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月歌》公告
此日誌一切原創內容,未經允許禁止轉載或二次配布

※APH自律聲明※

〈注意!這裡的圖文部分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部分縣市自創角與APH、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露天賣場請至此

【同人本】試閱
橫東BLH本(橫/濱X東/京)【情鎖孤蓮】(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序章~第五章 番外: 插圖

米英本【Eternal Glory】(漫/澍 文/涵夜月) 序章~第一章-1 插圖 漫畫

菊灣本【繫菊之梅】(文/涵夜月 繪/淚星) 序章~第五章 插圖 彩圖

繫菊之梅補完本【夜夕戀菊】(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第一章~第三章(一) 插圖

香灣漫畫小說連環本【暗香尋梅】系列(全三冊)(漫/司空若雲 文/涵夜月)  漫畫+小說

暗香尋梅補完本【彼岸花的誘惑~罪香~】(雙CPH本。BL:橫/濱X東/京。BG:香/港X台/灣。)

(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彩圖: 序章~第四章 插圖

獨伊漫畫本【promise for you】(漫畫/淚星 劇本/涵夜月) 漫畫
【原創小說本】試閱

【謊言的盡頭~咒印~】(文/涵夜月 繪/澍) 小說:序章~第九章 插圖:

「東/京,這邊!……呃!該死的東西!」

橫/濱首先發現被壓在瓦礫堆裡的廣/島,使勁推開上面的厚重木牆,東/京趁機要將人帶出去,卻發現他雖然傷得很重,導致昏迷不醒,卻還是小心翼翼地守護懷中的……

「本田大人!?」東/京驚愕。

橫/濱嚇得差點鬆手,幸虧眾人趕到才及時穩住,此時橫/濱也顧不得那麼多了,二話不說就讓亞瑟獨撐重物,蹲下身查看兩人的狀況,氣得亞瑟忍不住罵髒話。

「廣/島,本田大人!」

兩個人都還有呼吸,可並不代表已脫離危險。

「菊哥!」

王耀連忙拉住要衝過去的灣:「小灣,別過去,我們先把他們扶出來。」

「那有沒有人想過要幫我一下啊?」亞瑟小聲碎念著。

眾人費了一番功夫才將廣/島和本田菊帶出來,相較於前者全身的瘀青與嚴重灼傷,本田菊只是輕微擦傷,卻不知為何意識朦朧,怎麼叫喚都無法清醒。

睜著朦朧的雙眼,望著前方,卻不是針對他們。

他在看誰?在看哪裡?

「為什麼……為什麼菊哥叫不醒呢?難道說,他、他已經……?」

說著,灣忍不住哽咽了聲,她無法想像。

什麼話都還未說,想要解釋的、傾訴的……明明,什麼都還沒說啊!

「菊……!!」

如果……本田菊就這樣離開,他肯定一輩子也不能原諒自己。

輕撫著本田菊的髮絲,王耀咬緊下唇。

「本田大人。」

橫/濱望著東/京,看到後者頭一次露出像是在壓抑什麼的絕望神情。

他張了張口想說些話,但一個字也吐不出來。

「菊……菊……!!」

「菊哥!」

忽地,本田菊全身一顫,原本迷濛的雙眼稍微聚焦,露出一絲絲的驚訝。

「啊……」他用著沙啞的聲音,喃喃:「王耀……小灣……我……」

發現他終於有所回應,眾人更是激動地不能自己。

「混蛋!別說了,振作一點。」

「菊哥,振作一點,求求你,不要死……」灣緊緊握著本田菊的手,淚流滿面。

本田菊輕嘆一口氣。

他看見了,不應該看見的夢。

這些,都不是現實,可是……所有人都在自己身邊,為他悲傷,好開心。

好開心,好就沒有這麼高興了。

「呵……呵呵……」

「有什麼好笑的,你這混蛋!」王耀扭曲著難看的臉,斥責。

「你們……在擔心我嗎?王耀,你好久……都沒有擔心我了呢……應該恨我的,不是嗎?」

他只是,誠實表達自己的心情罷了。

真的夢到了,夢到憧憬的王耀,和深愛的灣。

這麼多年以來的種種,可以放開了嗎?可以……盡情撒嬌了?

「不!不是的、不是的!」王耀驚慌:「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要恨你,我只是……不知道該怎麼做而已,我……」

面對王耀的懊悔與自責,本田菊微微睜大眼。

「是我不好,是我放著你不管的,如果那時,我肯抓緊你的手,我……」

他錯了,錯得太離譜。

當時為什麼不再珍惜一些?沒有任何事情,比家人更重要啊!

導致現在四分五裂,只能一次又一次的懺悔,他到底得到了什麼?

「菊哥,你明明沒有殺了耀大哥,為什麼要說這種話?」

那天,本田菊表示王耀已經被他殺死了。

明明就不是真的,為何要說那種會讓自己會更痛恨這個人的謊言?

「還有這個,那是我以為你已經扔掉的,是耀大哥送我的頭飾,你一直、一直收在房間裡,保存得好好的不是嗎?」

當東/京將頭飾交還給灣的時候,這麼說的。

「頭飾……」本田菊微微蹙眉:「我……收了起來,為什麼……?」

東/京微微移開目光……那頭飾,是他拿出來的,他很清楚本田菊收在哪裡。

只是想要用盡各種方法讓灣知道,本田菊真的很愛灣,並非冷血無情。

「而且,而且你還……你什麼都沒有跟我說啊!」

為什麼要說謊?又為什麼要吻她?

一定、一定還有更重要的話,沒有說吧?

「……」

本田菊沉默一會,露出悲傷的表情,抬起手,輕輕拭去灣的淚水。

「不要哭……」本田菊努力扯開溫柔的笑容:「淚……不適合妳,小灣,我……想要保護妳。」

純真善良的笑容,才是灣最美麗的模樣。

「我……只是不甘心……不甘心你們能夠輕易得到幸福……卻捨不得施捨一點給我。」

是他太貪心了嗎?

什麼都想要得到,權力、金錢、地位,還有……

「我只是……只是想要那久遠的幸福吧?」本田菊悠悠地嘆口氣:「請你們……不要哭。」

因為,一切都是他不好。

可是,至少最後……就這麼最後一刻,他想要坦白。

「小灣,其實我……我是……是……」

話未說完,本田菊輕撫灣臉頰的右手便無力地垂落在地,雙眼疲憊地緊閉。

「菊!」

「菊哥!!」

「大人!」

眾人嚇了一跳,連忙想上前查看本田菊的情況。

「本田菊只是昏倒了而已,你們不用太緊張啦!」亞瑟無奈地撫著後頸:「總而言之,把他帶去救治吧,連同本田的部下們一起,二/戰已經結束,該收拾殘局了。」

灣握著本田菊的手,沒有放開。

這一次,不只是本田菊,她也,不想再放開了。

「……」

悄悄地望著灣堅定凝視本田菊的神情,香的雙眼矇上一層晦暗。





「真是太過分了!!」橫/濱仰天大吼。

因為眾人的幫忙,好不容易終於將肆屬本田的領地大致整頓好,不過對於阿爾的部下在附近走來走去的事情,橫/濱有點小不爽,他可還沒忘記本田家會變成這樣,全都是阿爾所致,自然也沒辦法對他們有任何好感。

哼!裝得一副好人的樣子,骨子裡還不都一樣。

東/京回得十分冷淡:「小聲點,你想把大家都吵醒嗎?」

橫/濱想反駁,但看在大家好不容易可以休息的份上,只好忍下這口氣。

他們的同伴中,除了廣/島傷得比較嚴重以外,其他人,包括本田菊都沒大礙,只要修養一陣子就好,算是唯一值得慶幸的了。

因為戰爭的事情,大家實在太過疲累。

「你都不生氣嗎?他們一直晃來晃去的,看得真是不順眼,快點滾回歐洲去不要再來,皆大歡喜。」

橫/濱大概不曉得,亞瑟曾說了差不多的話,不過他是要阿爾不要再回歐洲了。

「沒辦法,少了他們,這裡要重建得花一番工夫。」

「花就花啊!又沒什麼大不了的……啊啊!真是火大,好想把他們做掉!」

東/京搖搖頭:「那會太明顯,用暗算的就好了。」

「喔喔!好啊!我舉雙手贊成。」

兩人難得這麼意氣相投。

「……咦?那不是王耀嗎?他還在這裡做什麼啊?擅自進來本田家也不會敲門。」橫/濱扳了扳手,發出喀喀的聲音:「很好!第一個要做掉的傢伙就決定是他了。」

「所以說,會留下物證的。」東/京冷漠地撇了眼:「那裡是往本田大人房間的方向。」

「啊?什麼?那不行啊!大人好不容易可以休息……喂!你給我等等。」

橫/濱大呼小叫地追上王耀:「王家的,你走錯路了啦!」

王耀一臉莫名奇妙,卻還是繼續往前走:「我沒有走錯啊!」

「你再走下去就要到本田大人的房間了。」橫/濱強調。

「我是要找菊沒錯……不!我是說,我要找小灣,她也累了卻還要照顧菊,我只是要勸她去休息而已。」

「唉呀!大人在睡覺……在療養,你……您可不可以晚點再……」

如果可以的話,橫/濱真不想對這個人用敬語,王家的人對他來說都是頭號敵人。

灣不算。

「我只是去探望小灣而已你這麼緊張做什麼?照顧菊這麼久,她也該休……」

王耀拉開門,然後……兩人沉默了。

本田菊躺在床鋪上很正常,因為本來就是在休息,可映入兩人眼中的景象還有灣,而灣不曉得為什麼整個人枕在本田菊肘上,像隻小貓一樣窩進他懷中。

孤男寡女躺在一張床上,要說沒發生什麼事,實在很難讓人信服,本田菊有些害羞的尷尬模樣,似乎無從解釋現在是怎樣的情況。

「唉呀?不小心打擾了嗎?」橫/濱愣了會,隨後笑得非常包容:「別擔心,本田大人,你們請繼續、請繼續啊!不用介意我們。」

最好趕快事成定局,霸王硬上攻也沒關係,這樣灣小姐就真的可以永遠留在本田家了。

還可以順便看到王家的人氣得牙癢癢的樣子,嘿嘿嘿嘿!一舉數得。

「我沒有……」

本田菊本想澄清他們什麼都沒做……結果目光一轉,看見王耀的表情,頓時語塞。

「啪!」的一聲傳出,大概是有個叫作理智線的東西斷了。

「本‧田‧菊!!!」

本田家差點被這吼聲給掀頂,王耀衝過去就直接掐住本田菊的脖子,上下左右拼命晃。

「哇!你這個臭王家的,對大人做什麼──!?」橫/濱邊哀號邊努力扳開王耀的手掌:「還不快點給我放開!」

「我做什麼!?看到這種狀況我不為小灣討公道我算什麼哥哥,你還要我做什麼!?」

「咳、咳咳!等、等一下……」

本田菊想說點什麼,可是氣都快喘不過來了,什麼話都不能說。

「大人現在是病人啊!你竟然趁人之危,卑鄙!」

「什麼卑鄙!?趁人之危的是他吧?小灣只是一個弱女子,怎麼敵得了野狼?」

「誰是野狼啊你!!」

兩人的唇槍舌戰你來我往,就是沒想到本田菊可能會撐不過氣,掛點。

「你們兩個,請夠了。」

東/京雙手環胸,斜靠著牆挑眉:「再說下去本田大人就要沒命了,還有,你們就不怕吵醒灣小姐嗎?」

兩人一愣,尚未做出反應,灣已經被吵得扭了扭身子,茫然地睜開眼,打呵欠。

「呼啊!早安,耀大哥、菊哥……咦?」

灣的眼神在本田菊被掐住的脖子和王耀以及橫/濱目瞪口呆中游移。

雙方馬上收手,本田菊無奈地順了順口氣。

「哈、哈哈!沒事,小灣,早安啊!」

其實現在是凌晨。

「哪!小灣,菊還要休息對吧?妳也累了,還是早點補個眠比較好,所以我們回家吧?嗯?」

看在灣先跟他道早的份上,可以稍微不跟本田菊計較沒關係。

「咦?可是菊哥他……」

灣猶豫地看著本田菊,不曉得他為什麼滿臉通紅,好像很痛苦,該不會感冒了吧?

「所以啊,菊要好好靜養才會快點好不是嗎?小灣與其照顧他,不如讓他安靜休息,不是更好?」

說謊不打草稿,橫/濱嘴角抽搐。

「喔……」灣愣愣地點頭:「也是,那菊哥,我先走了喔?」

這樣就要走了嗎!?

人家不是都說經歷生離死別後會更加珍惜?可是灣卻完全沒有想到要表示什麼?

本田菊想挽留灣,可現在還是不要多說話比較保險,而且他目前說話有困難,只得點點頭。

「那人家繼續睡了……」

灣頭一晃,便直接往本田菊的方向倒去,王耀眼明手快地扶住並抱了起來,就是不肯讓兩人看起來很甜蜜的模樣,閃瞎自己。

原來是還在睡夢中嗎?本田菊感到哀傷。

目送他們的背影,橫/濱對王耀扮了個鬼臉:「切!永遠不要回來啦!」

好不容易把以為本田菊對灣做了什麼的王耀給「請」出去,他忍不住上前關心本田菊的狀況。

「本田大人,您沒事吧?」

「沒什麼,不用擔心。」

雖然差點就窒息了,不過現在還活著就好。

東/京走上前:「各方面都是?」

本田菊愣了愣,來回望著東/京和橫/濱,發現兩人都露出異常凝重的目光。

「你們……」怎麼了?

「大人,我……對不起。」橫/濱低下頭。

為什麼要道歉?本田菊問不出口。

「我害您……差點就失去灣小姐,我什麼都沒辦法為您付出,害您這麼痛苦,我真的,覺得很抱歉。」

他只想到自己。

只一廂情願,衝動地做出盲目的事情。

「我也是。」東/京抿抿唇:「擅自讓灣小姐去見王家的人,違背您的命令了。」

雖然,他不曉得若沒那樣做,結果會不會變好。

可他的行為確實傷害到本田菊。

「……」

看著兩人,本田菊想到初次相遇。

那時,他們的目光,已經置生死於之外……跟他很像,曾經。

沒辦法放著不管,所以,他拉起了他們。

「你們……不用道歉。」

可沒想到,他們從一個深淵振作起來,卻又投入另一個深淵。

「我救了大家,並不是要跟著我出生入死,連性命都不顧,我並不是……希望你們將命獻給我,而且,正因為有你們陪在身邊,我才能奮戰到現在。」

就算無法代替灣,他們也是自己很重要的存在。

是無可取代的,如同朋友一般的部下。

「我很感謝你們,所以不要介意了。」

橫/濱壓抑著淚水,努力扯出笑容:「大人,我們……還可以陪在您的身邊嗎?」

本田菊莞爾:「那當然是,沒有問題了,就算是未來,我也需要你們的輔佐啊!……當然,還有你也是,東/京。」

橫/濱轉頭,瞬間,他嚇得倒退一步。

「你……」

東/京疑惑,才發現自己的眼角微濕,連忙抹乾,拼命想掩飾,卻來不及了。

「我、我這是……」

「天啊!你、你你你你,竟然也會流淚,超級大冰山,超級冷感的你竟然流淚了!!難不成是天將滅亡的預兆!?那可不得了了,本田大人,我們快點逃吧!」

東/京的怒氣被橫/濱誇張的口氣激起:「吵死了!那天還不曉得是誰抓著我大哭!」

想起之前的窘況,橫/濱滿臉通紅。

可惡,這真是他一生的汙點。

「那還不都是因為你!」

戰爭,爆發。

不!其實只是某兩人有點沒營養的打架而已,原本該是讓人休息的臥房頓時變成戰場,硯台、書卷、花瓶……甚至連桌子都在天空飛來飛去。

面對這場混亂,早就習以為常的本田菊八風吹不動地坐在原地。

「……我累了。」

在一片吵鬧之中,這句說得極其小聲,但耳尖的兩人還是聽見了。

打架的兩人頓時僵住,揮拳的慢慢把手給放下來,抬腳的默默放下腳。

看兩人戰戰兢兢的模樣,本田菊笑了。



最重要的寶物,他還是擁有的。

這一次,要比以往更加珍惜。

因為,他找到了需要守護的事物。


==================================================================


目前正全力衝刺暗香文,只差一點點(掩面
等寫完後,暗香和夜夕就要開始修文了~~~~~~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暗月
  • 頭香!!!安全上壘~~~
    涵姐和若雲姐加油囉~~~
    話說暗月我[可能]會把那五本的通販改成場領,不曉得會不會麻煩到涵姐!
    等確定要改成場領時我再留言確認可以嗎~那假如到時真的改成場領的話!要在第一天還是第二天到若雲姐還是涵姐的攤販領本呢~到時直接說[我是暗月我要領本]就可以了嗎!
    還是要講更詳細呀!抱歉!我問題真的很多= =
  • 謝謝ˊˇˋ我們會加油的~

    如果要改成場領,只要在場次前確認並留言通知就好了喔~
    如果選擇第一天,香灣跟菊灣就是分開領(香灣在若雲攤,菊灣則是在我的攤XD),如果是第二天,就都是在若雲的攤位領本這樣~

    基本上報名字就好XD最多記住信箱就行了,如果再發通知信前就決定要現場領本,收到的信就是場領信,裡面會有說明的。
    感謝支持ˊˇˋ~

    涵夜月 於 2010/07/18 20:10 回覆

  • 暗月
  • 涵姐姐! 我確定將那五本原本是通販的改成CWT25第一天場領囉!麻煩你替我都改一下囉!謝謝!麻煩你了!
  • 好的,已經修改好囉ˊˇˋ~感謝支持>///<

    涵夜月 於 2010/07/19 13:58 回覆

  • sleep
  • 就跟你說了我報名子會很好笑的
    然後報了本名就會有人要看證件確認(找工作的囧境)
  • 你可以報劉雨XD我就會知道是你的(真的嗎

    涵夜月 於 2010/07/19 19:31 回覆

  • 暗月
  • 咦!報名字時是要報真名還是暱稱呀= =須要出示證件之類的嗎
  • 暱稱就好了XD不需要證件什麼的XD

    涵夜月 於 2010/07/19 20:11 回覆

  • sleep
  • 我是第二天領哦哦哦ˇ

    我第一天只是去探班而已

    因為第一天人擠人啊,我想說要搶的買一買就好了囧
  • 阿對噢QQ可惡XDD

    涵夜月 於 2010/07/19 21:2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