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溟,上階貴族之子,個性極端古怪難搞。傲慢自大、唯我獨尊、看不起平民、花錢如流水……貴族的缺點都擁有一點,偏偏承襲了父母的外貌,年紀尚小便俊逸異常,身手不算頂尖但也在普通以上,是個人見人眼紅的大少爺,讓人感嘆真是有夠不公平。

雖然這個世界本來就建立在不公平之上。

從小他就是令家人頭痛的頭號人物,興趣是叛逆,專長是找漏洞叛逆。別人不准的事情他最愛做,等到對方發現這件事而故意說反話時,他就理直氣壯繼續做,還說得出「不是你叫我做的嗎」這種厚臉皮的話。

可即使父親氣個半死仍十分疼愛這位正世之子,換句話說,莫溟的不可理喻都是被縱容出來的,而且頭腦聰明,大家也拿他沒辦法。

他也曉得自己集可憎的優點與缺點於一身,明白是非對錯,但同樣的也認為反正自己是貴族之子,這些都是他的幸運與權利,只要願意,沒什麼不可以。

令人如此羨慕又忌妒的人,七歲左右終於踢到鐵板。





今天是轉學的第一天,莫溟無視眼睛瞪得比銅鈴還大的父親,以及哭到氾濫成災的母親,從容地收拾東西並享受平民吃不到的豐盛早餐,背包一提爽快閃人。

反應這麼大是因為兒子又叛逆了,先斬後奏,瞞著他們轉學到平民學校。

真是的,不爽就打啊!不打又喜歡說一堆廢話,真搞不懂在想什麼,浪費口水換來的不就是左耳進右耳出嘛!

其實莫溟對平民學校也沒興趣,一堆土包子的聚集處,學習也沒有比貴族專業,只是他對貴族學校一樣沒興趣,乾脆轉學到光的學校。

光是平民,也是他唯一的朋友,只是很單純所以經常被騙,每次成功戲弄對方都讓莫溟有非常大的成就感。

報到的過程非常無聊,因為莫溟是貴族之子,每個人看來都戰戰兢兢的,怕得罪了這位直系大少爺,解釋了一堆事項,差點連學校歷史都說出來了。

沒耐心的莫溟差點掀桌,好不容易才等到他們廢話完,終於帶到班上認識新同學。

順道一提,他動用特權和光同一班,貴族身分真好用。

「這位是新同學,大家要好好照顧他喔!」

一邊聽著萬年不變的開場白,莫溟一邊環顧四周。

班上果然一堆土包子,都用好奇的眼光打量我,活像我是稀有生物似的,一般說來不是不爽就是洋洋得意,不過對我來說怎樣都好。

想著,他看到光坐在角落偷偷對自己揮手,心情才好了一些。

「老師,我想坐那個位子。」

聞言,身為師長的女人露出惶恐,根本沒膽子拒絕他的要求,免得貴族把這間學校搞垮。

「可、可是,那個位子已經有學生……」

「叫她換位子不就好了?」

莫溟瞄了眼,一個女生,看起來有點大牌。

「這……」

拿出手帕擦了擦汗,女老師只好帶著他走到那位女生面前。

「那個……澄澍,不好意思,老師讓妳換個位子好不好?」

「不要!」被稱作澄澍的女生立刻回。

喔,果真大牌。

光張了張嘴似乎想說些什麼,可是被女生瞪了一眼便縮回去,對此莫溟並不意外,光其實有點膽小。

全班一致看過來,不少人開始竊竊私語。

「別這樣嘛,這位的身分跟我們不一樣,我們……要好好照顧他啊!」女老師已經笑得有點僵了。

「就因為他是貴族嗎?開什麼玩笑,貴族就是用來欺負我們的嗎!」

憎惡的神情一覽無遺,莫溟可以明顯感受到對方的敵意。

真是莫名其妙,他又不是殺了她全家還逼人家賣身還債,有必要這樣嗎?

「冷、冷靜點,別讓人家少爺生氣。」

「哼!我偏偏就是要讓他生氣,裝模作樣的人,不是好東西!以後肯定造孽。」

還真敢說啊,而且連造孽這種詞都用出來,到底誰教她的?

莫溟看女老師都快要昏倒了,雖然他對仗勢欺人的報復沒什麼興趣,只要別觸犯到他的逆麟。

他莫溟並非什麼正人君子,但也不是十惡不赦的罪犯,真是太過分了。

「妳就是好東西嗎?」囂張的八婆。

澄澍用著鄙視的目光看他一眼,哼聲:「至少我不是敗家子。」

好傢伙,竟敢說我是敗家子,雖然我花錢如流水,但也是有原則的。

光驚愕地來回看著兩人,想要阻止,可莫溟知道單純的光絕對幫不上忙。

「呵,口氣那麼酸,其實是在忌妒吧,因為妳沒什麼金錢,更毫無地位可言。」

「你說這什麼話!討厭的貴族!」

「喔喔,我知道了,妳以後的志向是不是想勾搭貴族討錢財呢?沒辦法,女人嘛!也只能獻身色誘。」

「什麼勾搭?聽不懂,但你一定是在笑我對吧!」

還蠻聰明的嘛!

畢竟是才七歲的小女生,對老成的莫溟所使用的詞彙無法完全理解,但從對方不懷好意的嘴臉也能知道是善是惡。

「反應激烈真像個八婆,長大後肯定嫁不出去。貴族惹到妳了,還是什麼殺父弒母的仇人之類的啊?」

「你……!」

其實莫溟只是想嘴賤一下才隨便說說,沒想到對方的反應很激烈。

「你這討厭的家伙!」

才想著她罵人沒什麼創意,澄澍已經一掌拍碎了木桌,碎屑四處散,當莫溟回過神來拳頭早已來至眼前,他下意識閃開,可拳風還是造成臉頰劃傷。

見到貴族少爺被平民打傷,女老師雙眼一翻,決定昏倒裝死。

「澄澍,等一下,不要衝動!」

澄澍已經氣得失去理智,左手一推,柔弱的少年倒退幾步後跌倒。

「喂喂,來真的啊?」

兩人當場打了起來,七歲的男孩與女孩不可能造成太大的傷害……不過,這是「基本上」。

除了昏倒的老師和忐忑不安且不敢離開的光,其餘小孩已經尖叫逃走,眼看桌椅一個個變成殘渣,地面被砸了數個凹洞,窗戶破掉窗廉撕毀,和平的教室儼然變成了恐怖的戰場。

面對這種情況,莫溟依然從容不迫,除了一開始有點受驚,接下來根本是當作玩樂,也不回手,優哉游哉地看著快變成廢墟的教室。

「澄澍、莫溟,住手啦,教室要毀了啊!」

可惜,光的吼聲傳達不到正在搞破壞的澄澍耳裡。

對此莫溟心生同情……不過只有一秒。

「說是住手,這八婆不停止的話我也無可奈何啊。」

早知道她這麼暴力就不招惹了,真是不可愛。

但再這樣下去可不太妙,莫溟從衣袖抽出兩張紙向前方丟出去。

紙片以弧形飛到澄澍兩旁,設出數道線形光芒的牢籠,將她關在裡面。

「這是什麼怪東西!」澄澍拼命掙扎。

「一時興起學的咒術,想不到還蠻好用的。」

「是詛咒?」

「不是詛咒,是咒術啦,妳真是不識貨耶。」莫溟拿出扇子,故作優雅地揮了揮:「勸妳最好別亂動喔,免得傷了自己很吃虧的,呵呵呵~不過諒你想動也動不了。」

「王八蛋,放開我!」

看對方動彈不得,只能十分怨恨地瞪視,此刻的莫溟非常有成就感,還故意走到澄澍面前,闔起扇子敲敲她的頭,笑了笑沒有說話。

「明明是貴族竟然學這種邪門歪道,你一定會不得好死的!」

「有什麼關係,這裡只有我、妳還有光,再加上昏倒的老師,有誰會說出去?」

見戰況穩定,光這時才躡手躡腳地走過去。

「莫溟,夠了吧?不要欺負人家了。」

「你要弄清楚,是她先欺負我的耶,這暴力女還真不像個女人,以後誰娶她誰倒楣。」

不過也該收起咒術的,鬧得這麼大,若不是戰況混亂,其他老師也該過來了。

這時,外面響起了腳步聲。

認為差不多了,莫溟伸出手正要收回咒術。

他的臉頰擦出一道傷痕。

「咦?」

應該是毫無反抗能力的澄澍,一邊掙扎著想要扯掉光線牢籠,一邊對著莫溟隔空揮拳,無視於身上的擦傷。

七歲女孩揮出的拳風在莫溟身上畫出一條一條的傷痕,牢籠開始有浮動的跡象,這種情況讓他愕然。

「……不會吧。」這八婆到底是何方神聖?

「喝啊─────!」

最後,澄澍用力揮拳,符咒碎裂的瞬間光線消失,拳頭打中莫溟的肚子。

「唔!」莫溟噴出一口血。

真是他夭壽的痛。

「莫溟!澄澍!」

光震驚地看著澄澍撲倒在莫溟身上,兩人雙雙跌倒,澄澍似乎耗費太多力量而昏過去,莫溟則露出一臉倦怠。

「我怎麼這麼倒楣……」

莫溟嘆口氣,無力地看著眾師長衝進來,見到眼前的狀況嚇得幾乎快休克了,才趕緊呼叫醫生。

好累,接下來怎樣都不管了啦,他要睡了。

頭一側,莫溟也昏睡過去。





「不管光你怎麼說,我都不會原諒這個討厭鬼!」

「煩死人了,妳罵人的話就只有這一千零一句嗎?」

光無奈地看著眼前兩位好友針鋒相對的模樣,暗暗嘆氣。

自從莫溟轉學過來的那一天,已經過了數天,雖然光很努力想要湊合兩人……是希望他們放下成見、握手言和,不需要到相處融洽,只要別一見面就吵。

無奈的是,由於莫溟被揍一拳昏厥過去,澄澍被師長們聯合教訓數個小時,導致彼此相看兩厭。

這就是「黏緣」吧?很黏的緣份……唔!好像不是這個詞?

「真是倒楣透頂,早知道會遇見這個八婆,我就別轉學了。」

澄澍為之氣結:「又沒人求你,閃一邊去啦!難得的休息時間,幹嘛過來惹人討厭。」

「我的大小姐,妳以為我希望來啊,要不是光在這裡,誰想看到妳?」

「什麼話?我才是,一點都不想看到你呢!」

不要再吵了啊……這兩個人怎麼老是這樣?「黏緣」果然恐怖。

光仰天嘆了口氣,認命地開始吃起便當,再這樣下去飯菜都冷掉了,這種情況去上課實在不妙,萬一課堂中間咕嚕就糗了。

「那妳就走吧,掰掰,不送。」

莫溟面無表情,一邊敷衍,一邊從便當裡夾起龍蝦肉,然後看到光猛滴口水,又夾了一塊過去。

「什、什麼話?為什麼我該走?要走也是你,你每次都只會找我吵架,光再一旁看了也難過吧?這只會給光麻煩。」

「所以我剛才就說了,妳走啊!」莫溟理直氣壯:「既然會讓光心情不好,妳走不就好了?我們也不會吵架了。」

澄澍張口結舌,總覺得莫溟說的話很有道理,可又好像有哪裡怪怪的。

「澄澍,別吵了,哪!吃便當吧!」

光趕緊將一直沒碰的便當打開遞過去。

「據說女人吃飽就不會亂吠了,妳就聽光的話,先吃飽再說吧。」

說著,莫溟將第三塊龍蝦肉丟進便當裡,繼續吃了起來。

澄澍瞪著他:「……你這是在幹嘛?」

「啊?食物啊,看在妳是光的朋友才給的,大小姐拜託妳別再找我吵架了,一拳就夠了,我可不想再吐血一次。」

澄澍抿抿唇,默不作聲,像是被什麼給打擊到了,臉色很難看。

過了幾秒,才突然站起來,嚇了兩人一跳。

「少瞧不起人了,我才不需要你的施捨!」

「啥?」

莫溟看著澄澍抱著便當跑掉,被罵得有點無辜。

「她這是在幹嘛啊?生理期到了?」

當然他只是在開玩笑,七歲小女孩就有生理期的話,也發育得太快了。

話說回來,剛才八婆是不是哭了?眼睛紅紅的。

「莫溟,有空記得跟人家道歉喔。」光努力把飯菜往嘴裡塞。

「為何?」他做了什麼嗎?

「澄澍很討厭人家送東西,她的自尊心很高,寧願自己努力也不會向人低頭請求,所有東西都希望是自己爭取來的。」

所以才會討厭總是花家裡錢卻不知節制的他嗎?

「那算什麼啊?小孩子花父母的錢是天經地義的吧?又賺不了錢。」

光一愣:「天什麼地?」

「理所當然的意思啦!她不也是在用家裡的錢嗎?」

「咦……根本不是那樣吧?雖然我知道你為什麼會那樣想,可以人家澄澍就是不一樣嘛!她是心思纖細的女孩子喔。」

哪裡纖細了?八婆一個。

「而且澄澍的父母早就不在了,連學費都是自己賺的喔!」

真是讓人意外的消息。

「跟你一樣嗎?」

「本來應該是同一間育幼院的,可是澄澍不肯接受院長的照顧,不過我偶爾會跑去找她玩。」

回想澄澍開口閉口都在抱怨貴族,莫溟猜測:「該不會正好還是貴族害死的吧?」

「哇,你好聰明喔,怎麼知道的?」

光果然非常單純。看著他崇拜的神情,莫溟在心中下了結論。

可不論如何那跟他都沒關係,八婆卻隨便就把怒氣發洩在自己身上,他是不會同情的,那一拳害他躺在床上休養三天三夜都不能動。

絕對!





於是,互相看不順眼的兩人開始爭起了大大小小的東西,小至身高體重大至學業運動,甚至連食量都要比個高下,行為十分幼稚無聊。

光已經完全放棄溝通了,任由兩人在吵個沒完沒了,不打算勸阻。

「各位同學,明天要隨堂測驗,大家要複習今天教過的地方喔。」女老師偷偷擦汗,僵硬地笑著。

自從某位大少爺轉學進來,接著引發教室差點毀掉的事件後,每天都過得膽戰心驚,深怕兩人再打起來。

索性,莫溟和澄澍的相處情況已經比一開始好上很多,至少他們只是拌嘴,最多來回一兩拳就結束了。

但也並非處於能夠安心的狀態。

順到一提,莫溟後來發揮起僅存不多的良心,同意將位子從光的右邊改到前面,「請」走了原先的同學。

「耶─────?」

聽到要考試,孩子們都露出心不甘情不願。

倒是莫溟非常開心:「考試?哼,這些基礎中的基礎,根本難不過本大爺,這樣正好,八婆!咱們再來一較高下!」

澄澍沒有回應。

莫溟納悶地回過頭,只見她臉色蒼白,宛如不共戴天之仇瞪著課本。

怎麼搞的?以前聽到要考試,八婆不都一臉得意地說要比賽,還嗆聲說會贏過他嗎?怎麼今天這麼安靜?

叮咚,他靈光一閃。

「妳該不會是數學白痴吧?」

澄澍嚇一跳:「什……怎麼可能,你不要亂說!」

真的是數學白痴,莫溟更是得意了,要知道,眼前這八婆的把柄超級難抓,這下可找了個絕佳的藉口調侃對方了。

「呵呵~需不需要我來教妳啊?」

「真的嗎?……啊、呃!」

下意識踩到莫溟放下的誘餌,澄澍清清喉嚨,故作不在意:「哼,我自己一個人也可以複習,才不需要你假好心呢!」

「是嗎?」真是嘴硬。

「當然!如果我真的沒辦法,還有光可以幫我啊,對吧,光……」

兩人一齊看向自己的好友,只見光對著數學課本發呆,臉色跟剛才的澄澍一樣蒼白。

「光也是數學白痴啊,我看妳就認命吧。」

「唔……吵死了!討厭的傢伙。」

千篇一律,罵人的話真的一點特色都沒有。

「不要管這個八婆了,光,要不要我幫你複習一下?」

光一臉可憐兮兮,聽到莫溟的提議,連忙點頭如搗蒜。

數學實在好難,只是加減乘除而已,為什麼結合在一起可以這麼複雜?

「澄澍,莫溟很會教喔,妳要不要一起?」

「我……」

澄澍瞄了眼某人得意翻了天的笑容,再看著光期待的眼神。

見她遲疑,莫溟故意落井下石:「沒關係,就算你數學笨到無藥可救,我也不會嘲笑妳的,反正每個人都有部擅長的事情嘛,不過上天有時候是不公平的,沒什麼是難得倒我……不要緊,妳只要求我一聲,我就能讓那個數學再也站不起來!」

什麼跟什麼啊?

澄澍一點都不想求笑得一臉欠揍的莫溟,但數學確實是她的弱項……就當作利用一下,也未嘗不可吧?

下定決心,她直視莫溟。

「怎麼,妳總算願意低頭了?」

真火大。

「我才不需要你假好心!」

澄澍拉上背包,氣沖沖地飛奔而出,只留下一道煙塵。

「來去一陣風。」莫溟搖頭:「好了光,你別再發呆了,快走吧!」

「莫溟,這樣不好吧?你也順便教教澄澍嘛,為什麼要故意惹她生氣呢?」

正因為莫溟不像尋常貴族傲慢自大,光才喜歡與他往來的,剛才那些話不像莫溟平常會說的。

「啊?」

莫溟看了眼門口,漫不在乎地聳肩:「那就等她低頭吧!她又不是我的誰。」





「於是,下雨的晚上都可以聽到哭泣的聲音,在打雷的時刻看到女子拿著利剪,幽怨地說『為什麼不是你~』……」

「呀啊啊啊啊啊啊─────!」

莫溟及時摀住雙耳,杜絕噪音。

一旁的光和澄澍同時嚇得臉色比知道要考數學時還要蒼白,緊緊抱在一起尖叫。

呼!莫溟吹掉製造氣氛用的蠟燭,再打個響指,啪一聲,室內頓時一亮。

桌上散落著被遺忘的課本與作業,三人聚集在光的房間,原本是為了複習課業,不知怎麼的變成進行說鬼故事大會。

「拜託!你們也太膽小了吧?」

他說的不過是初學者專用的鬼故事,老本都還沒拿出來,可看這情況,兩人恐怕撐不到那時了。

「吵、吵死了,你這個討厭鬼!為什麼要說鬼故事!」

「這樣比較有趣啊,而且這些東西我早就會了,沒有一點刺激很無聊耶。」

「誰要這種刺激啦!」

莫溟翻開課本,無情地遞到兩人面前:「好了,下一題,如果再寫錯的話依然鬼故事伺候。」

「什麼『刺後』,居然之後還要殺害我們,沒良心的東西。」

見澄澍一臉氣憤,莫溟已經不想解釋那個詞句的意思了。

「不想被殺就寫對啊,這麼簡單還會錯。」

氣死人了!

生氣歸生氣,還是希望能學好數學的澄澍乖乖下筆,只是寫字的模樣宛如與作業有不共戴天之仇。

四周漂浮著結界用符紙,是莫溟趁兩人不注意時偷偷使用的,除非莫溟同意或破壞符紙,否則他們逃不走。雖然澄澍在聽到第一個鬼故事就很想使用暴力,但不想給光帶來麻煩只好放棄。

光一邊寫,一邊偷偷瞄著兩人。

雖然莫溟的口氣很糟糕,但不可否認的,他是真的有用心在教導澄澍。

想起先前,當兩人放學後走到育幼院,就看到先一步跑個不見蹤影的澄澍,竟然尷尬地站在門口。

『你、你們可不要誤會啊,我才不是要求這傢伙,只是想說光可能會被欺負,就順便探望一下……只是這樣而已喔!不要想錯了!』

說是如此,澄澍的雙頰不禁通紅起來,明顯是不肯說實話才硬是找藉口。

『好啦,隨便大小姐妳想做什麼,就算要探望到我回去也沒關係,可以了嗎?受不了。』

『你這是什麼態度!』

他愣愣地看著莫溟翻了個白眼走進育幼院,而澄澍氣得追上去,兩人又是一陣吵鬧。

突然想起之前跟莫溟提醒過的話……該不會,莫溟是故意的吧?

了解自己的給予都會被當作施捨才刻意惹對方生氣,即使澄澍接受,也會認為反正莫溟的態度這麼差,不需要覺得有所虧欠。

澄澍潛意識大概也發現了,雖然不喜歡莫溟的態度,仍乖巧地解題。

光很開心,兩人都是自己的好友,能和平相處是再好不過的了。

莫溟果然是值得結交的朋友。

沒多久……

「又錯,你們的腦袋是豆腐做的嗎?」

寒氣逼近。

啪,室內瞬間轉暗,原本熄掉的蠟燭再度燃起

「既然你們這麼不長進,那就別怪我無情無義了。」

哼哼笑了兩聲,在蠟燭的閃爍下,莫溟的神情顯得十分詭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錯了,要與莫溟深交,首先必須要擁有強大的心臟抗壓力。





丟下一句「你這個大笨蛋」,澄澍在符咒解開後就光速奔走。

「啊~啊~真沒勁,連這種程度的都會被嚇到,真不中用。」莫溟整理起散亂的書桌。

同樣身為「不中用人士」,光疲憊地趴在床上動也不動。

「咦?光,這本應該不是你的吧?」

「……唔?」光恍惚地撇了一眼莫溟拿起的本子:「不是我的,可能是澄澍的吧?可能是剛才跑太快,不小心忘在這,莫溟,你可以幫我拿去還給她嗎?」

「啊?為什麼?好麻煩,明天再給她不就好了……呃。」

莫溟猛然察覺,他拿的是數學課本。

那個八婆,哪本不好忘,偏偏就忘明天考試要用的本子。

「我虛弱得走不動了。」

你是在找藉口吧?

說是如此,澄澍會忘記帶東西好像真的是自己不好,雖然是為了激勵兩人認真念書,但刺激過頭了。

「好吧,那你告訴我她住哪裡。」

拿到了地址,莫溟走出育幼院,卻發現外頭下起了傾盆大雨。

印象中……他剛才似乎講了個與下雨有關的鬼故事啊?

……





那個大笨蛋、王八蛋、討厭鬼、臭傢伙、惡魔!

當外頭轟隆一聲,澄澍發出尖叫,將自己緊緊地包在棉被裡發抖。

以前她就相當害怕打雷,託某個沒良心的傢伙的福,這下更是恐懼到一個前所未有的境界。

噗通、噗通。

她閉上眼睛,小聲哭泣。

可是不管怎麼祈禱,除了等待這場與結束別無他法,沒有人會幫助她。

唧───

聽見門被打開,澄澍心一跳。

什、什麼?是誰?

她完全沒有勇氣抬頭。

喀噠喀噠,腳步聲越來越近。

「啪!」

「不要───!」

當棉被被掀開,澄澍嚇得立刻賞給對方一巴掌。

「好痛!」

來人抓住她亂揮的手:「喂!冷靜點,妳發什麼神經啊?」

澄澍一怔,抬起頭來,看見莫溟一臉狐疑,臉上還留著剛才甩過去的巴掌印。

「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還不都是妳,忘記把數學課本帶回去,光託我拿給妳,要不然我怎麼會被某人打?真是倒楣透了……還有妳別露出我擅闖民宅的表情,是妳自己沒鎖門的。」

將課本擺在一旁,莫溟搖搖頭:「好啦,東西我帶到了,妳好自為之,我走了不用送。」

可才剛說完,還未踏出腳步時,衣袖就被人給拉住了。

「妳幹嘛!」

澄澍少見地沒有說話,緊捉的小手微微顫抖,似乎也意外自己為何拉住對方,遲疑了一會才放手。

莫溟看了看她,又望著外頭,沉思許久。

突然,他把澄澍推回床上,自己走到一旁,拉了張椅子坐下。

見澄澍滿臉困惑,莫溟攤攤手:「我事先說明,這不是施捨,欠下的債記得還清,妳快點睡吧,免得我心情不好,會毫不留情地丟下妳喔。」

什麼啊?這傢伙到底在做什麼?

對莫溟的舉動,澄澍丈二摸不著頭腦。

「笨蛋,看什麼啊?還不快睡?笨蛋。」

她會這麼害怕,還不都歸功於某人說了一堆鬼故事嚇她。

做人缺德到這種程度,那現在的所作所為又代表什麼?

這個人到底是怎麼回事?



那時的澄澍還不曉得,這就是莫溟彆扭的溫柔。





十年後。

「於是,下雨的晚上都可以聽到哭泣的聲音,在打雷的時刻看到女子拿著利剪,幽怨地說『為什麼不是你~』……」

呼嚕。

「莫溟,你用同一招嚇星炎,根本沒有用啦。」

光無奈地拉了拉星炎的臉頰,後者雙頰都被捏紅了仍不見清醒的跡象。

「真是無趣。」

想到那時候,自己經常用不同的鬼故事將光和澄澍耍得團團轉,而眼前睡死的某人竟然才聽開頭就昏了,一點都不捧場。

「你別再玩了,快點幫我整理一下,房間亂成這樣成何體統。」

環顧三個大男人的房間,光嘆氣……真的是豬窩。

「如果星炎也一起,那我就做。」他才不要只有自己付出勞力,怎麼想都覺得很不划算。

光翻了個白眼,不想幫忙就直說,何必用這種拐彎抹角的態度,誰不知道星炎只要一睡著就很難叫醒。

「咦?這是什麼?」

他好奇地翻開書堆,看見夾在裡面的紙張。

那是七歲孩子的八十分考卷,名字寫著澄澍。

以這年齡來說,八十分不算高,但對總是考不及格的澄澍來說相當了不起了。

想到過去,光不禁笑了出來。

「莫溟,你好悶騷喔。」

莫溟蹙眉:「什麼東西啊?別做人身攻擊好嗎?」

光開懷地笑了。



大概,就是從那時候開始的吧?

真的是「孽緣」呢!


================================================


賀文非常克難地趕出來了~~~真是太好了,我還很擔心會延遲,因為五月有點忙|||
可就算阿澍閉關,我也絕不允許自己因此延遲!!!(認真
記得去年是送暉月有點糟糕圖,真懷念,那個宛如積木色塊般的上色(哭

這篇是在咒印當配角(喂)的莫溟和他已經領便當的老婆(被打)澄澍小時候的故事
兩小無猜呢ˊˇˋ
其實他們的故事很長,長大才真正有發展,害我一時好難決定要斷在哪
發現光小時候還真是可愛阿,為什麼長大會變成那樣呢?
.......真相永遠只有一個,問題一定出在莫溟的狂妄和星炎的散漫!所以光驚覺必須自立自強了XD
順到一提,最後的星炎是私心XD

賀文本來已經有心理準備要等到阿澍之後上線才能給她
不過前幾天有事找,打電話找不到想說算了,結果隔天阿澍就上線找我啦~
然後給檔案前發現我還沒想標題(噴
運氣很好~提早將賀文送出去了,阿澍說很溫馨,真是太好了ˊ///ˋ
有空應該要補個大人篇,莫星光三人的故事,莫澄相戀,直到光澄領便當(←妳是有多壞

最後,祝阿澍生日快樂阿~~~~~~~~~~~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