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這裡做什麼啊?』

橫/濱攀上屋頂,果然不意外地瞧見某個小不隆冬的傢伙坐在一邊,晃著兩條小腿抬頭凝視天空,對於自己的呼喚,倒是連個回應都沒有,這讓他有點受創。

想了想,他乾脆自己走到東/京身邊蹲下來,來回看著天空和對方的童顏。

普通的藍天,一如往常的白雲,這些景象在他的眼裡看來,並沒有任何特別之處,若真要發表個感想,也只是很漂亮而已,但東/京那深邃的目光卻不單單只是這點含意。

『有什麼東西這麼好看嗎?』

橫/濱偏頭瞧了會,不明白怎麼有人可以望著這單調的景象這麼久,他都快打瞌睡了。

東/京沒有回頭,只是淡然回答:『有很多東西,像是感動……什麼的,天空也很美麗,小鳥看起來很快樂,風聲、蟲鳴……還有其他,很多很多不同的事物。』

『呃!所以呢?』聽不懂啊聽不懂。

『橫/濱……你應該要用心感受一下四周。』

『啊?真是失禮,好歹我還是知道自己幾歲,今天是幾月幾日啊!又沒有一直放空擺爛。』

一個總是去問別人日期的傢伙在說什麼啊……

『所以呢?你感受到什麼了嗎?』橫/濱想要知道,他們之間的差別。

為什麼注視的目光會跟自己有那麼大的差距?

明明就和平常一樣,就算看到會讓人讚嘆的景色,他也不會因此感動。

曾經確實存在過的感情早就麻木,雖然努力表現得很正常,實際上,他的心早已死亡。

『自由吧?』

『……現在還不夠自由嗎?』

『那不一樣。』東/京縮起嬌小的身軀,黯下臉:『那不一樣的……』

橫/濱看著他,對方的過去,自己或多或少也曉得一點。

這不是快樂的故事,能愉快地談起過往回憶的人,不會以這樣的形式留在本田家。

『我想要幫助本田大人,希望能為他所用,希望他幸福,這樣我一定不會被再度拋棄,不會被忽視,對不對?我能證明自己的存在,還可以留在這裡的,一定是這樣的、一定……』

他知道,本田菊不會因為他們沒用就捨棄掉,但曾經歷過的悲傷無法改變,東/京就是不希望自己毫無價值,存在那麼一點會令他失去一切的可能性。

在還沒確定留住了什麼前……

突然發現自己被人提起而懸空,東/京愣得無法做出反應,片刻閃神後才發現自己被橫/濱抱進懷裡,坐在對方的膝上。

『你幹什麼!?』

熟悉的溫暖懷抱,令東/京下意識貪戀而不願掙扎,但還是象徵性地發出一聲抗議。

『小孩子不要這麼悲觀,你人生還這麼長,想這些不是很浪費生命嗎?乖喔!快點忘掉,然後去找更有價值的人生意義吧!』

摸著頭頂的那雙手,他一點也不討厭。

『我才不是小孩子……』

『小孩子通常都會說自己不是小孩,所以這話我駁回,你就給我乖乖地去當小孩吧!』

橫/濱抓住東/京的手臂,讓他朝天伸出手,好似要擁抱整個天空那樣的甜蜜。

『你看,只有這麼簡單,世界就會是你的了喔!』

那是專屬一人的美麗情感。

其實只要抬個頭,就能體會它的廣闊無邊,不需要將自己限制在狹窄的框框裡。

『什麼跟什麼啊……』東/京首次感到迷惘無措。

這種事,哪有這麼簡單?他不懂,橫/濱怎麼能說得這麼輕鬆?

他將自己殘存的生命與未來,全都獻給本田菊,為了不再失去,小心翼翼地守護。

『說不要那麼封閉的可是你耶!叫我不要悲觀的也是你啊!真是的,結果你看看自己……』

『那時討論的事情是不一樣,我這是因為……!!』

橫/濱拍拍他的臉蛋:『別擔心,我又沒叫你拋棄本田大人?而且,如果真的找不到,到時來找我就好了啊!我會跟你說,我是為了見到你而出生的,相遇是為了可以有機會保護你這個老成的死小孩。』

東/京一愣,張了張口,才不滿地小聲碎念:『明明是一直沒打贏過我的人……』

可是,嘴角不禁揚起,那是非常小的笑容,他的內心是真心雀躍著的。

出生是為了相遇,為了他們相遇的未來。

相遇是為了保護,為了他們保護的決意。

保護是為了約定,為了他們約定的曾經。

其實,東/京也想這樣對橫/濱說,但那時的他,並沒有察覺笑容的真正意義。

已經好久沒有體會,真正活過了的那份心悸,是包含了各種複雜渴望的情愫。




睜開眼的瞬間,視線還無法順利產生焦距,頓時只看到一片黑暗。

嗡嗡作響的腦袋令他一時頭昏腦脹,仍未弄清楚此刻的狀況,當意識到自己枕在別人裸露的胸膛,而腰間被人環住時,他嚇了一跳,瞬間推開對方坐起來。

「呃!」

無視身體的抗議而激動起身的他,全身的痠痛讓他輕呼一聲後,才發現自己一絲不掛。

這時視線也恢復了,肌膚的黏膩,充滿整個房間的情慾香味,以及身上一點一點的吻痕,想當作誤會一場都做不到,尤其是雙腿間的疼痛,一直逼迫他面對現實。

東/京陷入混亂,還未思考便感受到身旁的騷動,驚慌地回頭,沒料到會正好和一雙與自己相同的黑瞳對上,嚇得往旁邊一縮,連帶地拉到痠疼的筋肉,痛得皺眉。

「小心一點。」橫/濱也跟著坐起身:「被折磨了一整晚,不是馬上就能恢復的。」

「什……」

昨天,在意識完全被剝離前,他看見的是橫/濱那彷彿殺紅了眼的冰冷神情。

他一直認為那是在腦中幻想出來的,但是……

眼睜睜地看著橫/濱伸手將自己批散的髮絲,慢慢地整理成平時的模樣,熟悉的溫柔動作,像情人那般親暱,讓他想起來昨夜……驀地,東/京的雙瞳睜大,像是無法接受這整件事的發生。

記憶就像跑馬燈那樣瞬間竄進腦海,快把他的思緒給炸開了。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他……竟然跟橫/濱上床了?

東/京完全沒想過自己會在這種情況下跟對方有肌膚之親,就算想用責怪以掩飾尷尬都做不到,他慌得不知所措,頭一次無法故作冷靜,冷言斥責。

更糟糕的是他並沒有討厭,回想昨夜的一切,東/京發現自己並不排斥橫/濱的撫摸,反而……還沉浸其中,希望能再得到更多……不!不會的。

不可能會有這種事,他對橫/濱……怎麼可能!?

見東/京臉色蒼白,像是無法接受他們有了親密關係,橫/濱苦笑。

早該想到是這種結果,東/京會默許他的擁抱,只是藥物的關係,清醒後,沒痛聲斥責已經很意外了,怎麼能要求原諒?是他自己放不開而已。

連這種相對無言的窘境,他卻只回想東/京昨晚主動的哀求與肢體的誘惑。

連面對應該是尷尬的情況,他的目光卻停留在沒有被棉被遮掩的裸露身軀,以及自己為對方烙下的深情痕跡,屬於他的證明。

「東。」

東/京一顫,抬頭見到橫/濱伸過手來,震驚之下迅速揮開。

為什麼要這麼激動?為什麼要抗拒呢?

相較於東/京的錯愕,橫/濱異常冷靜,先是盯著自己的手,才凝視東/京。

錯綜複雜的眼神讓他一時不該將眼睛往哪擺,移開目光不願與他對視的東/京,赫然注視到,不只自己,橫/濱的身上充滿瘀青以及……指甲印。

昨晚的一切還在腦海裡盤旋不去,知道那是自己造成的,更令他羞窘得無話可說。

「抱歉。」

東/京訝異地抬頭。

「昨晚的事情……無視你的意願,是我不好,可是,我不會對自己的感情道歉。」

橫/濱的眼神灼熱濃烈,裡頭究竟壓抑了多少瘋狂的執著,沒人知道。

受到感染,東/京一時沒辦法從那雙彷彿會將人吸進去的目光移開。

他是橫/濱吧?是他認識的那個橫/濱吧?

為什麼要這樣看他?用那陌生的口氣說話?

「我喜歡你。」橫/濱想了想,補充:「不是朋友,是當作愛人那般喜歡。」

直言的告白讓東/京的腦袋轟的一聲炸開了,好不容易才找回自己的聲音:「……你瘋了,我是男的,你……這樣、這樣根本……」

東/京的喉嚨一時梗塞,他無法說出「根本不正常」這種話。

「我喜歡你,難道還需要你非得是個女人不可?」橫/濱捉住東/京的手腕,逼他正視:「要說我不正常也無所謂,因此而必須放棄對你的感情,這才真的是要了我的命!」

「住口!」東/京摀住一邊的耳朵。

他不想在這種時候跟橫/濱討論這種問題,什麼話都不想聽,不願聽。

「京/都和神/戶都能相愛了,你可以祝福他們,為什麼就不能回應我,給我個答案?」

「那不一樣!!」東/京在橫/濱的咄咄逼人下,激動地回吼。

一直以為他將自身的所有掌握得很好,不會發生突然的變故,可偏偏讓他遇到。

好混亂,東/京不知道自己的心情,也不明白橫/濱的感受……亂了,全部都亂掉了。

烙印在皮膚身上的,是最真切的感觸,他憶起橫/濱是如何一次又一次霸道地抱他,是如何一次又一次地留下占有的證據。

察覺到還殘留在體內的混著液體,那是屬於橫/濱留給自己占有過的證明。

「……是啊!說得也是。」橫/濱沉默一會,才冷靜下來:「說得也是,因為我們並非京/都他們,確實不該相提並論。」

雖然對橫/濱話語感到心痛,東/京依然低著頭,在手被放開後,只能無助地環抱著身軀。

只從聲音判斷橫/濱下了床,並且倒了杯水。

是怎麼才會變成這樣?

他不該這麼脆弱的,不該牽連對方,將自己的情緒無理發洩,不該地……

橫/濱悲傷的聲音徹底影響到自己,曉得自己說得太傷人,可他無法做出回應,沒辦法道歉。

東/京知道,都是自己輕率大意,才會落得被迫下毒的下場,今天若不是橫/濱,也會是其他女子……或是男子讓他紓解慾火,若要解毒,與人肌膚相親是必要的,因為他們沒有其他解藥。

他只是接受不了這樣的狀況而已,卻將責任全數怪罪到橫/濱身上。

全都是他的錯,都是他……

「這樣,根本完全不像平時的你了。」

不知何時,橫/濱的聲音竄入耳中。

「突然覺得好不適應啊……你還是像以前一樣,對任何事情都冷靜以對,偶爾也能固執一點,然後,看到我的散漫就罵幾句比較好,真是令人懷念……然而現在,是我害了你嗎?」

不是的。

「我想過不只一次,為什麼我打不贏你呢?」

不是的,東/京在內心說。

「這個問題,終於有個答案了,其實我應該像你道謝,讓我了解緣由,可不知為何,我卻寧可當以前什麼都不知道的那個自己。」

腳步聲由遠至近,逐漸靠向自己。

東/京不曉得他要做什麼,因此沒有任何反應。

然後,橫/濱將東/京拉了過去,昨晚吻過他數遍的雙唇就這樣印在自己的唇上。

「唔!」

在神智清醒之下,兩人再度接吻。

還來不及釐清自己的心境,一顆藥丸混合著冰涼的水與溫熱的唾液滑進東/京的嘴裡,被迫吞了進去,即使達到了目的,橫/濱仍不滿足。

那吻很深很深,彷彿連東/京的心也一併吻了進去,激烈地嚐著他的甜美,許久才放開。

東/京喘著氣,雙頰通紅,說話的力氣被橫/濱徹底奪走,連聲反駁都做不到。

驀地,他頭一昏,視線開始模糊了起來,連對方此刻的表情都看不見。

「你……」

「別擔心,只是安眠藥罷了,我會讓你變回之前的模樣,只要我消失就行了吧?至於你和埼/玉的任務,那是我自己的事,我會親手將一切解決,待事情結束後再向大人請罪,所以……」

橫/濱笑得溫柔:「東/京,好好睡一覺,然後忘了我吧!這對你來說,應該很簡單吧?」

「什……」

昏過去前,東/京只聽到這麼一句話,那是橫/濱昨晚不斷在他耳邊呢喃的情意。

「東,我愛你……還有,對不起。」

想要撐起身子,卻做不到,只能任憑黑暗吞噬。

然後,東/京再也無法抵擋睡意奪走他的神智,徹底昏厥。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啊!

為什麼不等他呢?為什麼這麼早就要離開呢?

橫/濱、橫/濱……





「橫/濱,你要離開嗎?」

剛踏出房間,便看見埼/玉擋在他面前,露出警戒的神色。

橫/濱並沒有正面回答:「真奇怪,我還以為妳會針對我昨天幹的好事,作出評論呢!」

「那對現在來說,重要嗎?」埼/玉瞇起雙瞳,直視著:「我問你,你是要違反本田的紀律,擅自行動嗎?就是因為怕會演變成這樣,本田大人才不希望你知道吧?」

其實並非如此,他的離開不是這個原因,然而,對於埼/玉,什麼都不必多說。

「那妳現在是要做什麼?阻止我嗎?」

「是!就算機會渺茫,為避免你衝動,我會這麼做。」

「真遺憾。」橫/濱勾起意義不明的深沉笑容。

說完,埼/玉立刻感到腹部一痛,驚愕地盯著抵在腹上的拳頭,以及橫/濱陰冷的笑容。

「我不想對女人動粗的,恭喜妳讓我破例了。」

直至昏過去前,埼/玉再也無法說出一個字。

橫/濱就這樣從眾人的身邊消失了。





對男子的來訪,老實說他挺訝異的。

但看對方異常嚴肅的模樣,他也沒有過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其實,另一方面也是因為不在意,他們並沒有什麼良好的交情,只要不是來暗殺的就好。

來回張望四周,確定自己沒看錯,並非不小心走到別人家才造成誤會,他看向男子。

「沒有任何通知,半夜就獨自擅闖這裡……我該說你膽子很大嗎?還是有勇無謀?你就不怕我會命人把你拖出去斬了?」

男子並沒有退縮,面無表情直視:「我想要跟您做個交易。」

姑且不論這之中有沒有包含打從心底的尊敬意味,連敬稱都用上了,看來問題不小。

「說吧!是什麼事?」

男子深吸一口氣,才開口。





不是的。

他會離開,並非因為這個任務,還有那段塵封的過去。

只是想要從東/京的面前消失,不想再害到那深深愛著的那個人。

他曉得自己沒有資格愛人,一直是曉得的。

那樣的他,何來的資格擁住那纖瘦的身軀呢?

那樣的他,又是何來的權力一次又一次地呼喚低喃呢?

他可以放棄未來,遺忘幸福。

只有一件事,他絕對不會放手,無論如何……



============================================================


於是小說試閱就貼到這裡囉XDDD
之後會貼幾張插圖試閱,不過不確定是什麼時候ˊˇˋ(喂喂
是說我很喜歡第五章,這章小小提到的另一對京神也很喜歡
不過最愛的當然還是橫東啦ˊˇˋ~~~

很之前收到了阿澍的插花,不久前收到小K的插花,媽呀!看到那兩張圖我噴血啦XDDDD
然後悄悄地邀了淚星畫插花XDDDDDD(你幹嘛老在死線前虐待人家
正帶著期待的心等待淚星的插花圖和劉雨的插花文ˊ///ˋ
千言萬語還是等後記再慢慢想吧!(哎?

最後,目前正努力拼死線,若雲加油啊>///<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