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涵夜月

依然是剩下的內容找出幾個片段,前後沒有連貫~這是小說最後的試閱了XD

====================================================================

(一)

灣疲累地睜開眼,發現自己在陌生的環境,愣了愣。

咦?她到底在哪裡……?

「小灣!」

還不等她意會過來,一個身影已經撲過來緊緊抱住她,帶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激動地喊:「太好了太好了,妳沒有事情,我人一到醫院就聽說妳昏了過去,嚇得心臟病都快出來了!」

灣就這麼愣著,讓王耀在自己身上抹了一堆鼻涕和眼淚。

「大哥,你別鬧了啦!小灣才剛醒來耶!你想讓她再昏一次嗎?」

終於有人看不過去,走過去把王耀給拉開,別讓他繼續在少女的衣服上製造一堆細菌。

看到對方,灣才終於有了反應:「阿勇!你怎麼會在這裡。」

許久未見的另一位哥哥,任勇洙隨意地揮揮袖子:「回到家發現大哥不在,問了別人得知他去醫院,然後我很後知後覺,這才聽說你們捲入了一個很大的案子,小灣,妳腦袋還正常吧?」

他們可愛的妹妹真是命運坎坷,二戰都結束那麼久了,還會牽扯到那麼大的案件。

哪像他,這些天過得非常愉快,雖然有些不順心,但至少平平安安的。

「臭阿勇!你這是什麼意思啊!」灣都著嘴,任勇洙總是不忘損她。

不過經過任勇洙的解釋,灣才回想起來自己一看到香被推入急診室後,體力不支倒地了。

「小灣,妳睡了一天一夜耶!是不是太累了,再多休息一下吧?」

「耀大哥,我沒事。」

灣先安慰王耀,趕緊問起香的狀況:「倒是香要不要緊呢?手術沒有問題吧?我想要去看看他,大哥、阿勇,你們能帶我去嗎?」

「呃……」

王耀與任勇洙對看了眼,似乎有難言之隱,兩人的沉默讓灣感到不安。

「香到底怎麼了?大哥,你們說說話啊!該、該不會他已經……」

說著,灣摀住雙唇,就要流下淚來。

不!就算他們這麼說,她也絕對不會相信!

「啊!小灣妳不要哭嘛,小香他……」

「小香需要靜養。」

任勇洙搶在已經快敵不過灣的眼淚攻勢,就要把實情說出口的王耀前面發話:「妳也知道,他傷得不算輕嘛!最好能避免外界打擾,小灣妳現在過去也看不到他的,倒不如先好好休息,等小香狀況好些再去也不遲的嘛,哪?」

說著還不忘給王耀一個肘擊逼他閉嘴。

對現在的灣來說,好好休息才是最重要的,白痴也看得出來她緊繃太久了,再這樣下去,連超人都會倒下。

「這樣嗎……」

灣有些失望,卻也了解靜養的重要性,雖然著急也只能先聽任勇洙的話。

香……真的沒事吧?




(二)

「灣妳什麼事都不用做……雖然我很高興妳這麼體貼我,但其實,我只希望妳待在我的身邊就好,真的。」香環抱住她的雙肩:「灣,我還不夠成熟,這次也差點沒有保護好妳……可是,我仍想努力給妳很多的幸福,所以,我們一起努力好嗎?」

還有好多需要學習的地方,他都願意嘗試,為了灣也為了自己。

不論是保護的能力,或是心靈的堅強。

「我還很弱,但我會更用心學習,不會讓妳又暴露在危險之下。」

灣猶豫了一會,也伸出手回抱。

他們凝視著彼此,想把對方深深地記在心裡那樣,帶著一點的羞怯,一點的情意。

不曉得是誰先開始,也或許是同時,兩人的雙唇貼在一起,互吻著。

客廳飄盪著長期間沒有被使用的灰塵味道,他們也不在意,一邊交疊著唇,一邊用舌頭探入對方的口腔裡,交換著彼此的氣味。

香把灣壓倒在沙發上,雙手解開胸前的扣子。

「香……你才剛出院,這、這樣不太好吧?」

被解開扣子的上衣,白皙的肌膚若隱若現,灣微側著紅透了的臉蛋,像個小女人般,似乎很想要逃開,但身體被香牢牢捉住。

「灣,讓我做一次任性的要求吧!」

香再度吻住灣,這一次是帶著情慾的意味,又長又深,灣幾乎沒辦法拒絕香的邀請。

一次的話……也好吧?

灣悲傷地想著,終於不再掙扎,擁住了香的頸項表示默許。




(三)

她的笑容僵在臉上,不敢置信地看著面無表情走進來的人,露出驚愕。

「香……?」

香神色複雜:「灣,我有事想找妳談談,方便出來一下嗎?如果很忙,我也可以等到妳下班。」

「咦?啊、我……」灣慌張了一會,才趕緊搖頭:「我、我去問問其他人,請他們幫我代工一下子,不好意思。」

灣匆匆忙忙地跟同事講了幾句話,對方體貼地點點頭,她感激地鞠躬。

香一直站在門口已經招來了不少客人的注目,一回來就見到這個狀況,灣很不好意思地把香拉到了外面,兩人走到餐廳旁的小巷子,相對無言。

「呃,香……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找不到妳。」香淡淡地回答:「所以先找了菊二哥,他也不曉得,我再去亞瑟先生那裡,正巧聽到他和阿爾先生談論到妳,阿爾先生還說……妳突然跑到他家說希望能有打工的機會,並且也交代他先不要告訴我和大哥他。」

「啊、啊,這樣啊!」

沒想到會有這個意外,灣乾笑了起來:「真是巧,我本來想說安頓好再聯絡你的,想不到還是先被香找到,哈哈!說到以前……也總是被香找到……」

「灣,妳不能說嗎?為什麼要離開的這件事,我很擔心的,妳知道嗎?」

灣沉默了下來,愧疚地低下頭,也不再笑了:「對不起……」

看到這個樣子的灣,香一點也不開心。

他想過找到灣時會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也猜測灣可能會對他道歉,但那仍是笑著。

而不是像現在,好像虧欠了什麼一樣。

灣不欠他什麼,他也不想要,這好像是將彼此的距離拉開了一樣。

「害你擔心,我也覺得很抱歉,但要是那時就說出來,我可能就無法坦白了。」

「這是……什麼意思?」

心跳撲通撲通的,那是緊張,也是害怕。

不要說、不要說!有道聲音一直反覆吶喊著。

他看著灣緩緩抬起頭,再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後,像是下定決心一般。

「我們……分手吧!」




(四)

與本田宅相似的日式格局設計,他踏在飄散著木頭清香的走廊上,懷念著過往的一切,即使他心裡很清楚這裡並非本田宅。

其實他可以裝作什麼事都沒有發生,厚顏無恥留下,但他卻無法不去注意東/京受傷與責怪的眼神,無法親耳聽見對方的恨,心如刀剮般的難受。

明明是自己犯下的過錯,根本沒資格悲傷。

他不想死,然而若是東/京真有這個意,他也願意以死償命,可若能活著保護對方更好。

所以他逃了,逃到這個地方。

才說過要遠離那個人,還是忍不住想留在最近的地方就近守護,無論東/京根本不需要他的多事,他只是自欺欺人罷了。

這些都是藉口而已,他早就知道了。

「東/京,我好想你,可是再見到你的話,我一定會瘋掉的……你也是這麼想的吧?」

即使兩者的意義根本不同。




(五)

那個王八蛋!到底在想什麼啊?

拿著酒杯,橫/濱臉色難看地環視四周,忍不住拉了拉領帶。

在這皆是政商名流的宴會,美其名是交流,難聽點根本是炫耀彼此財力的場所,他隨便一瞧就能看到熟人,比方說不遠處裝作服務生推銷紅酒的是法蘭西斯,另一邊努力小聲吵架的是亞瑟和阿爾,看起來十足不想留下來的是王耀,還有放開嗓門大笑的是任勇洙……嗯?旁邊那位外貌相似的是誰?

橫/濱不喜歡這種宴會,若不是京/都雙手合掌外加跪下來求他,看在寄住的份上才點頭。

不過……答應的當下,似乎看到京/都一瞬間在竊笑?

雖然曉得戰爭其實沒有對錯之分,橫/濱在戰場上還是出了名的惡名昭彰,竊竊私語的人不少,但外貌也是出了名的英俊,也因此被一群女性圍住。

表面上他應答得體,頗有紳士的風度,更是惹得不少人羞澀地笑著,沒有人曉得橫/濱的內心此刻髒話連連。

橫/濱用著飄渺的目光陷入恍神,回應開始用嗯嗯啊啊敷衍過去,沒有注意到後方突然傳來一聲驚呼,全場幾乎半數的人都往同樣的方向看去。

直到手臂突然被勾緊才回過神來,發現眾多目光看過來。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

橫/濱納悶地轉頭,只看到一名穿著深紫色禮服的黑髮女子,不同多數貴婦與千金的濃妝豔抹,僅僅只塗了淡妝,便足以讓人心神蕩漾。

女子揚起略微僵硬的嘴角,朝四周微微一笑……東/京!

橫/濱嚇得差點失手把酒杯打破,那柔媚的表情是怎麼回事?他是在作夢嗎?還是東/京有雙胞胎姊妹,只是自己不曉得?不不不!也有可能是長相相似,一切都是巧合,還是說有雙重人格……啊啊啊啊啊!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六)

走到弟弟身邊,發現他眼角的淚痕……哎哎,你要堅強點啊,這樣叫哥哥怎麼放心呢?

偷偷擦掉他的眼淚,再將被子悄悄蓋好。

希望弟弟能成長為頂天立地的好男人,娶精明能幹的好老婆,生下一男一女……哎呀~就會是我的侄子侄女呢!弟弟的孩子一定跟他一樣可愛,我開始期待了。

不過首先要好好鍛鍊才是。

「弟弟乖,不哭喔。」輕輕撫摸他的肩膀,我這麼安慰著。

弟弟這麼可愛,真不想讓給別人,還好是弟弟不是妹妹,將來是娶不是嫁,我不用擔心弟弟會被哪個不知好歹的王八蛋拐走……嗯嗯,越想越滿意。

安慰完弟弟,我整理一下本來就沒有多少東西的房間。

看得真是有點不順眼,這只會讓弟弟更孤僻啊。

還是去拔些花當裝飾好了,記得本田家後院有不少花,管他會不會被發現,弟弟比較重要。

嗯,明天就去拔吧!




(七)

亞瑟拿起文件,正準備從剛才被王耀打斷的地方重新確認,可是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即使沒有王耀,還有另一位最喜歡沒事找事做,精力永遠都很旺盛的人。

「嘿呀~HERO我來了,笨蛋亞瑟,還不快出來迎接我~」

砰!吱喳……磅!

「……」

亞瑟看著自家大門第N次遭到毀壞,彷彿看到一棵光球浮出來,長著兩個小翅膀很悲傷地飄走。

謝謝你這段時間的照顧,再見了,祝來生幸福……亞瑟想著。




(八)

東/京一離開,偌大的辦公室內只剩下本田菊一人,安靜得彷彿聽見遠方的蟬鳴,他沉默了一會,又小啜了幾口茶,此時涼風吹進室內,他轉頭一看,月光透過窗戶映照在地板上。

「今天是滿月嗎?」本田菊出神地望著月亮。

發光發亮的,究竟是誰?

那時,他還無法理解,亦無法有欣賞月色的閒情逸致。

過了許久,他才緩身走到窗邊,伸手做出欲將窗戶關上的動作……但,他在關上的前一刻又打開。

「這麼晚了還一個人呆坐在外面,你不怕著涼嗎?王耀。」

「嗚啊!」被這麼突然的呼喚,一直以為自己躲藏得很好的王耀摔倒。

本田菊面無表情看著像個傻瓜一樣蹲坐在窗邊,仍抱著玩偶的王耀,不曉得該說什麼。

真的以為自己實力有這麼差嗎?連努力壓抑的噴嚏聲都沒有察覺,他只是累了一點,可不代表實力因此退步。

「你來這裡做什麼?」

「哦……」不擅長說謊的王耀一臉尷尬,深怕自己的回答會再讓對方生氣,怯怯地說:「因為阿勇說……你最近總是一個人熬夜辦公,我、我作為大哥當然會擔心,可可可是又不好意思出現,但怎麼樣也無法放著不管,可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這麼好,不過……」

本田菊不耐了:「請你說重點。」

王耀躊躇了會,從一旁摸出酒瓶和杯子:「阿勇告訴我你最近忙得差不多了,我只是在想,不曉得能不能喝一杯?」

「……」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