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涵夜月

====================================================================

阿爾的人生目前陷入了挑戰。

隨著一句又一句的抱怨,衣櫃裡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被扔出來,飛躍房間落在各個地方,眼看一個衣櫃被掏空,他馬上打開第二個衣櫃繼續扔衣物。

「這件不對,這件也不對……唔唔!這個太平凡了……唔哇!穿這件好像是要去參加舞會一樣,太恐怖了,下一個……這個太樸素啦!可惡!還有這個,這是幾零年代的東西?我怎麼會有這東東?」

埋在裡頭許久的衣物們在好不容易重間光明的當下,就飛到角落,然後被忽略。

凌亂的房間好像遭了小偷一樣,在堆出許多座衣服山後,阿爾氣個半死。

「啊───難道就沒有一件像樣的東西嗎?竟然連軍服都被翻出來了,我穿這個做什麼啊!?」

一旦事情有不滿意就容易爆走,阿爾抄起可樂,吸了一大口。

乾脆去添購新衣好了……唔唔!不對,為什麼他必須為了那個傢伙跟自己的荷包過不去?

一想到還要花錢花時間就覺得超划不來的,但若穿得不得體,被嘲笑的就會是自己。

阿爾不甘心地蹙眉,吸著已經見底的可樂,快把吸管給咬爛仍不肯鬆口。

「姆姆姆~本HERO怎麼能被區區衣服擊垮呢?這實在太丟臉,也太不符合我的個性了,可是就這樣放棄的話,總覺得好不甘心啊!說出去肯定會被笑話的。」

這時,一道幽幽的聲音從一旁飄來。

「那穿平常的就好了啊!又不是不能見人……為什麼你搞得好像是要去約會?」

阿爾一秒跳了起來:「嗚哇!嚇死人了,馬修,你是什麼時候在這裡的?」

轉過頭,果然看到一個人雙手抱膝,一臉抑鬱地坐在沙發邊邊,因為他的存在感很薄弱,直到對方出聲前,阿爾完全沒有發現。

擁有相同容顏的雙胞胎兄弟,此時已快要與衣服堆融為一體,落寞地快要化成灰了,頭上不曉得為什麼還有一件內褲,大概是剛才丟出去後就飄到那裡去了。

「剛剛就在了……是你叫我來的耶……」說著,馬修哽咽一聲。

隨便一通電話,他就聽話地立刻登門來訪,絲毫沒想過對方一秒把自己當成空氣,任憑如何呼喚皆恍若未聞,馬修只得默默地坐在一旁,落得被一堆衣服包圍的下場。

「原來我有叫你來呀?唉呀不管了,馬修,我的好兄弟,快來幫我選衣服吧~」

「我回去了。」

哪有人請別人幫忙,自己卻忘得一乾二淨的……不!仔細回想阿爾的口氣,根本不是請而是逼迫。

所以他為何這麼聽話?真是個難解的謎。

「別這樣嘛!兄弟不就是該在對方有難之時相互扶持的嗎?馬修,你不夠盡責喔!」

難道你就有幫過我嗎!?

雖然很想這麼吐嘈,馬修最終仍膽怯地閉口不語。

「你是要去哪裡?為什麼還得特地選衣服?」

阿爾一拳往馬修的腦袋巴下去:「笨~蛋,你以為今天是什麼日子?是笨蛋亞瑟的生日啊!咈咈咈,以前還有香港在,現在已經回去王家了,肯定沒有人陪那個耍孤僻的笨蛋慶生,我這就去好好地嘲笑他一下,啊!馬修你也來吧?」

「我不要。」

馬修拒絕得很乾脆。

「我的童年時光因那些地獄料理,就這樣毀了,才不要再給亞瑟機會摧殘我的胃。」

總而言之,他絕對不去亞瑟家,再次體驗料理的奧秘。

搞不懂怎麼有人可以把食物做成那樣,更誇張的是作料理的那人完全沒有察覺……馬修想著,每天都被那種食物荼毒,自己卻還能活到現在真是不可思議。

「既然是要嘲笑亞瑟的,你為何要浪費時間在打扮上?穿平常那件不就好了。」

「那樣反而會被他笑啊!我當然要打扮得帥帥氣氣,然後給那個落魄男大笑一番。」

「不是我要說,你那副模樣真的比較像是去約會。」

馬修蹲在一旁看著阿爾得意又自信的笑臉:「那麼討厭人家,為何還要花時間跑去嘲笑一番?選在他的生日,還比較像是要陪對方呢!」

被直言地點出問題的核心,阿爾仍嘴硬地反駁。

「開玩笑,我才不會想要陪那個笨蛋咧!」

「那就選在明後天不是更好?阿爾,其實你比其他兄弟要來得在意亞瑟,之前二戰的時候也是。」馬修搖搖頭:「不過,若是真的如此在乎,為何還要第一個提議離開柯克爾家呢?我真是搞不懂你。」

他沒有注意到阿爾的表情瞬間凝滯。

雖然是胞胎,但他們似乎沒有所謂的異體同心,馬修總是無法理解阿爾的想法。

兩人沉默一陣,阿爾才緩緩地開口:「你想說這是我的錯嗎?」

「沒有,獨立未嘗不是件好事,我們不能永遠在亞瑟的庇護之下,可若僅僅只是如此就好了,總覺得你的原因不在這裡。」

生離死別,人之常情,生命總有終點。

到了那個時候,就算曾有過再緊密的牽絆,也注定要分離。

馬修雖然無法確實理解阿爾,但還能摸索出一些矛盾,他偏著頭凝視自己的胞胎兄弟:「戰爭,實在沒有對錯的分別,我只是不懂你究竟是想離開亞瑟,還是想留在他的身邊?」

阿爾沒有回答:「那麼,你又是怎麼看待亞瑟的?」

抱緊懷中的布偶,馬修垂下臉:「是我們的哥哥啊!即使選擇獨立,他仍然是重要的哥哥。」

這,便是馬修的答案,也是兩人之間最大的不同點。

「這樣就能滿足了?」

「有什麼好不滿足的,他雖然有時專制,自以為是,我還是很感謝亞瑟曾經的照顧。」

「……」

或許是自覺空氣的沉悶,阿爾走到桌邊,打開窗戶,讓沁涼的微風吹散那片苦悶。

稍稍吸了一口氣,沖淡難以言喻的心酸,阿爾暗下臉。

可能,真的是他太過執著了吧?

「馬修,以前的柯克蘭家,好熱鬧啊!」

喉嚨溢出的笑容,令馬修一睜。

他抬起頭,注視阿爾有些頹然的背影,不知為何,竟也被那份悲涼感染。

「直到現在,偶爾還是會回想起來,因為,第一個讓我認真記在心中的,還是他。」

「……你對自己的所作所為,後悔了嗎?」

阿爾嘆息:「後悔了嗎?不曉得,我只知道,若我當初什麼也不做,會比起現在要擁有更多的悔恨,因為那便是選擇不肯邁步向前,努力改變。」

但,真是奇怪,現在也沒有得到更多的幸福。

他與亞瑟,站在不同的立場,所見的景色已經毫無相同之處。

「為什麼,時光無法道轉呢?」

這個問題,馬修無法回答。


======================================


並不是米加本ˊˇˋ只不過正好第一章讓馬修串場了一下而已(被打
因為這次是薄本,小說就放到這裡吧(認真

之後會更新漫畫和插圖試閱的XD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