鬱悶啊……

客棧內,俊秀的黑髮男子坐在最不起眼的角落,無精打采地趴倒在桌上,四周漫起烏煙瘴氣,明顯表達他此刻的悲傷。

一向風流倜儻、在女人堆打滾、遊戲世間的他,想不到也有失手的一天,早知道出場前就該先看清楚對方的面容,這下可好,出糗了。

一次美好的邂逅就這麼葬送在他的粗心大意,果然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看來是以前的他太有自信了,老天才想辦法找個人懲罰他嗎?

可這也不能怪他,一般說來會被找碴的不都是女子嗎?現在是什麼時代,連長得極其普通的男人都會被找碴了。

不!等等、等一下!

男子猛然坐起身並望向窗外,從袖口抽出扇子揮了幾下,試圖要自己冷靜。

話說回來,他好像打從一開始就沒搞清楚那被他打得口吐白沫的武士找人碴的理由,難怪當他提到弱女子時,對方的表情很滑稽。

唉!看來長相俊美,實力出眾的人,還是有踢到鐵板一天。

不是男子自誇,那自豪的俊美臉蛋可經常受到火辣辣的忌妒,但他一點也不會困擾,反倒樂在其中。

就算外貌是父母給予,並非自己爭取到的也沒關係,反正已經是他的了嘛!

想著想著,男子便陷入自我崇拜的思緒當中,開始淡忘搞錯性別的不好回憶。

「客人,這些是您點的菜餚。」

一名店小二笑容滿面地走上前,將一道道熱騰騰的飯菜端上桌。

男子瞪大眼看著不記得有點過的滿桌菜餚,再看著店小二笑開了嘴的表情,開始懷疑自己失憶的可能性,

不待他發問,一道清脆的女聲響起。

「小哥哥,謝謝你喔。」

一名甜美可人的女童坐在男子對面,無視他的不可置信和顫顫舉起並指著自己的手指,對著店小二撒嬌般地笑了笑,對方頓時心情愉悅。

「不會不會,小姑娘和帥哥慢用啊。」

男子嘴角抽搐,他完全沒想到會在這裡看到對方,丟了個類似警告的眼神要店小二快點滾,別對女童打什麼下流的主意。

等對方落荒而逃,男子才將視線收回,發現女童一副不關己事的從容模樣,已經自動自發吃起來了。

「札幌,妳怎麼會在這裡?還有,妳沒錢吧?」

「當然沒有呀!」

聽到這回答,男子真的很想撞牆。

看樣子札幌真的是用他的名義點菜的,男子無奈地開始算身邊的錢是否足以支付桌上的豐盛菜餚。

「有什麼關係嘛,我還是孩子耶,會有多少錢?要一個孩子付錢,你會失去風流美男子的稱號喔!」

兩者的關連何在?男子嘆氣:「所以,妳怎麼會在這裡?別跟我說妳是自己來的。」

一個小女孩旅行到這種偏僻的村莊,實在太草率了。

「才不是呢,是阿阪帶我過來的,人家可是淑女耶,獨自上路會被誘拐的啦。」

可憐了那些誘拐札幌的人,不曉得之後會被怎麼報復。

「別跟我說妳只是因為好奇,這種戰亂時期還是留在那裡最安全……真是的,雖然有人陪伴,可還是不太妥當。」

「好啦,其實是我擔心你的狀況,大人也是,所以我替他問你任務執行得如何。」

「……是嗎?妳只要跟大人說很順利就行了。」

知道札幌的行為並非莽撞,而是有意前往,男子終於放下一顆心,夾起菜來了。

只有一名少年和女童就組成搭檔,長途跋涉只為了傳達訊息……男子感嘆,還以為是有什麼重要的命令,雖然大人的關心還是令他相當高興的。

「真是的,吃完飯我幫妳找個住處吧,妳孤身一個人還是不太好,我不放心,等這個工作結束,我回去時順便帶妳到大人那裡,反正不會花多少時間。」

「唔?聽你的話,好像已經快做完了?」

雖然這是個看起來與戰火無緣的村子,其實不然,今早遇到的武士就是最好的例子。

在這個時代,遇到什麼都不稀奇。

想到那名武士,男子無奈地笑了笑……真是愚蠢的傢伙。

「是啊,得到了一個不算是好消息的情報。」

札幌露出好奇:「喔?怎麼說?」

「怎麼說啊……」

男子緩緩地夾起菜,慢條斯理地放進嘴裡咀嚼。

「假如妳在家裡發現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可能還有更多的東西,讓你發現家裡可能窩藏了不想看到的人時,該怎麼辦?」

札幌想也不想地回答:「那還用說,找出那個敢在我家亂丟東西的人啊!」

隨便在別人家裡製造垃圾,真是不想活了。

「可如果時間不夠,而且希望那個人不存在呢?」男子苦笑:「真的遇到那種狀況,也只好用妳當時待的那家妓院一樣的處理手段了。」

想起討厭的過去,札幌不太高興地蹙眉,沉思一會才恍然大悟。

她開始將桌上的菜狂掃進胃裡,吃得乾乾淨淨,半點都沒有浪費。

「我懂了,為了避免之後吃不到這些地方菜,還是趕快解決吧。」

男子輕聲一笑:「妳還真是貪吃。」

「什麼話?吃得飽飽的才有體力工作啊,不過,你好像不是很高興的樣子?」

「確實有點,但是沒辦法,命令難違啊!」

有誰會喜歡那種工作?可為了任務,他還是願意動手去做。

不喜歡,但也不會抗拒。

「我不是很在意啦,不過,萬一那個地方正好有你留戀的東西呢?你還是願意遵守命令嗎?或是……只因為這裡沒有那樣的人事物?」

「咦?不……」

男子反射性地想拒絕,想了想,還是搖搖頭:「嗯!應該是真的沒有吧!這樣也好,活得比較輕鬆。」

是啊,沒有被束縛的感覺,自由自在。

只是好像少了點什麼而已。





「就是這裡吧?」

男子坐在樹上,遠眺著寺院:「怎麼看都很普通嘛!若不是最近武士流竄到附近才引起注意,不然一般人哪想得到這裡很可疑?」

回想這幾天在村子收集的情報,村人對這間寺院的評價都不錯,到底保密功夫了得純粹是為了隱瞞身分,還是背後有什麼陰謀?

應該是前者吧!他很信賴自己的直覺,寺主和其他人是真的為人和善。

但是……

「光是這樣還不夠,他們不會相信這種說法的,武士這個身分本來就相當敏感。」

而且,他也沒興趣當勸說,自己本來就並非善人。

「再多觀察吧,情報越完善點總是好的……嗯?」

看見從寺院悠悠哉哉晃出來的人,男子一愣。

「他不就是……前幾天遇到的那位嗎?不會吧?原來他是這間寺院的人,怎麼這麼巧?」

那個人正是被他誤認為女人的神。

嘖!本來都已經打算忘記不愉快的回憶了,想不到又被他碰上,雖然嚴格說來,對方並沒有對不起自己,但還是……

對了,他那時好像做了挺失禮的事情啊?

男子並非是犯錯卻不肯低頭的人,既然碰面了,道歉是基本禮貌。

這麼想著,他從樹上跳下來,舉起手正想打招呼,想不到對方直接無視他走過去,連一眼都懶得拋。

他一怔,連忙攔住:「喂喂~這個大哥,看到人都不會打個招呼嗎?」

「嗯?」

行動受阻,神瞬間回神,一臉莫名地看著男子,上下打量。

「你……是誰?」

男子差點摔倒:「你沒搞錯吧?雖然那天沒有多愉快,可你這麼簡單就忘了?我本來還想說我忘記道歉了。」

「那天?」哪天?發生了什麼事嗎?

以為對方在裝傻,但那茫然的眼神卻不像是在開玩笑,男子眉頭一抽。

真的忘記了,並不是在演戲。

既然人家忘了,他便想辦法提示:「還記得幾天前,你被流浪武士打劫的事情嗎?」

「幾天前啊……」雖不情願,神還是努力回想了下。

沒幾秒,不擅長思考的神開始發起呆來,只差沒睜著眼睛就睡著。

「……我不是還救了你嗎?」

花了幾分鐘神遊太虛,神終於「啊」了一聲。

原來是知道他是女人後,露出滿臉失望,那長得很好看的人。

「想起來了,可不明白你為何要道歉。」

男子仰天長歎,這麼遲鈍的人他第一次碰到。

「都是男人,也沒什麼好尷尬的,可不管怎麼說我都擅自摸了你的胸部,我認為自己該好好道歉才是。」他可是很有風度的。

「喔,沒什麼,你不提醒我都忘了。」

「……」

這一次,男子沒有懷疑對方有無說謊的可能性。

這個人……確實如果不是自己提醒,根本就忘得一乾二淨了。

「神───」

聽見呼喚,神以極度緩慢的速度回頭:「啊,師兄。」

「太好了,你還沒有出門,這些東西可以請你幫我買一下嗎?我現在不方便出門所以……喏,錢在這裡,拜託了。」

「嗯,我也沒什麼事。」

將零錢和清單交給神,師兄這時才看見站在神身邊的男子。

發現是生面孔,他愣了愣,突然露出警戒:「你是誰!應該是外地來的吧?為什麼要接近神?」

神原本還在優哉游哉地量錢,經師兄這麼一說,納悶望著兩人,不明白氣氛怎麼會變得這麼詭譎。

見狀,男子呵呵一笑:「您好啊,這位師兄大人,我的名字叫作京,確實是外地來的,我是個名不見經傳的旅人,請多指教。」

「……在這種戰亂時期旅行?」

「是啊,每個人總是有各式各樣的人生嘛!」

對於京態度自若的回答,師兄並沒有輕易相信,常年來的經驗告訴他,這個人相當危險。

那和善的態度就像是偽裝出來的。

「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來這裡,也不明白接近神的目的,但我奉勸你,別將主意打到他身上。」

京在內心冷笑。

這位護弟心切的大哥也真是想太多了,他會遇到神只是意外,說得好像是在利用對方獲取情報似的。

但他並不想刻意澄清,因為這沒有任何意義。

「師兄大人您放心,雖然交情尚淺,但我是真心想結交神這位朋友的。」

神淡然地瞄了眼京,他們什麼時候變成朋友了?

師兄本來還想說點什麼,但這時寺院內傳出呼喊聲,他掙扎了下,最後丟了一個極其凶狠的警告眼神,才慌慌張張地離去。

雖然不甘不願地離開了,但看來並沒有放下戒心。

京撫著下巴沉思,對方的態度確實不善,但以現在的局勢來說,這才是正常的。

相較之下另一位……

神沉默地望著寺院一會:「師兄好奇怪……算了先去買東西。」

奇怪的是你。

京撫撫額,這人明明該是成年人,年齡還比自己大上了一點吧,怎麼一點危機意識都沒有。

不過這也有利於打探消息。

「要去買東西的話,我也一起去吧,順便帶我熟悉一下環境~」

神看著興高采烈的京,沒有拒絕對方的厚臉皮。





「老闆,我需要這些東西。」

連名字都懶得說了,神漠然地遞出清單,擺明要人自己找給他,所幸對方也沒有感到不悅,笑笑地將東西一一找齊。

至於另外一邊……

「美麗的姑娘,方便告訴我妳好聽的名字嗎?」

京優雅地拉起女子的右手,輕輕地在手背上吻了一下,笑容邪魅,很快地就擄獲了人家的心,只見女子很不好意思地嬌笑著。

從頭到尾神都沒有搭理,買完東西轉身就走,連招呼一聲都嫌麻煩。

「哎呀!」

見狀,京曉得就算自己呼喊,神也是絕對不會等他的,連忙一臉遺憾地道歉:「不好意思啊,我朋友離開了,美麗的姑娘,有緣再見啊!」

揮了兩下扇子,他趕緊追上對方的腳步。

「這位大哥,你走太快了,一點都不關心朋友,萬一我們走散了該如何是好?」

拿著一包買到的東西,神不甚在乎:「只要願意,就可以找到的。」

與其說是相信他,不如說有沒有追上神都不會在意。

就算自己中途離開,神也會不聞不問吧。

然後就此忘卻。

這種話聽起來有點難以相信,但在經過剛才的觀察,京發現神就是這樣的人。

「說起來,你跟你的師兄感情真好。」

「是嗎?」

然後,總是這樣回話。

即使自己一路上東問西問,探聽寺院的事情,神的態度依然平淡而沒有起伏,可並非是默不關心,似乎只是不曉得該如何去給予關心。

「你不是也看到了?他很討厭我呢,說的也是,我是外地來的嘛,他擔心我會對你不利的樣子。」

「喔。」這有關連嗎?

「現在的社會可亂得很呢!不同勢力的一直在打仗、爭奪權利,到處都還有流浪武士、強盜什麼的,所以也不能怪你師兄態度惡劣,不過警戒心太高也不是什麼好事。」

這不是擺明告訴陌生人「自己並非一般人」嗎?

「你也真是單純,雖然沒有針鋒相對,可也毫無趕我走的想法不是嗎?」

「怎麼說呢……」神想了想:「好麻煩。」

要對方離開,就必須開口說話,以眼神示意,就必須浪費時間,對方也不見得能理解。

倒不如什麼都不管,還比較輕鬆。

「這樣就能容許我這個陌生人在你身邊打轉啊……我說,你還是要多多提防外人,才不會吃虧喔!」

你也知道自己是陌生人嗎?

「包括你嗎?」

「是啊,包括我。」

神點點頭,可也沒特別說什麼。

對他而言,這僅僅只是理解了而已,不需要其他反應。

看著神,京揮著扇子嘆氣:「你還真是特別,這可是關心到生命安危呢!你不曉得最近有很多地方莫名被那些武士消滅嗎?都不擔心自己?」

無論是有名的,還是無名的。

總是輕易地就被消滅,轉眼尖只剩倒塌的房屋與數不清的屍體。

在這些之中無名的村莊的數量更多,還有尚存的只能說奇蹟吧。

「還好。」

他不明白死亡是怎麼個回事,應該跟睡眠差不多,一樣是失去了意識吧?

「那剛才那位跟你很親的師兄大哥呢?如果換成這裡被消滅,而那個人死了,你也不難過?」

「沒遇過,不知道。」

「你回得真乾脆啊……原來你是必須要經歷過才會曉得的類型嗎?」

神看起來毫不介意:「我的古怪這裡的人幾乎都知道,這並不是什麼祕密,稍微打聽一下就能得知了。」

可他並不覺得哪裡難堪,只是偶爾會覺得有些奇怪,胸口似乎酸酸的而已。

他不明白何謂情感,沒有人對他重要,換言之就是無情吧?

不完整,零零碎碎,構成了他。

一個在感情上有所缺陷的人。

「所以才會將上次的事情給忘了嗎?我原以為你是不敢問呢!」

「不是,那天我決定睡覺,反正也不是多嚴重的事。」

京仰天長嘆,碰到這麼一個奇葩,也真是辛苦他了。

「我不是女人,你很失望?」

「是啊,少了一次美好的邂逅,不過是我不好,沒問清楚就貿然出現。」

而且不要緊,只是這次失手了,他還可以去尋找下一次邂逅。

「女人很好?」

神不覺得男人與女人之間有什麼差別,除了身體。

「很好啊,軟軟嫩嫩又很香,當她們在自己懷中甜甜地笑著時,整個人都酥軟了喔!」

提到女人,京整個人的興致都來了。

「你有去過妓院嗎?看你這個樣子應該沒有……呵呵,說不准你師兄有去過呢!那裡的女人最可愛了,大部分都知道分寸,不過耍任性,其實知道我只貪一晚的男女之歡,很懂得如何討我歡心,那裡簡直是男人的夢想。」

說到一半,京停了下來,這才注意神一直看著他。

那毫無波動的眼神,連人生經驗豐富的京也無法猜透對方想法。

「你是不是覺得我很無恥又很色,很不要臉之類的?這樣也沒關係,我不會再提起,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

他知道有的男人也很不恥常尋花問柳的人,再加上他外貌俊美,被忌妒是家常便飯。

意外的,神搖頭:「不,我只覺得你很了不起,有個能盡情揮灑熱情的目標,真好。」

「啊?」了不起?他聽錯了嗎?

雖然小神還是沒什麼表情,可小京聽得出他話裡的羨慕,難得有點不知所措。

以往遇到的人,不是鄙視他的為人,就是跟他一樣不覺得尋花問柳有什麼不對。

雖然也有人羨慕,但那是因為自己有很多紅粉知己,從來沒聽過神這種說法。

「我沒有辦法,興趣什麼的,我不知道。」

從側面凝視神,看到對方難得透露的抑鬱。

也許這個人並非無情,只是不明白那些心情叫作什麼。

突然,京有了想要認識這個人的想法。


===============================================


花了兩天,趕在五月底把京神第二章拼出來了(掩
下一章也很平淡,第四章才會進入正題吧
兩人目前沒什麼發展,還在認識階段,看起來發展很慢,不過每一章字數都好少喔...上一章也才四千的樣子
想我賀文隨便寫都有七八千,上次給沁夏的京神賀文也有八千四的說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這到底...
(難道是因為有拉布的關係嗎?我給他們拉布了多少字啊!!!
但寫這篇小說沒什麼壓力,我可以隨意發展,這種感覺其實很不錯ˊˇˋ
希望兩人及早修成正果~(雖然在繫菊和暗香開始前已經修成正果了<噴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