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司空若雲
小說:涵夜月

====================================================================



其實這是結尾其中一張硬要放到開頭XD(一開始就放閃!?)

其餘下收









====================================================================

灣躺在床上熟睡著,將臉埋在被窩裡,眼角仍噙著淚。

夢境忠實地反應她的渴望,最親愛的家人們圍繞著自己,開心地談天說笑,好像從未有過悲傷。

原本還覺得不可思議,但心思單純的她不會想太多,很快地便忘掉了遭遇過的傷害,嘴角忍不住大大地揚起,再次露出燦爛洋溢的笑容。

親切又溫柔的家人們朝她伸出手,灣激動地想要握住,卻撲了個空。

一眨眼,周遭只剩她一個人,灣一怔,不禁緊張地朝漆黑的四周呼喚,露出驚恐的表情,瑟縮地在黑暗中顫抖,但無論如何大聲呼喊,都沒有人回應。

為什麼沒有人在?她又變成獨自一個人了嗎?

灣湧出淚水。

她不希望這樣,不想要再身處在只有自己的這個地方了,那樣……好寂寞啊!

驀地,灣看到香站在她的身邊,雖然不曉得原因,還是想要向最喜歡的人宣洩悲傷的心情,可香只帶著冷漠的雙眸看著自己,彷彿眼前的她只是陌生人。

『我討厭妳。』

不要!

灣驚醒過來,坐起身,第一眼看到是昏暗的房間。

她微微一愣,轉頭看到外面天色已暗,才想到她把自己關進房裡後就不肯出來了,連王耀叫她吃晚餐也婉拒,縮在被窩裡一會,便不知不覺地陷入沉睡。

想到香對她說的那些冰冷話語,灣黯下臉,心又痛了起來。

就算催眠自己那些全是惡夢也做不到,香所訴說的那些話語,字字句句都像是在胸口插了把刀那般,疼得令她難受。

這就是當初下定決心,所想知道的真相……原來,竟是這麼得悲傷。

她還有資格後悔嗎?

若眼裡所見的現實,其實才是真正的惡夢,是否可以永遠都不用醒來?

這樣就可以逃離這一切了……被說是懦弱也無所謂。

「喀擦。」

聽見從房門傳來的聲音,灣嚇了一跳,一時有些心慌。

以為可能是王耀,她連忙胡亂擦著眼淚,不希望被溫柔的大哥瞧見自己落淚,因而擔憂。

當房門被輕輕地打開,兩個人影頓時一個閃身,悄悄地進來,又迅速將房門關上。

如此鬼祟的行動,灣這時才感到不對勁了。

「是、是誰?」

若是王耀等人,只要大方地進來就行,可這兩人卻偷偷摸摸地,好似不想被人發現一樣。

難不成有人竟入侵了同盟國的根據地?灣捉緊棉被,嚇得縮了起來。

聽到聲音,其中一個人為避免她喊叫,引來其他人的關心,趕緊比出噤聲的手勢。

「噓──灣小姐,請別驚慌,是我們。」

此時不該出現在此處的熟悉聲音令她愣住了。

透過微弱的月光,灣才看清楚突然闖入房內的兩個男人,是橫/濱和東/京。

「啊!你、你們怎麼會……」

「小聲一點小聲一點。」橫/濱先緊張地要灣別激動,才解釋:「還用說嗎?同盟國的傢伙抓走東/京,我當然要來救他啊!免得那群卑劣的混蛋還妄想利用他來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

「橫/濱。」東/京搖搖頭,示意對方別在灣的面前批評她的家人。

聞言,橫/濱有些不甘心地別過頭,而灣則在理解這句話的意思後,倒吸了一口氣:「東、東/京,哥哥……他們,沒有對你做出什麼事吧?」

想起任勇洙在本田家的遭遇,灣不禁在內心斥責自己,怎麼會以為自己的求情能左右大家的行動,卻忘了這種事呢?

見少女像以前那般善良,東/京輕聲安撫:「不要緊,屬下沒事。」

說完,還不忘給身旁的人一個警告的眼神,要他別多說那些沒有意義的話。

橫/濱翻了個白眼,沒事?真是好個沒事啊!

「算了。」他不急著在這分秒必爭的時候,揭穿東/京的謊言:「小姐,時間不多,我就直說來意吧!我們必須帶妳一起走。」

「走……離開這裡嗎?」

身為本田家的他們,當然無法留在這裡,灣私心也希望東/京能成功脫逃,並平安無事。

但是……她呢?

以為這裡是自己渴望回來的地方,香卻不如以往的溫柔,留在這裡,也只是徒增傷感而已。

可本田菊也一樣改變了。

灣這時才發現,自己哪裡也去不得。

見到灣猶豫不決的模樣,橫/濱不覺得意外,哼了聲:「你看,我就說吧!那些王家的傢伙都在這,她怎麼捨得跟我們離開?東/京,我早說過趕緊離開才是上策,你卻要在這裡浪費時間,嘖!」

東/京沒有回答,思考要怎麼勸著灣,對方才肯一起跟他們離開。

「那個,我沒有說不跟你們走啊……」

即使兩邊都讓她傷心欲絕,可她發現,此刻自己已經無法留在這邊,面對香的冷漠了。

灣閉起雙眼一會,才張開,並露出堅決:「我們,現在就離開吧!」

這突如其然地轉變,讓東/京和橫/濱兩人都感到意外,不過,既然對方已經下定決心,他們也不打算繼續浪費時間。

「我們從一樓走廊邊的窗戶走吧!小心一點別被發現的話,出去後就是樹林,藏身很方便。」

東/京點點頭,轉眼一瞧,這才注意到灣身上沒帶著任何東西,其中一個髮飾已經換成以前的牡丹髮飾,而之前交給她的衣服和信件,都放在一旁的桌上。

「灣小姐,那些妳不帶著嗎?」畢竟那些都是灣很珍視的寶物。

但,灣只沉默地看了一眼,隨即又撇開:「不用了……我只要帶著這個髮飾就夠了。」

既然香擺明已經不想履行和她的約定,再緊緊抓著又有什麼用呢?

最後也只會從指縫中悄悄流走,那還不如早點放掉吧!

先一步放棄,到了那一刻,才不會太過傷心。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