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月歌》公告
此日誌一切原創內容,未經允許禁止轉載或二次配布

※APH自律聲明※

〈注意!這裡的圖文部分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部分縣市自創角與APH、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露天賣場請至此

【同人本】試閱
橫東BLH本(橫/濱X東/京)【情鎖孤蓮】(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序章~第五章 番外: 插圖

米英本【Eternal Glory】(漫/澍 文/涵夜月) 序章~第一章-1 插圖 漫畫

菊灣本【繫菊之梅】(文/涵夜月 繪/淚星) 序章~第五章 插圖 彩圖

繫菊之梅補完本【夜夕戀菊】(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第一章~第三章(一) 插圖

香灣漫畫小說連環本【暗香尋梅】系列(全三冊)(漫/司空若雲 文/涵夜月)  漫畫+小說

暗香尋梅補完本【彼岸花的誘惑~罪香~】(雙CPH本。BL:橫/濱X東/京。BG:香/港X台/灣。)

(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彩圖: 序章~第四章 插圖

獨伊漫畫本【promise for you】(漫畫/淚星 劇本/涵夜月) 漫畫
【原創小說本】試閱

【謊言的盡頭~咒印~】(文/涵夜月 繪/澍) 小說:序章~第九章 插圖:

『睡眠』

門上貼了一張紙提醒其他人房內主人此刻的動向。

好聽一點是簡潔有力,實際一點則是……太懶惰了!

一般說來不該是寫『現在睡眠中』,最多加上『請勿打擾』才恰當吧?

然而這小子的耐心只夠他寫兩個字,既然如此就沒有必要為對方著想了,確切說來,這個人會何時清醒才是最重要的問題。

房門開啟,不意外瞧見堆滿整間房的書堆,那樣的高度還真怕只是走動就會促使它們傾倒,倒下去可不得了,肯定整排陪葬。

身在讓人一看就頭痛的房間仍睡得香甜的,是一名年約二十歲的男子。

修長的身軀,久未整理的短髮依然有著令人忌妒的柔順,他趴在打開一半的書上,中性的外表此刻帶著一絲稚氣,反而像十七、八歲的少年。

來拜訪的男人和老者面面相覷,猶豫是否該冒著生命危險越過書堆戰場叫醒男子。

沉默沒有維持多久,一名少女已經碰碰跳跳地奔進來,一個飛躍撲上對方。

「哥哥~」

「小心!!」

男子想要提醒少女,可惜為時已晚。

書堆一晃,往中央……也就是男子和少女的地方轟隆落下。

揚起的沉煙與濃厚的陳年書味刺鼻嗆咳,好不容易等到它散去。


「神!我不是說過不要把書疊得這麼高嗎?」

「……不然要放哪?」

環抱著少女,即使差點被書堆砸死,已經完全清醒過來的神仍從容不迫地撫額,將處變不驚給發揮到極致。

他輕輕拍掉少女身上的灰塵,神情倦怠。

「這不是重點。」男子故意扳起臉教訓:「還有師妹,我也說過別這麼莽撞,如果不是神醒過來,你們兩個早就歸天了。」

「很好啊!我要跟神師兄作一對苦命鴛鴦,這叫……唔……呃……啊……」

「殉情?」神默默地接話。

「對對對!就是這個,真不愧是師兄。」

少女很捧場地拍手,一臉崇拜。

「你們兩個……」

男子頹下臉,老者則含笑地安撫:「好了好了,你們別吵了,這不是每天都會發生的事情嗎?別為了這種小事,傷了彼此的和氣。」

知道他們剛才的對嘴其實以玩笑的成份居多,老者還是不忘調停。

現今兩大武士集團的衝突使得人心惶惶,一般的武士流派根本不敢太過招搖,如同他們,在寺院落腳,希望能夠平安過一生,學武也只是期望在必要之時還能保護重要的人,從沒有想過要用來殺人。

這裡的孩子都是老者撿到的孤兒,老者對他們來說亦師亦父,彼此的感情十分親密。

「師父你就是太寵這兩個傢伙了,他們才會變得這麼沒大沒小。」

「大師兄,你就是太操心了,小心將來滿頭白髮喔!」少女調侃。

「喂!」

「師父、師兄,早安。」

神面無表情地打斷大眼瞪小眼的一大一小。

「臭小子,你現在才想到要道早嗎?還有,已經午時了,一點都不早!」

「喔……所以,師兄找我有事?」

不待男子回答,少女興高采烈地拉扯神的衣袖,撒嬌:「師兄師兄,人家想吃糖糖!幫人家買回來吧?」

「甜品啊……」

「神,你就去買吧!多買一點給其他的師弟妹,這個給你。」

「唔!既然師父都這麼說了……」

接過師父遞來的一袋錢币,神量了量,點點頭:「那麼,我出門了。」

「等一下!」

「怎麼了,師父?」

男子和老者對看了眼。

「神,你將來有什麼打算嗎?」

「師父?怎麼突然這麼問?」

「你劍術高強,書本的知識一點就通,可卻從來不見你開心的模樣,我想,或許是這村子太小了,像你這樣的少年,也許該出去闖蕩,而不是守在這裡……」

「……沒有。」

神目光淡然:「師父,你想太多了,我並非不滿意這裡,而且,師兄也……」

「我跟你不一樣。」男子嘆氣。

神什麼都學很快,就是沒有一絲熱忱,這也是令人擔心的地方。

或許,他就是該被稱作天才的存在。

並非沒有人能夠超越他,而是沒有人像他這般什麼都會,什麼都強,也什麼都無法投注熱情。

男子喜歡與師父及一群師弟妹相處,他相信自己不但生在這裡,死也會與他們一起,但……神呢?

神真正的歸所,在哪裡?

「我……做什麼都可以。」

「是嗎……」

「我去買東西,然後晚一點才回來。」

望著神離去的背影,兩人嘆口氣。

「師父,大師兄,你們剛才在說什麼?人家聽不懂耶!」

摸摸撲來的少女的髮頂,男子苦笑:「妳還是不要懂比較好……是吧?師父。」

「是啊。」

希望能有任何人或事,神願意以生命付出。

可這麼想的同時,老者仍希望不會出現任何變故,迫使神面對現實。

畢竟依照神的個性,若真有這樣的人事物出現,可能也必須付出極大的代價。

至於是怎樣的代價……想都不敢想。




「嗯……就買這些,還有這袋茶葉。」

神隨性拿了幾樣師弟妹喜歡的甜食,又挑了幾包便宜但味道清爽的茶葉,不知不覺已拿了可觀的數量。

「哎呀!好久不見,又出來跑腿了嗎?」

將東西裝進布袋裡,掌櫃態度熱絡地攀話:「真是辛苦你了,寺主和大家都還好吧?」

村民都認識神一家人,畢竟這個村莊就只有一間寺院,在大家眼中,老者又是位和藹可親的寺主,沒有人曉得看來柔弱的師父竟然是武士。

要以劍術師父的身份避人耳目照料一群孩子,可以想見老者作了多大的努力。

「唔,很健康。」

「呵呵!那就好……唉!要是戰爭能早些結束就好了,也不會苦了我們這些老百姓。」

掌櫃無奈地說:「刀劍不是拿來殺人,而是為了生活所需,可是那些武士卻不了解……哎呀呀!什麼時候才能安心過日呢?」

他明白,所以神只想成為一般人,在這個村子裡平平靜靜地過一生就好。

「真希望那些武士不要打過來,而且還有山賊和強盜呢……哎呀!那些掌權的武士集團,不是該保護我們這些百姓的嗎?結果啊……」

「是啊。」神不帶感情,敷衍地回應。

似乎曉得他的個性,掌櫃也沒再多說什麼。

「呵呵,歡迎再來啊!」

「嗯。」抱起一袋甜食和茶葉,神點點頭。

正當他要離開時……

「喂!你們,把所有的東西給我交上來!」

一名落魄武士闖進來,凶神惡煞地拿著武器比著店舖裡的人們。

哪想得到突然有人跑進來搶劫,只用過柴刀或菜刀的存民也根本沒見過曾奪人性命的武士刀,許多人當場嚇得發抖。

掌櫃也嚇了一跳。

這種事情,也許每天都在不同的地方發生,今天只是不巧被他遇上了。

更淒慘的……是被賊人襲擊。

因此,雖然有些不甘,可為了保命,他決定聽從武士的話。

在一片混亂之中,只有神沒有注意到,悠悠地晃過武士。

「給我站住!」

武士攔下神,惡狠狠地吼:「你也給我把手上的東西交出來,否則就殺了你!就像這樣!」

唰!他手一揚,砍斷了柱子,架子上的東西傾倒,更是嚇著了在現場的眾村民。

不過這一下讓原本神遊太虛的人完全清醒了。

「嗯?」神愣了愣。

這是……搶劫嗎?

他只是奉命出來買東西,打算回去前順便悠閒地散個步,想不到也會遇到這種事。

可以理解因為糧食不夠去行搶,可為什麼會找上我,搶店鋪不是更好?

難道是看起來好欺負?

師父也常說,不熟的人肯定會以為我很弱……所以我應該表現出一點氣勢嗎?

怎麼樣才叫做有氣勢啊……

逕自陷入沉思的神完全不知道,武士攔住自己只是因那無視於人的態度,原本的目的正是搶店舖。

「聽不懂嗎?快把東西全部交來!!」

「唔……」

武士開始咄咄逼人,神困擾地垂下頭思索。

該如何是好?

明明已經走出店鋪了,乾脆直接離開?可對方恐怕不會輕易放他走。

並非甩不掉,只是太麻煩了。

不太常運作的頭腦讓他再度陷入恍神。

眼見武士拔刀就要劈下去,神卻還愣在原處沒有反應,也未看見眼前的危機的樣子,掌櫃想要出聲喊叫,卻已來不及……

細微的破空聲傳來。

「鏘!」

一把扇子飛來,正好擋住武士的攻擊。

「什、什麼東西?」

沒料到妨礙自己的竟是一把扇子,武士氣急敗壞:「誰!?敢阻擋大爺教訓這小子,大膽的傢伙,快點出來!」

「……哎!別這麼激動嘛!」

一名俊秀的男子自屋頂跳下,輕盈且姿態優雅地落地,衣袖微微揚起。

他護在神身前,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

「你是誰!?」武士瞪著男子手裡那把扇子,不可置信。

那看來沒有半點攻擊力的扇子,竟然擋住了他的刀!?

「我只是一個路見不平,拔刀……啊沒有刀,那,上前相助的人而已。」

男子游刃有餘的模樣以及人畜無害的笑容,不知為何,他竟然隱隱感到畏懼。

但,武士仍硬著頭皮威嚇:「小子!我要教訓這不知好歹的傢伙,你別來妨礙我!」

「不好吧?欺負弱女子的行為是不好的喔!」

「啊?你說啥?」什麼弱女子?

「美麗的邂逅大半都建立在英雄救美上,所以這位大哥,為了我小小的幸福,就煩請您犧牲一下成就小弟我了。」

男子誇張地嘆氣並微微一鞠躬。

抬起頭來的瞬間,他已一個閃身到武士面前。

然後,舉起扇子,用力敲向對方的頸部。

喀!武士完全無法抵抗,連聲叫罵都來不及,就雙眼一翻,應聲倒地。

「呼!輕輕鬆鬆~」

男子露出滿臉的感動,將扇子刷的一聲打開,優雅地揮了揮,嘴角揚起。

啊啊~真是太美好了,老天果然是眷顧我的,剛才的出場既即時又帥氣,這下肯定能夠得到對方的答謝。

不曉得對方是怎樣的國色天香?男子欣喜地轉頭。

「妳沒有受驚吧?小姑娘?不用害怕,這個欺負女人的人渣已經被我打敗了,沒關係妳不必以身相許,有感激的心就足夠,不過如果能一起吃頓飯更好,可以安慰我那快被摧殘殆盡的小小心靈……阿咧?」

自顧自陶醉到一半,男子睜大眼,愣住。

這個人……他上下打量。

細長的劍眉,修長的身軀,那外貌……怎麼看都像男的。

男的!?怎麼可能?

這時神也回過神來,卻只見到一陌生男子一臉活見鬼,猛盯著他瞧。

為什麼那武士突然趴了?還有這人又是誰?

「呃……」

然而他這一出聲,男子原本已經夠難看的表情,這下立刻變成一臉如喪考妣。

很好,略顯低沉的聲音,更像個男人了。

若是長得貌美,他還可以欺騙自己,可此人的外表頂多是清秀,離女子還有一大段距離。

「請問?」神不曉得現在是什麼狀況,只得出聲詢問。

男子沉默,瞄了瞄神平坦的胸部。

帶著一絲期待,他將手放了上去摸了摸……晴天霹靂!平得連告訴自己那只是胸部小都沒辦法。

「男的……」

老天爺!我哪裡對不起你?

確定拯救的對象是貨真價實的男人,男子快要哭了。

到底武士是為了什麼原因找神的碴,他已經沒心情關心,愁眉不展地哀悼逝去的邂逅。

拖著被打趴的武士,最後回頭看了眼後,男子嘆口氣並落寞地走掉,打擊大到連擅自摸了別人胸部,應當賠罪的事情都沒想到。

而被當眾摸胸部的神只有呆愣。

對方的舉動真是出乎意料。

他只是反應慢了些,並非笨蛋,曉得男子錯把他當成女子了。

我看起來像女人嗎?

神站在原地想了許久,直到夕陽西下,周圍看熱鬧的早已走得差不多。




「神,你回來了,應該沒遇到什麼事吧?」

一路晃神走回寺院,就見師父緊張地詢問。

神曉得師父會有這種舉動,是因越來越危險的情勢所致。

但他一點真實感都沒有。

無論師父和大師兄提醒數次可能會面臨的生命危險,畢竟還未發生,神不像兩人如此憂慮。

望著露出滿臉關心的師父,神偏偏頭。

「師父……您有沒有被人摸胸部的經驗?」

現在他比較在意剛才那名俊美男子令人費解的所作所為。

頭一次被人摸胸部,而且還是個男人,神不曉得該如何反應比較恰當。

他沒有生氣,沒有哀怨,僅僅只是疑惑。

可這種態度不正常吧?

「啊?」師父愣了半昫:「你被人給摸了胸部?」

「唔……您說得沒錯,所以我只是想要詢問當作參考。」

「不、不會吧?對方是怎樣的人?長得如何?」

「長得如何啊……挺漂亮的吧?」

「什麼!?真的嗎?」

年邁慈祥的臉蛋難得露出如孩子般的活潑朝氣。

將這番話誤解為有女子對神有興趣,師父開心地笑瞇了眼。

「這樣啊!你活了十幾年,除了我和師兄弟姊妹以外,沒有什麼人事物願意關心,現在終於將對你有意的女子記在心裡了,說不定我很快就可以抱孫子了~呵呵呵~真是太好了。」

難得啊難得,這小子就算被人調戲,總是轉眼睛就忘得一乾二淨,命定之人終於出現了嗎?

感謝老天,感謝那位女子,老夫一叩二拜三鞠躬。

「師父……」

摸我胸部的是個男人,師父您絕對沒機會抱孫子的。

被人當眾調戲,反應不外乎是討公道、置之不理、以身相許,不過神永遠是接近二的四……忘掉,然後去睡個飽覺。

算了!人家都已離開,今後也不會有交集,想這麼多無濟於事。

「對了,神,你最近要小心一點啊!」

「師父您總是說要小心。」

「不不!這次不一樣,因為反叛的勢力崛起了,我們身在要被討伐的勢力的領地下,別讓人知道咱們武士的身分,否則不但會遭來異樣的眼光,也會惹來殺身之禍。」

「喔……」

面對師父嚴肅的叮嚀,神不甚在意地應聲。


===========================================


第一章總算結束了QQ
自從決定兩人初次相遇的片段後,我就一直好想寫出來~
小京果真是個小笨蛋,尤其是以為小神是女子,想要英雄救美,而且竟然還摸胸部了XDDDD
是說他會選擇從屋頂跳下來也是為了耍帥,衣袖飄揚嘛~而且還特地揮了揮扇子(噴

京神後面還很長,不過我會努力打完的(泣
好像快點寫到他們被彼此吸引的地方>///<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紫芸
  • 看到摸胸部那邊,我笑了XDD

    是說,京都真強,只用一把扇子就可以把人給打倒了
  • 一直很想寫這段XDD
    因為小京是可愛的小笨蛋嘛~(被打

    小京很強喔,不過小神比他強XD

    涵夜月 於 2011/03/30 19:5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