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司空若雲
小說:涵夜月


====================================================================
(以下是漫畫)
====================================================================


封面



漫畫












====================================================================
(以下是小說)
====================================================================


「本田家已遭到轟炸!?」

聽聞這項消息,香的臉色頓時變得相當難看。

面對王耀因阿爾的擅自行動而吵了起來,一旁的香和任勇洙什麼也不能表示,軟弱無助的他們,只能請求同盟國的庇護,卻沒有發言的資格。

本田家被轟炸,灣則是下落不明,這種結果,太糟糕了。

如果可以不要那麼意氣用事,以灣的安全為優先……現在,一定不會發生這種事。

因忌妒而產生的恨意,淪落到懊悔的下場,真是糟糕透頂,他實在丟臉,也太難看了。

『因為我真的很喜歡他。』

就這麼一句話而已,他不應該那麼激動的,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要保持冷靜,就算結果是悲傷的,如果灣能維持令他心悸的笑容,謊言也好。

結果,人總是貪心的嗎?明明發誓不再傷害灣的,可是……

『但我可是一直──把你當作最重要的弟弟喔!』

灣,為何當時妳要那樣說?

妳可知道,我的心因此而撕裂,痛得發狂嗎?

我從來就沒有把你當成姊姊,從來就不是這麼回事啊!

想要保護妳,想要愛妳,為何不肯給我這個機會?

……不對!不是這樣的,他只是將厭惡本田菊的這份心情,嫁禍在灣的身上,希望找個地方發洩快爆發而出的心痛,就認為是她的錯。

只是不滿本田菊就算傷害,在他們以為王耀被殺死之後,灣還是想要拯救對方,絲毫不怨恨。

妳應該不是這樣的吧?灣,最在乎王家的妳,不是該憎恨本田菊的嗎?

對妳而言,家人比不上由謊言構築的快樂嗎?

『為什麼……為什麼你會變成這樣……?就好像……好像菊哥一樣!好可怕!』

分離的那段空白時間,沒辦法彌補嗎?灣……

恨意溢滿全身,像是將他的心靈啃蝕殆盡,只剩下一個名為「香」的存在。

我只是……愛妳而已。

如果愛情是建立在傷害之上的事物,那這份無數次陪伴我撐過寂寞的情感,是否該割捨掉?

「當然有可能的地方我們會找,不過王耀,就算找到她,也不確定她是否會站在我們這邊吧?否則為什麼要逃走?她應該知道我跟你是同一國吧?」

這麼醜陋的我,已經無法不顧一切地守住這段感情了……那麼,妳呢?

距離如此遙遠的妳,會站在本田菊那邊嗎?





「阿爾那邊傳來消息,他轟炸本邸,抓走東/京……以此作為條件要我投降……呵呵!真不愧是同盟國,這手段夠狠,雖然我也沒資格說別人。」

看著先前使者轉交的文件,本田菊笑了,笑得諷刺。

「不過他沒有提到小灣,看來是走散了吧……否則,應該會說我已經沒有任何籌碼了。」

橫/濱的臉色鐵青,那眼神簡直是想把文件給碎屍萬段:「那個該死的漢堡王八蛋!我要宰了他!竟敢把東/京當作人質,我去他的!」

「橫/濱,冷靜點。」相較於橫/濱的怒火,本田菊顯得異常冷靜。

「我怎麼可能冷靜得下來?那群自以為是,高喊著正義的虛偽口號來打壓我們的傢伙,我絕對不會放過!大人,你……應該不會放棄東/京吧?」

說著,橫/濱也沒有個底了。

本田菊只揮揮手:「你想太多了,我只是心情有點複雜而已。」

因為他也曾經抓走香和任勇洙,當作籌碼來逼迫灣。

現在,是否多少了解灣不得不服從的悲哀了呢?

對那些人來說,他確實是邪惡的。

利用極端的手段來壓制那些違反他的命令,或是不接受理念的人。

真是無奈啊……自己也只會這種做法而已。

然而,現在的立場已經顛倒了,換成自己重要的人被捉走,就像灣無論如何都不會置王家的人於不顧,他也一樣。

以性命來保護他的部下們,又怎麼能輕易割捨?

驀地,本田菊神一斂:「橫/濱,接下來的話,我只說一遍,你要仔細聽清楚。」

沒錯,善與惡的分別,完全取決於自己究竟選擇了哪一邊。

他,本田菊,可不是會任由對方抓住弱點並為所欲為的軟弱者。


====================================================================


第三集不是糟糕本喔XDDD所以請放心~(咦?好像聽到遺憾的嘆息聲?

小東被抓走那邊好萌啊~我說不定會想寫暗香路線的橫東(被打

總之,請大家期待暗香完結篇喔~~~ˊ///ˋ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