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涵夜月

====================================================================

他凝視著那片夜色。

像那個人的頭髮,那個人的雙眸一樣的溫柔色彩。

那種悔恨的滋味,若沒有人提醒,也許一輩子也不曉得……也許,就這麼放開,算了算了,當作沒這麼一回事,也不會如今才在眷戀。

直到現在,他仍記得那一天。

醒過來的瞬間,只感受到一陣的痠痛蔓延全身,他是軍人,對於痛楚早已習慣,可不免緊蹙眉頭,溢出一聲呻吟。

這個舉動立刻引來身旁的關心。

「東/京,你沒事吧?」

那是一種難以表達的感覺,當看見那個人急切的表情,他只覺得胸口似乎有股異樣,酸酸的、苦苦的……還有很小很小,但確實存在的溫暖。

面對這份真真切切的關心,雖然內心感到溫熱,也很快地不再搭理。

或許,自己一直把這種感覺視為理所當然。

四周好靜,靜得連彼此的呼吸都聽得見,只有偶爾拂過的風聲與葉子的颯颯聲。東/京抬頭,因背著月光,他無法看清見到近在咫尺的熟悉容顏,究竟有著怎樣的一副表情。

「沒什麼……這裡是?」

混亂的腦袋在經過一段時間,也想起了不少。

他記得自己先前被阿爾‧佛雷德‧瓊斯捉至同盟國的根據地,變成階下囚。本以為無望逃離,他甚至有了自我了斷的決心,想不到不久前,橫/濱不顧危險前來搭救。憶起本田菊的託付,他堅持要帶上灣一起離開。

逃亡並不是那麼順利,他們一度被同盟國發現,雖然立刻逃至森林裡,但沒過多久,東/京便發現自己已經無力再跑,他曾被阿爾拷問過,傷口在激烈運動下迸裂開來。

他從沒想過自己會有變成累贅的一天,即使難受,他仍勸兩人丟下他離開,之後……

之後,後頸一陣疼痛,他暈了過去。

「你打昏了我!?」東/京瞪大眼:「灣小姐呢?」

他來回張望,卻瞧不見灣的身影。

「分開了。」

「……什麼?」

「分開了啊!三個人不好逃走,當時情況緊急,我沒辦法只好出此下策啊!兵分兩路,同盟國比較難追,這也是為了我們好。」

「既然如此,為何不是我們其中一人保護灣?將我敲昏是什麼意思?」

沉默一會,橫/濱默默地移開目光:「那個啊……是手自己沒事就打下去了,反正事情已成定局,乾脆順理成章……」

東/京氣得差點再次昏厥。

「你怎麼能擅作主張?沒有事情比得上灣小姐來得重要,她是本田大人心中最重要的女孩,若是出了事……」

東/京氣喘一陣,好不容易才擠出一句:「你要我如何跟大人交代?為什麼,擅自留灣小姐一個人在外頭?」

「我……」能說嗎?

能夠坦白自己根本不在乎灣,也不介意本田菊怎麼想。

他只是希望東/京平安無事。

「我去找灣小姐。」

橫/濱心驚,立刻拉住對方:「等一下!你一身傷還想去哪裡?天色已經很晚了,現在出去也很難找到人,你這樣作只是多此一舉。」

「無所謂,就算機會渺茫,我也要盡自己所能找到小姐。」

「別開玩笑了!你現在根本就是個累贅,難道還想再被同盟國抓一次才甘心嗎!?不要給我找麻煩,省得不支倒地時還要我照顧。」

聲音,停止了。

橫/濱放開手,眼睜睜地看著東/京一路往後退直至碰到牆,一手撫著胸口,露出難受。

他曉得自己說錯話了,可喉嚨頓時沙啞,說不出道歉的話。

「東/京……」橫/濱伸出手,卻又退縮。

垂下頭的東/京,沒有說話。

他真的……沒想到自己有一天會成為這樣的角色。

這樣的自己,好氣憤,好痛苦,不想變成這麼沒用的人。

「我不需要任何人保護。」

許久,東/京才開口,這句話讓橫/濱略顯錯愕。

「我可以照顧自己,不用別人相助,我……不是那種,需要有人庇佑才能活下去的人。」

「……」

或許是為了要強調自己說過的話,東/京離開牆壁的扶持。

想要離開這苦澀的沉默,想要邁開腳步走出去。

「嗚!」還未完全癒合的傷口抽痛,東/京不禁摔倒。

不待他起身,一隻強而有力的手捉住他的手臂,無顧意願,硬是將他拖了起來拉回去,讓他安穩地坐在地上,並靠著牆壁。

橫/濱搶在東/京開口前冷斥:「坐下!現在出去可能會遇到同盟國的人,這樣太危險了,你可能還沒找到小姐就先被捉走,這樣還有什麼意義?就算你不愛惜自己,也該為大人著想。」

「可小姐的安危……」

「你也別太擔心她了。」橫/濱好聲安慰:「小姐雖然看起來柔弱無力,可好歹也經歷過各種事情,不是個會輕易被不幸擊倒的女孩。」

「……」

雖有些不甘心,但東/京不得不同意他的話。

見東/京終於妥協,橫/濱終於嘆息一聲,輕輕地將對方攬在懷裡:「睡吧!你需要休息,我會守夜的,好好地睡個一晚,明天再作打算。」

在頭頂響起的低沉嗓音與靠著的溫暖胸膛讓東/京感到安心,終於敵不過連日來的緊張與疲倦,雙目一閉,很快地就陷入沉睡。

看著像大男孩一般沉沉睡著的東/京,橫/濱溫柔地撫著柔順的髮絲。

「真是糟糕啊……」

他笑,笑得晦暗、笑得苦澀,畢竟自己沒有忘記留在本田家的目的,與執著。

但,不需要任何人保護,也就是不需要他。

收緊攬著對方的力量,清淡的幽香脆入呼吸道……他深吸了一口氣。

那是屬於東/京的味道。

「我似乎,沒有繼續留下的理由了。」



另一邊……



飽含著多年來的情意,香親深情地吻著灣的髮絲,愛戀地看著熟睡的愛人,以及激情過後所留下的,那白裡透紅的肌膚與喘息。

擁抱著,希望時間能夠在這一刻停止,希望可以永遠凝視著這百看不厭的嬌顏。

「灣……」

那聲呼喚,小小的,卻包含著無法催毀的堅定。

拉起被單,蓋在彼此的身軀上。

香側躺在灣的身邊,一次又一次地,以手指將凌亂的長髮梳整齊。

「我永遠……永遠,只愛著妳一個人。」



念著,愛著,渴望湧上心頭。

那正是,無論未來發生什麼事,也不會動搖的情。


=============================================


香灣好少啊~~~O口O
我已經把大家想說的話說出來了,所以不要問我為什麼兩對的比例差距這麼誇張(被打
這段是暗香三中間,不管怎麼說,橫東完全沒有提及,而香灣拉布後還有談天,所以相比之下橫東比較有東西寫嘛O口O~
好吧,我不找藉口了(掩
一二章香灣的量比較多,所以我絕對沒有偏心=3=!(謎:是啊,還是被若雲救回來的發展

開始一個禮拜一次的小說試閱,我會努力撐到七月的!
而且還有插圖可以發表,應....應該不會造成放空(?)期啦,應該...(消音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