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鐘聲敲響的瞬間,離幽辰二話不說立刻疲憊地倒在桌面上,他覺得自己快要掛點了。

雖然現在中午時間,學生三三兩兩地離開準備吃中餐,但他累得一點胃口都沒有,只想好好休息一下,但可悲的是,或許是因為連日來的緊張,他根本無法入睡。

這時有人拍了一下他的頭。

「喂喂~小辰你嘛幫幫忙,難得下課了你卻直接趴桌?還不敢快去餐廳吃午餐,我肚子餓扁啦!」南宮鏡一邊說一邊推著他:「就算你不吃,我可也不會讓自己餓肚子,快走吧!」

「鏡,你可以自己一個人去吃。」離幽辰無奈地仰頭看著他。

「那樣多無聊?心靈饑渴,連飯都不好吃了,走啦走啦!堂堂的年輕人翹掉中餐像話嗎?」

但就算沒有自己,南宮鏡也絕對可以找到一群願意陪他吃飯的人。

不論離幽辰滿臉的不願意,南宮鏡仗著比他高壯的優勢,硬是把人給拖到了餐廳,並無視他不斷說自己不餓,擅自替兩人點了一碗湯麵。直到他們端著碗找到空位,南宮鏡狠狠吸了好幾口麵後,這才一臉滿意,也終於有餘力關心對方。

「怎麼啦?你看起來無精打采的,該不會中邪了,要我找人替你收驚嗎?」

離幽沉默默地看著南宮鏡,偏頭嘆了一口氣。

「朋友,我的臉有這麼讓你想嘆氣嗎?很失禮耶!」

「並不是這樣……」離幽辰已經沒氣力與他開玩笑了。「我好像戀愛了。」

離幽辰說得直接,南宮鏡的反應也很直接,嘴巴張大,原本吸到一半的麵條全啪啪啪地掉回湯裡,他想在離幽辰的臉上找到開玩笑的意思,但轉念一想,愛開玩笑的通常只有自己。

很早以前他就曉得離幽辰的性向了,知道不論離家有無控制這個人的人生,光是想要談戀愛肯定也是相當辛苦,但這是他第一次聽到離幽辰有喜歡的對象。

有沒有興趣?有!他超有興趣的,到底是怎樣的人能得到這位青梅竹馬的在意?

他還以為離幽辰與戀愛絕緣了呢!

「是誰?叫什麼名字?我認識嗎?長得如何?個性怎麼樣?」

「呃……你一次問太多問題了。」

「啊抱歉抱歉,我太激動了。」南宮鏡連忙喝了幾口湯,才冷靜下來:「OK,你可以開始說了,嗯……先從對方是誰,在哪裡認識的好了?」

離幽辰偏頭思考了一會:「對方……也無法說是我的誰,我是在路上遇見他的,是一名男孩,因為他說無家可歸,我又不放心讓他一個人在外頭流蕩,所以我讓他暫時留在我家……啊!這件事除了你以外沒有人知道,畢竟我家的情況……你也知道的。」

他終究無法坦白祇丹是會變成人類的貓咪這件事,只得換個方式說明,畢竟實在難以開口,雖然南宮鏡並非不會相信他,但是怎麼說呢……

竟然有種希望這是兩人秘密的想法,會想要隱瞞南宮鏡,這還是第一次。。

聞言,南宮鏡顫顫地伸出手指:「小、小辰,你什麼時候專門誘拐未成年,怎麼我都不知道原來你喜歡幼齒?別這樣啊,就算戀人難找,也別對男童下手,這是犯法的啊!」

「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離幽辰白了他ㄧ眼:「這完全是意外,我一開始也沒有不軌的想法,會喜歡上是之後的事情,誰像你來者不拒?」

一開始以為是普通貓咪,怎麼可能會戀上?真的戀上就很變態了,他對柏拉圖式的戀情沒有興趣,也不想體會。

「真是太失禮了,我也是會挑的啊!首先要是大胸部的姊姊~」

見對方懶得一副搭理自己的模樣,南宮鏡尷尬地笑笑,也覺得玩笑開太大了。

「那對方叫什麼名字?怎麼會喜歡上他的?大致介紹一下吧!」

「怎麼說才好……他很天真,很容易被騙,對人沒有什麼戒心的樣子,最喜歡食物和睡覺,有許多讓我不曉得該如何反應的性格。雖然很頑固,也會為了一點小事鬧彆扭,但是很可愛,只要給他一點好處就會靠過來……還有,他叫作祇丹。」說著,離幽辰忍不住笑了出來。

明明若祇丹永遠是隻貓咪,他就不會擁有這份感情了。

然而知道對方會變身成人類,過去的相處全以祇丹現在的模樣回想。

真的很可愛,像個不知世事的孩子一般。越是相處就越是想要寵愛,更有股想要替對方揮去所有的不安,只要能保持純真笑容的想法……他們幾乎可以說是完全不認識對方,但祇丹卻信賴自己,他也沒有理由地戀上對方。

戀愛真的是毫無道理的感情,他一開始還不相信的。

「祇丹?真是奇怪的名字,照你這麼一說,他算是還不錯的人吧?怎麼你會因此而疲累?跟喜歡的人住在一起不是會很開心嗎?」

一提及,離幽辰的臉色瞬間變得很難看,嚇了南宮鏡一大跳。

「怎、怎麼了?問題很嚴重?」

離幽辰嘆了一口氣:「因為他對我完全沒有防備,似乎不曉得什麼叫作尷尬,總是穿得很隨便,衣服隨便套就認為可以了……這還不打緊,我也可以忍受同睡在一張床上,但他總是睡到一半就蹭過來,衣衫不整還抱著我,我根本沒辦法睡著,而且、而且要洗澡還直接在我面前脫衣服,我、我真的快要瘋掉了。」

說著,離幽辰哭喪著一張臉掩面嘆氣。

南宮鏡開始同情了,對喜歡同性又喜歡少年的離幽辰來說,的確很悲劇。

「既然這樣,你就坦白自己的性向如何?雖然可能會讓他不能接受,但既然他這麼不在乎被同性看光,這方面還是要提醒一下比較好?」

「我說了。」離幽辰一臉沉重:「當他提出同睡的要求我就說了,只是他有同性朋友彼此相戀的樣子,所以無論我之後怎麼明示暗示,他都不當作一回事。」

究竟能無視他到什麼樣的地步?

離幽辰寧可祇丹會覺得不好意思,這至少表示對方有在乎他,現在的情況……祇丹根本不把自己放在心裡吧?

「真是個天兵啊……他都不怕被你撲倒嗎?雖然你的自制力比較強,也不會脅迫他,但他根本就在挑戰你的極限吧?」

「他只說我不敢,完全沒有遲疑更沒有害怕。」真不曉得對方的自信從何而來。

南宮鏡忍不住安慰:「想開點,至少他不厭惡同性戀,可能也有機會接受你啊!至於他被你看光光也不介意的事情……乖!朋友,我給你做一下心理建設吧!想不想去酒吧認識大胸部姊姊?」

「完全不想。」離幽辰面無表情。

雖然不至於厭惡女人,但若酒店小姐靠上來,用大胸部貼著他的手臂嬌嗲,他只會反胃。

「好啦,說說而已別那麼反感,嗯……光憑這些話我不好做感想耶!不如你把他帶出來讓我瞧瞧如何?也許見過一面我比較好給予建議,畢竟我還不認識他嘛!」

當然,他也想滿足一下好奇心,自己可是從來都不曉得朋友喜歡的類型。

南宮鏡做出一臉關心,卻在內心賊笑了聲。

「帶出來?」離幽辰想了想:「他很喜歡玩樂,也喜歡新奇,如果說我們想帶他出去玩玩應該沒問題,我回去再詢問他。」

「好啊!那就選在這個周末,我們三個去遊樂園玩吧!說到玩樂還是那裡最好,而且小孩子都喜歡遊樂園吧?」

「也好……」

祇丹看起來就是沒有去過遊樂園的樣子,他應該會很高興。

放學後,離幽辰告別南宮鏡,踏著沉重的腳步回家,上天保佑祇丹不會又帶給他驚恐了,相比之下,洗衣機被弄壞並搞得整間浴室都是泡沫要來得好多了,至少只是需要花時間清洗。

衣衫不整又喜歡抱著他、不知道尷尬為何物的祇丹……是不同意義的累人。

唉!離幽辰又嘆口氣,自己似乎越來越會嘆氣了。

他鬱悶地走進家門,一打開房間就看到祇丹跪坐地面微微向前傾,雙手扶在膝蓋前的地面,睜著大大的雙眼驚奇看著電視螢幕,尾巴因激動而甩來甩去,甚至還在驚嚇時蓬起毛。

真的好可愛啊……尤其是非人類的地方。

離幽辰晃晃頭,趕緊甩開有點糟糕的想法,把南宮鏡又責怪一遍。

「啊,你回來啦!」

祇丹這時也發現站在門口一直搖頭的離幽辰,蹦蹦跳跳地奔過去:「這個叫作電視的箱子好好玩喔!有好多東西在裡面跑來跑去,比幻術還好看喔!」

在祇丹飛撲過來時,已經很有經驗的離幽辰立刻伸出手按住對方的頭。

「你幹什麼啊?」

撲到一半被檔住,祇丹拼命揮舞著雙手,可惜他太矮了四肢又短。

一邊制止祇丹,一邊想到喜歡跟人擁抱是祇丹的天性,離幽辰心情很複雜,忍不住會去忌妒對方究竟是怎樣的人。自從喜歡上這個人後他好像變得善妒了,不知不覺會想很多,然而祇丹對自己沒有興趣,這種想法又顯得相當孩子氣。

並非想強硬地逼迫祇丹接受自己,可也不是沒有一點期待。

見離幽辰一下子嘆氣,一下子撇開頭,接著開始發呆出神,祇丹停下動作氣得鼓起一張臉……這個人類太過份了,最近總是跟他說話到一半就恍神,一點也沒有把他放在心上。

即位前就算隱瞞皇子身份,一直是眾人焦點的他也沒有受到這種待遇。

不知怎麼的,祇丹就是不希喜歡離幽辰忽視自己。

突然,他抓住離幽辰的手腕,以另一手揮向手肘用力壓倒在地,離幽辰一個重心不穩摔倒,他嚇得回過神,發現自己躺在地上,而祇丹壓坐在身上還露出得意。

「哼哼!我贏了,論力氣你可比不過我。」

比起被祇丹攻擊,他更在意兩人此時的姿勢有多麼曖昧,然而祇丹似乎沒有注意到這件事。

祇丹捶了捶離幽辰的胸口:「看你下次還敢不敢隨便走神,什麼呀!而且還隨便推開我,真是太過分了,沒有良心的東西。」

不,這一點也不是現在的重點!

離幽辰很想起身,但祇丹以驚人的怪力壓住他,除了脖子和雙腿以外根本動彈不得。

「祇、祇丹,你能不能先離開再說?」

「啊?為什麼?好好說話你又不認真聽。」祇丹偏頭望著離幽辰,戳戳他的臉:「喂!你怎麼啦?耳朵好紅,火氣太大了嗎?灌了太多辣椒醬?」

有誰會把辣椒醬用灌的!

知道祇丹一向勸不聽的,離幽辰只得在內心拼命告訴自己要自制。

「祇丹,你如果願意起來,我就帶你去遊樂園玩如何?」

「遊樂園?那是什麼?」

該怎麼解釋才好呢……離幽辰很困擾:「總而言之,那是一個供大家遊玩的地方,一定會讓你開心的,所以先起來好嗎?」最後一句才是重點。

祇丹一秒起身,想到終於可以出去玩了,開心地蹦蹦跳跳好一會,才趴到地面繼續看電視,偶爾發出「喔喔喔」的驚呼,完全沒有往離幽辰看去。

哎!真是多災多難,離幽辰無語問蒼天。





「哎!小辰,這裡這裡。」

一瞧見離幽辰走過來,南宮鏡揮手示意,將兩張票遞過去:「哪!這個拿去,這可是我家僕人提早出門,在大熱天排隊好幾個小時買到的喔!要珍惜著用。」

「明明不是你買的,為什麼一副想獲得稱讚的樣子?」

離幽辰挑眉,因為眼前的友人不知怎麼的露出滿臉「快點誇獎我吧~」的表情。

「哈哈!你多心了……啊!這位就是暫時住在你家的少年嗎?果然小小的很可愛耶!小弟弟,你叫祇丹吧?你好啊~」

祇丹原本還好奇地觀察四周,他的世界沒有遊樂園,所以一直很興奮地猜測這裡到底有多好玩,畢竟離幽辰從來沒騙過他,既然都這麼表示了,肯定不會讓他失望。

今天親眼見識到,果真有好多稀奇古怪的建築物,雖然還不曉得要怎麼玩,但光是想待會有多開心就讓他高興地想要到處亂跑。

可惜,似乎很了解自己的離幽辰出門前再三叮嚀「絕對不准亂跑」,否則有好玩的就不再分享給他了……唉!為了讓自己在異世界不會太無聊,只好忍下奔走的衝動,拉著離幽辰張望。

現在一聽到「小弟弟」這三個字,祇丹馬上轉回頭氣得大叫:「我才不是小弟弟啦!」

「喔?」南宮鏡很意外祇丹的反應會這麼大:「你幾歲?」

「三……十六、七歲。」

祇丹拍拍胸,差點就說實話了,他不曉得自己的外貌年齡,但闇說過以外表來看他們年紀相當,那麼報上對方的外貌年齡肯定不會有錯,雖然實際不只這樣。

「十六!原來快成年了嗎?一點都不像啊,我和小辰也才十七歲而已。」

祇丹氣得想跟南宮鏡打架,尤其當對方笑著摸摸他的頭時,更是想用魔法發出巨大火球砸過去,全是看在對方是離幽辰的朋友才再三忍耐。

見到南宮鏡耍著祇丹玩的模樣,離幽辰悄悄地在內心嘆口氣。

看樣子祇丹隱藏得很好,南宮鏡完全沒有發現不對勁之處,雖然親眼看見祇丹驅使魔法隱藏耳朵和尾巴時,不知怎麼得覺得有些可惜。

他該不會有奇怪的癖好吧?離幽辰開始擔心了起來。

「好了,你們別玩了,早點進去吧!」

祇丹用力踩了南宮鏡的腳板一下,跑到離幽辰身後扮鬼臉:「討厭鬼!」

「好痛!你也真夠狠的。」

「哼!報應。」又扮了個鬼臉,祇丹拉著離幽辰:「快點快點,我想要玩遊樂園!」

「不是玩遊樂園,是進去遊樂園玩裡面的遊樂設施。」

「哎哟!聽不懂啦!」

南宮鏡瞪大眼看著兩人的互動,祇丹一直拉拉扯扯的,撒嬌和耍賴全都用上了,離幽辰似乎也無法拒絕對方的請求,在忍不住糾正之後就無奈地被拉着走了……不過還有回頭示意自己跟上,果然是好朋友,不會見色忘友。

看來兩人的關係不錯,唯一的問題就在祇丹真的沒有一點自覺。

真是辛苦朋友了,愛上這個天兵。

第一次來遊樂園,祇丹對每個遊樂設施都興致濃厚,很有精神抓著離幽辰到處跑,但卻不懂得先來後到的原則,離幽辰還得趕緊把對方拉回來去排隊。祇丹一直蹦蹦跳跳問還要排多久,幸虧離幽辰很有耐心,仔細解釋所謂的規矩和禮貌。

祇丹本來還聽不懂,離幽辰慶幸對方只是缺少這方面的常識,並非壞孩子,耐心教誨後對方總算聽懂了,只是嘟著臉很不高興。

離幽辰笑了,他早已習慣祇丹的個性,拍拍他的頭:「乖,你聽話,待會帶你去吃好吃的。」

祇丹立刻笑得很燦爛,馬上變得很聽話,這可愛的模樣讓他又笑了。

若是在家裡,一定還會拼命搖著尾巴吧!

兩人拉扯和溝通之時,南宮鏡也沒有閒著,興致勃勃觀察兩人。

趁著排隊等著坐雲霄飛車,而祇丹的注意力全在遊樂設施上,邊看還邊發出「喔喔喔」的讚嘆時,他拉過離幽辰悄聲說:「嘿!朋友,我覺得你很有希望耶!」

「啊?什麼?」

「他對我不理不睬的,可見不是對每個人都願意親近吧?我叫他小弟弟、摸他的頭,他就一副想抓狂扁我的模樣,你我待他的態度差不多,他就沒有對你生氣,反而乖得很呢!更別說你也摸過他的頭,她一點反感的樣子都沒有。」

依照他的直覺,祇丹對離幽辰的感情就算不是戀人,肯定也在朋友之上。

不過真的要他形容,他覺得兩人的關係比較傾向主人和寵物。

是他想太多了嗎?離幽辰應該沒有養人類的奇怪癖好……不過把男孩帶回家就已經夠奇怪了。

算了,兩人能接受就好,最重要的是離幽辰開心,畢竟他這位朋友總是很壓抑。

「這……」離幽辰苦惱:「他願意親近我,我是很高興,不過……」

「我懂我懂,接下來只要得到他的心,然後就可以快、狠、准把他撲倒,加油朋友,我支持你。」

見南宮鏡一副「朋友,我會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模樣,離幽辰笑了。

「真不愧是花花公子,你腦袋裡就只有那種事嗎?」

「才沒有呢!我這是好心告訴你有好貨色就要動作快,免得被人給搶走,反正你從不輕易喜歡上人,真正愛上會一心一意,又不會委屈了他。」

南宮鏡自認很有眼光,祇丹長大肯定會是個俊俏小子迷倒一群人。

「你們兩個在做什麼啊?快點快點,好像輪到我們了。」

終於被放行,祇丹回頭招呼兩人,歡呼一聲就要衝過去,為避免遊樂設施像自家的洗衣機一樣被祇丹弄壞,離幽辰趕緊拉住他。

祇丹哇哇大叫,楚楚可憐望著遊樂設施,離幽辰和南宮鏡無奈地對看一眼,皆在對方眼裡看見苦笑。

知道祇丹有多麼迷糊粗心,離幽辰找到位子後還親自幫他扣上安全帶,確定萬無一失才鬆口氣。

「祇丹,無論如何都不能離開位子也不能扯掉安全帶喔,這是保護用的。」

「喔!」祇丹不太適應安全帶,拉了幾下才放開。

其實離幽辰對遊樂園並非那麼有興趣,做了一次雲霄飛車就快掛了,但是看著對方整趟都發出歡樂的尖叫,看著也不自覺揚起嘴角。

祇丹喜歡這裡,那麼他也累得值得了。

大概玩過幾個遊樂設施,確定祇丹已經習慣這個地方,離幽辰才願意放他一個人去排隊,自己則坐在看得到的位子就近觀看。

祇丹一邊玩還一邊朝他揮手,離幽辰也笑著回應。

「真是可愛的孩子,不難想像你為什麼會喜歡他。」

南宮鏡拿著兩杯冰飲,將其中一杯遞過去後就用著慵懶的姿勢坐下,一副累癱了。

「老實說連我都累了,他卻還是很有精神,果然小孩子比較有活力嗎?唉唉~我已經老了。」

「鏡,你才十七歲。」

「對呀,不過心態已經老了嘛!回去後我要倒床了。」南宮鏡仰頭灌了一大口:「老實說,我一開始聽到他的事情還懷疑過你是不是因為愛情而沖昏了頭,被不知打哪來的小鬼騙了,畢竟我們家裡這麼有錢,想來攀龍附鳳了可不少。但今天看過他後我完全改觀了,像個小動物一樣,這孩子。」

知道南宮鏡接受祇丹,離幽辰很高興最重要的朋友願意支持他。

「但如果他愛上你,你想要怎麼辦呢?宴會快到了吧?即使沒有那場宴會,伯父伯母也不會同意的,你想要讓他當地下情人嗎?」

離幽辰愣了愣,搖頭:「不,就算他願意,我也不可能這麼做。」

「呵呵~這才是小辰。」南宮鏡伸伸懶腰:「如果你早就想過了便好,以前沒勸你尋找真愛是因為我知道這不容易,但你難得有了喜歡的對象就要好好把握,我會幫你的。」

如果真的能順利就好了,離幽辰沒有太大的期望,因為他害怕自己最後會失望,祇丹也只是暫時住在他這裡,不曉得哪一天會離開。

所以至少……至少,他能在祇丹心中留下重要的印象就好,那麼就算有一天離開,也會回來探望他的吧?

這時,南宮鏡突然「啊」的一聲:「對了!有一件事我忘記說,上次學校公布的校外比賽,我幫我們兩個報名了,合奏喔!」

「咦?」離幽辰一驚:「為什麼?這樣的話……」

「你擔心伯父伯母反對嗎?校內比賽他們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校外比賽等於是讓大家看到離家的少爺拋頭露面,會有麻煩?但這次機會真的很難得,有很多專業人士會來,比賽時間有限,連要報名都不容易喔!」

離幽辰很心動,這表示有機會讓專業人是賞識他的才能,但……

就像南宮鏡說的,父母一向反對他玩音樂,認為這令他們丟臉,參與業界也看得見的比賽只會招來不必要的責罵,依照他們的說法:拋頭露面、不知檢點。

若生在音樂室家一定不一樣吧?他可以盡情去愛,去享受,而非這麼痛苦。

南宮鏡想在說些什麼,但這時已經玩一趟的祇丹飛奔回來拉著離幽辰。

「那個好好玩喔!飛得好高,還會一直轉一直轉耶!你們沒有玩好可惜。」

興奮地說了好一會兒,祇丹才注意到兩人的氣氛有點詭異:「哎?你們怎麼啦?臉色好難看,中暑了嗎?需要治療嗎?」

祇丹趕緊伸手探向離幽辰的額頭,摸不出個所以然,乾脆直接湊上去用自己的額頭量溫度。

「還好啊!我多心了嗎?」

離幽辰想要退開,但又無處可退,見那近在咫尺的臉龐,羞紅臉。

南宮鏡連忙咳幾聲打圓場:「沒有啦,剛才聊到音樂比賽的事情。」

「音樂比賽?那是什麼?」

「呃……」南宮鏡不曉得祇丹連這種事也不知道,到底之前是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啊?

離幽辰嘆口氣:「簡單說來就是才能比賽,得獎是一種榮譽,若是跑步比賽就要跑得最快,音樂比賽則是要將樂器演奏得最好,讓評審滿意,如果是我參加就會拉小提琴,鏡則是擅長鋼琴。」

「評審?」

「決定你成績的人。」

「喔喔!所以為什麼會臉色難看?你不想參加嗎?」

南宮鏡攤攤手:「他父母不喜歡他拉小提琴,更不喜歡讓大家都知道離家少爺喜歡音樂,如果參加可能會被罵,因為我擅自幫他報名,小辰現在很煩惱是否該參加。」

祇丹還是聽不懂,困惑地搔頭:「想參加就參加,不參加就不參加,這跟爸媽有什麼關係?因為會被罵就放棄了嗎?太膽小了吧,你真的喜歡音樂嗎?」

這句話讓離幽辰一陣,說不出話來,而南宮鏡則是愣了一會,突然拍腿大笑起來。

「好你的小弟,這句話說得真是一針見血,只因為怕被罵就放棄的話,的確不能昂首挺胸說自己喜歡音樂呢!」

「我不是小弟啦!」祇丹氣得搥他:「你們真奇怪耶!就算被責罵也不介意,這才是真正的喜歡啊!我也被罵吃太多,可人家就是喜歡吃嘛!這又沒有錯。」

南宮鏡抱著肚子大笑出聲,確實沒有錯,只是會讓人有點擔心他發育過良,但祇丹的身材纖細,看來他有多吃的本事。

媽呀!看來離幽辰真的找到寶了,這麼可愛的孩子他也想要一個,不過希望是女孩。

「……說得也是,我也只有高中可以盡情喜歡音樂,那麼就放縱自己去做吧!即使會被責罵,被說拜壞家風,但也不能因此放棄。」

離幽辰呼出一口氣,突然覺得心情變得很輕鬆。

「祇丹,比賽當天你可以來聽嗎?」

「嗯?」祇丹毫不猶豫地回:「好啊好啊,我本來就是有這個打算的嘛!你拉小提琴很棒很棒,我很喜歡聽喔!」

南宮鏡吹了聲口哨,看來離幽辰對自己的戀情根本不需要悲觀嘛!

「是嗎……」

離幽辰笑了,他想讓祇丹看見自己揮灑熱情,在舞台上演奏的樣子,只有一次也好。

「哪哪!我肚子餓了,有沒有好吃的?」祇丹眨巴巴地看著離幽辰露出一臉期待。

「嗯,有的喔!」

「萬歲~」

祇丹歡呼地又叫又跳,南宮鏡以手肘推推離幽辰:「他真是有本事呢!三兩句就抹消你的不安了,這個寶你得加把勁抓在手裡,別讓砧板上的魚給跑了,要不要考慮告白?」

離幽辰苦笑搖頭:「他一個孩子似的,會依賴我也是因為我像大人一般照顧他吧?告白了感覺關係會被破壞,還是先維持現狀好了。」

是這樣嗎?南宮鏡倒是認為祇丹只是遲鈍了一點,沒有發現離幽辰在自己心中的不同。

雖然看起來單純又天真,就像離幽辰之前的評價,給一點好處就自己蹭過來了,但總覺得祇丹並非無知到善惡不分,他孩子般的舉動只是對未知的新奇感而已。

看來得要用一點手段讓祇丹意識到離幽辰的存在。

「你不想點辦法是不會有進展的,等祇丹離開了可別後悔喔!」

聽著南宮鏡的忠告,離幽辰低著頭不曉得在想什麼。

========================================

上次將故事構思兩集後,突然很有毅力想要一個禮拜一篇小咪丹文!
這章不小心爆了八千,後來增修前面的文章後目前約三萬字,我居然不知不覺寫了這麼多了(掩
大概再兩章就可以拉布了吧(被打扁
趕快兩情相悅吧(掩

順道一提我很喜歡南宮鏡,不過還沒想過他的對象會是怎樣的女孩~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