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涵夜月

再提醒一下,這章橫東是真的糟糕,無法接受BLH者,請點選上一頁離開吧~XD

====================================================================

『結果出現在我們面前的,竟然是……』

走到一半的東/京停下腳步。

一個多禮拜前,他們潛入調查工場的任務失敗了,趁著爆炸造成的混亂匆忙逃逸,他的傷勢沒有大礙,可直接挨了敵人一刀的川崎卻差點喪命。

事後自香和雪菲爾得知了來龍去脈,曉得他們同樣也敗在那個人的手裡。

對此,本田菊也尚未有任何打算,只告訴自己先別太過煩心。

怎麼能要他別在意?

昔日的同伴突然變成必須緝拿的敵人,甚至表示兩人素昧平生,東/京無法忘掉就算了。

為了詳細了解上次任務的情況,他決定前往香家詢問清楚。

不能如此被動,在本田菊交付下一項任務前,得先做些調查才行。

「……那是?」

一個戴著帽子的修長身影在香家門口徘徊,在投遞了一封信後快速離去。

前一秒,回頭看了門口一眼。

再熟悉不過的長相清楚地映入東/京眼簾。

「橫、橫/濱!?」

他怎麼會在這裡?剛才又在做什麼?

東/京沒有任何遲疑,悄悄地尾隨在對方身後,雖然,心底有道聲音一直在警告,沒有經過深思熟慮的舉動實在太危險,他應該先告知同伴再做打算,可是……

在這一念之差,說不定就找不到那個人了。

因此他放棄了連絡,跟隨著那人,首次違背本田菊「不得擅自行動」的命令。

不知何時,他們走到人煙稀少的巷子,東/京沒有注意,只專注盯著對方。

突然,前方的身影一閃,消失在眼前。

「咦?」

身旁廢棄房屋的門頓時打開並伸出一隻手,將他拉入屋內。

「嘖!我還以為是誰膽敢跟蹤,真是不自量力,結果……怎麼會是你這傢伙?」

「橫/濱?」

面對東/京飽含複雜的神色,橫/濱神情不改:「本田的部下,你來做什麼?難得我網開一面放走了你們,想要找死嗎?」

「我……有事找你。」

「有事?要抓我嗎?哈哈,我可不會被你給輕易抓住的。」

「不是的!」東/京慌張地反駁:「我只是想要問,你真的……要與我為敵嗎?」

橫/濱止住了笑聲,冷冷地瞪視。

「為什麼要這麼做?又為什麼說不認識我?橫/濱,你是否有難以訴說的理由?我實在不相信你會突然做出這些事。」

在二戰面對強大的同盟國時,他們還一同奮戰,一同出生入死過。

決戰前夕,即使說的都是些難聽話,還是能聽出流露的關懷。

更何況橫/濱曾不顧危險前入同盟國搭救淪落為俘虜的他,怎麼戰爭才剛結束沒多久就辭職了,轉而加入販毒組織?

「知道能如何?不知道又能如何?」橫/濱冷笑:「這年頭相信值多少錢?你認為用這句話就能換來我的愧疚嗎?你根本就不了解我。」

「我不了解,是因為你什麼都不肯說!」

兩人陷入沉默,凝視橫/濱的面無表情,東/京發現自己竟在顫抖。

也許,是不敢相信橫/濱會這樣看著他,也許,是打從兩人重逢至今,溫暖人心的笑容就不曾展露,也許……

一直認為自己很堅強,也並非不肯相信背叛這回事。

他只是沒想到,偏偏會是橫/濱。

難怪自古以來,多少豪傑,多少君王死於背叛?

後人訕笑那些人單純無知,可有誰能真正明白他們的苦澀與不敢置信?

「為什麼你要跟敵人在一起?你還是不願解釋嗎?」

「呵……小鬼頭可二話不說就認為我背叛了喔!你呢?想用什麼詞語套用在我身上?」

「我相信你。」東/京認真地回:「我願意相信你,只要你肯辯解。」

「有什麼好辯解的?因為我確實做了許多骯髒事,隨便舉出一件,都是要吃牢飯的。」

「不可能的,難道你真的背叛了本田大人嗎!?」

「背叛!?」橫/濱怒吼:「你的背叛是針對誰?事先聲明,我一點也不後悔,而且你別忘了我曾殺傷你們,小鬼頭差一點就死了吧?我從來就不是站在本田那一邊的!」

「呃!」

鉗住東/京的下巴,橫/濱深邃地注視他純真無垢的清澈雙瞳。

「本田大人若是知道,會怎麼想呢?我違反本田的紀律了。」

改變稱呼,等於默認了自己的身份。

「你知道你很殘酷嗎?嘴裡說著相信,事實上,你永遠都不可能了解我的理由,無論是我的離去,還是我正在做的事……你的相信,到底能到什麼程度?」

橫/濱表情很難看,看似哭泣。

「我都已經主動離開,為什麼你還要追過來?為什麼還要用這種眼神看著我?單純、無知,還自以為是!說到底,你跟灣小姐根本是同一種人!」

「橫……唔!」

當唇被封住的剎那,東/京還是沒會意過來。

在對方的舌竄入自己的口中,才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

橫/濱一手托住了他的後腦勺,一手則環住了他的腰。

「唔、唔唔!住……」

鼻息噴到了臉上,在口裡翻攪的舌頭帶著侵略性,吻得他雙腿發軟,意識恍惚,牽制住行動的力量,讓他連反抗的力氣都沒有,不曉得過了多久才被放開。

東/京不停喘氣,看過來的眼神帶著詫異與茫然,雙頰微紅,眼角也濕濕的,竟有些性感。

不待他說話,橫/濱就將人壓在地上。

「明白了嗎?東/京,我到底是怎麼看你的……這樣,你還敢說你相信我嗎?」

扯開上衣,拉高他的雙手並將衣服褪至手腕的位置,打了個死結。

「不!你別……橫/濱,住手!放開我!」

「我不要。」

橫/濱殘酷地笑:「我原本想說算了,是你自己跑來找我,擾亂我的心,既然如此,休想我會放過你,就當作你無知的代價吧!恨我也無所謂,不管如何……你都別想逃了。」

欺壓上來的身軀戴著壓迫性,黑眸燃燒著東/京從沒見過的意義。

沒有人用這種神情看過他,那樣……令人背脊戰慄,全身無力。

橫/濱著迷地將厚實的雙手放在光滑細嫩的身軀,在胸口與腰際來回撫摸。

「嗚……」

「好美,你與我同樣經歷過戰火的洗禮,為何肌膚還這麼美?」

「你……放開!啊啊……」

太可怕,這是什麼感覺?

大掌在冰冷的身軀上徘徊,觸碰的地方熱得彷彿要融化了。

當指頭捏住乳尖,左右柔弄著時,東/京劇烈顫抖,急切地大喊:「夠了!你別再、別再玩弄我了,我們同樣……都是男人啊!」

「那又如何?我可不是瞎子。」他低下頭,含住小巧的乳尖,吸吮啃咬。

柔軟濕熱的的舌頭在乳暈打轉,讓東/京下意識弓起腰。

「好脆弱,又好敏感啊!」邪惡的嗓音在耳邊輕語:「我一直想這樣對待你,想把你綁住,撕開你的衣服,不顧一切地占有,然後聽著你的哭喊,東/京。」

「不要再說了……你放開……」

他抬腿,想要用僅存不多的力氣反抗,卻被橫/濱輕易架住。

將雙腿往兩旁拉開,身子擠進中間。

「我說過了,你別想逃。」

說著,橫/濱伸出舌頭舔著東/京的後耳,當舌間滑到頸部時牙齒開始啃咬,用著足以留下痕跡,卻不會傷到對方的力道,在白皙的肌膚上製造無數個紅色的齒印。

同時手掌從腰際向下撫摸,隔著衣服摸到了男人最敏感脆弱,也最激情的地方。

東/京被受到強烈的驚嚇,他沒料到橫/濱真的摸上了那個地方。

「嗚!橫、橫/濱……不要……哈啊!」

在他拒絕的時候,橫/濱已經動作迅速拉下拉鍊,灼熱的手直接觸碰到了分身。

「別……碰……很髒啊!嗚!」

想不到自己會發出這樣的聲音,東/京羞得不知所措,不敢看對方的表情。

脫下了褲子,橫/濱訕笑:「別碰?我不只要碰,還要用舔的。」

握著分身的根部,唇湊上去一口含住,一邊舔舐,一邊上下套弄。

「不,別這樣!呼、呼啊……嗚……呃啊!」

自己的分身在別人的口中漲大,這麼羞恥的事情讓東/京的腦袋一片空白。

本能地想要拒絕,可身體卻不聽使喚。

青澀的他哪裡抗拒得了經驗豐富的橫/濱所帶來的瘋狂快感?

「好甜啊……」

橫/濱捧著東/京的雙臀,陶醉地含著,舌間不斷舔拭溢出水珠的頂端。

聽著淫聲穢語,那分身再也無法忍受地彈跳了下,橫/濱鬆開口,濁白的液體噴灑而出,濺在他冷酷的臉上,看來好淫靡。

為什麼要這樣對待他?

東/京不明白,一切都亂掉了。

他的同伴,曾是最信任的朋友,正無視自己的意願任意侵犯,他的雙腿像個女人般大大敞開,私處暴露,任對方擺布,他只得雙手緊緊揪住束縛行動的上衣,流下淚水。

從不曉得自己竟是如此軟弱。

眼角熱熱的,睜開雙眸,看見橫/濱瞇起眼,吻著他的淚。

「東/京……」

真不可思議,明明他該憎恨,可當橫/濱在耳邊輕聲,所有的不安煙消雲散。

吻住了他的哭泣,橫/濱一手安慰似地撫弄軟下去的分身,另一手竄進了後穴,緩緩抽送。

下身的異物感強烈,內壁才推擠了下,就習慣了入侵,很快就變得又軟又熱,東/京全身虛軟無力,沒有注意到手指何時抽出,穴口又是何時被異物抵住。

後穴被撐開,堅硬又碩大的異物以極為緩慢的速度頂進去。

下體痛得東/京叫不出聲,橫/濱擁著他,一點一點地抽出,再一點一點地頂入。

不曉得何時感覺不到疼的,結合處像燒起來了,搔癢難耐。

「啊、啊啊……唔嗯……哈啊啊!」

每次的抽動就擠出淫液,傳來啪啪的水聲。

室內滿是情慾的香味,東/京喪失思考的能力。

「唔啊……哈啊……不要、不行了……好熱……啊啊啊!」

原本清澈的瞳孔已沒有了焦距,他只能高聲哭喊,雙腿自動環住橫/濱結實的腰,迎合對方的擺動,接受一次次麻痺的快意。

進出的頻率加快,吸附硬物的內壁也越來越緊……終於,一陣痙攣,他受不住地尖叫。

失去意識的前一刻,只感受到大量的熱液灌入穴內,還有……

「東/京,我……」

然後,在擁抱下昏了過去。





橫/濱悄悄地從後牆躍入,從窗口輕聲踏進去。

「好久沒有來這裡了……你啊!房間怎麼還是這麼空曠?」

將東/京放在床上,凝視被情慾潤澤過的艷紅雙頰,橫/濱以手指拭去淚水。

這是他造成的,曾經發誓絕不傷害的男孩,無論那時以為是什麼感情,都已經破壞了。

『我傷害過神/戶,實在沒有資格碰他。』

『喜歡就得到吧!不要了再丟掉不就好了?』

『橫/濱,你果然沒有愛過人,所以不曉得,那種……明明不願傷害,卻還是親手令對方痛苦,痛徹心扉的感受。』

『那不是很好?我樂得一身自由,沒有被束縛。』

啊啊!他那時……是這樣說的啊?

想到這裡,橫/濱空洞地笑了:「呵、呵呵!我懂了,我什麼都懂了,京/都。」

可是,並沒有因此而鬆了口氣。

「對不起、對不起,東/京,我對不起你……」

輕吻對方的額間,橫/濱悔恨地低聲喃喃。

留戀地看了眼熟睡的東/京,他咬咬牙,毅然決然地離開。

====================================================================

嗯......該說什麼才好呢?我總覺得看到了一堆準備飛來的雞蛋,是我的錯覺嗎?(噴
還、還是一樣啦~想看香灣糟糕的請期待香灣糟糕本和彼岸花的插圖,別期待小說有阿!!!!!!!(掩

話說,雖然一個是未遂,但兩對都在同時糟糕是哪招呢?
還有小橫真好套話,這麼快就露出真面目了,多裝一會不是很好嘛
然後你好樣的,如果不是因為你們是CP,我立馬就把你給宰了,竟然用強的!!!(不是你寫的嗎?
這裡還稍稍帶了點京神~(私心私心),小橫和小京過去的對話的片段在之前給沁夏的賀文有,有興趣的可以去我日誌小說連載的APH分類看喔ˊˇˋ~

發現上面的感想沒什麼連貫,算了不管他(噴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