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無聊、好無聊,真是太無聊了。

祇丹在床上翻肚,從床頭滾到床尾,再從床尾滾到床頭,來回翻滾個好幾次,充分表達他閒到發慌的心境,行為舉止非常得沒有意義。因為貓身很小,即使這張床跟過去根本沒得比,長度還是足夠他一次翻滾個十幾二十次,祇丹翻滾到厭倦了才停下。

以前也不是沒有過無聊悠閒的日子,在十多年前還是皇子時,有位實力強悍的半魔族刻意散播穢氣,為避免受到波及,他們七皇子以幫助人族為名義派到人界去,但他還是以玩樂居多。他們都知道自己的父母並不期望他們做出貢獻,只是要以自己的方式鍛鍊並自我充實而已,只有責任感重的煬煇傻傻地努力除害。

真是個呆瓜,如果真的嚴重到世界瀕臨滅亡,各族王一定會親自出面,不需要仰賴他們。何況前代人族王並沒有與他族交好,他們的父王最多只是想避免自己國家被影響而已。

但自從他成為國王後就再也沒有自由了,整天除了公務就是鎮壓叛亂者,他光是埋頭念書和看公文就快抓狂了,差點想把判亂者來回殺他們個血流成河,居然要已經夠忙夠累的自己多花心力,真是找死的。

扯回正題,也因此祇丹從沒想過自己還能有悠閒的時光,剛開始覺得挺不賴的,但日子久了也煩悶了。

「那個笨蛋怎麼還不回家呀?好無聊喔!」

望著天花板,祇丹想起那位把自己當作真正的貓咪,傻傻笨笨地養著他的主人。

他是魔族,以貓妖的自尊來說對主人的存在是很不恥的,但對方待他挺好的,祇丹在糾結了一段時間後就不計較這些了,反正離開這裡他也沒有地方可去。

他想了想,隨即使出魔法將自己化成人身。

經過這幾個禮拜的調養,他總算可以長久維持人身了,祇丹簡直想跳起來大呼萬歲。

「呀呼~果然還是人類的身體最好了,做什麼事都很方便,今天要去哪裡玩呢?」

祇丹在柔軟的床上跳了幾下後奔到衣櫃前,異界的衣服有好幾件對他而言很新奇,也不曉得怎麼穿,最後祇丹挑了件看起來最普通的衣服套上。

他照著鏡子幾秒,「啊」了一聲,將耳朵和尾巴消去,十分滿意看著像個普通男孩的自己,這樣走出去絕對不會有人發現。

「根據以前的經驗,他短時間內還不會回來,那我就出門玩吧!」

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他轉,嫌無聊沒人陪伴他,自行找樂子不就好了?

祇丹先隱身後從窗口跳出去,以普通人不可能辦到的輕盈步伐從高處落下並翻越高牆,走到巷角確定沒有人發現再現身。

「好了,現在去哪裡呢?」

他四處嗅了嗅……突然,頭偏向某一方。

「那裡好香喔,好像是麵包的味道,過去看看吧!」利用靈敏的嗅覺,祇丹很歡樂地朝食物奔去。

異世界的一切都很新奇,跟以前的世界大不相同,各式各樣的建築物排列得很密又不整齊,看得他頭昏眼花。祇丹很訝異這裡很多高聳的建築物,甚至比皇宮來得高,而且大半都是長方形,記得闇有提到這叫作高樓什麼的,會只記得這兩個字是因為他聽不懂後面的意思。

「這裡的空氣好糟,比魔界還糟耶!他們怎麼住得下去?該不會是闇說的空氣汙染吧?跟穢氣好像不一樣?不過……都讓人超不舒服的,好像是從那個長相畸形的箱子排出來的?」

祇丹搖搖頭,一點也不明白人類怎麼會想坐在髒兮兮又小的箱子裡,他隨意逛著,像個孩子一樣東碰碰西摸摸,他不清楚那些東西的用處,只覺得有趣得緊。

正覺得興致開始退了,他瞬間瞄到大街的另一端有間店散發出剛才聞到的麵包香味。

「哇啊!是食物!」

祇丹雙眼發光,眼中只剩下食物的祇丹很歡樂地直接奔過去。

在他的觀念中是沒有過馬路要看紅燈這個常識的,有東西撞過來,閃開就行了。

「叭、叭!」

「呀!危險!」

嗯?什麼東東危險?

祇丹頭一轉,看見眾人驚慌地望著自己的方向,接著身子一抖,發現正要撞過來的危機。

他撇撇嘴,正打算閃開時,一個高大的身影先衝過來撞倒他。不但摔倒在地上還有人壓著,祇丹差點想把只跟龍族王鳳麟吵架時會說的髒話通通用出來,原本可以輕鬆閃開的,哪個王八蛋害他痛得要命?

滿臉怒火的祇丹在瞪過去的當下就愣住了。

「你沒事吧?」

眼前的男子露出關懷,上下查看,確定祇丹沒有受傷後才鬆了一口氣,忍不住勸道:「下次不要闖紅燈,這樣很危險的,知道嗎?」

紅燈?那是啥?可以吃嗎?

儘管祇丹一臉茫然,男子還是拉著他向差點撞上的車子主人道歉,即使對方出口就是三字經,依然低聲下氣,並按著祇丹的頭深深一鞠躬。

對方態度雖然差,但現場的人幾乎都目睹剛才那一幕,通通曉得是男孩不好,沒有人願意幫祇丹說話。

等對方願意離開,男子才將祇丹拉到人行道,拍拍他的頭無奈地笑道:「好了,下次要多多注意啊,小孩子不要隨處亂闖,要懂得保護自己。」

小孩?誰?

被摸了頭,祇丹這時才回過神,衝著男子就是破口大罵:「人家才不是小孩啦!」

男子被罵得莫名奇妙,愕然地看男孩甩開他奔走,速度快得像陣風,好意被人忽視的事情他已經習慣了,倒是沒有任何不悅,只覺得是叛逆期到了吧?

他搖搖頭:「真像一隻貓。」

說到貓,他便想到家裡的那一隻,因為要上學才不得已放牠一個人在房裡,但說不擔心是騙人的。

「小辰,怎麼啦?」

看到友人納悶地走過來,離幽辰望著男孩消失的方向一會,才轉過頭來笑道:「沒什麼,遇見了一個有趣的孩子。」

「咦?」南宮鏡一愣:「什麼孩子?你的孩子?」

對友人的無厘頭早已習慣,離幽辰噗哧一聲:「什麼我的孩子,你睡昏頭了嗎?走吧!說好要去你家合奏給伯母聽的,可別讓人家等了。」

「說的也是。」

「話說回來,你們家的人真好,雖然從商卻不排斥孩子往別的方向發展,除了你以外不是還有位表哥嗎?記得小時候常聽他彈鋼琴。」

「喔喔!你說楓哥哥嗎?對啊!他可是慕容叔叔和阿姨最疼愛的獨子呢,只可惜十多年前失蹤了……你記得嗎?當初他們還責怪楓哥哥的後來也失蹤的朋友呢!叫什麼……闇黑還是夜晚的?育幼院的朋友……」

他們朝男孩跑掉的反方向離去,隨意閒聊。

另一邊,氣鼓鼓地跑掉的祇丹,想到剛才的事情還是很生氣。

「虧我在家裡那麼無聊,他居然在逛大街,真是氣死人家了,什麼孩子?雖然在族裡我確實還是孩子,但好歹也三十歲有了,哼!以貌取貓。」

其實他也不懂自己為什麼那麼生氣,仔細想想這樣挺奇怪的,該不會是偽裝家猫太久了,腦子都變得怪怪了吧?

「好,不管了,我要吃麵包~」

很快就把事情忘掉的祇丹飛奔到麵包店前,雙眼發光只差沒有流口水,但隨即想到自己沒有錢買又垮下臉來,含淚看著熱騰騰的麵包。

雖然他因為剛才被人撲倒在地,身上有些髒兮兮的,但可愛的孩子果然還是討喜,再加上他含淚的目光讓人疼惜,四周沒有人露出嫌惡,反倒有一堆人湧了上去。

「好可愛,你是外國人嗎?父母呢?」

「乖,不要哭喔,大媽馬上就買一個請你。」

「啊!太奸詐了,我當然也會買,還是最好吃的!」

「叫什麼名字?」

「幾歲?」

「……………」

異世界雖然空氣糟糕,但是人很不錯呢!

這是被塞了一堆麵包,咬得滿嘴都是麵包屑,笑得很甜蜜的祇丹下的結論。





「那麼我先回去了。」

向南宮一家告別,離幽辰趕緊跑回家,由於憂心家裡無人照顧的貓咪,平時他一放學就回去了,但今天早已答應南宮鏡合奏,不好意思拒絕,拖到這麼晚他開心擔心起來,雖然待在房間裡應該不會出事才是。

話說回來……偷偷養了一隻貓的事情一直沒有對南宮鏡說,要是被對方知道肯定又被說不夠朋友了,但總覺得難以啟齒。

養貓?如果是以前,絕對不會想過自己有這麼做的一天,還是瞞著父母。

算了,以後再說吧!

離幽辰開了房門,同一時間房裡傳出嘰的一聲,他瞬間一愣。

「這好像是鏡很愛玩的RPG遊戲經常出現的效果音?似乎是……魔法?」

不可能吧?他忍不住笑了笑,看來被對方強迫一起玩遊戲,想像力也變得豐富,魔法只存在虛幻世界裡,大概是聽錯了。

離幽辰走進房裡,原本還找不到貓咪,但沒多久對方就慢慢走出來,看起來好像有點……畏縮?

「你怎麼了?」

貓咪看了看浴室的方向,又垂下頭,離幽辰丈二摸不著頭腦,但也曉得浴室可能出問題了,他前去看,卻嚇了一跳。

「這、這是怎麼了?」

整間浴室四處飄著泡泡,且地面濕滑,一個不小心就會摔倒,他張望四周馬上發現原因,但那個「原因」已經損壞,好像是被敲爛的。

「……我的洗衣機發生什麼事了?」

放在浴室外陽台的洗衣機凹了一個洞,裡頭還有冒出泡泡的痕跡,旁邊一袋洗衣粉散落一地,亂得像發生過災難。

他默默地看著貓咪,貓咪默默地看向另一邊,好像做賊心須一樣。離幽辰轉念一想,一隻這麼小的貓咪是不可能敲毀洗衣機的,可能好奇玩了洗衣粉,又亂按到什麼按鈕造成泡泡,最後洗衣機就毀了吧?

養了一隻天兵也真是辛苦他了,離幽辰揉揉額:「看來得先收拾一下了,還要去買一台新的洗衣機,所幸衣服有好幾件,晚幾天再洗衣服應該不成問題。」

祇丹看著離幽辰喃喃自語的煩惱模樣,也覺得有所虧欠,但在對方拿起蓮蓬頭後就溜回房間了,他的貓身可受不了摧殘。

「這不是我的錯……」祇丹唸著,不過任誰用肚子想都知道是他的錯。

他只是回家後想洗個衣服,雖然用魔法就好了,但很想嘗試異世界只要按幾個鍵衣服就洗乾淨了的洗衣機。

結果只曉得要將蓋子打開丟進衣服,其餘手續都不清楚的祇丹倒了一堆洗衣精,當按下開關的瞬間泡泡開始溢出來,想要用魔法卻變成狂噴,拍打要阻止卻因拍得太大力,機器就這麼報銷了。

害得對方回來還要收拾自己造成的殘局,祇丹頓時有些抱歉,在床上滾來滾去。

突然,一隻手拎起他。

「喵?」

祇丹愣愣地看著為了大規模清理浴室,只得脫光衣服只剩內褲的離幽辰拎起他,雖然笑得非常燦爛,但他打了個冷顫。

「你很久沒有洗澡了,趁現在來洗一下吧!放心,我今天不會用大水沖你的。」

不、不要,放開我!霜泉殿下救命啊──!

即使恐懼地拼命呼救,然而遠在異世界的霜泉不可能聽得見他的呼喚,就算聽見也幫不上忙的。

結果,打掃完的離幽辰神清氣爽,但祇丹氣得把自己窩進棉被裡只剩一顆頭顱,惡狠狠地瞪著對方,先前的愧疚消失得乾乾淨淨連渣也不剩。

這個大壞蛋,真想陷害他,偷偷丟個水魔法在腳底害他摔倒似乎是不錯的主意。

祇丹很壞心地笑了起來,正想驅動魔法時,離幽辰卻早先一步回過頭。

「對了,我今天回來前買了個逗貓棒,我想你應該會喜歡,我待會有事情要忙,這個陪你玩吧。」

什麼棒?祇丹眨著雙眼看對方從背包裡拿出很眼熟的東西……其實也沒有很熟,但看過闇拿它跟貓咪玩過,據她所說因為沒有所以自己仿照原本的世界做了一個,專門跟貓玩的……

看著離幽辰興高采烈將逗貓棒綁在床柱上,祇丹惱怒,但對方一副沒有發現的模樣,綁好後摸摸祇丹的頭就轉身走向內室了。

「這混蛋!把我當成什麼了?我可是……」

祇丹仰頭望著逗貓棒。

「我可是國王,是皇族啊,他怎麼可以……」

一邊望著,祇丹默默湊上前。

「我是國王耶……」

他伸出貓掌,揮了一下逗貓棒。

好好玩的樣子喔……

祇丹忍不住又拍了幾下,看著逗貓棒晃來晃去的,他不知不覺被逗樂了,搖著尾巴縱身跳到床柱上一邊拍打一邊咬著。

果然貓性難改,尤其是變為普通的貓咪後,祇丹已經懶得搭理什麼皇室自尊還是國王威嚴,反正好玩就好。

突然,從內室傳出旋律。

祇丹很好奇,咬著逗貓棒咚咚咚跑到門前,用身子推開門。

他看到離幽辰拿著從沒見過的東西與細長的棒子,雙弦摩擦,奏出優美的旋律。

這大概就是跟霜泉的古箏類似的東西吧,雖然外型差很多。

祇丹跑到離幽辰面前坐下,前腳緊緊抱著逗貓棒,尾巴晃啊晃的,露出開心。離幽辰已經發現祇丹,朝他笑了笑後繼續拉著小提琴。

總覺得這個人彈奏的旋律和霜泉很像,孤單又溫柔的聲音,令人聽得鼻酸,心弦確又不自覺地被挑動。

到底為什麼會奏出這樣的聲音?有什麼難過的事情嗎?

想著,祇丹打了個呵欠。

當離幽辰拉完一曲後,發現祇丹已經睡著了,他抱起對方走回房間輕輕放在籃子裡並蓋上被子,仍緊緊抱著逗貓棒的祇丹動了動,翻了個身子後又倒頭睡去。

見狀,離幽辰露出寵溺的笑容摸摸對方的頭。





「朋友,是我的錯覺嗎?你最近心情很不錯?」

一曲練完,南宮鏡狐疑地看著青梅竹馬的朋友,自己的琴技不算頂尖高手,但他擅長聆聽旋律所傳達的情感,他已經很久沒有聽過離幽辰拉出這麼快樂的節奏了。

朋友心情好,他也為對方高興,但不記得最近有發生過會讓離幽辰開心的事情。

「怎麼了?伯父伯母終於願意讓你出國深造了?」

一邊在背包裡翻找,離幽辰一邊搖搖頭:「很可惜,你猜錯了。」

他也曉得最近為什麼會心情好,一切的原因都是那隻橘色的貓咪吧?

一開始張牙舞爪,他只不過給對方幾個東西就慢慢靠過來了,真是單純得好可愛,最近他們的關係十分好,雖然因為經常惹禍,是個麻煩,但也是很可愛的麻煩。

好在對方只是弄髒衣服或摔壞東西,沒有再搞得整個房間都是泡泡。

看見離幽辰似乎高興得只差沒有哼出歌來,南宮鏡瞪大雙眼,正想開口詢問他發生什麼事了,但一直在包包翻找東西的離幽辰卻先驚呼一聲。

「糟糕,我有東西忘記帶了,我回去拿一下。」

「啊、耶?」等等,他都還沒問問題啊!

離幽辰將包包往背上一甩離開音樂室,南宮鏡不禁嘆氣:「這傢伙,平常鈍鈍的,遇到音樂的事情就特別慌張。」

沒有聽到南宮鏡的碎念,離幽辰先趕緊向師長示意得到外出的許可,趕緊跑回家,急著拿忘在家裡的樂譜,那是今天練習要用到的,好不容易和南宮鏡預約到音樂室,可不能為了這件事就暫停練習。

一邊看著手錶,他一邊跑著,連管家的行禮都只有揮手了事,對方是從小照顧自己到大的老人家,平時他還會關心個幾句,但現在時間緊迫。

離幽辰推開房門,怕驚動到貓咪還出個聲:「抱歉,我東西忘……」

他的聲音消失了。

離幽辰維持剛衝進房內的姿勢,張大嘴,愣愣地望著前方,應該不存在任何人的房間站著一名橘髮的少年,而且對方還裸著上身,拿著毛巾擦頭,一副剛洗完澡出來的模樣。

他過了好幾分鐘才找回自己的聲音。

「……你是誰?」

少年似乎也被他嚇到了,呆呆望著離幽辰很久,最後才一臉受挫的表情,懊惱地嘖了一聲。

「該死,你今天怎麼這麼早回來……要死了。」

「什麼意思?」

離幽辰皺起眉頭,少年說得彷彿兩人有住在一起,這是他的家、他的房間,可不記得有跟誰共享了,何況是這名有著一頭顯眼橘色頭髮的少年,只除了……嗯?

他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想到了什麼,每次回到房裡都會跑過來迎接他的貓咪呢?

突然,離幽辰閃進房裡關上門,看著少年丟下毛巾,一副這是他家一般擅自打開衣櫃拿出他的襯衫就往身上套,然後跳上床坐下還不滿地撇過頭,這些反應讓他覺得異常熟悉,就好像……就好像他最近收養的那隻貓咪心情不好跟他耍賴一樣。

離幽辰性情溫和,不代表他是笨蛋,他盯著少年的橘色頭髮,默默地將視線移到鬢角附近,那裡有著兩個人類不可能會有、屬於動物的耳朵,更別說還有一條晃來晃去的尾巴。

想了想,他走上前身手抓住耳朵拉了兩下。

祇丹立刻哀嚎:「痛死人了!放手!」

確定剛才的觸感是溫熱的,離幽辰一陣頭昏目眩……老天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該不會……是我撿到的……那隻貓?」

「哼!」祇丹撇過頭,嘟著嘴一臉不甘心。

真是倒楣透了,因為還不習慣貓身碰水,他才趁著離幽辰不在家時去洗個澡,哪知道對方今天這麼早回來,兩人還碰個正著,想掩飾都做不到。

雖然祇丹不想承認,但態度也實在明顯,面對這只會出現在虛幻故事的情況,離幽辰只能嘆氣。

他一時興起撿回來的貓,居然會變成人類的模樣。

突然,背包裡的手機響了,離幽辰看了少年一眼,沉重地接起電話:「喂?」

『小辰,你好慢喔,發生什麼事情了嗎?音樂室的使用時間快到了喔!』

「抱歉,鏡,我臨時有點事,你可以幫我請個假嗎?」

『那當然沒問題,怎麼了?很嚴重嗎?』

「一點小麻煩而已,不用擔心。」

關上通訊,離幽辰望著還在鬧彆扭的少年,開口:「你可以將事情解釋一下嗎?」

「我才不要呢!」

一時大意被捉姦……呃!不是這個詞,被抓包他已經夠嘔了,這傢伙憑什麼要他坦白?

見對方這麼頑固,果然很像那隻貓,已經很了解祇丹的離幽辰在無奈之餘,也想到若不送點什麼就不可能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該怎麼辦呢……對了!今天南宮鏡丟了個零食給他,因為要練習所以還沒吃,或許少年會喜歡?

離幽辰翻找背包,總算找到還有些微溫的食物。

「如果你老實告訴我的話,這個就給你吃怎麼樣?」

「王八蛋!你把我當成狗嗎……」

祇丹氣憤地轉頭……然後愣住了。

「那是什麼?」

「鯛魚燒,裡頭有紅豆餡的,要吃嗎?」

想!超想的!這可是原本的世界沒有的食物啊!

祇丹雙眼發亮,離幽辰一看就知道對方上鉤了,忍著想大笑一場的衝動,故作冷靜地揮了揮鯛魚燒,勸道:「那我給你吃,你願意告訴我你的事情嗎?」

「好啊!」

祇丹沒有注意到自己這麼快就被拐了,開開心心地接過鯛魚燒,立刻就咬了一大口……喔喔喔!超好吃的,闇一定也早就知道這個食物,等回去後再請對方做幾個給他,這樣回去時就不會依依不捨了。

看祇丹露出開心的表情,離幽辰不知怎麼的也覺得快樂。

「你叫什麼名字?」

「祇丹。」

「……怎麼寫?」

祇丹空出左手在空中比劃,離幽辰這才看懂。

「你是貓妖?怎麼會倒在河堤邊?」離幽辰像是想到了什麼,又問:「你之前在我拿出衣服時抓著我叫……該不會那是你的衣服?」

「嘿啊,變成貓咪後衣服當然就掉了嘛!怎麼可以讓你送去那個什麼橘色的。」祇丹掏了掏耳朵:「遭遇了一點意外,能量用光了才會變成貓咪,又不是我愛倒在那裡的。」

「不是橘色,是警察局。」離幽辰忍不住糾正:「這樣很危險的,你一個孩子要注意安全。」

「我不是孩子啦!幹嘛老是說我是孩子?」祇丹氣得差點掀床。

「你明明就是個孩子……等等,你說老是?」

離幽辰一驚,這才注意到祇丹不就是前些日子闖紅燈被自己救下的迷糊少年嗎?

「你那天為什麼要闖紅燈?」

「誰闖紅燈了?紅燈是什麼東西啊?」

祇丹的話讓離幽辰頭痛了,原來對方根本搞不清楚交通號誌燈是什麼,他記得動物是很聰明的,他看過不少貓狗懂得看紅綠燈過馬路,怎麼就正好自己碰到的是一個天兵?

「算了……下次小心就好,你一個人在這裡不要緊嗎?父母呢?」

說到父母離幽辰也很煩惱,擅自把人家孩子帶回家,不曉得會不會被說是誘拐未成年少年……呃,貓咪?

「喔,那個無所謂,我無處可去。」

「你父母不在了?」他該不會踩到地雷了吧?

「不是啦,他們很平安,我算是隻身來到異鄉……哎呀!一言難盡,總之我暫時沒有地方可去,就是因為這樣我才不想告訴你的嘛!又不是所有人都願意養一隻會變成人類的貓。」

祇丹抓抓頭,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的用詞違背了貓妖的自尊。

「你要趕我走嗎?」祇丹望著離幽辰,如果真的必須走他也不會有怨念,畢竟他寄人籬下、白吃白住在先。

趕少年走?

離幽辰猶豫了,一隻貓還無所謂,但對方是名少年,牽扯到很多法律層面的問題,就算祇丹是貓妖,但若是讓人知道他房間藏著一名少年……

見離幽辰煩惱的模樣,祇丹點點頭:「好吧,不讓你為難,我還是離開好了。」

「咦?」離幽辰一愣:「你能去哪?」

「所以我不是都說沒地方可去了嗎?不過這也不要緊啦,說不定有下一個願意收留我的人類,這次我會小心不再變成人了。」雖然遺憾,畢竟他喜歡人類模樣,但只要快點找到回去原本世界的方法就行了。

找別人養他?

離幽辰聽了直皺眉頭,這話讓他聽得很不舒服,感覺喉嚨酸酸澀澀的,胃也有點不舒服。

他不喜歡祇丹這麼說,雖然對方表示會小心些,但萬一又不小心被發現了呢?

祇丹不懂離幽辰怎麼突然陷入沉默,但也沒有過問,打開窗戶打算離開,但離幽辰一抬頭看到祇丹開窗,立刻衝上前拉住。

「慢著!你可以住在這裡!」

「啊?」祇丹一怔:「你願意?」

「當然,你想住在這裡多久都沒有問題!」

話一說出口,離幽辰一臉懊惱,但被嚇到的祇丹沒有注意到。

「這麼好喔……」

祇丹搔著臉,剛才不是還一臉為難嗎?這麼快就妥協了,真是奇怪的人類。

但是這樣也好,他早就習慣離幽辰的照顧了,要流落街頭或換個主人他也不一定能夠適應,原世界還無所謂,在異地還是留在熟人的身邊也比較不會麻煩。

「好吧,那我先聲明喔,我喜歡人類的樣子,所以請不要再給我貓食了謝謝,還有你能不能給我一件不要的衣服?不然我就只能光著身體了。」

光著身體?離幽辰頓時想到他剛見到祇丹時應為太過驚訝沒有避諱,現在想起對方裸著身子的模樣……再回頭看祇丹現在暫穿的衣服是他的襯衫,祇丹看來根本不懂得扣釦子,前衣敞開,上半身都被看光了,卻不覺得哪裡尷尬。

「喂,你怎麼了?」

祇丹走上前,離幽辰立刻往後退還摀著鼻子,滿臉通紅:「這、這件衣服就送你好了。」

「耶?可以喔?那就先謝謝了。」

沒想到這個人這麼好說話,祇丹覺得他真是個好人,還有可以留下來,說不准走了還會想念呢!

「那床也不介意分我一半吧?你的床很大,睡兩三個人都沒有問題。」

祇丹歡呼一聲撲上床滾來滾去:「哇!好舒服,我都還沒用人身在上面滾過耶!」

「你……等一下!」

看祇丹滿臉感動地在自己的床滾來滾去,上衣快要脫落了,離幽辰依然摀著鼻子,他倒不介意床被霸占,但他有必要跟祇丹說一下禮儀問題。

「不是我不願意將床分一半給你,只是……我們不能睡在一起。」

「為什麼?我睡相很好的,頂多會踢被子,但絕對不會把你踹下床。」

「不是這個問題……」

「還是你睡相差?不是吧?我偶爾半夜起來看到你連鼾聲都沒有。」

「不是,我的意思是……」

「那是什麼啊?我是男的不是女的喔,你介意跟陌生人睡?哇!好純情!」

「不是,我喜歡男人!所以你不能跟我睡!」

離幽辰吼完,頓時很想撞牆,他怎麼把自己不可告人的隱私說出來了?

雖然現代比較開放,但因為身世的緣故他不敢坦白,連父母都不知情,他們肯定會覺得敗壞門面,曉得這件事的只有還願意當他是朋友的南宮鏡而已。

現在說出來了,不曉得祇丹會不會認為他很變態?離幽辰有些驚慌。

「……就這樣?」

祇丹冷靜地打了呵欠,拉著棉被倒下去。

離幽辰很錯愕:「你能接受?」

「有什麼好不能接受?你真是超奇怪的,不過就是喜歡男人嘛。」

「是愛情不是友情喔,你不會覺得我很變態?」祇丹的反應完全不在他的預料之內。

「那沒什麼啊!我有兩個同性同伴彼此相愛,我有次跟其中一人出遠門時還睡在一起,結果另一人曉得這件事後還跟我打架,跟你比起來,他那樣才叫作莫名奇妙。」

天殺混蛋死肌肉龍,只不過跟雅清柳在野外小憩一下而已,連這樣都要計較,神經病。

祇丹在內心把遠在異世界的同伴罵翻了邊,若不是其他人前來阻止,他一定可以逮到機會讓鳳麟去勢。

「你……一點都不擔心我偷襲你嗎?」離幽辰不知道自己該慶幸還是悲哀。

祇丹撇了離幽辰一眼:「你不敢的啦!」

況且就算對方敢做,他也可以用魔法轟走,沒有魔法的異世界絕對是他最強。

「那就這樣了,床借我一半,我累了想睡了,晚安。」

晚安?離幽辰望著窗外,現在才下午。

但轉回來時祇丹已經沉沉睡去了,看來對方比自己想像中的還要貪睡。

離幽辰走上前坐在床邊,猶豫了會,才將手放在祇丹的頭上摸了摸,那是不同於貓咪的柔軟觸感。

熟睡中的祇丹下意識湊上去蹭蹭離幽辰,這讓他像被電到一樣連忙收回手。

「……真是糟糕。」

難道只因為對方變成人類就不一樣了嗎?他對待寵物的那份寵溺好像變了樣。

這名少年真的帶給他很多驚奇,第一次偷偷養貓、第一次撞見非現實的事情、第一次……好像有些愛上人了,而且對象還是一隻貓妖。

就連剛才聽到少年要找別人養,他竟然會覺得忌妒。

暫時先收養他吧!

不論如何,少年的毫無防備表示對自己沒有興趣,離幽辰苦笑。

「祇丹……如果你……真的無處可去,一輩子留在這裡,也是沒有問題的。」

祇丹不可能聽見這句話。

========================================

最近拼命趕稿,都沒機會寫自high文,趕到都沒有能量了,今天想說放棄菊灣文來休息一下,結果噴了九千字................
我是怎麼了(掩

不論如何,祇丹終於被發現會變成人類了,希望兩人能盡快修成正果!!!我超想寫他們的拉布阿O皿Q(此人壞掉了
之前大概就有想過後面的內容,腦袋還要整理一下,希望能順利寫出來(握拳
小咪丹的幸福不能等吼吼!

對了,這裡提到了一點幻雨的故事,如果有看過官網人物介紹的話應該可以猜出幽辰和鏡提到的兩人是誰XD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