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月歌》公告
此日誌一切原創內容,未經允許禁止轉載或二次配布

※APH自律聲明※

〈注意!這裡的圖文部分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部分縣市自創角與APH、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露天賣場請至此

【同人本】試閱
橫東BLH本(橫/濱X東/京)【情鎖孤蓮】(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序章~第五章 番外: 插圖

米英本【Eternal Glory】(漫/澍 文/涵夜月) 序章~第一章-1 插圖 漫畫

菊灣本【繫菊之梅】(文/涵夜月 繪/淚星) 序章~第五章 插圖 彩圖

繫菊之梅補完本【夜夕戀菊】(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第一章~第三章(一) 插圖

香灣漫畫小說連環本【暗香尋梅】系列(全三冊)(漫/司空若雲 文/涵夜月)  漫畫+小說

暗香尋梅補完本【彼岸花的誘惑~罪香~】(雙CPH本。BL:橫/濱X東/京。BG:香/港X台/灣。)

(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彩圖: 序章~第四章 插圖

獨伊漫畫本【promise for you】(漫畫/淚星 劇本/涵夜月) 漫畫
【原創小說本】試閱

【謊言的盡頭~咒印~】(文/涵夜月 繪/澍) 小說:序章~第九章 插圖:

二、大/阪的觀點。




「咦?什麼?怎樣追回灣小姐嗎?」

大/阪一愣,原本以為本田菊在開玩笑,可是本田菊的神情相當認真……怎麼會有人想跑來問這種問題,他既沒老婆也沒女朋友啊!

真不明白,又不是橫/濱,難道自己看起來像是很了解女人的樣子嗎?

問話的本田菊本身也處於莫名的沉思狀態。

為什麼大/阪像個母親一樣在洗衣服?當找到時發現人在河邊已經夠詭異了,而且為什麼他覺得那拿在手上的好像是女人的貼身衣物!?

看來他還不夠了解自己的部下。

「呃!我覺得,要的就是有誠意吧?」

本田菊自認已經很有誠意了,可無論他做得再多,王耀就是不領情……這句話好像有哪裡怪怪的?

「問題在王耀……不管怎麼說,如果他能不計前嫌的話,我想應該會順利些。」

「嗯?也許為他作牛作馬,說不定哪天就會發現誠意了?」

「……」

大/阪似乎也有哪裡誤會的樣子。

「題外話,我可以發問嗎?大/阪。」本田菊非常嚴肅:「請問你手上的這是……」

「噢!是名/古/屋要我洗的,這些很難洗呢!必須用手搓揉,費了我好大一番工夫。」

他並不想知道大/阪洗得有多辛苦,而是……

「為什麼你要幫她洗?」

「咦?對喔!為什麼呢?」

大/阪思考了翻,在本田菊很想一走了之的當下,擊掌:「因為她要我洗,我就洗了,反正我也有空,大概就是這樣,請問哪裡有問題嗎?」

問題太大了,大/阪真的沒察覺到嗎?

作牛作馬當然是不可能的,總之本田菊試著為王耀做些什麼以示自己的誠心。

之後,他想了很多辦法,本田菊覺得自己盡力了,他盡可能地釋出善意,但卻不曉得,他那一本正經的友好方式讓王耀渾身雞皮疙瘩。

「菊,我是不是能問一下你在做什麼?」

「表現友好。」

「???」

王耀不是很能理解本田菊在說什麼,他只知道自己不管走到哪裡,後者都跟進跟出的,不知道在搞什麼名堂……不知道也無所謂,重點是他很不自在啊!

順道一提,他們目前在王宅的走廊上,會這麼放心地放本田菊進來純粹是因為,他託香和任勇洙把灣帶出去玩了。

哼!想見面,沒那麼簡單。

「請別太在意我。」本田菊非常認真。

四面八方投射的不善目光,令他渾身不自在,跟在王耀身邊只是想幫忙做些什麼,看能否使王耀放下戒心,方便暗殺……不對,他說錯了,是能讓自己跟灣見面。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可不能連足下的那一步都沒跨出。

「這叫我怎麼能自在啊……菊!我不管你想做什麼,拜託離開我一下,我說真的。」

「你要去哪裡?有困難的話我可以幫忙。」

喝!王耀嚇一大跳,他怎麼不記得本田菊有這麼熱心啊?

「這你幫不了的啦!拜託你離開一下,行嗎?」他好累。

「所以,你是要去哪?」

「……」王耀沉默幾秒:「上廁所。」

「那也沒什麼,走吧!」

最後,王耀一秒就把本田菊趕了出去。





三、名/古/屋的觀點。





「本田大人~您來找我嗎?我好開心。」

看到本田菊,即使他露出好像全天下的人都欠他好幾百萬的臭臉,名/古/屋還是馬上就展現十足甜蜜的純真笑容,跟她平常女魔頭的模樣大大不同,瞬間年輕了好幾歲。

以往本田菊對名/古/屋的熱情沒有多大反應,但回想橫/濱曾說過的話,他下意識倒退一步。

套句橫/濱的說法,她是本田菊的狂熱信徒。

「大人?我……做錯了什麼?」

本田菊不經意透露的懼怕反應,名/古/屋一臉受傷。

「我……或許,我有些事情沒有做好,可是,我一定會努力改進的,請您不要討厭我……」說著,名/古/屋雙眼微紅,啜泣了起來。

等一下!這是怎麼了!?

「大人,您會趕走我嗎?」

面對名/古/屋淚眼汪汪的表情,本田菊拼命搖頭,看她還是有點不相信,只好硬著頭皮開口。

「我沒有生氣,也不會趕妳走,放心。」

天知道光是說這段話就用掉他多少腦細胞。

尤其,名/古/屋是名身材火辣豐滿的絕世美女,雖然身穿軍服,卻還是遮掩不了身形,在本田家也有不少粉絲(不包括直屬本田菊的十二名部下的男性)。

這樣的她,一副無助的怯弱姿態,本田菊的腦神經斷了好幾根。

他第一次這麼怕名/古/屋。

「真的嗎?」

本田菊點頭如搗蒜。

「太好了~我還以為自己被討厭,擔心得很呢!」名/古/屋鬆了口氣,笑得開懷:「對了大人,您找我有事嗎?……當、當然,沒事也可以找我喔!我不是討厭大人喔!反而非常喜歡……唉呀!討厭,人家不是這個意思啦!」

「……」

如果讓橫/濱等人看到現在的名/古/屋,絕對會無言以對吧?

鼎鼎大名的弒血女王竟然露出小女孩般的嬌態。

於是本田菊忽略後面的話,把他的來由說了一遍,名/古/屋一聽,立刻雙眼發光。

最崇拜的本田菊竟會有事拜託,對她而言可是莫大的光榮,她感覺到身為女人的幸福了。

「本田大人,這種時候當然不能缺少送禮來賄賂……哎呀討厭,我也真是的,人家可以幫大人挑選幾個適合送禮的東西讓王耀點頭喔!」

「妳有辦法?那就麻煩妳了。」

「呵呵~當然當然,人家不會辜負本田大人的期望,儘管交給我吧!」

「是嗎……也好。」

名/古/屋的保證令本田菊稍微放下心來,隨後才想起他的疑問。

「對了名/古/屋,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什麼事呀?」

「為什麼要叫大/阪幫妳洗內……洗衣服?」他不敢直接說是內衣。

瞬間,冰冷刺骨般的寒氣掃過,彷彿一把刀突然飛來削斷他的髮絲。

「不!當我什麼都沒問,我先走一步了!」

本田菊全身發麻,識相地落跑。

「唉?本田大人,怎麼走那麼快?」

一晃眼,對方隨即溜個不見蹤影,她還在思考要怎麼回答呢!

「難不成……大人在害羞?呵呵~好可愛喔~」

這麼想的名/古/屋,也不去探討一下剛才的問題,不論是怎樣的答案,都不太可能令八風吹不動的本田菊害羞,甚至是跑走。

「還是快點幫大人想適合的禮物送到王家去吧!說到禮物,還是要有實用性比較好吧?最好能表現出驚天動地……」

名/古/屋邊走邊碎碎念。

幾天後,從王府傳出爆炸和尖叫聲,其結果不了了之。





四、札/幌的觀點。





「大人,找小屋根本是個錯誤啊!您又不是不曉得她的東西各個都有危險性。」

聽聞整件事的經過,札/幌呵呵笑著:「她房間裡的東西沒幾樣是安全的喔!隨便一踩可能就碰到危險等級S的物品,老實說連我都不太敢進入呢!」

本田菊有點無辜。

其實,他是真的不太清楚,事後有送去賠金,不過不曉得王耀的反應就是了。

聽說那天,負責檢查物品的人,雖然因看到是本田家寄來的,為求保險做了點防護措施,沒想到打開的瞬間先是漫起一道煙霧,隨即「啪啪啪」地造成大爆炸。

這聲喧嘩當然引起所有人的注意,王耀費了一番工夫才安撫所有人受驚的心。

根據某個身在比較遠的部下湊巧一瞥,發現那並不是簡單的爆炸,怎麼看都是挺美的煙火,但是距離太近會被嚇到,來不及欣賞短暫的美麗光彩而已。

只是可憐了那個打開禮物的人,造成不危及性命,花時間就能康復的重傷。

這陣騷動恐怕讓王耀的戒心更重了。

「只有大/阪敢進去,也沒看到他受過什麼傷,那也是當然的,小屋怎麼捨得讓他受傷呢?」

等一下!這兩個人到底是什麼關係啊!?

雖然本田菊的好奇心被激起來了,只是札/幌沒繼續解釋:「大人,追一個女性時,怎麼能不送情書呢?」

情書?他驚愕。

「為、為什麼要送情書!?」

先不論他這輩子還沒寫過跟「情」這個字有關的句子,要他寫情書,實在是……

總覺得不止一點不好意思,可以不要嗎?

「情書就是愛的投射物,這才是浪漫啊!!!」

札/幌握緊拳頭,說得激動,粉嫩的臉蛋泛起了紅暈。

對了,聽橫/濱說過,札/幌很喜歡浪漫,還曾嘲笑她惡女喜歡這東西,天下要大亂了之類的。

「情書……這樣真的可以嗎?」

「當然!灣小姐也能夠從中感受到您的愛意了!」

是這樣嗎?本田菊猶豫了。

他不知道情書具體來說該寫什麼,反正就把它當成一般的信件在寫了,因為不敢表明身分,變成王家的笑點,只好寄封不具名信件。

幾天後的王家……

當王耀踏進王府的瞬間,就被他的部下叫住了。

「王耀大人,這裡有封寄給灣小姐的信。」

「啊?寄給小灣的?」王耀一愣:「誰寄的?」

「沒有寫,不過內容……」部下欲言又止。

「有危險嗎!?」

說著,他也緊張起來了,部下躊躇的模樣讓王耀感到不安。

前陣子那個煙火大爆炸還令王家的人心有餘兮,希望這種驚嚇不要再來了。

「倒不是有危險性,只是……有點微妙而已。」

「微妙?給我看看吧!」

於是王耀一頭霧水地拆信。

『今天是晴天,櫻花很漂亮,有點想妳。』

沉默籠罩四周。

三個句子,幾乎都是由簡單的句子組成,這是什麼?小孩子的日記嗎?

「大人,請問這封信該怎麼辦?要交給灣小姐嗎?」部下忐忑不安地詢問。

「……拿去燒掉!」

王耀馬上下令。


================================================


場前再來更新一篇試閱~
(其實這已經不叫求婚記而是受難記了XDD<同情拍阿菊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央田 菊
  • 哈哈~
    菊寫ㄉ情書
    真ㄉ會讓人無言..
  • 我把阿菊寫得傻傻的XD

    涵夜月 於 2011/12/26 21:4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