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月歌》公告
此日誌一切原創內容,未經允許禁止轉載或二次配布

※APH自律聲明※

〈注意!這裡的圖文部分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部分縣市自創角與APH、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露天賣場請至此

【同人本】試閱
橫東BLH本(橫/濱X東/京)【情鎖孤蓮】(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序章~第五章 番外: 插圖

米英本【Eternal Glory】(漫/澍 文/涵夜月) 序章~第一章-1 插圖 漫畫

菊灣本【繫菊之梅】(文/涵夜月 繪/淚星) 序章~第五章 插圖 彩圖

繫菊之梅補完本【夜夕戀菊】(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第一章~第三章(一) 插圖

香灣漫畫小說連環本【暗香尋梅】系列(全三冊)(漫/司空若雲 文/涵夜月)  漫畫+小說

暗香尋梅補完本【彼岸花的誘惑~罪香~】(雙CPH本。BL:橫/濱X東/京。BG:香/港X台/灣。)

(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彩圖: 序章~第四章 插圖

獨伊漫畫本【promise for you】(漫畫/淚星 劇本/涵夜月) 漫畫
【原創小說本】試閱

【謊言的盡頭~咒印~】(文/涵夜月 繪/澍) 小說:序章~第九章 插圖:

一樣(好像)是很糟糕的BL文,不喜慎入


==================================================


「終於找到了。」

寒夜拿著地圖走出了城市,穿越了昏暗的森林,他撥開前方比自己還要高的草叢,總算到達了目的地。

黃昏色的橘光灑落,映照在前方的湖泊上,一閃一閃地,帶著寂寞的色彩。

但寒夜卻面露懷念地笑了出來。

這是夜蓮與宵月一同找到的地方,因為很漂亮,便約定好這是彼此的秘密,在這個地方,有兩人一起玩耍、一同訴說著夢想的回憶,甚至……擁有他們交換彼此的甜蜜。

「我到底在做什麼?」

自那天離去後,他便靠著僅存的記憶,尋找著兩人前世曾有美好回憶的地方。

像是想要道別,類似儀式的行為。

只是想要將自己的心情作個整理。

巡迴所有的幸福,然後珍重再見。

這次結束後,他就能成為真正的寒夜了吧?

其實他也知道,不用非得跟前世劃分界線,那畢竟仍是他們,有著不同人生的他們。

可是沒辦法啊……他不能帶著僥倖的心理與龍羽在一起。

寒夜苦笑著,伸出手,浮現出一顆魔法光球。

失蹤了這麼久,龍羽肯定很擔心,必須跟那個人談談,還要好好道歉才是。

他會沒事的,待一切結束後,無論是否幸福。

一定……會沒事的。

「龍羽……」

『你在哪裡?』

龍羽的聲音很平淡,不見分別數個月的著急,可當聽到他的聲音那瞬間,寒夜差點掉淚。

如果是夜蓮,一定就這麼哭了吧!

可是他不會,因為他是寒夜,若沒有龍羽就不明白感情的寒夜。

「在哪裡……都沒有關係,我只是想告訴你,我很好,真的。」

『你不願意告訴我?……你恨我嗎?』

「不是的。」

擁抱他的是他最愛的男人,對於龍羽的行為,他從來就沒有生氣,更何況是恨?

他只是感到茫然罷了。

是要繼續義無反顧地愛下去,直到終結的瞬間……又或是,在受傷之前先放手。

「我沒有恨你,真的,我只是……來跟你道別。」

『……你真的這麼想?』

「是的,自從我們成為當家繼承人,在會議廳見面……到現在,已經數不清流逝了多少歲月,一開始,我認為我們是同伴,這件事對什麼都沒有我的來說,真的……很重要。不曉得是什麼時候,我愛上了你,以一個男人的身份,當我得到夜蓮的記憶後,我很開心彼此之間又多了一層羈絆。」

寒夜閉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氣:「可是,你卻開始作惡夢,我曉得夜蓮傷害宵月究竟有多深,我很害怕……然而,更讓我恐懼的,是你只是透過我看著夜蓮,並不是我。」

說著,寒夜的聲音微微顫抖了起來。

「對不起,我擅自想捨棄記憶,傷害了你,其實我只是想保護我自己,我們之間的關係靠前世來維繫,可若有一天,我們都忘了呢?我不知道你是否還會愛我……我真的不知道……」

到時自己該怎麼辦呢?逼迫龍羽留下嗎?

他的個性是不可能會厚著臉皮作出挽留。

他們沉默了很久,寒夜甚至能聽到龍羽的嘆息。

「這就是你離開我這麼久的原因?」

聞聲,寒夜嚇了一跳。

他轉過身,愕然看見龍羽就在面前。

寒夜克制自己想抱住對方大哭一場的衝動,倒退幾步。

「你為什麼……」

「我說過你逃不了的,無論是天涯海角,哪怕是世界末日,我都會找到你。」龍羽說得冷靜:「你真是傻,皇兄。」

「我不……」

「我知道你不希望我這麼喊了,我大約……也能猜到你那天想表達的意思,可是這點很重要嗎?對我而言,夜蓮也好,寒夜也罷,我就是愛你,我愛的是你的靈魂,而非軀體的包裝,是什麼樣的人……真的有那麼重要?」

寒夜沉默。

夜蓮一生只愛宵月,寒夜一生只愛龍羽。

都是同樣的人,同樣的靈魂。

他明明清楚這件事……可還是會害怕。

「我沒辦法相信。」寒夜喃喃:「叫我如何相信?你雖然關心我,但是談到愛……是從得到記憶開始的吧?我該如何放心?」

即使愛他,想維繫著一輩子的羈絆,他還是退縮了。

痛苦嗎?

那是必然,但他不希望感受到幸福後才失去,那會令他更疼更痛。

「……」

看著寒夜疲倦的神色,好半昫,龍羽輕聲開口:「我不懂該說什麼討你歡心,不知道要怎麼做你才會放心,我只知道我愛你,也想要你,更不願離開你,若要我往後的日子少了你的陪伴,比死亡還要難受……如果,這就是你不變的答案,那麼,我也有自己的選擇。」

龍羽手一揮,一個冰錐覆在他的右手,他毫不遲疑地將椎心對準自己的脖子。

寒夜瞪大眼。

「我沒辦法忍受沒有你,想要離開,可以,我會死在你的面前。」

「龍羽!」寒夜大喊:「你在做什麼?你……」

「我不是說笑,也並非賭氣,讓我活在沒有你的世界,我做不到。」

說著,龍羽以迅耳不及的速度在手腕上用力劃下一刀。

寒夜心一涼,震驚至極,不用說阻止了,他連一點反應都做不出來。

鮮血一滴一滴,順著前臂滑落。

龍羽沒有表情,若這傷在自己身上,寒夜相信自己也會不為所動,然而現在受傷的是龍羽。

好疼,心好痛。

「選擇吧!皇兄,你走,我死。」龍羽直視他:「不走,我就活下去,你這輩子也不准再逃了。」

「……」寒夜躊躇不前。

若是離開,他會害死龍羽,他知道對方是認真的,龍羽一向說到做到,宵月也總是這麼霸道。

若是留下……

寒夜看著龍羽,被那雙眼神震懾。

那是屬於宵月的魄力,連看似溫柔,實則不會輕易動情的夜蓮也沉溺淪陷的目光。

「……唉。」

龍羽閉上雙眼。

「已經夠了,你總是這樣,不肯將話說清楚,你總是在煩惱一些我根本不明白的問題,過去也是,現在也是。」

龍羽也不再遲疑。

他舉起刀,用力往腹部刺下去。

啪擦!血噴灑而出。

「龍羽!」

寒夜再也無法保持沉默。

他知道的,這步一旦跨出去,他再也沒辦法回頭了。

可要怎麼辦呢?還能怎麼辦呢?

早在那刀刺下去之時,龍羽就已無聲地表示不願給他其他機會。

寒夜跑到龍羽面前,顫抖地接住倒下去的身軀,當碰觸到傷口,瞧見沾滿右手的鮮血,他都快哭了。

不、不要。

「不要……這樣……為什麼你要用這種方式?」

寒夜手忙腳亂了好一會兒,才想到該立即止血,連忙將手覆在腹部上打算治療,但龍羽卻握住他的手腕。

「你是什麼意思?同情?不忍心?治療後卻還是要離開?若是如此……我不需要。」

眼見鮮血不斷湧出,龍羽卻制止寒夜的治療,寒夜慌了。

再這樣下去,龍羽可能會死。

因為他的遲疑而死?

不要!

夠了!已經夠了!

就算之後會絕望又如何?就算這戀情是虛幻不實的。

對現在的寒夜而言,龍羽能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我留下來,我會留下來,求求你,別拿你的生命跟我開玩笑。」

「不再逃了?」

「不會了!我不會再離開你。」

只要龍羽願意活下去,無論是什麼誓言,他都會答應。

「……呵。」

突然,龍羽低聲笑了。

「之前你也是這麼說的,結果還不是逃了?所以……」

龍羽抬起頭並拉住寒夜的衣領。

兩人的雙唇貼在一起。

瞬間,寒夜感受到有一股魔力隨著龍羽的唇進入他的體內。

「嗚!」

那股力量流遍全身,看見寒夜的蹙眉與不解,龍羽開懷地笑了出來,拉開寒夜的衣襟。

在寒夜的左胸口上,印著一個黑色的魔法陣。

「語言擁有力量,一旦說出口就不能收回去了,所以我藉著你給予的諾言,在你身上烙下烙印,以後,一旦你有這個想法,我隨時會知道,你無法逃走,就算躲起來我都能找到……你太小看我了,即使不再是珍珠當家,使用了這麼久的力量,只要花點時間便能掌握住一點。」

他溫柔地輕撫烙印。

「喔,對了,傷口你其實根本不用擔心。」

龍羽面不改色地拔出刀,並拉開衣服掏出一個已經被刺破的血袋。

寒夜呆愣住,龍羽的笑意更深了,沒有一絲欺騙的心虛感。

「對付你就是要用這種手段啊!不是很好嗎?卑鄙一下,我就不會失去你了……你很好奇這些血是從哪裡來的?鬼族王聽說了我的計畫後,幫忙找來的。」

到底是哪個人這麼倒楣被迫獻血?

龍羽伸手抱住反應不過來的寒夜,輕聲:「不過,我是真的想過,若是你剛才毫不留情地離開,我就立刻自殺,我不怪你,畢竟是我先對不起你,可是我不喜歡你明明愛著我,卻又猶豫……我愛你,你也愛我,說什麼我都不會放棄你。」

寒夜苦笑了出來。

「你還是那麼霸道……」

「不霸道就追求不到你了,我失去過你,你以為我還會讓自己再犯錯?」龍羽收緊力道:「不怪我了?」

「我從來就沒有責怪過,只是……」

「害怕我愛的人不是你……是這樣吧,寒夜?」

寒夜吃驚:「你……」

「你不是不喜歡我叫你皇兄或夜蓮嗎?其實……宵月曾對自己下了個咒,永生永世,只愛你一人,夜蓮或是寒夜都沒有分別,不然你以為就算是同伴、是首領,我會這麼在乎一個毫無相關的人嗎?又不是蒼藍那個戀母情結的笨蛋,你的擔心是多餘的了,就算忘了你,就算再次轉世,我的靈魂也會告訴我此生的伴侶是誰,這個詛咒只是明白所愛之人,而非控制感情。」

所以,當他第一眼看見寒夜……瞬間,他明白了。

自己會愛上這個人。

而他也確實被對方的種種特質吸引,並且愛得無可自拔。

「我喜歡你的驕傲,你的脆弱,你獨攬大權的魅力,雖然總是不肯向人示弱這點我很生氣,可這就是你啊!是我所喜歡的你……我愛你,寒夜。」

晶瑩的淚水從如藍寶石一般美麗的雙瞳流出來。

「如果……下次轉世時,我任性、固執、變得讓人厭惡,你還會喜歡我嗎?」

「啊,你現在也很任性固執,不肯說實話還偷跑這點我非常討厭。」

「如果我殺人不眨眼?」

「真是奇怪,宵月也殺人不眨眼,連蘭德列維的父親……你的舅舅都殺死了,你究竟是喜歡我哪點?」

「可如果……」

龍羽翻了個白眼,以吻來堵住寒夜「假設性」的疑問。

這是帶著寵溺,帶著珍惜,夾雜著慾望在裡頭的深吻。

「唔……」寒夜被吻得幾乎忘了剛才自己究竟問了什麼。

「無論如何你與我都已結下契約,烙印會跟著你一輩子,即使轉世了也不會消失,你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認命吧!寒夜,除了我之外,你是無法跟任何人在一起了。」

龍羽撫著寒夜紅潤的臉蛋,褪去了外衣細心地鋪在地上,才把人給壓在上面。

「我要你,現在,就在這裡,你沒有拒絕的權力。」

「等、等一下。」寒夜有些慌張的阻止對方託他衣服的動作:「如果我變得很醜,會令你倒盡胃口的。」

真是夠他受的了。

「那我就毀容吧。」

「笨蛋,你怎麼能這麼做?」寒夜眼眶泛紅。

「為了你,這點小事算什麼?」龍羽拉開寒夜的衣服,親吻著烙著印記的左胸:「我給自己下了咒,也將你牽扯進來,別再想那些假設性的問題了,你真的很麻煩。」

「啊……」

柔軟的舌頭一次又一次舔弄著乳尖,寒夜抱著龍羽低聲叫喊。

不同於上次的粗暴,龍羽溫柔地吻著寒夜的肌膚,像是想要補償一樣,長髮披散,弄得寒夜刺刺癢癢的,帶給他不同意義的快感。

不知不覺,衣服已經全數褪去,那冰涼微紅的身軀,令龍羽差點就想直接將自己的慾望埋入對方誘人的體內,盡情馳騁。

他努力壓抑急躁,雙手撫摸著寒夜的肌膚,柔情地看著對方紅著臉張口呻吟的模樣。

湊上前吻住發出甜膩聲音的嘴,龍羽一手捧著寒夜的臉頰,另一手伸向對方的兩腿之間,大掌包住柔軟的性器,來回撫摸。

「嗯……嗯……龍、龍羽……」

「什麼?」龍羽舔著寒夜的耳垂。

似乎是覺得很羞恥,寒夜張了張嘴卻沒有說出口,他扭動著想要擺動身體,但不論怎麼努力,卻還是不滿足。

「求你……嗯……重一點……」

「你是希望我不要對你太溫柔嗎?」龍羽笑看著一臉很想找個洞鑽進去的寒夜:「遵命,寒夜,我的哥哥。」

「什……哈啊啊!」

龍羽加重了力道,一遍又一遍地摩擦搓揉,情潮染紅了寒夜的身體,那模樣美得令人屏息。

「我突然覺得欺負哥哥的感覺也不錯,你不喜歡皇兄這個詞,我就叫你哥哥,反正我年紀比你小的事實是不能改變的了。」

轉世成人的寒夜不像身為精靈的夜蓮帶著猶如仙靈一般的虛幻,卻仍美得不可思議。

擁抱他,即使是兩情相悅,也讓自己有在侵犯聖人的感覺。

那是一種……無法言喻的征服快感。

想要欺負這個人,想看到他為自己瘋狂。

龍羽又重重地搓了幾下,寒夜終於受不住,慾望噴灑出來,濺濕了下身。

「啊……我……」寒夜感到羞窘,他竟然這麼快就……

「不要緊,反正待會也要弄濕的,我的哥哥不是一直都很淫蕩的嗎?嗯?」

龍羽用沾滿寒夜的熱情的手伸向後穴,用力地刺了進去。

「呃啊!」

「還痛嗎?」

龍羽注視著寒夜的表情,動作卻沒有停下來,來回戳刺,試圖將後穴弄得更軟。

「不……不會……哈啊,不、不要這麼……這麼快,嗚啊!」

「不會痛的話,那就是很舒服了。」

看著寒夜隨著自己的戳刺又慢慢直起來的慾望,笑得很開心。

有件事他一直沒有說。

自從確信自己深愛寒夜後,他就一直很想看到這個人為自己展現熱情的模樣。

想要擁抱他,很久很久了。

「龍羽……」寒夜睜著迷濛又羞澀的神情:「已經……可以了,拜託你……進來……」

龍羽睜大眼,見狀,寒夜頓時臉脖子和耳朵都發紅了。

他怎麼這麼大膽?居然提出這種要求……

「啊,我的哥哥還是這麼性急呢!」龍羽露出懷念的表情:「以前夜蓮時常會忍受不住,自己跨坐在宵月身上,那時我還在想,這麼熱情,又自己吞吐我的慾望的精靈真有魅力呢……如何,這次也想這麼做嗎?」

「我拒絕。」寒夜紅著臉瞪他,自己都已經這個樣子了,龍羽還刻意提起。

「開玩笑的。」

龍羽掏出自己早已腫脹難受的慾望,拉著寒夜的手放在上面:「摸摸看,他已經因你而變成這樣了。」

摸到那又熱又硬的巨大,寒夜起身跪坐著。

然後,做了一件龍羽原本沒有打算的事情。

他低下頭,用著小巧的口,含住了它。

「呃!」龍羽舒服地閉上了眼。

夜蓮不是沒有幫宵月做過,但現在在自己面前的,是高傲的寒夜,龍羽從來沒想過要對方已這麼屈辱的姿態為自己服務。

憑藉著記憶,寒夜舔弄著慾望,任它在自己的口腔裡變得更大。

「呼……呼哈……寒夜,寶貝,你真棒……」

壓著寒夜的頭,龍羽開始擺動自己的腰,將自己的慾望拼命往寒夜的嘴裡送去。

其實寒夜已經相當痠了,頂到喉嚨的慾望也讓他很不舒服,但為了讓龍羽滿足,他含著淚努力舔著。

突然,龍羽抽出自己。

「龍羽?」他做得不夠好嗎?

龍羽沒有回應他,用力推倒寒夜並拉開他的雙腿,確定被唾液含得濕潤的前端頂到了穴口,立刻挺腰沒入。

合為一體的瞬間,兩人的全身顫慄著。

「你真的很有逼瘋人的本事。」龍羽嘆息:「差一點就洩在你嘴裡了。」

寒夜將臉埋在龍羽的胸前:「不要說這種話……」

龍羽並不理會:「雖然洩在你嘴裡,看著你吞掉我的精液感覺也不錯,但是我更想與你合而為一,想要跟你身心結合。」

「笨蛋。」

「是啊,我很笨,我原本就不像你那樣聰明,可我至少很確信一件事。」

龍羽用力抽插一下,逼得寒夜叫喊。

「我愛你。」

寒夜不再抗拒,伸手懷抱龍羽:「我也愛你,我愛你……」

這聲告白令龍羽放棄維持毫無意義的理智,開始拼命挺腰,一次又一次地將自己的性器插入迷人又緊窒的穴道。

「哈啊、哈啊,龍羽……」

「太重了嗎?」

「不……再深一點,重一點……唔嗯……不要停……」

龍羽揚唇:「沒問題。」

情慾一旦點燃就再也無法克制了,兩人都像吃了春藥那般,瘋狂地想要對方,龍羽捧著寒夜的翹臀,激烈地抽送,越來越深、越來越重。

寒夜也環住龍羽的背脊,指甲抓住痕跡,雙腿也自動張大讓對方挺得更深。

「我一直想要這樣對你呢……哥哥。」

「啊……啊嗯……」

「宵月和龍羽都感情遲鈍啊!可是,現在回想起來,當我們都還年輕,我似乎就想侵犯你了。」

龍羽的每一句話都具有魔力,催眠自己變得更放浪。

啊……如果是龍羽的話,又有什麼關係呢?

他想要,自己就為他放浪,只要龍羽喜歡,再羞恥的事情也願意做,就像剛才那樣,跪在他的面前服侍他。

在這個人的面前,夜蓮不是一國之王,寒夜也不是聖石當家之首。

只是一個愛著他的普通人而已。

「唔唔……哈啊……好深、好舒服,龍羽……給我……愛我……」

只要是龍羽,他一個男人被對方占有根本不算什麼。

連這種淫蕩的話都可以說。

「寒夜……我的哥哥……」

「嗯嗯、呼嗯!」

火熱的碩大不斷磨擦自己的小穴,寒夜卻很舒服,全身又麻又癢,每一次地律動,他都發出只會讓龍羽想要更用力侵犯他的聲音。

好幸福,好想哭。

就是這種感覺,夜蓮第一次得到宵月也是這樣的,愛戀多年的人終於擁抱他了。

被這名狂妄的男人疼愛。

寒夜情不自禁得隨著龍羽的節奏擺動,神色迷離,好不美麗。

「啊……好舒服呢,你的小穴夾得我好緊,真想一直這樣欺負你。」

「沒關係……沒……關係……」寒夜抱緊龍羽:「我愛你,所以……沒關係……啊啊!」

「這可是你自己說的。」

龍羽堵住寒夜的唇深吻著:「一如以往的,在我滿意前……寒夜啊!你可別想休息了。」

「唔嗯……哈啊……啊……唔……」

那一刻,寒夜竟然覺得,一輩子與龍羽沉淪在擁抱彼此之時也沒有關係。

時間若能停止就好了。

永遠永遠,沉浸在這一刻。

龍羽愛他,愛著寒夜。

這是多麼幸福的事情。





龍羽溫柔地抱著寒夜,為他清洗身子。

兩人用同一件衣服包住,互相取暖。

讓寒夜坐在自己的懷裡,龍羽吹起笛子。

幽美的旋律,迴盪在這寧靜的樹林裡,令他心悸。

「龍羽,我愛你。」

寒夜輕聲說著:「我愛你,一直……」

龍羽以笛聲回應他的感情,彷彿在說著:我知道,傻瓜。

寒夜笑了:「……小月,就算已經想起以前的事了,但是,我已經無法像以前那樣樂觀,也無法開懷大笑了。」

龍羽停下了的笛聲,淡淡地注視寒夜。

那是以宵月的身分在看著夜蓮。

寒夜輕輕地嘆氣:「即使這樣也沒有關係嗎?」

「……」

「沒關係。」

抱著戀人那顫抖的雙肩,龍羽感到心痛。

寒夜啊寒夜,究竟要怎麼做,你才願意相信我呢?

無論花多少時間,我都願意與你耗下去。

我愛你。

龍羽愛著寒夜。

「就算你無法笑,那我就代替你大笑,如果你已經無法體會感情,那麼,這次就換我來教你,就如同以前你教我那般……何況,你已經愛上我了,不是嗎?」

寒夜微微瞪大眼,隨後,他放軟了僵硬的面孔。

「自從恢復記憶時,我就覺得……你真是一點也沒變。反倒是我……變了好多。」

就算變成這個樣子,龍羽也愛他。

好幸福啊。

他真的……很幸運。

「那我們走吧!如果這樣也沒關係的話,就換我實現你的願望了,原本你不是希望當個旅人,到處冒險嗎?我不會逃避了,真的,這一次……是真正的,兩個人一起旅行。」

龍羽撫著寒夜的肩膀。

傻瓜,太傻了。

寒夜,你不知道嗎?

你跟夜蓮一樣,都是這麼溫柔,善解人意。

總是體諒著他,處處為他著想。

「是啊。」最後,他這麼說。

聽到龍羽的回答,寒夜揚唇,在龍羽的懷裡,放心地閉上了雙眼。

待醒來後……

一定可以在龍羽的懷裡,看見對方用寵溺的神情注視他吧。




番外





『恭賀您即位,陛下。』

『……你剛才說什麼?』

『您已經是統領一國的碧羅西國王了,夜蓮陛下,身為您的皇弟,宵月‧碧羅西,臣在此祝賀您。』

『我們是兄弟……』

『是的,但僅僅是如此,您若是想穩固地位,不能有任何例外……最多,臣能喚您一聲皇兄。』

『……』

不,不是的。

他並不是想聽到這些話才參與王位之爭,並非想看到對方朝自己下跪的模樣。

只是……





深夜時分,夜蓮在房裡看著書卷,神情專注,玻璃珠一般的碧色雙瞳不見一絲疲色,黑色的髮絲垂下來,落在微尖的雙耳旁。

突然,一條又厚又軟的被單地披在自己身上,對方似乎不想打擾他,動作十分清柔。

但對象是自己此生唯一以情愛看待的人,又怎麼會毫無感覺?

「小月,你一直在等著我嗎?」他笑了笑,轉頭看向那有著黝黑肌膚,外貌成熟的銀髮男子。

宵月沒有正面回答,但雙頰卻露出一絲可疑的紅色。

「皇兄,這麼晚就別再看書了,身體已經不好的人,怎麼能繼續糟蹋?」

「增長知識是好事呢……畢竟我雖然已經即位,可是不滿的人卻仍是存在……呵,小月你啊!也該多看一點。」

「誰要看這種東西?敵人來幾個我就回敬幾個。」宵月不滿地蹙眉:「所以我早就說了,讓我把他們全殺了不就輕鬆多了嗎?只不過是擁有那一半微不足道的血緣。」

夜蓮笑著搖搖頭。

他怎麼能殺了那些人呢?

這並不是他對於那些無時無刻都想要暗算自己,把自己拉下台的兄弟姊妹有任何的手足之情。

夜蓮看著宵月雖然不耐,卻仍瞧得出的關心,嘴角的笑意更濃厚了。

所有的原因,都在於他眼前的人。

留著想要殺他的對象,宵月就永遠都不會離開了。

他的異母弟弟,最愛的男人。

「小月……」

夜蓮笑著伸出手,懶上宵月的頸部:「抱我吧。」

「……你不是要休息?」

「所以我決定今天到此為止了,書卷明天再看就行,而且,這也是休息啊!」

「別鬧了。」

宵月阻止夜蓮準備湊上的唇,若是任由這任性的皇兄行事,他可不敢保證能夠維持理智。

「你明天不是還得參加政事?身為一國之君別這麼鬆懈,必須展露出莊嚴的一面。」

「現在是在自己的房間啊,有什麼關係?只要我做一個好國王,誰會關心我私底下是如何?」

宵月搖搖頭,推開夜蓮,打算去外頭醒醒自己的腦袋。

突然,他聽到唰的一聲。

納悶地轉過頭去……瞬間,宵月僵立在原地。

夜蓮依然笑得一如以往,溫柔和善,可這一刻看在宵月的眼裡,卻帶著一股致命的誘惑,一種禁慾的色彩。

此時的他已拉掉腰帶,只穿著一件單薄外衣的他,露出胸前的肌膚,沒有一絲贅肉的腹部,光裸的雙腿……以及粉色的性器,宵月倒吸了一口氣,對夜蓮的身體再熟悉不過,除了披上衣服後裸露在外的部位,都有青紅色的痕跡。

那是吻痕,屬於宵月的證明。

自己一但發狂就不知節制,導致那些痕跡從來沒有消去的一天。

若是夠聰明,此刻就該移開目光,或是奪門而出,但宵月沒有,夜蓮彷彿帶著魔力吸引了他。

面對宵月的注視,夜蓮一點也不會尷尬,緩慢地走上前搭上了宵月的肩。

他伸出舌頭,輕輕地舔了宵月的唇。

宵月在內心咒罵了一聲,立刻捧著夜蓮的後腦,瘋狂地吻著他。

「唔嗯!」

夜蓮回應著濃烈到毫無理智的吻,一手擁抱著宵月,將兩人的身體貼得更近,另一手拉開對方的衣領,撫摸著胸前。

冰冷的手觸及灼熱的胸,宵月身體緊繃。

一邊繼續吻著夜蓮,一邊將他推坐在椅子上,大掌握著蜜桃色的脆弱性器,挑逗著敏感部位。

「哈……哈嗯……啊呀!」

「皇兄……」

「不要……叫我皇兄啊,嗯嗯……至少……啊,至少兩個人,擁抱我的當下,呃啊……喚、喚我的名字……哈啊!」

「夜蓮。」

宵月再三低喃,夜蓮那夾雜在甜膩淫叫之間的請求,觸動了他的心弦。

每次都會這樣要求呢……

作為一國之王,真是為難夜蓮了。

所有人都只會看著國王,只有自己……與夜蓮的母親,會注視著「夜蓮」。

宵月感到心疼,戳柔的力道加重了些。

「啊啊!」夜蓮仰起美麗的脖子。

宵月輕吻了一下,他不能在任何有機會露出來的地方留下吻痕。

隨著大掌的愛撫,握在宵月手中的男性變熱變硬,直挺挺地立了起來,前端流出的液體沾濕了手,助於滑動。不同於夜蓮的光滑細嫩,宵月的雙手粗糙,帶著鍛鍊的痕跡,沙沙刺刺地愛撫帶著雙重刺激。

夜蓮低喘著,雙眼濕潤,快要承受不住。

「啊、啊啊……小月,小月……」

噗哧!慾望噴灑而出,濺在腹部後滑落到雙腿之間。

夜蓮攤在椅子上,紅著臉喘息,美麗的模樣讓宵月差點扳開他的大腿用力插入。

但他卻離開了。

「小月?」

「去清洗一下身子吧,很晚了,你該睡了。」

說著,宵月放開了夜蓮,讓後者一時有些錯愕。

正準備離開之時,夜蓮做了一件令宵月不敢置信的事情。

夜蓮沾了沾腹部上精液,就在宵月的面前,敞開雙腿,伸手插入自己的後穴。

「夜……」

宵月屏息看著夜蓮的舉動,白皙的手指在緊窒的後穴緩緩掏弄,發出滋滋的抽插聲音。

應當是美麗又柔弱的純潔精靈,此刻卻做出從沒有過的淫蕩舉動,夜蓮瞇起雙眼盯著宵月,赤裸裸的表現出自己的慾望。

他知道自己的魅力,更明白他的身體對宵月的影響力。

若是宵月不肯抱他,色誘他都做得出來。

他不需要宵月這種體諒與溫柔,他要的是宵月毫無節制的擁抱,讓他感受到宵月的索求與渴望。

抽插的動作並沒有停止,夜蓮笑得很美,美得想讓人糟蹋,徹底弄髒。

「小月……」

夜蓮將雙腿敞得更開,令宵月瞧清他濕潤的下身,以及那淫蕩又羞恥的模樣。

然後,用著清靈的嗓音說了一句最具有誘惑力的話。

「你不想要嗎?」

至此,宵月再也無法忍耐。

他低吼了一聲,拉開夜蓮的手並壓住雙腿,快速掏出早已腫脹難受的粗長,用力插了進去。

「啊啊啊!」

夜蓮舒服得高聲呻吟,早已佈下結界的他一點也不擔心這聲音會傳出去。

呵!他的小月還是這麼性急,夜蓮滿足地擁抱宵月。

「……你會後悔的。」宵月嘶啞著。

「後悔?我不會做這種事。」夜蓮笑得很甜:「你看,我的目的不是達到了嗎?」

「小心我把你做得昏過去!」

「呵呵,小月你如果有本事的吧,就儘管讓我昏死吧!」

說著,夜蓮輕輕扭動了一下腰,聽見宵月的喘息,很是得意。

「小月,快點動吧。」夜蓮在宵月的耳邊輕聲:「我想要你,快點玩弄我吧……」

「這可是你說的!」

宵月立刻擺動腰際,彷彿是要懲罰夜蓮的頑皮,插得又深又用力,每次都故意頂在夜蓮最敏感的部位,擺明就是要讓對方瘋掉,他的性器原本就比常人要大,一旦情慾點燃更是有著難以置信的巨碩。

第一次占有夜蓮,他花了好一番功夫才成功開發那小小的蜜穴。

如今夜蓮雖然已經熟悉那根粗長,但每次的性愛還是激烈得彷彿被推上頂點。

「啊啊……唔嗯……好棒,小月……愛我……哈哈……再多一點……」

「該死!你越來越浪了!小穴一直夾著我不放,你是想吸乾我嗎?」

「哈……呵呵……怎麼會?」夜蓮湊上自己的唇:「我還要……呼嗯……還想要你的疼愛……呢……」

宵月粗喘著,抱起夜蓮讓他躺在桌子上。

下半身懸空的夜蓮優雅地將修長的雙腿環住宵月的腰。

看著這彷彿要將自己吞噬殆盡,勃發的欲望依然深埋在自己體內的男人,夜蓮笑得很幸福。

「這個姿勢才能讓你隨意擺弄,我有說錯嗎?」

「知道的話就認命吧!」

宵月捧著夜蓮柔嫩的雙臀,立刻抽出自己的慾望,不到一秒又用力頂進去。

「哈啊!」

夜蓮尖叫著,刺激得差點昏了過去。

但情慾被點燃的宵月可不會這麼容易放過他,他拼命抽送,身下任由他為所欲為的美人懾人心魄的淫叫令他抓狂,後穴被插得紅腫不堪,每一次抽出都翻出一點嫩肉。

「啊呀!小月……再快點、再深一點……啊啊、哈啊啊!」

「真是要命!夜蓮,你每次都這麼浪!」宵月說著的同時,仍是不忘抽送。

「嗯嗯……你,討厭嗎?」

怎麼可能?

「被我玩弄時,就乖乖淫叫吧!」

「啊……當然……」

夜蓮著迷地看著自己好不容易終於緊握在身邊,只為自己瘋狂的男人。

只要是為了宵月,他做什麼都願意。

被占有,被玩弄,怎麼樣都無所謂。

弄髒自己吧!因為擁抱他的是宵月,是他最愛的人。

「小月,我愛你,我好愛你……嗚……嗚……啊!」

「夜蓮……」

大量的淫液湧出,弄濕了桌子,更是滴落在地毯上。

宵月吻住夜蓮,擺動著腰際,沒有停歇的打算。

算了。

早在第一次擁抱夜蓮時……不!或許更早以前,當兩人初次相遇,他就注定無法放開這個人。

算了算了,還有什麼好抱怨的?

夜蓮愛他,把身體交給他,高興都來不及了。

「唔唔!嗯……嗯……」

顫慄的快感,快要昏死的衝擊,夜蓮只感受得到這些。

不記得彼此做了多久,不記得換了多少姿勢,不記得自己到底接受多少宵月是在自己體內的精液,他只是隨著快感高喊著宵月最愛聽的聲音,後穴被撐得很大很大,漲漲的,又麻又癢,甚至看得見自己是如何吞吐宵月的模樣。

他被宵月抽插得昏過去,隱隱約約還記得前一刻兩人一同高潮的甜蜜。

待醒來後,他的身體已被清洗乾淨,兩人一同躺在床上,互相取暖。

「小月……」

喊了好幾個小時,夜蓮此刻的聲音略微沙啞。

「嗯?」

「別……離開我……」

那聲呢喃帶著一絲恐懼。

「別離開我……我什麼都願意做,什麼都……不要……離……」

說著,夜蓮陷入沉睡,但抱著宵月的手卻不肯放開。

宵月沒有回答。

若是可以,他也不想離開。

若是可以,他也希望兩人能一直一直在一起。

但他是魔族。

是被憎恨的魔族。

這樣的身分……能永遠留在夜蓮身邊嗎?

他真的不曉得。

「夜蓮……我愛你。」

宵月愛憐地撫著夜蓮疲憊的臉,輕輕一吻。

他不曉得未來會變得如何。

可唯有這份感情,無論如何都不用改變。

生生世世。





龍羽清醒過來。

看著上一刻還在自己身下激情淫叫,如今柔順地躺在自己身邊的寒夜,龍羽忍不住輕撫著對方柔軟的黑色髮絲。

真是難得,他居然沒有夢到痛苦的回憶了,反而是夜蓮主動勾引他的那一晚。

是因為已經不再擔心會失去這個人了嗎?

他凝視著寒夜,想像轉世後變得孤傲清冷的寒夜勾引自己會是什麼模樣。

呵!龍羽笑了起來,親吻著對方的臉龐。

「嗯……龍羽……?」

寒夜被擾醒,一睜開眼睛就看到對方帶著一絲興味的笑意。

「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有點期待而已。」

「期待?」

「是啊。」

期待寒夜愛撫自己,只為了勾引他上床的美麗模樣。

不過,這不用告訴容易害羞的寒夜,不要緊,反正他們還有很多時間,他有得是機會調教這個人。

想著,龍羽笑得更開心了。

將寒夜緊緊抱在懷裡,龍羽再次閉上了雙眼。


==================================================


這是提早一天發的生日文帖

終於發了這篇賀文了,雖然上個禮拜就把賀文送出去
然後因為我一直說要寫把拔和伯父的賀文給他(不用太介意這個稱呼,不過我想應該有些人猜得到),所以他一直以為我是寫宵月和夜蓮
所以我決定補篇番外,真的只是為了寫他們的拉布給小K看
我給了阿澍和小K看過後,兩人都表示真是超級糟糕的
阿澍還這麼說:我該怎麼說才好呢......真的很糟糕!!
恩.....這表示我很努力的

喔對了,標題突然改是因為有朋友說放心不會很糟糕,所以我感動補充,告訴自己我還是很純潔的!

然後........雖然本來還有一堆中二和廚言想寫,不過今天一整個心情差,所以心得就這樣吧,對不起小K

最後祝小K生日快樂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KASU
  • 謝謝!月子!!
    這個真的超有愛的說!!!!
    糟糕的地方寫得很棒啊!(口水
    是說不要難過了~><
  • 你喜歡就好,我的努力值得了(認真
    恩,已經不要緊了,謝謝(抱

    涵夜月 於 2011/08/30 23:13 回覆

  • 淚星兒邁向嶄新的人生
  • 嘩咧咧,原本我對把拔,伯父的印象只有「鑽石寒夜」................淦鑽石哥我一開始還拿妳當攻你原來是個美人受!!!!!!!!!!!(拍桌(←內心受震撼

    整場拉布我內心只是不斷重覆喊:原來是受啊原來是受啊原來是受...(拖出去XDDDD

    不過下詛咒的這種霸道的感情梗真的好棒,每次脫掉看到那魔法陣就感到深深的覊絆,好喜歡這個設定!!!!!!!

    這種糟糕我已經習慣了.....玩過眼鏡就(掩面

    最後還是要喊一句......鑽石哥你原來是個受啊!!!!!!!!!!!!!!!!!!!(滅
  • 珍珠出場不多,一整個被忽略了XDDDD
    說到寒夜阿.......一開始確實是攻阿!!!!!(被打)我本來還設定他喜歡小漓阿!不過這個設定不知不覺廢棄了(掩

    冷美受很棒嘛=3=~很有調教的價值(夠了

    把拔下的羈絆呼呼ˊˇˋ~永世難忘了XD
    搞不好還可以寫個轉世後會一直去注意那個印記是怎麼來的~(腦補

    眼鏡我好久沒碰了XDD也許下次該再來培養一下更糟糕的拉布(喂

    是受喔ˊˇˋ~(噗

    涵夜月 於 2011/08/31 20:5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