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作熟練地沖泡了一壺高級純香奶茶,並自冰箱拿出一盒起司蛋糕,切了一片放到盤子上,綺漪帶著淺淺的笑容,準備享受早晨的安寧,優雅地切了一下塊放入口中,那姿態表情皆是標準的貴族禮數。

「砰磅!」

某間房內突然傳出的聲響害綺漪差點讓蛋糕卡在喉嚨,但吃進嘴裡的東西(還是高級貨)決不能吐出來,她趕緊喝了一口茶並拍拍胸口吞了下去,確定生命無憂後才怒氣沖沖地看向房內。

即便因為美好的早晨時光瞬間變得很不美好而感到氣憤,綺漪還是輕輕地放下無罪的叉子和杯子,才站起身前往房間一探究竟。

「你又發生了什麼事了!」

直接開門其實無妨,對方並沒有不能見人的另一面,不過禮貌的綺漪仍先敲了兩下……只不過,一開門就見到「某人」明顯是從床上摔下來的模樣,而且很莫名的是抓著書本的手舉得高高的。

比起自己的腦袋,這傢伙更在乎書本的安危是吧?

很了解對方的綺漪下了這麼一個結論。

「里特!你又在做什麼了!」

「唔噢……真吵。」

帶著書卷味、面容秀氣的里特喃喃了幾聲抱怨,一臉痛苦地坐起身,兩手還摀住耳朵。

「居然說本小姐很吵?」綺漪的火氣全上來了。

「我的大小姐,現在是早上七點,能不能請妳尊重一下同居人?」

「尊重!某人睡沒有睡相、坐沒有坐相、吃沒有吃相,還經常不問一聲就擅自動用別人的東西,待我知情了也不說聲道歉……我還可以舉什麼例子?對了,上次我買回來的茶葉,當天下午想要拿幾片泡茶時卻發現不見了,你是不是拿去用了?」

茶葉?里特緩慢地打了個呵欠,又經過數分鐘的思考,才終於回想起來。

「喔!我給夕目了,優嵐託他買茶葉,但夕目說自己分不出來哪個種類最好,我想既然是妳買的應該能符合優嵐的標準,所以在他快把我的肩膀晃斷前送出去了。」

雖然被誇獎、眼光受到肯定,但綺漪高興不起來,反而更加火大。

「跟笨蛋談尊重的我到底在做什麼……?」

「問妳自己吧。」里特面不改色:「對了,早餐做好了嗎?」

「本小姐什麼變成傭人了!蛋糕在冰箱裡,茶也泡好了啦!想吃自己去拿,本小姐就算是你的契約精靈也沒有服侍你的道理!」

「唔。」

聞言,里特也沒有多說什麼,睡眼惺忪地晃出房門。

雖然這麼說,綺漪還是不放心地提醒:「喂!剛起床別了刷牙洗臉,吃東西前還要洗手啊!小心吃到細菌毒死你。」

里特停下腳步,以一種非常詭異的深沉眼神望著綺漪,看得後者突然感到不太自在,但仍挺起胸,一臉兇悍地回瞪。

「看、看什麼啊?」

「綺漪,我之前也有說過,事情已經結束了,如果妳想要解除契約,我不會阻止,既然妳對我有諸多抱怨,何不乾脆解約回精靈族算了?現在精靈已經不用依靠契約往返人界與精靈界了吧?」

綺漪的臉色變得凝重。

她當然還記得這件事,更不會忘記里特說出這句話的表情。

那是彷彿不管發生什麼事都倦於關心,類似心死的模樣。

是,事情伴隨著戰爭結束了,但也一併帶走了里特活下去的理由,雖然里特並不會特意求死。

「哼!本小姐的決定跟妳沒有關係,而且要是沒有本小姐你該怎麼辦?」

「沒怎麼辦,混吃等死就好了……也罷,那就隨便妳了。」

既然得到回答,無論這是否合理,里特也沒有再提出質疑,如先前一般晃岀房間。

「……這個王八蛋!」被里特忽視,綺漪不高興地碎念了聲。

這個反應完全在綺漪的預料之內,她並不感到意外,但並非不會覺得受傷。

算了,還在期待什麼?

這個男人,除了已自數十年前喪生的親人、自小伴隨在側,亦父亦兄的夕目以及「那名女子」,對任何事都不甚在乎,不光是她,也包括里特自己。

為什麼會與這個男人定下契約?

其實,連綺漪也曾覺得莫名至極。

當人類召喚精靈時,魔法便會在精靈界一名波長相符或最接近的精靈面前出現,那名精靈可以透過魔法瞧見召喚自己的人類模樣,能拒絕也能給予考驗,依照自身的標準決定是否成為這名人類的契約精靈。

綺漪便是透過這個魔法見到里特的,初次相遇,她就從當時尚年幼的里特身上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恨意,但並非針對自己,而是那位不知名的弒親仇人。

『人類,你願與精靈締結契約,理由為何?』

男孩望著綺漪,眸中竄出深沉的憎恨火焰,堅定地回答。

『報仇,我要那些愚蠢的傢伙付出代價!』

她被男孩的眼神震懾了……然後,她笑了。

明明尚年幼卻已被復仇蒙蔽了雙眼,這個孩子究竟能做到什麼樣的程度?

也許是因為如此,自傲、從不肯委身於人類的她才願意服侍這小小的主人吧?

如今男孩長大成人,並於先前的戰爭報仇,長年來支撐著里特的復仇信念已不存在,同樣的,不再需要自己了。

她確實可以離開里特回去精靈界,里特也願意放她自由。

然而另人訝異的是,綺漪從來沒有過這樣的念頭。

難道她覺得不夠有趣?還想從雙眼早已失去光彩的里特身上得到什麼?

「嘖!真的是蠢了,難不成服侍人類太久,忘了身為精靈族的自尊了嗎?」

綺漪搖搖頭,這可真不像她。

整理好心情,綺漪重新拾起自信高傲的神情走出房間,當瞧見里特竟把自己的早餐吃掉,並趴著打盹時,那湧起的算不上氣憤,有種近似愛憐的無奈感。

也罷,未來會發生什麼,有誰能擅自認定?

即便是擁有預言能力的智者,又如何保證未來不會產生變數?

也許有一天她會離開,至少在當下,她仍想陪在這名行為舉止十分孩子氣的男人身邊。

綺漪走上前,替里特整理那經過一晚而變得亂翹的長髮,動作清柔地綁了個粗辮子,這才滿意地一笑,里特是從未看見這張表情的,她曉得自己強勢,不如那名女子陽光般的氣質,不過這又如何了?她是自私的,從不想因此委屈自己改變。

這樣的感情太過沉重,里特也會承受不起吧。

時間這麼一流逝,綺漪也不再感到飢餓,她抬頭看了看時鐘,既然如此便早些準備午餐。她一邊想著,一邊拿起包包決定出門一趟。

「嗯?妳要去哪裡?」

比起里特的問題,綺漪更驚訝這個男人居然醒了,雖然仍帶著濃濃的倦意。

「出門買中餐要用的菜,你繼續睡吧!」

「唔。」

雖然綺漪這麼說,里特卻站起身走到綺漪身旁。

她詫異地望著對方:「你想做什麼?我說過你可以繼續睡的啊!反正我早就習慣你漫不經心的態度了,笨蛋不管怎麼樣個性都是不會變的。」

「妳說錯了吧?夕目才是笨蛋。」

里特聳聳肩,毫不留情地批評恩人兼朋友:「妳一個女孩子提著一堆菜實在不像話。」

這是什麼大男人主意?綺漪眉一挑,她可不是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軟弱女子。

「這位先生,才幾袋菜我可以的,就算兩手都提仍多買一包米,用魔法就能帶著走了。」

「我知道。」里特從口袋拿出眼鏡戴上,試圖讓自己清醒點。「銀澄的魔力是風屬性,這種事情我經常看到他在做……當然,不是指提菜的事情,他沒有那麼賢慧。」

「所以?」綺漪還是不明白里特想表達的。

「妳不是傭人,這有什麼問題?」

說著,里特走回房間,綺漪還在思考這男人胡蘆裡賣的究竟是什麼藥,卻見他拿出了一件外套披在自己身上。

「天冷,妳穿上。」

口氣十分霸道,不容妥協的意味濃厚。

然而綺漪這次沒有生氣,但也並非驚訝,她只是露出恍然,意會了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

原來……這就是原因哪!

「是嗎?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不過我話先說在前,本小姐是不會客氣的。」

「客氣就不像妳了,我反而還會覺得我遇到了冒牌貨。」

「哼!妳可真是直接啊!既然明白,本小姐就不多說什麼了。」

綺漪高傲地揚起下巴撇過頭。

也因此,她並沒有瞧見連里特自己也毫無所覺的淺笑。



為什麼會留在里特的身邊?

也許,她只是已經眷戀於這名平時絲毫不懂得尊重的男人,偶爾給予的溫柔吧!

可能真的是……習慣了而已。

=========================================================================


超少的一篇賀文,雪雪對不起(掩

這次的主角是里特和綺漪~里特在之前的百鬼夜行也有出現,不過那篇文章出場的都是男主角們,和去年給雪雪的賀文一樣,他們身邊的女伴都一一登場了~
.......這讓我想到那篇賀文宛如不久前才給雪雪的,實際上已經過了一年了...
之前忘記說,其實優嵐、雪梅和綺漪都是雪雪創造的角色
七年前在上某堂課前,那時和雪雪先到,我們聊著聊著就決定一起構思故事
(那教室在國中部某廁所旁吧?我一直忘記叫什麼名字也忘記課程了<掩>進去還要脫鞋的
那時是我創造男生,雪雪創造女生,故事背景是現代貴族校園
不過因為種種意外所以一直沒有寫出來,但角色設定很快就決定了~
然後正好我們都有自己另外想奇幻故事,主角們通通被拿去利用了XD
我的就是這個牽絆,雪雪........國王故事呢!!!(敲碗!)古裝狐狸呢!我的朱末月呢!(喂,後面兩者根本不算吧?

扯回前言,我非常喜歡這一對,不過更喜歡夕目和優嵐,他們好可愛好萌~
綺漪是個強勢的女孩,我不認為她就算喜歡一個人就會願意為對方改變
這並非不愛對方,而是委屈的愛不適合她
綺漪也明白這一點,這是我很喜歡她的地方ˊˇˋ
里特其實不是不體貼,只是不懂得怎麼給予體帖,然而如果細心去看的話,會發現他有在努力的了
也許現階段對綺漪仍不是愛,但相信總有一天會愛上她的!畢竟綺漪是很有魅力的女孩
...不過我對綺漪的設定在這裡寫得不太足夠,希望有機會可以提到XD

然後我還要說,果然不是自己的孩子就特別難搞,雖然比較起來優嵐可愛多了
我拼命用噗浪和MSN騷擾雪雪解釋一下綺漪的個性
當雪雪說苦情角不適合她的時候我真的驚恐了,好在被里特忽視方面她只是會先不爽一下再難過XD
還有綺漪居然只是覺得有趣才成為里特的契約精靈(對不起一開始我不是這樣寫的|||
這兩人對愛情都很遲鈍,對里特的溫柔綺漪只是受到吸引,然後日久生情,沒這個日久根本不會愛上(掩
我很認真覺得他們需要誰來撮合一下,不然一輩子都沒有更進一步發展(噴

總之,祝雪雪生日快樂喔~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