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涵夜月

====================================================================

男子緊閉著雙眼。

感受四周的騷動,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

一股凌厲的氣自發出,以他為中心向四面八方狂掃而出,大地震動,萬物焦躁,嗡嗡的聲音傳入耳裡。啪擦一聲,葉柄從樹枝脫落,一片葉子緩緩飄下來。

握著刀鞘的左手推開護手,右手隨即握住刀柄用力拔開,一道劍氣劃出。

葉子在半空中微微一震,落至地面,中央的葉脈裂開,分成兩片。

男子走近,彎身撿起葉子查看後,蹙眉:「不對。」

劍氣偏了,沒有正好將葉子分成兩等份……莫非是戰爭結束後日子過得太安逸,導致他鬆懈了,實力也跟著退步了嗎?

他並不喜歡這個結論,嚴以律己,凡事都追求完美的他,無法接受散漫的自己。

男子再次閉上了雙眼,不斷叮嚀,必須認真專注,心無旁鶩。

可越想,心就越是沉不下來,非但無法專注,反而混亂了起來。

他的異常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想著,男子陷入了恍神。

對了,好像是……

「喂,東/京。」

回憶瞬間被打斷,東/京嚇了一跳,原本不曉得在想什麼的他,竟把呼喚的人當成了敵人。

持刀的右手反手一劈,可回頭便看清對方的容貌,動作一僵,下意識停止。

若不是他盡全力阻止自己,眼前的同伴肯定人頭落地。

「……川/崎。」

東/京換了一口氣,將架在對方頸邊的刀鋒移開:「對不起,我失態了。」

「沒什麼,早習慣了。」川/崎聳聳肩,稚氣的容顏帶著大人般的成熟表情。

最近他不曉得為什麼跟東/京走得比較近,可能因為正好在執行任務上彼此搭檔……也因此,川/崎早已不曉得在東/京的刀下僥倖逃過幾次。

憶起這些事,他只有斜眼瞄了瞄東/京,揚著眉而已。

「有什麼事嗎?」

「大人把我們兩個找去,大概是有什麼任務要談吧!」

「原來如此。」

兩人一同離開了庭院,走進了長廊,並肩而行。

東/京原本就是話不多的人,川/崎則一時不曉得該說什麼,寂靜的長廊上只有喀嗒的腳步聲。

良久,他才終於受不了這種安靜到詭異的氣氛。

「對了你知道嗎?你現在的表情讓人看了莫名火大。」川/崎一頓:「喔!我說錯了,是最近都讓我看得火大,要死不活的樣子。」

東/京因這番話而愣住:「……要死不活?我的表情很正常。」

「然後沒有自覺,所以那種亂七八糟的感覺要再加一成。」

川/崎說話十分毒舌,可是毫無惡意,所以東/京沒有感到不悅,只是納悶而已。

要死不活……原來他最近給人這種感覺嗎?

可任他怎麼思考,也弄不清自己究竟有哪裡不對。

「說真的,我最討厭有人明明有話想說,可卻死閉著嘴不肯張開,也不曉得在固執個什麼勁,所以你沒自覺就算了,哪天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露出很頹廢的臉,記得把話說出來。」

「聽不懂。」這句話,東/京回得真心誠意。

「……你欠揍嗎?」

在辦公室前停下腳步,川/崎先翻了個白眼才敲門:「大人,我把東/京帶來了。」

雖然沒有得到諾許,他依然當作對方聽見,自動自發將門推開。

辦公室裡並非只有本田菊,還有兩個人,分別是微微向他們點頭致意的香,以及愣了半昫,揮個手代替招呼的亞瑟‧柯克爾。

「本田,你把他們找來的用意該不會是……」

本田菊點點頭,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東/京和川/崎不曉得先前的情況,因此我先大致解釋。」

他將手上的四份相同的資料,分別遞給在場的四個人。

「日本與香/港的船隻原本就有往來,彼此進口出口的貨物多不勝數,海關的查驗一向相當嚴格……然而,還是有不慎遺漏的情況,這次更是特別。從這上面可以看出,之前有一家公司將大批香水從香/港運來日本販賣,這並非奇事,可重點在那些香水。」

本田菊舉起資料:「裡面的成分含有毒。」

「黑市交易?」川/崎提出疑問。

「不!若是如此還好處理,畢竟一般是在非公開的場合下販售。」

所謂的黑市交易,就是指不是經而合法管道交易的行為。

「但這次不一樣,香水流通的地方是普通人民也能進去的店家,多數則集中在價格昂貴的精品店,非常大膽地在正常管道販售違禁品。因此我調查所有相關的店員、店長、運貨管道,可惜沒有任何嫌疑之處,當然,不排除是隱藏得太好。」

東/京沉思:「那就只剩下……」

「嗯!香水的公司和原料廠,後者分布的地方太過廣泛,至於公司只有一個,名字叫作雷諾,總公司在英國,也就是亞瑟‧柯克爾的領地。」

本田菊朝亞瑟點點頭,後者接著道:「所有接觸這些香水的相關行業,都無法脫嫌。雖然我曾公開調查所有香水公司,讓他們不會發現我的真正目的,可惜沒有證據指出是那一家所為,我們無法下令逮捕,就算拿出香水,他們也能理直氣壯地脫罪……最多必須負起沒有查到自己公司銷售的商品竟含有毒品的責任。」

「因此,這麼作雖然不切實際,但只好先將目標放在原料廠上,我把你們全都找來的原因,就是已經找到最可疑的一家原料廠了,跟雷諾公司有相當大的關係。」

本田菊先環顧四周,當眾人將目光全部擺在自己身上後,他才緩緩地開口:「在王耀的領地上,據我所知,雷諾公司的總裁幾乎不曾待在英國,反倒比較常出沒在王耀的領地內,希望你們能將此人捉拿,從中找出足以逮補此人,最有利的證據。」

眾人陷入沉默。

「等一下。」

亞瑟皺眉,舉手質疑:「這麼短的時間,你到底是怎麼查出來的?原料廠那麼多,分布也這麼廣泛,要能只鎖定這麼一家,實在不是件輕鬆快速的事情。」

「……」

本田菊沉默了會,有意無意地看了看東/京,才移開目光:「直屬我的隱武者調查的。」

「隱武者?」東/京與川/崎好奇對看。

表面上,本田菊直屬的部下有十二名,可沒有多少人知道其實還有四名隱武者,負責處理一些無法擺在檯面上的隱密任務。所有人的年齡、性別、長相、名字……一切個人資料,只有本田菊清楚。

東/京與其他同伴從沒見過那四個人,不曉得是什麼原因,本田菊雖然信任他們絕對不會洩漏秘密,卻還是連他們一併隱瞞。

了解這是本田家的機密,亞瑟不再追問探查過程。

「我明白了,如果是這樣的話……既然我們已經有了地址,要搜索也方便了許多,我可以派遣底下最適合執行這項任務的部下幫忙,你呢?」

「我這邊會派東/京和川/崎一同前去。」本田菊看向兩人:「沒問題吧?」

「是。」

「沒有問題。」

兩人齊聲回答。

此時,默不作聲許久的香面露認真:「我也去,這件事跟我也有關係,基於責任道義,我希望能幫上忙,就算只有一點都好。」

「香/港你……」

亞瑟有些驚訝,倒是本田菊沒有拒絕:「若是你願意的話我沒有意見,事情能早點結束才是好的……那麼,因為還有些事情必須準備,三天後在香的門口集合,這樣行嗎?」

「可以。」

亞瑟還是覺得有些不妥:「香/港,你從來沒有執行過這方面的任務,第一次就選擇這種程度的……真的沒問題嗎?」

「當作訓練有什麼不好?」

不待香回答,本田菊先一步回:「你跟王耀就是太過保護了,他已經成人,又不是小孩子。」

「可是……」

「亞瑟先生,我希望能有所幫助,何況這件事我必須負責。」

亞瑟搔搔頭,香認真的神情終於讓他妥協:「既然你這麼堅持的話……算了,你的事我就算想管也早就管不著,你去吧!」

想來,當初因為他的過度保護,害得香沒有反抗多久就被本田菊強制帶走,雖然那時他狠心說不會搭理更不會去營救,可並非不擔心。

若這個男孩有機會成長,不需要自己的庇佑,也不是一件壞事。

「那我們也回去作準備吧!本田,按照約定,三天後我的部下會去香/港家。」

「我明白了。」

亞瑟打開門時,灣正好跑過來,看到兩人走了出來,笑容滿面地迎了上去。

「香,亞瑟先生,你們談完了嗎?」

「嗯!不好意思,灣,讓妳等了這麼久。」

「不會啦~是我自己硬要跟來的嘛!」

灣眨眨眼,突然伸出手在香的眉間揉了揉,語帶關心:「香,是不是有什麼煩惱呢?你的眉毛之間有好多條皺褶。」

沒想到灣突然做出這麼親暱的舉動,香立刻羞窘。

「灣,等一下!不要這樣……」

「你的臉好紅喔!」

灣笑嘻嘻地戳戳香通紅的臉,笑得異常開懷。

一旁的東/京看了,突然覺得胸口很難受,眼前的景象,讓他想起了某個人。

這是什麼感覺?

「咳咳!香/港,台/灣,大家都還在呢!」亞瑟翻了個白眼,露出非常受不了的表情。

灣偏頭一瞧,望見東/京與川/崎,很是開心:「東/京、川/崎~好久不見,有沒有想人家?」

「灣小姐,妳好。」

不同於東/京的冷靜,川/崎有些彆扭地看著被灣拉著搖晃的手:「呃!有啦!有想妳。」

「呵呵……咦?東/京,你看起來好像很沒精神呢!是不是生病了呢?」

東/京一怔:「沒的事,屬下並無大礙,小姐妳是多心了吧?」

灣仔細瞧了瞧,雖然覺得有哪些地方不同,但一時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只得認同東/京的話。

「對了,我剛才到處找,都沒有找到橫/濱呢!他在哪裡呢?」

沒有注意到四周的氣氛冷卻,灣面露遺憾地搔臉:「啊!該不會是出外有事在忙吧?那就沒辦法了說……哪!橫/濱是在忙嗎?」

東/京低頭不語,雙眸蒙上一層晦暗。

內心酸酸的,夾帶著一點點的苦澀……只是陳述事實而已,可他說不出口。

「小灣。」

本田菊走到灣的面前,溫和地笑了笑:「橫/濱正好不在喔!等他回來了,我再轉告他這件事,已經不早了,妳先回去吧!改天再來見他也不遲的,本田家隨時歡迎妳。」

「唔!說的也是呢!那我還是先回去了,掰掰~」

目送灣等人離去,本田菊嘴邊的笑容消失。

面對東/京的抑鬱,他只皺了皺眉。

「那麼,三天後的任務就麻煩你們了,下去吧!」

東/京聞言頷首,禮貌地欠身後轉頭離開,沒有看見兩人若有所思地對望。

越過了長廊,轉進宿舍,他在其中一道門前停下。

打開房門走了進去,只見裡頭空無一物,彷彿沒有人居住過。

確實,這裡曾經的主人已經不在了。

「橫/濱他……已經辭職很久了。」東/京輕聲喃喃。

那個人為什麼要離開?

什麼都不說,突然就這麼離去,他的內心怎麼會因此而空虛寂寞?

辭職就算了,自己又無法……也不需要限制橫/濱的思考與行為。

只是,他有種被背叛了的感覺。

他在想什麼啊……橫/濱又沒有效忠他,怎麼會是背叛呢?

「你真的不願意回來了嗎?橫/濱。」

不是沒有去勸說,得知橫/濱搬離本田家並住在京都與神戶那邊,他特地前去,希望橫/濱改變心意,但對方不是顧左右而言他,就是叫自己不要管太多。

他氣了、急了,兩人吵到最後不歡而散。

最後,只聽到京都說橫/濱突然間不見蹤影……

這麼討厭看到他嗎?討厭到為了不讓他繼續糾纏,寧可再次離去。

「你現在究竟在哪裡,又在做什麼?」

只是想要一個答案,東/京知道橫/濱不在這裡,不會有人願意回答他的。

可雖然只有一點點,他有一股錯覺。

橫/濱似乎會突然冒出來,笑著對他道歉。

「呵……這是不可能的。」

撫著胸口,東/京苦澀地笑了。

====================================================================

最後還是決定斷在這裡XDDD所以下一段,也就是第一章最後一段也是非常之短
但是有新角色喔ˊˇˋ~很有魅力的大姊姊

橫東沒怎麼閃到,小東的內心話也盡量簡潔了
(想到情鎖充滿著內心話,能寫完一集真是不可思議XDD
看著閃死人的香灣,小東好寂寞喔XDD
沒關係,之後可以閃死香灣!(被打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