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把咒印裡面沒解釋到的地方解釋清楚,因此開始不定期連載咒印前傳(真的是不定期喔~連自己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更新XDDDD
必須先解釋完前傳才能解釋主角等人解除詛咒之後的故事,所以打完前傳才有可能打後傳(哀傷


===================


他們曾是同一個存在,由一位精靈女性所分裂出來,不完整的靈魂。

他們比誰都還要熟悉彼此,比雙胞胎的羈絆來得更深更深,對於那位創造他們的「母親」,由於靈魂曾相同,繼承了她的喜怒哀樂,感受到更多不屬於自身的苦澀。

沒有人知道母親製造他們的原因,只能確定這絕對不是愛情,不過是一種依賴而已,心靈上的寄託。

當醒過來的瞬間,當有意識的那一刻……他的長相未曾變過。

火焰般耀紅的髮絲,與頭髮一般熾烈的雙瞳,修長的身軀,白皙的皮膚,約二十歲上下的男人模樣……這些特色,打從出生就有了。

他不是人類,只是被創造出來的神明。

「終於醒過來了嗎……你是,第三個。」

從他感受不到溫度的冰床坐起身,冷淡地看著跪倒在他身邊的「母親」。

多麼美麗高貴的一位女性啊!他想,母親曾經是精靈族的貴族吧?或許還擁有王室的血統。

這種想法在剛出生的他的心中,一點也不奇怪,他不但繼承了母親的心,還有知識與力量。

蒼白的面容不見血色,即使如此,那個人依然露出顯而易見的欣喜,激動地以纖細的雙手捧住他的臉頰,瘦弱的身子彷彿隨時都會崩潰。

他沒有出手扶助,因為這沒有必要。

他沒有任何感情……是的,打從出生就沒有。

「你們是……我的,希望。」女人輕輕地開口說:「你們能維持我所創造的這麼新世界,只有神,沒有魔的安全世界,你們可以保護我所愛的兒子,永遠……永遠永遠不會再受到傷害,而我,只要靜靜地等待他的轉世,這一次,再也沒有人可以從我身邊奪走他。」

那溫柔至極的語氣,聽在他耳裡像是詛咒。

這不是他的生命,只不過是代人所活。

「再一個人,四神的條件就達成了。」

聞言,他轉過頭,看向那位尚未甦醒,躺在另一邊的銀髮男子。

女人緊緊抱住他,激動地不能自己:「你們就是我,我就是你們,沒有人比我們更有默契,你們會知道我想要的,並且替我實現。」

是啊!他知道的。

母親想要一個和平的世界,為此保護那已逝去的兒子,但他不曉得,為何非得創造他們?

而他呢?母親的願望是如此,那他的願望呢?

成為這個再創世界受人景仰畏懼的神,結果什麼也沒得到,活在胸口的那份心,空虛寂寞,直到「那個人」來找他之前,他一直以為這份生命是孤獨的。

他真的只是母親分裂出來的存在嗎?事後,他不止一這樣懷疑過。

不盡然吧?因為同伴,因為愛人,他真的活過,不是替母親,而是自己。

他已經被創造出來,也活出他自己的生命了。

名字與心,真真切切是自己的,他帶著與母親不相上下的強烈怨恨,而後被陷害,並死去。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