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月歌》公告
此日誌一切原創內容,未經允許禁止轉載或二次配布

※APH自律聲明※

〈注意!這裡的圖文部分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部分縣市自創角與APH、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露天賣場請至此

【同人本】試閱
橫東BLH本(橫/濱X東/京)【情鎖孤蓮】(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序章~第五章 番外: 插圖

米英本【Eternal Glory】(漫/澍 文/涵夜月) 序章~第一章-1 插圖 漫畫

菊灣本【繫菊之梅】(文/涵夜月 繪/淚星) 序章~第五章 插圖 彩圖

繫菊之梅補完本【夜夕戀菊】(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第一章~第三章(一) 插圖

香灣漫畫小說連環本【暗香尋梅】系列(全三冊)(漫/司空若雲 文/涵夜月)  漫畫+小說

暗香尋梅補完本【彼岸花的誘惑~罪香~】(雙CPH本。BL:橫/濱X東/京。BG:香/港X台/灣。)

(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彩圖: 序章~第四章 插圖

獨伊漫畫本【promise for you】(漫畫/淚星 劇本/涵夜月) 漫畫
【原創小說本】試閱

【謊言的盡頭~咒印~】(文/涵夜月 繪/澍) 小說:序章~第九章 插圖:

從會議廳走出後到現在,五人隨著東/京和橫/濱,已經走了約莫十分鐘的路程,但沒有人抱怨,連一向是第一個不耐煩的阿爾都未出聲,在眾人的最後方,似乎是在喃喃自語,只有法蘭西斯偶爾發出的嘆氣聲。

對方連個表示都沒有,但他們也不太緊張,這裡還是同/盟/國的勢力範圍,擅闖幾人還有可能,就算有埋伏,人數也不可能多到無法應付,若有個萬一,只要大喊一聲,隨時都會有部下趕到。

還有其餘不可忽視的潛在風險,面對急於想見到家人的王耀,也不好開口說什麼。

然後,兩人帶領他們走到一間小木屋前,裡頭發出微暗的光芒,似乎可以瞧見有人在裡頭的氣息……王耀緊張地握拳。

「就是這裡。」橫/濱握著門把,一滯:「我話先說在前頭,我們只是把人帶到,其餘事情一概不負責,就這樣。」

說著,橫/濱打開門,木門發出咿呀的聲響,以緩慢的速度漸漸開啟。

當眾人瞧清房內景象的瞬間……

「小灣!阿勇!還有……」

聽見呼喚,房內的兩人也驚訝地抬起頭。

「大哥!」

「耀、耀大哥?」

終於忍受不住,王耀推開前方兩人,衝上前緊緊抱住朝他奔來的灣和任勇洙,深怕這是假像,非常非常用力地緊抱著,直到懷中兩個軀體確實傳來活生生的溫暖,才放下心來,並哽咽一聲。

他的弟妹,在自己身邊,自己總算碰到他們。

歷經幾年的掙扎,於是,又相見了。

這份感動,難以用言語深刻表達,但是,他真的非常高興。

「大哥,耀大哥,我好想見你。」

灣也用盡所有的思念回報王耀,盡情哭泣,一直以來,她只知道自己非常想念大家,可往往到終於重逢了,才發現根本不單單只有「想念」。

王耀沒有死,他還活得好好的,沒有被本田菊殺死。

還以為,再也見不到,連一句話都無法說了。

「對不起……」

如果他再更珍惜一點,結果是否會不同?

輕撫灣的臉,發現她少了一點純真,多了一絲沉靜的氣息。

「妳長大了不少,也瘦了,在菊那邊過得如何?」

雖然不認為對方會對灣做什麼,可本田菊的心情陰晴不定,他擔心灣難免會收到波及。

灣搖搖頭:「沒有,只是……灣很想見耀大哥。」

本田菊沒有真的虐待過她,灣很清楚,卻又無法否認,他帶給自己很多悲傷。

她不想讓王耀知道這些事,不希望再因自己的緣故,令對方煩心。

但是,為什麼本田菊要說謊呢?她不懂。

王耀敏銳地察覺到灣有事相瞞,卻沒有戳破,將目光轉向任勇洙,清楚瞧見他蒼白卻故作堅強的神色。

「阿勇,你……」

王耀皺起眉頭上下打量一會,拉住他的手臂,不意外聽到痛呼。

「唉呀大哥,痛啊!」任勇洙下意識發出痛呼後,才見到王耀震驚的神色。

「菊他,該不會對你……?」

本田菊和任勇洙從以前關係就不太好,可以想見因戰敗而被俘虜的任勇洙,會遭到什麼樣的待遇。

他沒有問,就怕那個答案實在太過殘忍。

「我沒事啦!反正現在還活得好好的,大哥你不用露出這種表情,嚇到我了啊!」任勇洙努力用著輕鬆的口氣笑著說。

回想那次情景,灣忍不住抓緊王耀的衣角,顫抖了一下。

那時,她都以為任勇洙不會再醒過來了,甚至,也沒有再次相見的機會。

「是嗎……」王耀悄悄地嘆口氣。

還活著,確實是不幸中的大幸,但不能說什麼「真是太好了」這種虛偽的話。

他還有彌補的機會嗎?好不容易再次捧在手心的小小幸福,這一次,希望不會重蹈覆轍。

珍惜、感受,讓彼此心中充滿了溫暖,了解活在世上最重要的事情。

「香港……」

亞瑟突如其然的輕喃令王耀心一跳。

被本田菊帶走的王家人有三名,第一個是被強硬奪走的灣,再來是戰敗被俘的任勇洙,最後一個……是他曾經放棄過,送到亞瑟家,才又被奪去的……

「啊!我……」香為難地低下頭。

看向躊躇不安而不敢上前的香,王耀一時不曉得該說什麼才好,香也已經長這麼大了,而自己似乎沒為他做過什麼,縱使當時是情非得已,他還是放開了。

沒辦法說聲抱歉,簡單的問候也做不到,他們之間,已產生隔閡。

他一直認為香總是喜歡一個人相處,是個懂事的孩子,而後,亞瑟曾為此罵過他。

有很多事,並非自己所想那般,香或許,只是不太熟悉如何表達。

王耀抿抿唇,移開視線:「小灣,為什麼你們會在這裡?」

「那個,是東/京和橫/濱哥哥,把我們帶來的,他們說要離開……所以……」

香與任勇洙對看一眼,其實,在兩人這麼說的時候,他們是抱持懷疑與猶豫的。

本田家如何待灣是一回事,因為是王家人,他們從沒被善待,欺瞞、謊言,這一點就連灣也經歷過,因為她太善良,事已至此仍不懂得懷疑。

他們不一樣,若不是看在有灣在場,應當不至於陷害,或是對灣不利,否則不會這麼乖巧地跟隨。

說離開就真的放他們走,根本不相信有這麼好的事情,畢竟,本田菊恨他們入骨。

「哼!那也不過是本田大人命令我們這麼做罷了,不然在這種非常時期,以為我們這麼閒嗎?還讓你們演出這種無聊透頂的戲碼。」

橫/濱的口氣沒有招來不善的目光與指責,無論怎麼抱怨,他真的將灣等人毫髮無傷地帶來了。

「呃!那個……」亞瑟有些尷尬地打岔:「他們三人都安好,應該是很早就離開本田家了吧?那……本田呢?沒有一起來嗎?」

灣一愣:「咦……這是什麼意思?」

她不了解為什麼大家面面相覷,好像有口難言的模樣?不離開就會出事嗎?

伊萬揚起嘴角:「嗯!整件事如果要簡單說的話,就是這樣這樣吧?」

「喂!你不要……」

「本田的領地被阿爾的部下轟炸啦!看來情況應該會很有趣喔!」

眾人一愣,灣更是嚇得臉色瞬間慘白。

本田菊……她曾經安穩生活的本田家,被轟炸了?

很痛苦,差點窒息,這陣子幾乎是灑盡了所有的悲傷勉強待著的地方,可卻也是生活數年的另一個家。

離開前明明還完好無傷,只有戰前的死寂與沉悶,現在變成了什麼模樣了?

法蘭西斯看伊萬坦承後,就一臉置身事外的模樣,無奈地攤手:「因為啊……在那種情況也是沒辦法的,不過哥哥我沒想到本田菊竟然轉變這麼多,人都願意放了,但為什麼就是不肯投降呢?」

「都是阿爾自作主張啦,真是的,大笨蛋……」

「你們……」

橫/濱瞠目結舌一會,好不容易才找回自己的聲音:「你們……對本田大人做了那種事?」

世人眼中的本田菊,再如何殘忍,可他終究只擁有血肉之軀,受到無法抵擋的攻擊,一樣會受傷,甚至……死亡。

而這些人,這麼簡單就對他發動全面轟炸了?

這麼……輕易就……?

「耀、耀大哥,這是……真的嗎?你們對菊……哥他?」灣哭喪著一張臉。

王耀無法開口,只有抱緊灣,嘆了一口氣。

他又何嘗希望如此?

阿爾忍不住辯駁幾句:「你們幹嘛都怪HERO我?我、我只是想說,早點結束戰爭。」

「阿爾,不管你的理由如何正當,所作所為也是有對錯之分的。」

「有什麼關係?亞瑟,反正多虧阿爾,漫長的戰役也可以劃下休止符了啊!」

「重點不在這裡,而是……」

砰!牆壁被敲響,脆弱地凹了一個坑洞,打斷他們的爭執。

「少跟我開玩笑了,你們這些傢伙!!」橫/濱緊握的拳頭顫抖,怒目瞪視:「同/盟/國果然沒有好人,本田大人雖然攻擊你們,無論你們如何把他逼到絕境,但到頭來還是沒有傷害灣小姐,還在辯這些沒有意義的事情?你們竟敢這麼做!?不要開玩笑了,混蛋東西……」

東/京沉默地拉住橫/濱:「走吧!」

雖然他阻止橫/濱,臉色卻陰沉得恐怖,只是幾近所能地壓抑憤怒而已。

「可惡!」橫/濱咬咬牙,憤恨不甘。

察覺他們的行動,法蘭西斯和伊萬一人攔住一人。

「怎麼?目地達到了,所以現在要殺了我們嗎?卑鄙的一群人。」

橫/濱握住刀鞘,東/京這時也沒有攔住他了,猛地,將手放在刀柄上。

現在的他們,隨時都會拔刀,即便人數上處於劣勢,而他們站在同/盟/國的勢力範圍,也不惜要賭上一條命。

反正,打從被本田菊拯救後,命就獻給那位大人了。

「如果你們擅自行動的話……雖然不至於痛下殺手,不過我們基本的措施還是必要的。」亞瑟試著勸說:「希望你們至少可以乖乖配合。」

「呵呵、呵呵呵!好個基本的措施。」橫/濱冷笑著:「不要用這種說詞來美化你們的作為,反正戰爭我們早就輸了,所有的下場只能自認倒楣,是這個意思吧?」

不過是建立在血染之上的正義而已,不過是將罪惡如同塵土一般滿天飛揚罷了。

橫/濱挑眉:「好啊!隨你們怎麼做,殺了我們也行,可是同樣的,我們也不會這麼輕易認輸,最好要有重傷的準備,就是死,也要拖幾個人陪葬。」

東/京沒有說話,可是露出的表情也是相同的意思。

「你們……命那麼重要,有必要為了本田菊做到這種地步嗎?哥哥我真是不懂。」

「那真是太好了,如果你們可以理解,那這種人生也跟完蛋劃上等號了……你說是吧?東/京。」

「是啊!」東/京瞇起雙眼:「我們會貫徹自己的決意,不需要你們的理解。」

不需要,而且沒必要。

哪怕失去一切,也要守住這份自尊,沒人可以侮辱。

「自願送死媽?很好啊!我最喜歡這種笨蛋了。」伊萬笑著舉起槍:「不曉得是你們先將我的腦袋砍下,還是我先讓你們腦袋開花呢?很有趣。」

「不、不要!!」

灣心一顫,連忙推開王耀,擋在橫/濱面前。

「小灣!妳在做什麼,太危險了!」

王耀雖緊張,可是擔心對方不曉得會做什麼的情況下,無法貿然上前。

面對灣的行動,東/京和橫/濱也露出顯而易見的愕然。

她是個善良的孩子,他們一直都知道,可從來沒想過灣會為他們做到這個地步。

再怎麼相處,彼此也是「外人」,不值得,也沒意義的。

「不要對他們出手,拜託你們……」

面對這一觸即發的場面,灣很害怕,但仍努力做出堅強的模樣。

「不要殺了他們,其實東/京和橫/濱哥哥一直對灣很好,他們……從沒虐待我,真的,非常照顧我,甚至為了保護我而受傷,所以求求你們……」

她好害怕,非常害怕,全身不停的顫抖告知這點。

受傷是很痛的,她不想看到。

為了本田菊,東/京和橫/濱是可以放棄生命的,灣知道就算死在這裡,他們也會為本田菊試圖反抗。

就算曾欺瞞過,但終究沒做到真正傷害的事情,她是無法見到兩人在自己面前流血。

「小灣……」王耀啞然。

任勇洙發現香的臉色非常難看,並發出一聲低吟。

早就來不及了,或許,香也注意到,無論再怎麼深愛,也只會換回一場空。

灣已經會為了本田家的人,以性命保護,不再完全屬於王家了。

「……」

伊萬的表情陰晴不定,雖然還是帶著笑,卻笑得很不真誠,亞瑟不敢說話,深怕一個不小心真的就要將子彈發射出去。

法蘭西斯拉住伊萬:「住手吧!」

「……哼!真是無聊死了,一點也不有趣。」

直到伊萬聳聳肩,放下槍後,灣才稍稍鬆了口氣。

「那、那麼,菊哥……呢?不會真的……」

眾人面面相覷,沒有親眼見到現場,實在不好妄下評語。

「東/京,走吧!」

「等一下!」

橫/濱冷冷地望著亞瑟。

後者見情況僵持不下,蠕動了下嘴唇,短暫的思考後,才解釋:「我們一起回去找本田菊吧!大家在一起也比較安全。」

橫/濱也只有冷哼一聲。


====================================================


因為寫完夜夕太HIGH了,一次發四千字的試閱~下次會將第二章發完~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leep
  • 哦哦哦哦哦涵涵的私心越來越重了=ˇ=

    哦哦哦哦我好想看京都

    哦哦哦哦我好窮

    (妳吵死人了)
  • 你還沒看過東橫章,那才是開得最嚴重的XDDDDD
    雖然我還是沒有忘記要彌補菊灣啦~(噴
    京/都在後面出場很大~試閱可能不會放到那邊,在第三章後半了(拍額

    努力打工賺回來吧(拍)我則是要靠賣書賺回來XDDDDD
    愛死你了(抱

    涵夜月 於 2010/07/16 23:26 回覆

  • sleep
  • 哦哦哦那個京都是為了我嗎?(不是)

    哦哦哦我不想知道最嚴重又不到BL的是什麼(啥?)
  • 不是ˊˇˋ(殘忍地一秒打碎你的心
    雖然我覺得搞不好是因為你有提到他才會寫到不少(噴XD

    最嚴重又不到BL?XD
    看到這句話,我的理解是:兩人關係很好,卻沒有接吻(喂

    涵夜月 於 2010/07/17 14:50 回覆

  • sleep
  • 嗚啊我討厭你...(哭走)

    所以是互相抱來抱去嗎?XD
  • 記得晚餐前要回來喔~(揮手帕

    討厭ˊˇˋ別說得那麼直接嘛~
    當然我是絕對不會承認這回事的,有也當作沒有(認真

    涵夜月 於 2010/07/17 15:2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