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涵夜月

====================================================================

「奇怪……怎麼人都還沒到呢?」

眼看指針已經快指向十二點,香不斷抬頭望著門,但就是沒有聽到按鈴聲。

亞瑟已在三天前向本田菊表示會派遣部下來訪,可怎麼連一絲消息都沒有?

姑且先不論派遣的對象是何許人,對方究竟上哪兒去了?

香既納悶又焦急,旁邊一大早就來拜訪的東/京沒有任何怨言,不過川/崎可沒這麼好的耐心。

「老子不等了!」川/崎氣得拍桌:「到底是哪個王八羔子連一點時間觀念都沒有,敢讓我等這麼久,真是找死,活得不耐煩啦!」

「川/崎,冷靜。」東/京淡淡地叮嚀。

「我管那麼多?誰曉得那個粗眉毛的是不是沒安好心眼,要是他敢食言,我一定不會咽下這口氣,絕對要連本帶利地討回來!」

「亞瑟大人不會做這種事的,也許是出了什麼意外。」

「啥鬼意外你倒是給我說說看啊!」

香正襟危坐並垂下頭,深知現在不是說話的好時機,沒有加入這場紛爭。

兩人爭執得正兇時電話聲響起,香立刻跳起來跑去接起電話。

「喂?」

『啊!香/港啊,我派去的那個人到了嗎?』

亞瑟原本不打算打這通電話的,可對於那個人還是有些擔憂,畢竟她唯恐天下不亂,拋下任務跑去玩樂一點也不稀奇,不親自跟香確認實在不放心。

「都這個時間了卻沒看到人,亞瑟先生……請問你到底派了誰?」一邊說,香一邊冷汗直流。

原因無他,背後的川/崎知道電話的另一端是誰,正不斷放射出十足怨毒的目光。

稚氣清秀的童顏是能露出怎樣濃烈的恨意?他不太想親眼見識。

『……是雪/菲/爾。』

「什麼!你派的人竟然是她,這……有需要動用那個人嗎?」

香突然的驚吼嚇到兩人。

究竟是什麼人能讓香少見地露出激動?

『呃是啊!這也沒辦法,雪/菲/爾的能力很適合這項任務,雖然她個性上有不少缺點……唉!就麻煩香/港你多多擔待了。』

「不……我其實也沒什麼好計較的。」

『真是的,我擔心的事情果然發生了,她跑到哪裡溜達去了?如果臨時又翹班,我要怎麼向本田交代才好?』早知道就陪對方前往,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

事到如今也只能抱著一絲期望並繼續等待,掛上電話,香嘆了口氣。

「喂喂!結果到底是怎樣啊?那個王八蛋死去哪了?」

「川/崎,說話要有禮貌。」東/京不忘糾正。

「對於放鴿子的混球,禮貌算啥,能吃嗎!」

香很苦惱要如何解釋才能安撫對方,也許是聽見了他的煩惱,電鈴響起,成功制止川/崎瀕臨臨界點的怒氣。

「可能對方來了,我去應門。」

打開門的瞬間,香雖然有心理準備,仍不免一愣。

「嗨~小帥哥,好久不見了。」

艷麗的金髮女子嬌媚一笑,眨眨眼,彷彿要勾引對方一樣。

輕輕抬起對方的下巴,那美麗的雙瞳逐漸變得幽深。

「怎麼了,是粗眉派來的?」

東/京和川/崎才走到門口,突然……

「看招!」

咻!

當拳頭來到自己眼前,香立刻偏過身子並轉身。

對方已經抬腳一踹,他連忙跳起身一掌拍過去,但女子的實力不可小覷,手肘一彎擋下。

兩人皆雙腳著地,抬頭,目光交錯,接著又是下一波你來我往的連續攻擊。

在場的眾人都不明白發生什麼事了,原以為是同伴,結果卻打起來了?

東/京原本想支援香,但立刻感受到兩人並非認真的,只像是在對練並測試彼此的實力而已,便只在一旁觀看。

這時,又是一拳朝香掃去,他連忙後退一步,抬手欲擋住。

那拳在他面前停了下來,兩人沉默對看。

過了幾秒,女子笑了出來。

「不錯喔!你有進步了。」

聞言,香放下手,無奈地嘆氣:「雪/菲/爾,妳能不能改改打招呼的方式?」

「呵呵!這是為了鍛鍊你啊,小香香,要記住隨時隨地都不能放下戒心喔!」

所以一見面就要先打再說嗎?香無語問蒼天。

見兩人熟識到直呼對方的名字,一旁的灣忍不住鼓起的雙頰,那異樣且陌生的感受讓她很難受,香和雪/菲/爾似乎有個她無法理解的默契。

從沒聽過香有其他熟識的女性,還是位這麼美麗的女子,那親暱舉動彷彿是理所當然。

香並沒有甩開對方的觸摸,僅僅只有一點無奈而已。

她不要!

心揪緊了,好不舒服。

「香!」

香嚇一跳,這才看見灣生氣地雙手插腰:「灣?妳怎麼會在這裡?妳跟雪/菲/爾……」

來回看著兩人,香不明白她們怎麼會走在一起。

「原來小香香你認識這可愛的小姑娘?這麼說她就是那個人?」

或許是對灣此刻的神情感到有趣,雪/菲/爾笑得更開心:「也沒什麼,正好看到小姑娘被搭訕,又想對我不軌,我就順手『招呼』了一下那些人……哼哼~連這點程度的攻擊都擋不下的男人,沒有資格釣人家。」

「被搭訕?」香一驚,連忙上前關切:「灣,妳沒有被他們怎麼樣吧?」

那真切的緊張模樣,讓灣的心裡感到一陣甜蜜,終於放下怒氣展露笑容。

剛才竟然還懷疑香……灣突然覺得很不好意思。

她應該要相信對自己那持續多年的心意的。

「人家不想聽到這句話啦!」

「咦?」

「香你以前不是答應過人家的嗎?你忘了?」

「我答應的……啊!」想起過去的約定,香雙頰微紅:「下一次,我一定會保護妳的。」

無視於眾人的目光,灣萬分感動地撲進香的懷抱,讓後者的臉又紅了幾分。

「呃……咳哼!」

川/崎清了清喉嚨,默默地想這情景好像幾天前才剛上演過。

「所以呢?能不能來個人解釋一下,這女人是怎麼搞的?是那個粗眉的傢伙派來的人?」

推不開緊抱自己的灣,香有些尷尬地回:「啊,她是……」

「呀!好可愛的小弟弟啊~」

不待香回答,雪/菲/爾奔了過去,滿臉感動地撲向川/崎:「弟弟,你是哪家的孩子?今年幾歲啊?有沒有意願給姊姊養?我絕對會好好照顧你的~」

突然被陌生女人抱住,川/崎錯愕了一下,激動反抗:「混蛋!放開我!老子才不是小孩!」

「哇啊~越來越可愛了,不要害羞嘛!」

「我已經超過二十歲了!」

一旁的香露出飄渺的目光,記得多年前他被帶去柯克爾家時,也遇到了一樣的情況。

「什麼?這不可能啊!弟弟你明明是這麼可愛的正太。」

雪/菲/爾放開對方,用著憐愛的目光摸了摸他的頭。

川/崎氣得差點吐血,這女人犯不著這樣折損他的自尊心吧?

「正太……妳所謂的正太,是那種矮小的男生,只會要人保護的小鬼,遇到危險跑第一的沒種死小孩?」川/崎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去妳的!我最討厭正太了!」

東/京一秒拉住川/崎的後領,任他如何張牙舞爪也無法痛扁雪/菲/爾。

「放開我東/京!我要宰了這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女人!」

「會引發外交問題的。」東/京搖搖頭:「請問,妳是亞瑟大人派來協助執行此任務的人嗎?」

「是啊,我叫雪/菲/爾,請多指教啊!可愛的男孩們。」

雪/菲/爾捏捏東/京的臉頰:「真不錯呢,和我家那些同伴不一樣,都是出色的男孩。」

撫著臉,東/京蹙眉。

跟以前不一樣,殘留在肌膚上的觸感,他沒有絲毫的留戀。

「那麼時間也不早了,大家準備出發吧!」

「是妳這臭女人遲到的還敢說!」

灣一愣:「出發?香,你們要出門?」

「不好意思,灣,我有點事情必須出門處理,今天可能不能跟妳在一起了。」

「沒關係,我會在這裡等你,結束後要回來喔!」灣懂事地點頭:「香,人家帶了好吃的東西來,等忙完後,我們再一起吃吧!」

「嗯,一定。」香微微一笑。

雪/菲/爾托著下巴:「哎呀……小香香竟然笑了呢,真是一件奇事,雖然之前就有聽過,親眼看到還是覺得不可思議。」

東/京望著兩人,那股陌生的情緒又湧了出來。

信賴與被信賴,只屬於彼此之間的默契。

到底該被稱作什麼?


=====================================================


這章也沒什麼心得,大約只是小東好可憐阿(不過之後很幸福),香灣有點閃阿(你也知道只是有點),小川好可愛,我也想要這樣的弟弟(都說他不小了)
所以來寫一下彼岸花相關的事情吧(雖然這個月的進度文還會再寫一次)

小說終於寫完了喔喔喔!!!!!!!!!(還有四篇番外),總字數十萬三千字喔~(可是還有四篇番外),頁數目前只估量小說的部分,有250左右的頁數~(所以說還有四篇番外)
所以到時總頁數可能有300頁以上了,厚度跟以往比「很不一樣」,所以定價到時也會「很不一樣」(被打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不像暗香全三集那樣,這不會印三百本(少量加印就好|||)
我真的十九天拼了七萬字|||(六月以前已經寫完三萬),默默的很想哭(雖然還有四篇番外),於是要回頭開始修文了|||||
時間足夠我慢慢寫(應該啦),因為彼岸花又再度延場了,打算首販是今年12月場的CWT
這樣可以不讓若雲那麼趕稿,因為他不像我,還有畫冊和香灣糟糕本要畫(噴
若雲加油啊~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