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月歌》公告
此日誌一切原創內容,未經允許禁止轉載或二次配布

※APH自律聲明※

〈注意!這裡的圖文部分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部分縣市自創角與APH、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露天賣場請至此

【同人本】試閱
橫東BLH本(橫/濱X東/京)【情鎖孤蓮】(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序章~第五章 番外: 插圖

米英本【Eternal Glory】(漫/澍 文/涵夜月) 序章~第一章-1 插圖 漫畫

菊灣本【繫菊之梅】(文/涵夜月 繪/淚星) 序章~第五章 插圖 彩圖

繫菊之梅補完本【夜夕戀菊】(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第一章~第三章(一) 插圖

香灣漫畫小說連環本【暗香尋梅】系列(全三冊)(漫/司空若雲 文/涵夜月)  漫畫+小說

暗香尋梅補完本【彼岸花的誘惑~罪香~】(雙CPH本。BL:橫/濱X東/京。BG:香/港X台/灣。)

(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彩圖: 序章~第四章 插圖

獨伊漫畫本【promise for you】(漫畫/淚星 劇本/涵夜月) 漫畫
【原創小說本】試閱

【謊言的盡頭~咒印~】(文/涵夜月 繪/澍) 小說:序章~第九章 插圖:

『那,我們約定好了喔!』


「冽,你能不能過來幫我一下?」

莫煙從門口探進頭來,只見冽不曉得原本在做什麼,背對他很專注地在看一樣東西,聽到自己的聲音,愣了一下,這才慌忙地開始藏東西。

嗯……該說是為時已晚還是徒勞無功呢?莫煙思考,總覺得是兩者皆有。

明明比自己年長,可笨拙的模樣真是太有趣了。

冽連忙抬頭,氣得臉色發紅:「笨、笨蛋,你什麼時候溜到我房間的?進來都不會先敲門的嗎?說進就進……沒禮貌!」

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掩飾尷尬,他一路往後退了好幾步。

莫煙有些為難地看著大大敞開的房門:「它是開著的啊!我還以為你沒在做需要隱私的事情,而且就算我先敲門,也一樣會看到你在做什麼,這樣好像沒差別?」

確實沒差別,冽也明白,他只是被嚇到了而已。

失敗!真是太失敗了!一開始確實沒必要關門,可冽也沒想到自己會整理個房間就突然發起呆來。

而且發呆的理由……他絕對不說!

「哎!是說,你剛才看什麼這麼認真?安安靜靜的還真讓人有點不習慣。」

不提還好,一提,冽的臉變得比剛才更紅了。

「不關你的事!」

「喔……」

老實說,冽的行為處事真的很失敗。

早已習慣冽的大嗓門,莫煙倒是沒有受傷也沒被嚇到,想跟冽和平相處就要練出強大的心臟,而且說真的,自己好像打從一開始就沒怕過,從小到大,激怒對方的次數……

應該有三位數吧?

莫煙頓時發現自己實在很沒良心,可冽的情感表達純粹又直接,臉皮也很薄,莫煙很喜歡捉弄人家,不曉得為什麼看對方慌張到手無足錯,很有成就感。

想著,他將眼神落在冽藏在身後的手。

真是令人好奇啊……

正當冽以為莫煙被那拙劣的謊言說服,一瞬,對方已經出現在他的面前,捉住手腕。

「拿出來。」

「哇、哇哇!等等等等等一下下下───!!」

被好奇心徹底征服的莫煙才不理他,硬是想扳過對方的手瞧瞧他藏了什麼。

這兩人究竟是誰的力氣比較大呢?因為沒有比過,所以不予置評,冽此刻最大的挑戰就是他沒辦法傷害莫煙,如果是其他人,就算是女孩他也會一腳把人給踹走。

根據某位受害者的證詞,冽一點都不憐香惜玉,差點就讓某變態伸張(自以為是的)正義。

不過這一點也不是現在的重點啊……冽在內心吶喊。

曾經青梅竹馬的他們,他還不曉得莫煙的好奇有多麼濃厚嗎?不到目的決不罷休的頑固個性也讓人無奈至極,就像現在。

「放手!喂!莫煙,你吃錯藥啦?」

兩人一個掙扎,一個逼迫人家只能掙扎,冽整個就是狼狽到不行。

似乎,終於有人受不了了。

「喂!笨蛋兩人組,你們太吵了,就算現在還沒人睡覺,也不該……」

聲音停止了。

冽和莫煙一同回頭,就見到某變態睜大雙眼。

罌先是不可置信地揉揉眼,才確定自己沒眼花:「我好像記得我總是被罵變態?可這我也有自覺所以算了,然後現在是怎麼了?門開開的就直接上演活春宮?到底是誰變態啊?」

原來你真的有自覺啊?

默契良好的兩人在同一時間冒出同樣的感想,然後冽才注意到現在莫煙根本是趴在自己身上,這樣的動作曖昧到讓他的臉又不爭氣地迅速臉紅,莫煙身上的淡淡香味也令他頭昏腦脹。

唔!沒骨氣,實在太沒骨氣了,可惡!

注意冽不尋常的臉色,玩心大起的莫煙乾脆直接躺在對方懷中了,如果是玄夜,絕對沒想過自己會有調皮的一面。

「罌,你有什麼事嗎?」

莫煙柔聲問著,那如女人一般的嗓音輕輕開口,冽頭皮發麻,耳膜很嚴重地被刺到了。

見鬼了,就算再美也是個男人啊!是怎樣才能發出這種恐怖的聲調?

自詡定力一向很好的罌倒也回得乾脆:「有,來看八卦。」

雖然他很愛吃暉夜的豆腐,但倒也沒真的想把人吃乾抹淨,關於這點一直很想強調,可惜沒人搭理。

於是不甘心的他某天發表了一個「大胸部才是真理」的超短演說,普遍獲得(承認罌喜歡女人的)支持……心爾?嗯!罌相信對方長大後一定很有料,正每晚努力中。

但就算不想撲倒男人,看人撲倒還是很有趣的。

「喔!那現在看完了,所以你可以離開了。」攬住冽的脖子,莫煙勾起嬌媚的笑容。

莫煙一直曉得大家都在觀望他們的關係,還偷偷下注,內容是「戀情何時開花結果」……題外話,原本題目是「莫煙何時拐冽撲倒自己」,不過這會汙染某位未成年女孩,因此駁回。

冽會撲倒自己嗎?這倒是件很有趣的事情,莫煙並不排斥,只是目前他還比較想維持在捉弄的階段。

等哪天玩夠了再考慮拐冽撲倒自己,然後委屈地要對方負責好了,莫煙很沒良心地盤算。

朋友是拿來做什麼的?當然是拿來利用的,而且他也喜歡冽,有什麼不可以了?

「不不不!我知道現在才剛開始,你們請繼續,不用太在意我。」

開玩笑,有戲不看,他還叫作罌嗎?

冽摀著鼻子:「……你們兩個當我不存在嗎?」

面對冽小小的指控,莫煙和罌臉不紅氣不喘,回答得相當直接。

「嗯?沒有啊,怎麼會呢?我現在不就是在抱著你?」

「就是你要在我才能笑你嘛!」

不過調侃規調侃,罌還是走過去把莫煙抓起來:「你還是適可而止吧!如果這沒定力的笨蛋噴鼻血,要打掃的還是我家親愛的。」

這個家有三個不會做家事的男人,一個不懂做家事的女人,還有一個有冽擋著,很歡樂地不用做家事的男人,因此這工作就落在一個才十六歲的小女孩身上。

「真可惜。」

莫煙聳聳肩,只好認命地離開了。

罌感嘆:「是說你們兩個還真不像耶……到底怎麼會變成朋友的?靈魂的吸引嗎?」

順到一提,罌並非什麼浪漫主義者,他是超級現實派,與其談什麼情話,不如直接撲倒對方,反正一樣都是在表達愛情,說跟做沒差別,只是他想起風牙曾立下的誓言而已。

如果不是記憶恢復,絕對不談什麼「靈魂引力說」。

好不容易終於緩和血液循環,想起過去的冽沉下臉。

「……因為這傢伙從天上掉下來……」

「啊?」罌一愣:「怎麼?原來莫煙不是玄夜轉世,而是猴子或猩猩?」

「誰跟你猴子猩猩,莫煙才不是那麼不可愛的東西!」

好啦!反正你家的莫煙最可愛,誰都沒法比……罌巧妙地躲開砸過來的椅子,在內心吐嘈某位「莫煙控」。

因為這笨蛋光是會罵人變態,卻還沒注意到自己對莫煙的感情。

唉!這樣好無聊,他好喜歡八卦啊!

「我才不是從天上掉下來,只是想從屋頂爬出去的時候沒抓好,被風一吹就一個不小心摔下去而已。」莫煙覺得有必要說明一下。

「哇!你還真輕,連風都能吹走,到底是吃什麼長大的?」

「我那時三歲。」

「……恭喜你,竟然還能活到今天,不過你還真沒幾兩肉,抱起來肯定不舒服。」

罌可惜地嘖嘖兩聲,冽馬上跳起來擋在莫煙前面,一副誓死保護的模樣。

「死變態,隨便你想對白目女怎樣,就是不准對莫煙出手。」

莫煙好意提醒:「冽,你太大聲了喔!這樣會被討厭的。」

對他大小聲是沒關係啦!可是跟罌吵起來會變成武力鬥毆,他可不想看到同伴打架,即便他們不會殺了對方,但看了也很不舒服。

「莫煙!!」

「小心我第一個討厭你喔!」

「你……」

冽氣得說不出話來,可是又不可能真的跟莫煙翻臉,這兩人之前明明互看不順眼,沒想到有了碧清和玄夜的記憶後竟然連成一氣,前世真是個莫名其妙的東西。

兩人大眼瞪小眼一會後,他終於忍不住從窗口跳了出去。

見對方溜走,罌無奈地嘆息:「真虧你可以跟在這笨蛋身邊這麼久,這麼簡單就生氣,他還真是沒有風度,該不會真的是因為玄夜的關係吧?」

莫煙微微一笑:「可能真的是呢……不過,也有因為『莫煙』的緣故。」

他欠對方一個解釋。

但莫煙是不會那麼快就道歉的,那樣好像代表兩人的關係就此結束一樣,他無法接受。

所以……


『那,我們約定好了喔!』

『啊?呃……你高興就好,反正我也不反對,那就這樣吧!』


「你在這裡呀!」

輕輕一躍,莫煙便跳上略粗的樹枝上,穩穩地坐在上面,看著眼前那翹腳靠在樹幹旁,臉臭得好像天底下的人都欠他幾百萬的冽。

「別鬧彆扭了,進門吧!」

「老子才不要呢!」

乾脆的拒絕並沒有讓莫煙感到受傷,反倒令他噗哧一笑。

「你笑什麼啊?真是個怪人。」被他吼還笑得出來,莫煙果然是怪人。

「不!只是想起你以前也曾這麼拒絕我過。」

在高明的醫術被實驗人員看上的時候,因為不想做那種傷天害理的事情,莫煙不肯答應,之後,害怕會因此而遭到滅口,他請求冽的幫忙,而對方以為他在開玩笑,連理由都沒聽就拒絕了。

沒多久,莫煙就被玄武分部的人綁走,淪為實驗的犧牲品。

大概也想到了同樣的事情,冽的臉色變得很難看。

莫煙沒有責怪:「你不需要介意,就算那時你願意幫我,也只是與我一同成為實驗品罷了,那時我們都還年輕,也沒有地位,根本毫無能力。」

對於有菲力克蘭傑作為後盾的實驗分部,還能做什麼呢?

「但至少……我還能帶你逃走啊!」

莫煙失蹤後,冽感到相當懊悔,那時才注意到對方求救的理由,可卻已經來不及了。

所以,他離開家,四處尋找莫煙,沒想到途中和一群挑釁他的混混打架,因不符合年齡的強大力量被實驗人員看上,也被抓走並成為實驗品的一員。

然後,十八歲左右才找到成為玄武失敗品的莫煙。

就算莫煙變了,而且只是利用自己也無所謂,這全都是他的錯,為了補償,冽甘心被利用。

只要對方活著,只要能讓對方開心,怎樣都好。

「是啊!不過,這已經都是過去式了,說出來也只是懷念,並沒有任何怨懟的意思。」莫煙凝視:「都已經過去了,冽,你不需要對我有任何悔恨,我不用那種東西。」

「可是……這已經是第二次了。」低垂著頭,冽握緊拳頭:「這是我第二次棄你於不顧了,就算你想罵我,殺我都是理所當然的。」

風牙沒有保護玄夜,害得對方因此喪命,成為冽後,也沒有守住莫煙。

就算結果一樣,但有沒有盡力過,是有很大的差別的。

看對方如此鑽牛角尖,莫煙苦笑,他要的不是冽帶著懊悔活著,而是並肩走向未來。

只要活著,就還有改變的機會。

道歉,一次就夠了。

「但是我還活著啊!那樣就好了不是嗎……好啦!回去吧?大家都在等你呢!」

「等我做什麼……真是莫名其妙。」

莫煙開懷地笑了出來:「不是有人非得要大家遵守共進晚餐的規定嗎?心爾特地為你準備了豐盛的料理,就是希望你能打起精神來喔!」

說著,莫煙跳下樹幹,回頭朝冽揮手。

遲疑了會,冽也一躍而下。

「……莫煙。」

「嗯?」

「對不起。」

「是啊!所以記住,以後都不用道歉了,這種話說太多次反而刺耳。」

莫煙微微偏頭,纖白的雙手緊緊握住對方厚實的手掌:「你不會再離開我了吧?」

「絕對不會!」

這並不是補償,也不是因為過去犯下的過錯而給予的承諾。

是因為他想要這麼做。

只是如此而已。

莫煙笑了,笑得比以前更加美麗動人。


『以後,我想要靠自己賺錢,買一棟大房子,到時一起住吧?』

『為什麼老子也要去啊!?』

『一個人住大房子很寂寞啊……我想要冽陪我嘛!好不好?還是你不喜歡?』

『也沒有那麼排斥啦……』

『那,我們約定好了喔!』

『啊?呃……你高興就好,反正我也不反對,那就這樣吧!』


===========================================


這次是冽莫賀文喔ˊˇˋ~趕橫東本時硬是擠出時間打生日賀文XDD
吼阿!就算再忙我還是一定要送小K的~(認真

本來是打算打小K最愛的爸爸和伯父(去年就是打關於他們的故事),不過我臨時腦殘,小K就說冽莫也可以,我就很歡樂地寫這對了~
咦?配對ˊˇˋ?
沒有看錯啦,就是配對啦,是BL啦!(掩面
本來爸爸和伯父,還有冽莫,我都認定他們是友情...只是,因為橫東太萌了,結果我不小心踏入了這個世界(哎?
好吧,我是從高中對BL很反感,到大學對BL不反感但不會去寫,結果今年暑假會去萌原創BL(同人我還是不行<拍額

說到冽莫,我好想找機會打他們的故事
以前的事情,還有咒印後篇結束後,冽莫的愛情發展
看看莫煙要怎樣去拐冽那個大木頭撲倒自己XDDDDDD
以莫煙的黑心,他絕對辦得到的(噴

最後,祝小K生日快樂阿~~~~~~~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ASUxblog
  • 謝謝!!XD
  • (抱緊~

    涵夜月 於 2010/08/31 01:0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