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月歌》公告
此日誌一切原創內容,未經允許禁止轉載或二次配布

※APH自律聲明※

〈注意!這裡的圖文部分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部分縣市自創角與APH、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露天賣場請至此

【同人本】試閱
橫東BLH本(橫/濱X東/京)【情鎖孤蓮】(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序章~第五章 番外: 插圖

米英本【Eternal Glory】(漫/澍 文/涵夜月) 序章~第一章-1 插圖 漫畫

菊灣本【繫菊之梅】(文/涵夜月 繪/淚星) 序章~第五章 插圖 彩圖

繫菊之梅補完本【夜夕戀菊】(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第一章~第三章(一) 插圖

香灣漫畫小說連環本【暗香尋梅】系列(全三冊)(漫/司空若雲 文/涵夜月)  漫畫+小說

暗香尋梅補完本【彼岸花的誘惑~罪香~】(雙CPH本。BL:橫/濱X東/京。BG:香/港X台/灣。)

(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彩圖: 序章~第四章 插圖

獨伊漫畫本【promise for you】(漫畫/淚星 劇本/涵夜月) 漫畫
【原創小說本】試閱

【謊言的盡頭~咒印~】(文/涵夜月 繪/澍) 小說:序章~第九章 插圖:

那一天後,他終於得以脫離壓制。

拖著沉重的腳步,向著那雖寒冷,卻是唯一能給予他溫暖的地方,心中的想法化為飛舞的片片雪花,輕輕一捏,落於地面,再也無法辨清它原來的形狀。

傷痕累累的模樣看來怵目驚心,緊捉胸口,只有一絲苦澀。

即使如此……

即使如此,他哪裡也去不了了。

就算立場不同,也不再被歡迎,還是只能向前走。

當走到了,從前被稱作一個「家」,如今卻不曉得該如何訴說的地方。

有一個人站在那裡。

呼出白色的霧氣,帶著秀氣的邊框眼鏡,神情嚴謹地凝視自己,像是等候多時。

那時候,他就知道了。

這個人一點也沒變,改變最多的是自己。

就算張口,溢出聲音,卻再也沒有辦法唱著祝福之歌,就算拿起筆,沾上顏料,也無法繪出溫柔的色彩,冰冷空洞的心是什麼也做不到的。

所以……他或許……

或許,不該來到這個地方的。



那一刻,提諾是這麼想的。





「貝瓦爾德先生?」

提諾禮貌地敲了兩下房門,卻沒有得到回應,好奇地悄聲打開,只看到空無一人的房間。

放假的日子,對方卻一大早就不見蹤影,他想著,這可真是件難得的事情。

這時,一隻白色的小狗蹦蹦跳跳地奔了過來,開心地蹭著提諾的腳腕。

「花蛋,早安。」提諾將小狗抱起,讓牠窩在自己懷中撒嬌:「你有看到貝瓦爾德先生嗎?」

花蛋歪著頭,像是不能理解主人的意思。

「你沒看到呀……唉唉!他到底上哪兒去了呢?」

貝瓦爾德幾乎不曾在什麼都沒說的情況下突然消失了,雖然提諾曉得他不需要擔心對方,可總還是會忍不住緊張了起來。

經常到處亂跑的反而是自己呢!

輕撫著花蛋的頭,提諾笑著:「好吧!那我就留個紙條好了,貝瓦爾德先生回來後就會看到了……哪!我想要出去買東西,花蛋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呢?順道買好吃的給你喔!」

花蛋叫了兩聲,露出喜孜孜的模樣。

抱緊牠,提諾又笑了。





其實,我只是害怕。

你不再用與過去相同的目光看著我。





望著陳列出來的一排商品,提諾因式樣眾多,令人眼花撩亂的領帶而陷入苦惱之中。

「哪一種比較適合貝瓦爾德先生呢……」

總覺得每一種都很不錯,但是送那麼多領帶,會令他困擾吧?

想像對方見到一堆領帶,可能會露出的困惑模樣,提諾就覺得非常有趣。

因為貝瓦爾德先生總是一臉認真嚴肅的表情,才會時常嚇到別人,如果能偶爾表現出不一樣的態度,應該會更親切一點吧?

「啊!花蛋,不可以碰到人家的東西。」

帶著小狗進入店裡已經很不應該了,若非店員瞧牠可愛又乖巧,否則花蛋根本不能進來。

見牠好奇地想要觸摸商品,提諾緊張地抱起牠。

「你這樣不行啦!萬一弄髒了怎麼辦呢?」

可惜花蛋卻只開心地舔了舔他的手,對於主人認真地叮嚀,全然沒聽進去。

「真是的。」提諾無可奈何,輕輕拍了花蛋一下:「那就買這條好了,花蛋也喜歡它對吧?」

拿起其中一條領帶,轉身正欲結帳,但卻因看到了一個料想不到的人物而停下腳步。

「咦?這不是提諾嗎?好久不見。」

提諾沒有立刻回應。

雙瞳瞪得彷彿有如銅鈴那般大,胸口好像被什麼給堵住,一時無法呼吸。

「提諾?」

不曉得從哪裡竄出的聲音提醒他回神,提諾小口小口地喘著氣。

低頭看著花蛋不解的純真眼神,過了幾秒,他才努力打起精神,強笑著:「這不是伊萬先生嗎?的確是好久不見了。」

意識到提諾對自己的畏懼,伊萬沒有一絲同情,似是好玩地微微一笑:「是啊!真的好巧呢!你怎麼會在這裡呢?」

「只是買個東西。」

「是嗎?提諾你真是有心呢!可惜沒有人送我禮物。」

簡單的一句話戳破他的真正目的。

好可怕。

那個時候也是突然出現,不顧自己的意願就被強迫帶走。

他掙扎著,想要逃離,卻換回冷笑與嘲諷。

所有的希冀,不知何時破個洞,像沙袋一樣悄悄流失,根本來不及阻止。

「對了,提諾你乾脆買個東西送我好了?這個主意很不錯吧?」

差一點,便忘了何謂自由。

為什麼他還是不死心地想要反抗呢?

即使遭遇挫折也不肯放棄,只有著無論如何都要逃離的想法,一心一意地……

「提諾,你怎麼了?」

曉得提諾失神的原因,伊萬仍故意詢問著:「該不會是身體不舒服吧?要不要休息一下呢?」

見到對方的手伸過來,提諾嚇了一跳,下意識閃開。

「啊……我……」

「呵呵!你在怕我?」

「我……」提諾一時啞口。

就算好不容易脫離了,他的心神卻還在對方的掌控下嗎?

這不過是日常對話啊!

「很好啊!你就繼續害怕吧!因為說不定我……哪天心血來潮了,會再次把你帶走喔!」

提諾內心一涼,神情立刻轉為緊繃。

「嘛!我開玩笑的。」伊萬雀躍地笑了出來:「別這麼害怕嘛!只是開玩笑的不是嗎?當然,你也可以再次反抗啊!……就像以前那樣。」

「……」

望著太過廣闊的天空,提諾嘆了口氣。

他沒有流淚,但那雙瞳……卻悲傷得令人想要為他宣洩溢滿全身的無助。





那時,除了流淚以外,什麼也不能做。

被帶往陌生的地方,連話語都被禁止了。

有人勸他,必須要習慣。

這也是沒辦法事情,誰叫他們這麼弱小呢?



習慣?



他要怎麼習慣?該如何習慣才好?

每天都活在沒有那個人的世界,每天都得重新花了一段時間,才意識到那個人不在身邊。

可是,他無力反抗。

只能笑著自己的愚蠢,然後,繼續在地獄打轉。

嗚噎哭泣也無法傳達至遠方。

有誰能聽見呢?



有誰能垂憐他,聽見一點點已經發不出聲音的吶喊呢?





抱著一個大袋子,提諾依然神色自若,沒有步伐不穩的情況。

即使如此,卻在走了一大段路後,無法負荷內容物重量的袋子不小心破了一角。

眼看袋子內的東西快要掉出來,提諾卻分身乏術,想不到正好落入一個人的手裡。

見到對方,他忍不住驚呼:「哎?貝、貝瓦爾德先生?」

沉默地接住差點掉落的東西,貝瓦爾德抿緊唇,看起來心情非常不好,這讓提諾有些心驚膽跳。

「貝瓦爾德先生,我、我怎麼了嗎?」

該不會做了讓他不高興的事情,還是說了什麼冒犯的話?

「你拿這東西太勉強了。」

片刻,貝瓦爾德才微露不悅地斥責,硬是將大袋子抱走。

然而,提諾沒有忽略那一閃而逝,不易表露的關切。

「啊!這樣太麻煩你了。」

「沒有什麼麻煩的。」

貝瓦爾德移開身子,閃過他想要接過袋子的雙手,自顧自地邁步。

見狀,提諾的內心漫延著一股甜意,也跟上腳步,不再堅持。

果然,貝瓦爾德先生很溫柔呢!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呢?」

「……路過。」

真的是這樣嗎?提諾沒有追問。

「你為什麼要買這麼多東西?」

「真是的,貝瓦爾德先生該不會忘了今天是什麼日子吧?」

提諾苦笑:「因為今天是特別的啊!當然希望晚餐能豐盛一點。」

「普通就好了。」貝瓦爾德想了想,又補充:「不要太累了。」

提諾只有笑笑。

貝瓦爾德先生不曉得吧?我並不覺得累啊!

這些事情,都是做得心甘情願的。

『哪天心血來潮了,會再次把你帶走喔!』

太過幸福了,就會害怕這份喜悅被剝奪而消失。

真的不想失去了。

「提諾,你怎麼了嗎?」

「咦?怎麼這麼問?」

貝瓦爾德皺起眉頭:「不知道,但總覺得你看起來跟平常不太一樣,發生什麼事了?」

「啊……」他表現得太明顯了嗎?提諾努力壓下心中的慌亂。

不能再讓這個人為自己擔憂了。

「我什麼事都沒有,貝瓦爾德先生你多慮了吧?」

「是嗎……」貝瓦爾德仔細凝視提諾的神情,確實很難找出一絲異樣。

可他卻相信那份直覺。

就像自己什麼都不說,提諾也能理解他的喜怒哀樂。

提諾又怎麼能以一句「沒事」,就能夠敷衍他呢?

「算了,我們回家吧!」

「回……家嗎?」

提諾的遲疑令貝瓦爾德疑惑:「有什麼不對嗎?」

「咦?不,當然……沒什麼不對。」

先前努力隱藏的陰霾全部消散,提諾揚起嘴角。

真是不可思議,貝瓦爾德先生也能輕易左右我的情緒呢!

可這跟伊萬先生的不一樣。

好溫暖,胸口暖了起來,現在明明是冬天啊!

好像只要待在貝瓦爾德先生的身邊,什麼都無所謂了,真是奇怪。

「我們,回家吧!」

不是貝瓦爾德先生的家,也不是我的家。

是「我們」的家。





想要尋找一個可以放聲哭泣的地方,可以安心歡笑的棲身之地。

若能夠支撐自己……

我願那個人就是你。





「結果,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望著倒成一片的眾人,貝瓦爾德眉間的皺折又多了好幾條。

諾威和艾斯坐姿端正地倒在同一張沙發熟睡,丁馬克則是自己占據一整張沙發,睡姿相當難看。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安寧的夜晚究竟到哪去了?

好像自從在家門口看見這三人的時候,就沒有這東西的存在,晚餐還變成搶食物大戰。

「呵呵,大家都累了吧?」

提諾不介意地笑笑,體貼地抱著棉被,小心翼翼地分別蓋在三人身上。

「你在做什麼?」

「咦?蓋被子啊!這樣會著涼的。」

「根本不需要。」貝瓦爾德冷聲說完,便轉身就走。

「貝瓦爾德先生?」提諾有些不知所措,小跑步追上去:「怎麼了嗎?我是不是做錯什麼了?」

「沒有。」

他只是純粹看丁馬克不順眼罷了,身上的被子更是礙眼至極。

著涼也沒什麼,大不了就是感冒,說不定還會讓吵鬧的傢伙安靜些。

「可是你在生氣吧?如果有什麼做不好的儘管說,我會改……哎呀!」

沒料到對方會突然停下腳步,提諾一整個撞上貝瓦爾德的背脊。

正欲詢問的同時,一件柔軟溫暖的衣物被蓋在身上。

「咦……?」

「你總是在外面到處跑,穿著這個才不會感冒。」

「啊!難不成這是……禮物?」

「……大概是吧。」

分明就是特地送給他的禮物嘛!

瞧見貝瓦爾德眼是尷尬的焦慮,明白對方的心意的提諾笑了出來。

「謝謝你,我會珍惜的,好溫暖呢!」

「唔。」貝瓦爾德只簡單應了聲。

啊!那他是否該也現在送禮物才恰當呢?

提諾思考著,那個東西還放在他的房間,可按照以往,他都是半夜才悄悄地放在貝瓦爾德的枕頭邊,今年也這麼做比較好吧?

「提諾。」

「嗯?怎麼了嗎?」

「對不起。」

「咦?」提諾一愣:「為什麼貝瓦爾德先生要道歉呢?真是毫無道理。」

「也許,並不是沒有一點道理的。」

貝瓦爾德伸出手,撫上提諾的臉蛋,看著那納悶的模樣,面無表情的他隱隱透露著一絲陰霾。

他還,碰得到提諾。

「今年就快要結束了。」

希望明年也能如此。

可以天天瞧見提諾平安無事。

「是啊!時間過得好快呢!」

再也不願讓任何人剝奪這張笑顏了。

貝瓦爾德想著,便將提諾擁進懷裡,輕輕撫著他的髮絲。

「咦、咦咦?貝瓦爾德先生,怎麼了?」一抹紅暈浮現,提諾雖然嚇了一跳,卻沒有掙扎。

只是,看見那沉重異常的貝瓦爾德,他不禁有點慌張。

「我不會再看著你那樣離去的。」

「哎?」提諾不解:「我沒有要去旅行啊!」

「是啊!說的也是。」貝瓦爾德沒有多作解釋。

說的也是,這樣就好了。

即使不同以往,提諾還是提諾。

只要能看見他的笑容,聽見朝氣的呼喚,立場不同了也沒有關係。

「提諾,辛苦了。」

「啊!是的,貝瓦爾德先生也辛苦了。」

這一瞬間,提諾露出的笑容,看在貝瓦爾德的眼裡,似乎是至今以來最為燦爛耀眼的。





不該來到這裡的,必須離開才行。

那麼想著,他露出似是想哭的表情,緊咬著嘴唇,就要轉身。

但是,對方攔住了。



並沒有刻意擋在他的身前,也沒有任何勸說的話。

只是很單純地,緩步走到面前。

看著想要逃離的自己。

然後,伸出手。



「提諾,歡迎回來。」



那時,他真的哭了吧?

即使改變了,貝瓦爾德先生也不會捨棄自己。

他明明跟過去不同了,不該會是「回來」。



被啃食得殘缺不堪的心靈,慢慢地尋獲。

快樂時,唱著令人喜悅的旋律。

幸福時,繪出令人讚嘆的色彩。

因為有貝瓦爾德先生,他終於找回了……雖然仍有些不同的完整自己。



提諾如獲救贖,雙手緊握住對方。

「我回來了。」


=======================================


第一次寫典芬就遭遇的挫折(掩
這一對我覺得很可愛,卻從來沒想過會去寫
一切的原因.....想當然爾,就是壽星

我(大概十二月中):生日賀文妳想看到誰?
淚星: 咦咦,妳人太好啦XDDD那找妳想寫的吧www
(一秒放空)
淚星: 寫妳喜歡的吧!
我:嗚Q3Q你選一個嘛~
(認為要寫壽星喜歡的才有意義)
淚星:這個嘛...那APH的可以嗎?
我:!!!你你你想要哪個CP?
淚星: BL...(大羞(喂
我:露普嘟嘟!!(抖抖
(記得淚星有意出這對,我一秒這麼回)
淚星: XDDDDDDDD妳猜這個啊,還以為妳會猜獨伊XD
淚星: 好吧~~兩者都嘟嘟~我想看................典芬(光速逃
(嚇很大)
我:哇靠!從沒寫過,我.....研究一下(噴
對北歐的歷史不熟啊........當時還想,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我忍不住詢問:他們的萌點在哪?(愣
淚星: 唔唔....日常小事之類不扯到歷史就好wwwww
淚星: 很好的丈夫和很好的妻子。。?(咦咦
我:ˊˇˋ.......

於是這件事就被我放空到昨天才寫
對!昨天才寫,今天拼完(好克難XD
雖然在此之前還發噗詢問這一對,結果發現噗友裡面蠻多人喜歡的XDD
因為對典芬沒有管道,雖然跟媛哀求了一篇漫畫,但還是沒什麼靈感
能寫出來真是個奇蹟......對不起!!!據說這一對主打溫馨,我卻寫不出半點溫馨感(掩面泣

其實本來想寫其他三人的,我最喜歡小冰了~~~(他長得很像天翼之鍊的蘭吉艾XDDDDD
可是給雪雪看過後,我發現自己揣摩腳色還揣摩得不夠好,很怕被我寫糟,只好含淚放棄了Q3Q

感謝媛、菲希納、雪雪、劉雨、小K特地在我發文前幫我看過
因為有妳們我才敢把這篇賀文送出去~~~~~>////<


最後,祝淚星生日快樂啊~~~~~~~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ICIME
  • 我說,"歡迎回家"這個標題已經很溫暖了~~~害我也有點想家。。QQ

    果真是萌萌的典芬文!!!!!!他們的萌點的確是溫馨啊~~最近我超喜歡溫馨的~~
    妳摸索典芬的個性摸索得很不錯啊~~
    一開始小芬就那麼的小媳婦,心裡一直都在想著阿典的事~是那麼單純可愛啊!!!!!為阿典挑領帶那個情景我想象到。。。圓圓的粉白的臉,金閃閃的頭髮。。像小羊羊一樣啊←想吃掉(不XDDDD

    真想不到露樣也會出來,出現的時機也很棒~~~跟被突然遇到露樣的無助的小芬形成很大對比~~私心想讓阿典在那個時候走進來英雄救美XDD私心啦私心~~

    小芬OS那邊說怎樣習慣在沒有他的生活,這段好感動啊wwwww這親蜜的小家庭真的很讓人想去守護啊~~~

    結尾其他幾個也出來串場了,超好笑的XDDD如果最後典芬可以更進一步的話的話的話的話。。。。←(大羞>////<

    總而言之真是一篇好溫暖的文~果然這才是節日的感覺啊~~~謝謝妳親愛的阿月子~~~~~~~~~~~~~(抱緊><~
  • 好乖(摸頭)有我在的地方就是你的家~(被打

    我看的漫畫大部份也是很溫馨,結果我就是忍不住想代入一下歷史(歷史不好的人還來這段老梗XDDD
    咦咦~~~是嗎~那就好>///<
    因為本家跟有些人詮釋的小芬似乎不太一樣,據說他對感情其實是有點遲頓的XD我個人是偏向有點萌芽的小芬啦XDDDD(這大概就是白菊和黑菊的差別?
    我一直在想要送什麼,想著想著還是領帶最適合~
    其實瑞先生送小芬才是想的最痛苦的XD說到最普通的圍巾嗎.......偏偏我寫過橫東了,只好嘟嘟掉(掩
    你吃掉的話瑞先生怎麼辦阿XDDDDDDD

    突然很想寫他(但不是喜歡他<喂喂~>)
    本來是想寫其他人的啦,可總覺得會變成一場鬧劇(噴
    其實我有想過耶ˊˇˋ可是最終還是改成瑞先生路過看到(哎?

    感覺那邊有點慘XD
    其實對小芬說要習慣的人,我是用立陶代入~

    我很想寫三人出現在門口,丁馬克還說他是來吃小芬的料理的XDDD然後瑞先生幫小芬準備晚餐時,丁馬克還在一旁偷笑(噴
    結果一樣被嘟嘟掉了(掩面泣
    嗚呼呼呼~~~這跟米英一樣是不可能的啦,要寫他們這樣那樣,我........(滾走
    順到一提,橫東要多少就有多少喔~~~(這大家都知道

    你還是覺得川札不溫馨嗎XDDDDDDD可可可是,加了後面幾個人,應該很溫馨吧?(踹

    你喜歡就好ˊ/////ˋ(可是字數好少喔,記得去年送了一萬一千字XD

    涵夜月 於 2011/01/03 20:27 回覆

  • CICIME
  • 啊~~~
    還有就是~~~新年快樂!!!!!!!!!!!!!!新年進步,畢製順利~~~~~\^0^/
  • 新年快樂ˊˇˋ~~~~~~~也祝你報告順利阿~加油!!!

    涵夜月 於 2011/01/03 20:2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