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涵夜月

這次是從剩下的內容找出幾個片段,前後沒有連貫請不用在意XD

====================================================================

(一)

『我去尋找人生的樂趣了,你就多多保重吧!小心貞操啊~』

啪唧!手中的酒杯迸出裂痕。

那個王八蛋,就這麼輕易地拋下他不管了,什麼叫作人生樂趣?莫名奇妙。

若此刻的他是男人的身分也就罷了,身穿不方便行動的女裝,還要不時趕走搭訕的痞子,東/京的心情極度惡劣,只差沒一槍斃了那些人。

槍殺他們就要付刑事責任了,東/京嘆息。

「美麗的小姐~要不要一起跳舞呢?」

不知名男人露出自認最帥氣的笑容,一臉紳士地向他伸手。

才想回絕,可一抬頭,他已經被一群男人團團圍住。

這些人是在做什麼?東/京瞪大眼。

「等一下!你不可以搶先,小姐,跟我跳舞吧?」

「不!跟我跳。」

「也不看看你長得什麼德性?居然癩蝦蟆忘想吃天鵝肉。」

東/京一陣頭昏目眩,敢情這些人眼睛瞎了?美麗的小姐是誰?他是男人啊!

他實在很想納喊自己是男人然後一拳過去……可惜,過去良好的教養與培養出來的素質,告訴他必須顧及場面,不允許失了冷靜與風度。

四周的男人吵得激烈,東/京低下頭,默默地看著自己的拳頭。

才一拳應該不要緊吧?

若是真的必須動武,大不了把礙事的裙子給撕了,幸好他有穿件褲子。

「總之,是我先開口的,小姐必須跟我跳!」

終於忍不住,率先開口的男人粗魯地抓住東/京的手臂拉向自己,因為穿著不習慣的高跟鞋,他身子不穩差點摔倒。

突然,男人手一麻不得不放手,同時被人給推開。

東/京落入另一個人的懷中,下一秒,頭頂響起熟悉的聲音。

「不好意思,這位小姐已經跟我有約了喔!請各位識相點,自行離去吧!」



(二)

「你想要做什麼?」

他對下午的事情一直耿耿於懷,過去常在女人堆打滾的他,對香水比其他人更加敏感,他相信自己有從灣的身上聞到甜膩的味道。

京/都不記得灣有擦香水的習慣,就算突然改變,應該也不會選擇那種聞起來不太舒服的香味。

所以回到房裡後他便開始注意情況,直到剛才香和灣回來。

橫/濱面不改色:「和你沒有關係。」

「算了,只要不會危害的本田大人和……不管你做什麼,我都不會阻止就是了。」

即便是灣也一樣。

「不過,你最好別做得太過分喔,非到必要,我可不希望和過去的同伴自相殘殺啊!」

換句話說,如果到了必要時刻,就算殺了橫/濱也不會猶豫。

橫/濱冷笑:「你比他來要清楚現實,如果有辦法就試試看吧!我可不會輸你。」



(三)

他嘗試掙扎,可鎖住他的人似乎很清楚自己的實力,繩子綁得很緊,可他其實沒有受多少傷,在手腕與繩子之間,是一條柔軟的手帕。

那個人到底是什麼意思?

口好渴,意識因為空氣悶熱而頭昏腦脹。

突然有些分不清楚他究竟在哪裡,真的是郵輪嗎?說不準仍在那間被唾棄,偶爾抬頭還是看得到天空,有月亮嘲笑的小房間裡。

為什麼要救他呢?

如果兄長還活著該有多好,一定會用著很燦爛的笑容迎接他的。

感受到冰涼的液體滑過嘴邊,他貪婪地小啜幾口,潤滑乾澀的嘴唇。

「兄長大人……」

「我不是你哥。」

冷淡的聲音讓心一涼,東/京立刻回過神。



(四)

砰!上方的窗戶碎裂,在碎片掉下來之前兩人已經快速閃開。

被發現了!他們從彼此的眼睛得到了這個訊息。

「雪/菲/爾小姐,妳先走。」

京/都小心翼翼地躲著能從窗口看到的範圍,走到門口側耳傾聽,發現來者大約兩三人,腳步很輕,有著規律的節奏,估計是殺手。

一定要有個人留下來轉換追兵的注意力,他可是紳士(特別強調一下跟亞瑟不同),絕對不會拋下淑女先走的。

「我拒絕。」

京/都愕然:「雪/菲/爾小姐?」

雖然他早就知道以雪/菲/爾的個性肯定不會這麼選擇,但也沒想到會這麼乾脆拒絕。

「這麼做不是我的個性。」雪/菲/爾高傲地挑眉。

現在不是說這種話的時候啊……京/都哀嚎,只能眼看著房門即將被人給撞開。



(五)

「開什麼玩笑!」

香瞪著故意拿著酒杯在他面前搖晃的男人:「就算你用逼的,我也不會吃,怎麼可能盡如你意!」

「還是一樣那麼有骨氣,那麼改成這樣如何?」

男人揚起嘴角,把那同樣加了白色粉末的紅酒拿給安靜站在一旁的灣,一邊看著香,一邊在她的耳邊悄聲下達了指令。

只見原本喝下酒後就連眨眼都沒有,像個人形娃娃的灣極為緩慢地走到香面前。

「你又命令灣什麼了!」

「你說呢?」男人笑而不答。

難道是看準他不會拒絕灣,即使是毒藥也有可能喝下去?

真是卑鄙的人!

「灣!把那個東西倒掉!」

他只能祈禱灣會再次對自己的聲音有所反應,只要她願意鬆手就好。

但這次灣連一點猶豫都沒有,好像聽覺被封鎖了,無論香如何喊著要她丟掉酒杯,灣的眉頭也不抽一下。

一旁的東/京見到這個狀況,盯著走過來的灣……不需要自願,只要有辦法絆倒她就好了。

發現這個舉動,橫/濱轉而制住東/京的行動,冷冷地說:「不要亂動喔!否則,我不保證不會傷了你美麗的皮膚。」

刀鋒以非常巧妙的力道在東/京的脖子抹一下,立刻出現一道紅印。

東/京冷汗涔涔,只能眼睜睜地灣走到香的面前蹲下來,快速喝了一口後捧起香的臉。

香瞪大眼,等注意到時,已經看到自己的影像映在近在咫尺的雙瞳裡。

那好像在對他說什麼一樣。

灣面不改色地吻住了香,將紅酒送了進去,香根本無法反抗,被迫喝下了毒藥,紅酒那略酸微苦的味道滑進了喉嚨。

他們的接吻第一次不帶任何感情,香有些悲傷地看著只是聽令行事的灣。



(六)

望著一室複雜的操作,京/都苦惱地搔臉。

「看來要花時間研究一下,唔!記得這個鍵應該是用來……」

這時,遠方傳出一聲爆炸,京/都嚇了一跳,雙手用力往按鈕拍下去。

「發生什麼事了?」

京/都愣了愣,低頭看著按鈕:「糟糕!我剛才按到什麼了……啊……船好像不動了,所以應該只是停止吧?是吧?」

千萬不要被他弄壞了!

京/都緊張地按幾個鍵想要再次開啟引擎,但無論如何操作都沒有反應。

這下該怎麼辦?他困擾地雙手環胸,若是郵輪不肯發動,就無法按照計畫航行到港口。

「很困擾嗎?」

聽見聲音,京/都先是一愣……這裡有其他人?

先下手為強!轉身的瞬間,京/都揮拳襲向來者,但是被輕易閃了開來。

那是一名長相秀氣,身形修長的黑髮男子,雙眼散發的光芒有著英氣與嚴肅,對方在他發愣的當下握住他的拳頭並以膝蓋往腹部一擊。

「咳咳咳!你、你到底是誰?」京/都抱著肚子質問,下手真狠。



(七)

另一方面,橫/濱雖然被東/京絆住了腳步,香得以再次接近灣,卻發現男人已經將一個注射器抵在灣的脖子上,笑得十分奸詐。

「灣!」

灣被迫仰著脖子,動也不敢動,只有男人知道注射劑裡面裝的是什麼液體,如果不小心打入體內,完全無法想像會有什麼後果。

男人故意施力,針筒的尖端刺入皮膚一點,出現很小的紅印。

「住手、住手!你給我住手!」香完全慌了,他自己無所謂,可不能害灣也中毒。

毒隱發作時的痛楚,像肉體被撕裂般的疼痛,香不希望灣也感受到。

「喔!我為什麼要住手?」男人揚揚眉:「如果你再動一下,我不保證會不會『手滑』一下,如此一來,你寶貝的小姑娘就會變得跟你一樣喔!」

發現香雖然氣憤,卻為了自己而停下動作,灣不禁大喊「不要!香,你別管我,趕快把這個人抓起來比較要緊,不然還會有更多人受到傷害的!」

不能再拖累香了,如果害得所有人死去,她一輩子也不會原諒自己。

要是自己更有一點力量的話,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

船體比起之前下沉了許多,只要逮捕男人,大家一定都能夠獲救。

「可是……」香看著刺入肌膚的針筒,倒吸了一口氣。

如果男人真的打下去該如何是好?他沒有把握能在這之前救出灣。

「小姑娘說得對。」

男人大笑起來:「好男人就該聽老婆的話,不可以這麼扭扭捏捏的喔!所以我最喜歡玩弄你們這些正義之士,總是顧慮這顧慮那的,到頭來什麼都失去了,就像你,小姑娘在我手上,無論我們怎麼說,你都不會不管她的死活對吧?真可惜,放棄她就能夠殺了我的。」

「混蛋!」他該怎麼辦才好?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