們告訴我該怎麼做好了!」

他已經捫心自問不止一遍。

要怎麼做才好?

不管選擇什麼,到頭來都會演變至此,所以一直以來,他都做錯了吧?

打從放開香的那一刻,又失去了灣,失去了任勇洙。

為什麼要這樣對他?

如果說,這世上真的有所謂的因果報應,那麼,為何是他的弟妹來承受?

而他,為什麼會走錯路?

「小灣……小香……阿勇……」

其實,他只是因為寂寞而已吧?很久很久以前開始,一直……真的,只是寂寞而已。

自從走錯了路,就沒再珍惜了。

回到家,有弟妹歡迎他的那份溫暖。

「你們,放開……」

「不~好意思,打擾了啦!各位。」

隨著優哉游哉,帶點輕挑的口氣,驀地,門打開,兩名男子被挾持著走進來,其中一人,清秀的面容顯得冷漠,另一名則態度自若,悠哉地笑著。

對於這樣突其然的狀況,眾人都不曉得該如何是好。

「你們是本田家的……」

他們認出那是東/京和橫/濱,本田菊的兩名部下,也是難纏的敵人。

尤其是橫/濱,數次在戰場中交會,而現在,卻突然出現在這種地方,沒人能想到原因。

「沒想到這種戰爭時期,還有膽子來到這裡,你們才兩個人而已,難道不怕被殺?」亞瑟皺眉,譴責的目光投向挾持兩人的士兵:「這是怎麼回事?」

士兵有些為難地解釋:「對不起……亞瑟大人,我們本來想先將他們綁起來,按照規矩,靜待處置,但是這兩個人說……」

「哼!要殺就殺啊!你以為我們會怕嗎?」橫/濱冷下眼。

在最重要的大人生死未卜的當下,就為了這些自私的人們,只得聽令並離開本田家,這種七上八下的擔心,他們才不會了解。

怎麼可能了解?本田菊對同/盟/國來說是敵人。

「橫/濱……」

橫/濱很不屑地撇嘴:「嘖!知道了啦!……總之,想要殺我們,還是俘虜,隨便你們,不過如此一來,你們就別想知道灣小姐在哪裡了。」

王耀倒吸一口氣:「你這是什麼意思!?」

「幹嘛?要殺了我啊?」橫/濱瞪著王耀:「要不是本田大人的命令,我才不想過來看到你們,以為我時間那麼多嗎?像你們這樣自以為是,裝成正義之士的王八蛋!」

「橫/濱,你不要衝動。」東/京蹙眉:「萬一弄個不好,對彼此都不是什麼好事。」

他也不想在這裡多待一秒鐘,但還是得先完成被交付的任務。

聞言,橫/濱沉思一會,才心不甘情不願地從口袋中拿出一個飾物。

王耀送給灣的頭飾。

「那是小灣的……!!」

「如果想見到灣小姐,就別廢話太多一起過來,如何?」

這就是本田菊放心讓兩人過來的原因,並非要他們送死,而是王耀不可能放著灣不管,只要說出灣的名字,就有一線生機。

其實,也算是一項賭注。

即便因此喪命,兩人都不會有所怨念,大概,只有怨嘆無法為本田菊而死。

「我……」王耀的目光顯然受到動搖。

「等、等一下,王耀。」亞瑟連忙打斷:「一個人太危險了,搞不好有陷阱,我們一起去。」

法蘭西斯也抱持同意的態度。

「隨便你們啊!愛來就來,我才不管呢!」橫/濱聳聳肩。

或許,在漫長的掙扎後,終於有機會見到大家。

他又怎麼能放棄這個機會,錯過現在,無法保證還有下一次。

稍作猶豫,王耀點頭。


=====================================================================


於是阿菊又被馬修掉了,這大概就是補完本的定義吧(不是
順到一提,那個拿可樂是朋友的感想,我覺得很有趣就修成那樣了XD原本只有指著天花板而已XDD

下一章有小灣喔ˊˇˋ
這禮拜會搞定東橫篇,然後終於可以進入最後一章(掩面,為了補償阿菊,很菊灣的香勇章<←咦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