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月歌》公告
此日誌一切原創內容,未經允許禁止轉載或二次配布

※APH自律聲明※

〈注意!這裡的圖文部分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部分縣市自創角與APH、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露天賣場請至此

【同人本】試閱
橫東BLH本(橫/濱X東/京)【情鎖孤蓮】(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序章~第五章 番外: 插圖

米英本【Eternal Glory】(漫/澍 文/涵夜月) 序章~第一章-1 插圖 漫畫

菊灣本【繫菊之梅】(文/涵夜月 繪/淚星) 序章~第五章 插圖 彩圖

繫菊之梅補完本【夜夕戀菊】(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第一章~第三章(一) 插圖

香灣漫畫小說連環本【暗香尋梅】系列(全三冊)(漫/司空若雲 文/涵夜月)  漫畫+小說

暗香尋梅補完本【彼岸花的誘惑~罪香~】(雙CPH本。BL:橫/濱X東/京。BG:香/港X台/灣。)

(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彩圖: 序章~第四章 插圖

獨伊漫畫本【promise for you】(漫畫/淚星 劇本/涵夜月) 漫畫
【原創小說本】試閱

【謊言的盡頭~咒印~】(文/涵夜月 繪/澍) 小說:序章~第九章 插圖:






「今天的天氣感覺還是很糟糕啊?」

長廊上,傳出兩人的腳步聲,喀咑喀咑的。

橫/濱望著天空發出一陣長長的嘆息。

跟並肩走在一起,兩手捧著一疊公文的東/京不同,他兩袖清風……不!是什麼也沒拿,過於悠哉的模樣顯得異常欠扁。

「陰陰沉沉的,這是怎麼搞的?該不會仙/台那傢伙又以淚洗面,鬧水災了吧?」

「形容詞真差,我不懂怎麼鬧到天空去的,也該說是濕氣太重。」東/京回得冷淡:「有耍白痴的時間,不如幫忙做點事。」

其實手上的公文,有一半該由橫/濱拿,可是對方一看就挖挖亂叫說頭痛,二話不說丟給了自己。

只不過是拿點東西就叫成這樣,東/京也懶得跟他抗議。

「你沒聽過水會蒸發成水蒸氣嗎?一定是因為哭太多,然後一堆水被蒸發,天才會霧濛濛的。」

「……喔!」

這已經從國文差變成理化糟了,毫無常識可言。

「好希望快點放晴,我想出去玩,給他瘋狂玩個三天三夜。」

「這叫怠忽職守,在這種非常時期,你出去玩做什麼?一點都沒有身為高層的自我意識。」

仔細想想,橫/濱有過這種東西嗎?他陷入沉思。

「你羨慕嗎?那就一起去玩吧!我不介意多一個面癱的。」

東/京自動忽略最後一句話:「想偷懶就少找藉口!」

「可以順便把仙/台帶出去玩嘛!把他的心臟抗壓力提高一點,別總是一副怯弱的樣子,這樣會沒女孩子要的,身為男子漢大丈夫啊……」

跟笨蛋講話一點結論都沒有,笨蛋不論自己說什麼還是笨蛋,東/京已經第N次體會到這個道理的最高境界,一路上都無視耳邊滔滔不絕的雜音,俗稱噪音污染。

光是那句「身為男子漢大丈夫啊~」,這傢伙已經不知說了多少遍……真煩人,自己沒有的東西就不要拿出來講。

當走到辦公室前面,就看到話題中的人物抽抽搭搭,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走出來。

「是、是嗎?原來我錯在講話都沒有重點,所以才會總是惹您生氣嗎?」

鼻子哭得紅通通的,抱著一疊書卷,揉著眼睛,樣子好不狼狽,即使如此,仙/台依然緊守規矩行禮,身子彎了九十度(有餘)。

「謝謝大人,我會改進……啊啊啊啊啊啊──!!」

無數次親眼目睹仙/台的冒失,兩人都不曉得該說什麼才好了,一疊書卷因彎身而滑落在地,向前鋪成另一種意義的美妙地毯。

橫/濱揉揉額:「這傢伙又來了,看來還是該帶他去探險一下。」

不過他也沒打算上前幫忙。

「然後等你們回來,我相信他會縮回房間堅決不肯見人。」東/京搖搖頭:「手,伸出來。」

「啊?為什麼……唉呀!」

下意識伸出雙手的瞬間,東/京順勢把手上的公文全丟給橫/濱,走過去幫仙/台一把。

「喂!你是什麼意思!?」害他的腰差點就扭到了,要知道腰是男人的生命啊!

「不服氣就把自己練強一點,贏我一次。」

可惡!橫/濱默默拭淚,不如人的悲哀,反正他永遠都是第二名……第二名又有什麼錯了?第二名也有活著的權力啊!哼!

仙/台這時才發現他們:「咦?東、東/京,你們在啊?對不起,我總是這樣……」

東/京搖搖頭,先掏出面紙,然後將書卷全部撿起來,還細心地拍掉上面的灰塵,疊得整整齊齊地交還給仙/台,橫/濱在一旁看得傻眼。

「也許……他比大阪還更像個老媽子?」

不過後者與其說是老媽子,還不如說是名古屋專屬的打雜,而東/京是大家的老媽子。

「以後就叫東/京老媽吧!」

一招,完敗。

「拿去吧!」

「謝謝,呃!不過……」

仙/台怯怯地望了倒在後面的橫/濱一眼。

「不用在意,他不過是個廢物而已,千萬不能像他那樣,否則你的人生就完了。」東/京說得氣定神閒。

「喔!」

其實他比較想問頭上的大包是用怎樣的力道打出來的,不過還是識相地離開。

目送仙/台離去,東/京頭也不回,直接走進辦公室裡……然後沉默了。

沒人想到要去安慰一下,橫/濱只好自己揉著頭爬起來,一進來就看到瀰漫在四周的黑霧,嚇得朝天花板猛揮手,懷疑是不是產生幻覺。

「喝!這裡的空氣是怎麼搞的,陰沉成這樣,昨天不是還陽光普照嗎?」

「不要再亂用成語了!」

已經被這傢伙氣沒力了。

「本田大人,怎麼了嗎?」

辦公室內,本田菊左手撐著臉頰,直直盯著公文,看起來心情很差,強大的怨念彷彿生了根,看來這就是本田家籠罩在一片低氣壓之下的原因。

聽見東/京的呼喚,他動作一滯,臉上的表情變化十分精彩,橫/濱看得嘖嘖稱奇。

「沒什麼。」

這話說出去十成十的人都不會信的。

「大人,這是新的公文,我放在這裡了喔?」

「嗯。」本田菊毫無幹勁地回答,眼神一直沒有放在他們身上。

東/京和橫/濱對看了眼,想了想,後者繼續問下去。

「本田大人,您說了什麼嗎?剛才仙/台哭著跑走呢!好久沒看他哭得那麼誇張了。」

「嗯……」

偷偷瞧了眼,手的動作還是有的,看來確實在認真批改,可就是不搭理他們。

「是說,灣小姐不在這裡好寂寞啊!王家還是不肯放人嗎?」

趴擦!手中的筆一秒斷,一直心不在焉的本田菊臉色大變,終於有了反應。

橫/濱誇張地嘆氣:「充滿男人的地方真是難受,果然還是該要有朵花啊!可愛的小花,這才能讓人精神奕奕地和公務拼命。」

「你有拼命過嗎?這裡也有女人,發情狂。」

「才不是發情!我又沒打算對灣小姐做什麼,只是小女孩天真燦爛的笑容總是看得讓人心情大好嘛!而且我們這裡……」橫/濱沉重:「虎姑婆、惡女……沒有一個能看的,和灣小姐差太多了,果然人啊……空有長相是沒有用的。」

你在說你自己嗎?東/京冷哼。

「別說了,想得我就頭痛。」

本田菊心情鬱悶,他簡直是逼迫自己專注在事務上,可想到王耀冷冰冰的表情,實在提不起勁。

『請讓小灣嫁給我。』

『行!聘禮什麼的通通不准少,禮儀之類的通通不准馬虎。』

現在回想起來,開端好像是因為這段話,其實不如說是埋下火種還比較恰當,因為自從那次的不歡而散後,情況好像越來越微妙了。

人家都說好事有好報,做壞事還有現世報,這句話不是沒有道理的,好事多多益善,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不過該做的也做了,只好承擔某些可悲的下場。

以本田菊來說,之前對王家的作法太超過,幾乎每一個人都惹到,再怎麼努力想娶回灣,還是被擋在名為家人那屹立不搖的高牆之外,下場對別人而言也只有活該兩字可以形容。

娶不到就算了,被王家貼上「壞人」的標籤……他也可以無視,可是跟灣連一面也見不到,這實在令人無法忍受。

至於他心目中的佳人,很開心地和王耀等人重回親人的溫暖……

……

有想到他嗎?有嗎?

「王耀真是太頑固了,這樣霸占著小姐不放,難不成他喜……」

東/京在橫/濱還沒說出更糟糕的話之前給他一個大爆栗。

「不要危言聳聽,說那什麼亂七八糟的話。」

「好痛!」

本田菊的目光開始飄渺。

當時提出婚約的請求時,王耀的態度是,要本田菊經過正常手續,才有機會通融……注意,不是肯定而是有機會,還只是通融的程度而已,可想而知王耀理智線遊走邊緣。

這種就像嫁女兒般的心情,王耀在內心的吶喊無人曉得。

雖然是下意識的,本田菊還是把怨氣發洩在公文上,令本田家的人都受到頗大的災難,剛才的仙/台就是最好的例子,八成灑了平日一個禮拜的淚水量。

這樣不行啊!姑且不論仙/台會不會繼續灑淚,其實就算本田菊不洩怒,也是照灑不誤,可是家裡沒有一朵花,他眼睛會痛。

而且上次被某個八婆踹的那一下到現在還是很不舒服,橫/濱覺得應該要替自己伸張一下正義,沒辦法對女人對粗,只好努力幫助本田菊快點娶到灣。

「話說回來,大人,我一直覺得很不可思議,為什麼您會喜歡灣小姐呢?」

喜歡灣的原因?本田菊一愣。

真的要說……實在太多了,一時也無從講起。

打從第一眼就被那純真與堅強,受到強烈的吸引,這是一見鍾情嗎?

「對了對了,名古屋那虎姑婆也很喜歡大人,您都沒有感覺嗎?雖然不算那種喜歡,但她可是擁有所有男人嚮往的火辣身材,不過是那種個性,就算被她兩顆大西瓜壓住,我也高興不起來。」橫/濱滿臉八卦樣:「還是說,大人您就是喜歡灣小姐的小女孩特質?」

「大西瓜是什麼?」

「胸部。」

本田菊徹底沉默了,東/京冷眼無視,因為長期的相處,他早就知道橫/濱那些不文雅的形容詞代表什麼,想來還真是可悲。

「其實也沒什麼理由,你們不用在意。」

本田菊還是有一定程度的自尊心,要他承認實在太困難了,感覺都是些自己不常說的詞語。

「作為交換,下次我幫您問灣小姐喜歡的類型吧?」

喀咑,本田菊手中的筆瞬間滑落。

糟糕!他心動了。

「你不要再聳恿本田大人了,橫/濱,大人不想說就不要勉強他。」

「可是我好奇嘛!不是都這樣講嗎?對很黑的人的來說,純真的人是耀眼的存在啊!」

「什麼很黑的人……」東/京無視橫/濱無辜的目光:「本田大人,如果有任何困難請您提出,我們可以一起想辦法。」

「想辦法?哈哈!面癱的東/京才想不出什麼好辦法……嗚哇!」

眼見橫/濱一直讓對話沒有進展,東/京一秒拔出刀來,毫無商量地往他的脖子砍去,十足不留情面,雖然是用刀背,但若不是橫/濱,肯定會立刻慘遭吐血。

「還好我閃得快,你是想殺了我嗎!?」

「是!」

「你不承認我的話?那給我說說看,你有喜歡的人嗎?喜歡的類型又是什麼?」

「反正絕對不會是你。」

橫/濱再度完敗。

本田菊默默地看了一會,見他們吵個沒完,已經開始旁若無人(包括自己),想了想,他還是決定不理兩人,直接穿越口水戰場,放他們自生自滅。

離開前,兩人還在吵。

「那個……吾友啊!我們可以先不管性別問題,但我一表人才又有實力,你是哪點不滿意?」

「全部。」

「什麼!?太過分了,好歹我也是小有人氣。」

「個性太智障,想法太腦殘,請你先練得比我強,我再考慮是否收回前言。」

本田菊嘆氣。

真受不了。

雖然到最後自己被無視了,但東/京說得也有道理,於是本田菊開始轉而求助他的部下們,希望能從中得到一點有用的建議。


===========================================


今天是截稿日啊啊啊!
由於不斷在收美圖,心情很好,就來更新最後一次試閱吧ˊˇˋ
順到一提,預定貼更新五張插圖試閱~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喬
  • 大西瓜.....噗XDD我笑了
    好期待本子!!XD
  • 謝謝噢>///<~我們會加油~

    涵夜月 於 2010/07/28 19:48 回覆

  • sleep
  • 腦弱婦孺嗎...(誰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