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涵夜月

提醒一下,這章香灣有微糟糕........只有一點而已,如果連前戲也覺得害羞的話,請點選上一頁離開XD

====================================================================

「小香香,我先回去拿個東西,你要小心傷口喔!記住,不可以碰到水、不可以劇烈運動、也不可以吃刺激性的食物……你都聽清楚了嗎?我再說一遍好了……」

面對雪菲爾這陣子不曉得第幾次的叮嚀,香搖搖頭:「好了好了!雪菲爾,我都知道,妳別太擔心,我的傷早就好得差不多了。」

正因為知道她的關心是真切的,才更讓他難以抱怨。

當雪菲爾離開後他才嘆氣,抒發這些天來累積的壓力。

「唉!真是糟糕,若再更小心點就好了。」

那天,他和雪菲爾從一樓的窗戶逃出趕去王家,王耀看到他們的情況非但沒有慌張,反倒用最快的速度協助治療,取出體內的兩發子彈。

香在病床上痛苦了三天三夜才稍有好轉,醒來後才聽說東京和川崎也受了重傷,所幸沒有生命危險,同樣在王家養傷。

他們的任務失敗了,不但沒有找到能一舉擊潰對方的有力證據,反倒增添了傷兵,無力反擊的他們只得放棄任務逃走,真是丟臉。

一個禮拜後,本田菊派人來表達謝意,並接走東京和川崎。

香也表示要回家,雖然王耀和雪菲爾都希望香能留下來靜養,可這點傷不會對日常生活造成妨礙,然而雪菲爾並沒有因此釋懷,堅持要搬來同居,就近照料。

雪菲爾似乎認為他會受傷都是自己害的,香不好意思拒絕。

遭到入侵與破壞,那家工廠卻還沒有任何動作,可不能就此大意。

「為什麼橫濱會在那裡呢……還說不認識,就算恨我,他也應該不會說這種話的。」

本田菊應該得知任務的事情了,但也只表示等他們傷勢痊癒再討論。

不曉得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他畢竟是第一次接觸這種類型的任務,想法不夠周密,也很難猜測。

「喀啦!」

這時,房門被輕聲推開。

「怎麼這麼快?雪菲爾,妳拿完東西了嗎?」香抬頭,看清對方的身份時愣了愣:「灣?」

「小雪……不在嗎?」

灣似乎心情低落,大概也同樣是在擔心自己的傷勢吧!

「剛剛出門了,說是要回去拿東西。」

「那正好,我在家煮了些盧魚湯,聽說盧魚對傷口很好喔!我馬上弄給你喝。」

香苦笑:「妳和雪菲爾都太擔心了,其實我早好得差不多。」

「不行!我一定要弄給你喝,香快去坐好!」

見到灣把自己推到床上後,開始忙碌了起來,香只有無奈地搔臉。

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受傷的這段期間,比徘徊在生死之間那時更難熬,灣和雪菲爾一副把自己當成幼兒一樣,不管做什麼都是小心翼翼的,好像稍微不管,自己就會出事一樣。

只是步伐稍慢,走路卻要被攙扶的、明明手沒有受傷,吃東西卻用餵的,當她們一臉連洗澡都要幫忙的堅決態度時,他花了好一番時間在令兩人打退堂鼓。

『真好啊~香港,受個傷就能享受齊人之福。』

不!亞瑟先生,我被她們搞得頭比傷口還痛。

『如果換成我,還不是只有阿爾那笨蛋的嘲笑,他還會在床邊咒我死。』

……您真可憐。

雖然被兩人搞得有些疲累,可看到灣珍惜地捧著碗,勺起一口湯吹了吹後,溫柔地放進他口中,香還是覺得很幸福。

一邊餵著香那親自熬的湯,灣一邊慶幸著雪菲爾今天不在這裡。

會這麼想不是沒有原因的。

自從香受傷後,雪菲爾總是和自己爭著要照顧香。

整天圍在對方身邊,出院後也跟著住進香的家還不打緊。

特地煮了東西,雪菲爾便會先一步搶過去並餵著香、拿了紗布和藥膏要幫忙換藥,她也會將之拿走……還有其他很多很多事,搞得自己這段期間的心情十分不快。

看到灣好像在恍神,香忍不住出聲呼喚:「灣?妳怎麼了?」

「咦?啊……沒、沒有什麼事啊!要不要再喝一碗?」

「不!不用了。」

拿起碗放到桌上,香一手握著灣那有些冰涼的葇荑,一手伸到她的耳後撫摸髮絲。

「妳最近看起來不太開心,是不是發生什麼事?」

緊捉住衣角,灣一臉侷促不安:「沒、沒有啊……香你都受傷了,我當然不開心……」

「真的只是這樣嗎?」香溫柔地詢問,撫上她的額頭:「那為什麼會露出這樣的表情?灣,妳是身體不舒服嗎?」

那深情的目光讓灣的眼眶一熱,撲進香懷裡。

眼睛痠痠澀澀的,胸口又疼又暖。

「香,你的傷……」

「啊?啊……不好意思,讓妳見著了我這副模樣,我沒事,只是任務太過大意,不小心受了點傷而已,灣,倒是妳真的沒有發生什麼事吧?」

明明傷得這麼嚴重,香第一個擔心的卻是自己。

她知道香很溫柔,一直都知道,可是……

突然,灣緊緊環抱住對方,查覺到懷中人兒情緒不佳,香輕拍她的肩膀。

咬咬唇,埋在香懷中的灣下了決心。

「香……抱我好嗎?」

香嚇了一跳:「灣,妳怎麼了?這麼突然,為什麼……?」

並非不願意,可香希望好好珍惜灣,與肉體接觸相比,更想要觸碰她的心。

「不要問!求求你……」深怕香拒絕,灣主動湊上雙唇。

擁抱的雙手已經在微微顫抖,聲音也帶著怯弱。

那吻像初次的人兒一般青澀,一張本應紅潤可愛的臉變得蒼白,香不忍心拒絕,只好順著她的意。

將異常冰冷的唇封住,不斷撫著背部,安撫不知為何流露畏懼的灣。

解開胸前的鈕扣,已經看過無數次的肌膚露出。

「嗯……」

感受著香一如以往溫柔的愛撫,灣的思緒漸漸迷茫了起來,想起了一個多禮拜前目送著眾人離去後,她便在香的家裡等待對方回來。

一直相信香很快就會等到的。

想不到在經過時間的流逝,不安漸漸累積。

不斷安慰自己多心了……然後,她接到亞瑟的通知。

『喂?台灣?……太好了,終於連絡到妳,快去王耀家吧!香港他在任務途中受重傷,目前正在急救……喂!台灣、台灣,妳有在聽我說嗎?』

已經什麼都聽不見。

喀咑!手機掉落在地。

匆匆忙忙地趕至王家,催眠自己香一定不會有事,會笑著迎接她的,可卻只看到躺在床上,生死不明的香。

『香!』

她馬上想要衝到香身邊,告訴自己這不是真的,但急切地守在床邊,盡心盡力照顧香的雪菲爾見狀,立刻制止。

『不要碰他!手術剛完成,他身體還很虛弱。』

『為什麼香會……』

『抱歉,都是為了保護我,小香香才會被敵人打中。』

為了保護雪菲爾?灣一怔,內心有點複雜。

『那……我來照顧就好了,小雪出任務應該也累了。』所以,快點離開香的身邊吧!

雪菲爾堅決地搖頭:『不行!既然是因我造成的傷,我就要負責到底,照顧他直到痊癒為止。』

『可是……』

『我可是看著小香香一路長大的,他也算是我的弟弟!』

灣啞口無言,只得怔愣地站在一旁。

然後,她親眼瞧見中途香虛弱地醒來,眼裡只有……

『對不起、對不起……雪菲爾……』

雪菲爾悲傷地握著香的手。

兩人的距離好近、好不親密,一時竟覺得,這樣的氛圍沒有自己干涉的空間。

她跌跌撞撞地離開,連什麼時候回家都不清楚。

看著空曠,只有自己一個人的家,忽地跌坐在地……湧起一股寂寞。

「香……」

被抱至柔軟的床上,香的身子壓了上來,並褪去了灣的上衣。

拉著對方的手,好溫暖好溫暖,擁抱自己無數次的手,置於自己隆起的胸部。

香搓揉著綿密柔軟的胸部,然後湊上唇,含住小巧的尖頂。

聽著激動的喘息,用舌頭讓尖頂凸起變硬。

「啊呀!」

一手緊揪著床單,灣努力想要感受這份甜蜜。

可為什麼……卻覺得更加苦澀呢?

和所愛的人肌膚相親,不應該是甜蜜的嗎?

是啊!香的雙手,只能抱她、擁她、摸她。

香是她的,那個人才沒有資格隨便亂摸,好像兩個人才是深愛的戀人一樣,怎麼可以這樣?

「香、香……!!」

之後她前去探病,想待在病房但又不知為何不想看到雪菲爾,只好在醫院大廳徘徊,沒多久,正好遇到剛和醫生討論完香傷勢的亞瑟。

『啊!台灣,妳來了啊!告訴妳一個好消息,香港已經沒有大礙,很快就能出院了。』

『亞瑟先生……』灣咬咬唇:『那個……請問,香執行的那個任務到底是?為什麼會有機會受這麼嚴重的傷?』

『哈哈!別想太多了,妳一個女孩子家不需要知道這些。』

無論是本田菊還是亞瑟,對於任務的事情都三緘其口。

『那,雪菲爾她……』

『啊?妳說雪菲爾,原來妳們見過面了?她是我的部下,雖然是個女子,卻很強悍,我們家的人都不敢隨便招惹她。』想起往事,亞瑟苦笑:『以前香港住在我家時,雪菲爾很照顧他,就像是真的親人一樣,香港那陣子總是悶悶的,雪菲爾也因此替我解決不少問題。』

看見灣臉色不是很好,想到灣可能是在忌妒雪菲爾,亞瑟連忙補充:『雖然她好像很喜歡香港,但那感情就像是姊弟,不用想太多。』

『我、我去買點東西。小香身體虛弱,需要補補身子。』

沒有多說什麼,她很快地和亞瑟道別,逃離醫院。

「啊,啊啊!」

香隔著內褲逗弄著下半身,又捏又按,滲出愛液,沾濕了內褲。

她的心好痛好痛。

香和雪菲爾之間,有著自己無法理解的默契,那是她沒有參與的過去。

分開的那段時間,造成了無法輕易觸碰的個人地帶。

雖然得知雪菲爾是亞瑟的部下,抑是指導香的老師,偶爾喜歡惡作劇,卻不是壞人,她就是不喜歡那個貌美的女子。

又酸又疼的苦悶心情日益累積,壓迫得她很難受。

她好想哭,卻不明白原因。

終於,趁著雪菲爾離開,她任性地提出了這種要求,希望能藉由結合令自己安心。

可為什麼……到底是為什麼,此刻的香正在愛自己,她卻沒有任何滿足呢?

「……」

灣茫然地睜開眼:「香……怎麼……」不繼續了?

香神色複雜地伸出手指,拭去滑落的淚水。

「還是別做了,見到妳哭得這麼傷心,我實在做不下去……灣,妳到底是怎麼了呢?妳什麼都不說,我雖然擔心,可也不曉得該怎麼幫助妳才好。」

「香……」灣低下頭,不敢說是因為雪菲爾的緣故。

雪菲爾是個好人,會照顧香全是出自於關心,自己卻這麼討厭這個人……

她好沒有度量,從不曉得自己的心竟然如此狹隘。

為什麼會不高興?

灣沒個明確的解答,只曉得胸口好悶好沉重。

「香,你可不可以……不要再做那個任務了?」

「咦?為什麼?」

「因、因為,你才去一次,就受了這麼嚴重的傷……」

而且如此一來,雪菲爾就會離開了吧?

香淡笑著安慰:「之前只是我們小覷對手,太過大意所致,下次不會了,謝謝妳的關心,灣。」

「不,我……」

終究,灣還是無法誠實道出自己的心情。

只能在香溫柔的安撫下,悄悄地又流下了一滴淚。


====================================================================


好啦,本人站在這裡給大家打了(挺胸
可是我事前都已經提醒了,看到香灣緊急剎車,也不要覺得遺憾嘛XDDDDD
我已經寫不出香灣糟糕了(望天),自從寫完若雲之後的香灣糟糕本插花文後,我光是寫到他們要糟糕了就想哭(掩
噢,不過看人家的漫畫沒有關係的,別叫我寫就好了,真的(噴
所以這部分儘管期待若雲的插圖,對文章就請別太期待了,還能寫前戲我已經覺得自己很偉大了ˊˇˋ(並沒有

不過大家大概看完下次的試閱就真的想扁我了
至於為什麼就先消音吧ˊ3ˋ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