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床上,祇丹猶豫地摸著項圈上的鈴鐺,他已經有好幾個禮拜沒有試著使用魔法呼喚異世界的同伴了。一方面是擔心魔力不夠,另一方面可能是有了之前的失敗,若這次又只能撐幾秒甚至毫無作用,他可能會因此而灰心吧?

雖然這段日子過得很開心,已經不像一開始不安了,但他知道自己不能一直留在這個世界,魔族的叛亂不曉得是否解決了,無主的貓族處境很危險,他也不希望麻煩到已經退位的父王。

霜泉和煬煇一定也有同樣想法,祇丹相信自己失蹤的事情一定有隱瞞前一任國王。

「哎……該怎麼辦呢?」

才剛無奈地躺在床上,鈴鐺就發出光來,前方如那晚一般映出影像。

祇丹嚇得連忙跳起身,這是他在原本的世界經常使用的交流魔法,而且自影像中出現的是許久不見的同伴以及貓族祭司。

「霜泉陛下!煬煇!」

祇丹笑開了臉,好久沒看到他們,說沒有想念絕對是騙人的。

『祇丹,你沒事吧?』霜泉雙手貼在鏡面上,看起來就像是想穿過影像到祇丹面前。

煬煇雖然沒有任何表示,但見到祇丹平安無事,似乎也放下心來。

「很好很好,我睡飽吃飽,過得很舒服。」

離幽辰把他照顧得無微不至,他都有點不好意思了……只有一點點而已。

「我跟你們說喔!這裡有好多好新奇的玩意,而且很多都跟闇說得一樣耶!我在想我應該是穿越到闇以前的世界了,好巧喔!」

『也有異世界彼此相似的情況是也。』煬煇冷冷打斷:『你怎麼會現出妖態?』

若他沒有記錯,闇原本根本不曉得魔法,如果祇丹所說的屬實就不該在那個世界露出妖態。

祇丹尷尬地搔搔臉:「因為基於種種不幸的意外,不小心被養我的人類發現了,反正他不介意,我就開開心心用這副模樣啦!哎!貓咪能做的事情真的很少耶!不能說話也不能吃正常的食物,簡單地溝通都做不到。」

霜泉和煬煇愣了愣,對看一眼,過了好幾秒,霜泉才戰戰兢兢地開口。

『祇丹,你讓人類養?』

「嗯?有什麼不對嗎?人家沒錢,沒地方可以住,結果正好被他撿到而已嘛。」

『祇丹!』煬煇喝斥:『你是貓族,是國王,不該人類飼養是也,除非那人是你的伴侶!你都沒有貓族國王的尊嚴嗎?傳出去面子何在?』

煬煇很頭痛,幸虧這裡只有他們和貓族祭司,而對方一向不多話,否則國王被人類飼養的事情會造成恐慌的……成何體統!他知道祇丹一向亂來,可原以為至少該知道分寸。

見祇丹很錯愕,霜泉連忙安撫兩人。

『啊……我想,祇丹應該也有自己的打算,你就別生氣了。祇丹,你能平安是最好的了,但還是要小心些喔!畢竟你們才認識沒有多久,若對方心懷不軌就糟糕了。』

「喔……」祇丹隨便應了聲。

確實一開始無法適應,也曾經疑惑過,但日子久了他也習慣了,離幽辰並沒有帶給他任何的不快,但這個樣子真的很奇怪嗎?

這時,祭司才謹慎出言插話:『打擾了,祇丹陛下,事實上有件事需向您秉告,我們已經找出如何打開時空大門迎接您回來的方法了。』

「耶?」祇丹雙眼一亮:「我可以回去了嗎?」

『是的,事實上獨自開啟的方法我們不曉得,但祇丹陛下您在那裡,我們可以搜尋氣息並建立連結,建造暫時性的通道,派遣使者前去迎接。原本陛下您也能利用鈴鐺蘊存多年的魔力自行返回,但考慮到會消耗不必要的魔力以及叛亂危機仍在,由我們打開是最保險的。』

「好耶~我以為一輩子都回不去,正擔心著呢!」

祇丹歡呼一聲,雖然這個世界很有趣,但也不是想要一直留在這裡,畢竟沒有非得留下不可的理由,這可是攸關一生的決定。

「對了,祇丹,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關於叛亂者……」

霜泉還沒有說完話,魔法瞬間消失,祇丹愣了愣,大約也曉得是因為連結中斷的緣故。

要與異世界通信果然不是那麼簡單,但轉念一想,也非代表無法成功,有了兩次的經驗他已經放心了許多,接下來只要等待祭司派遣的人迎接就行。

不曉得通道何時會連上?

祇丹還在發悶時,便聽到外頭傳來吵鬧聲,牆壁良好的隔音設備也只針對普通人。他趴在床上伸直耳朵,吵鬧聲持續著,甚至還有響亮的巴掌。

祇丹嚇了一跳,沒想到對方居然氣到動手打人。

過了好一陣子終於安靜下來,想了想,他咚咚咚地跑到浴室才又跑出來。沒多久房門被推開,離幽辰心情很好的樣子,揹著一個看起來很重的包包走進來。自從決定參賽後一直是如此,剛才明明還身為爭吵的源頭,果真是下足了決心。

待離幽辰把包包放在桌上,祇丹將剛才浸過冰水的毛巾貼在對方臉上。離幽辰一怔,看見祇丹睜大眼關懷的目光,苦笑摸著他的頭。

「沒事的,即使他們反對我也不會灰心,而且這或許是好事吧!因為這場比賽有不少知名人士會來,與其因離家少爺臨時取消比賽而失了面子,讓人知道他對音樂有興趣比較好。」

接過毛巾,離幽辰開懷地笑了:「謝謝你。」

祇丹張了張嘴想要說話,卻因對方的笑容而震住,一時無法說出口,只能愣愣看著離幽辰一邊敷著被打紅的臉,一邊整理包包。

若是回到原本的世界,代表再也見不到這個人了。

好像有點失落?祇丹摸著胸口,是因為離幽辰盡心照顧他產生的情感嗎?

如果說這就叫做感激,又太過強烈了一點。

發現祇丹的反常,離幽辰摸著他的額頭困惑:「怎麼了,你的身體不舒服嗎?」

祇丹仰頭注視對方,如果是南宮鏡對他這麼做,大概會很氣憤,認為自己被當作普通孩子了吧?

所以對他而言離幽辰是特別的?可若換成闇或是霜泉,他也不會覺得討厭。

想著想著就頭痛了起來,祇丹悶悶地說:「……我真的很奇怪嗎?」

「嗯?」

祇丹搖搖頭,鼓著臉一屁股坐在床上,離幽辰則從包包裡拿出厚厚一疊本子。

「沒什麼啦!你那些是什麼書呀?這麼厚,好像都可以拿來殺人了。」

「是樂譜。」離幽辰笑著解釋:「鏡這個人真是……木已成舟也就算了,居然都快要比賽了才想起來,既然要參賽,即使時間已經不多我也不會因此放棄,僅此一次,我想讓大家曉得我的能力、我對小提琴的熱愛,第幾名倒還是其次,只要能獲得認同,那就是件很開心的事情了。」

離幽辰帶著不同以往的一絲憂傷,祇丹看得出來他是真的很開心。

提到喜愛的事物,雙眼都發出了激動地色彩,像是在闡述夢想。

仔細想想,這好像是自己頭一次看到離幽辰這麼開心的樣子。

祇丹不太高興地拿著本子翻了起來,上面的音符看起來並沒有什麼不同,但離幽辰在訴說時,他彷彿也能看見舞動的旋律,好像一句話就能讓無生命的東西像活起來那樣。

類似的事情他曾經看過,而且是真正使用了魔法,並非單純的語言。

祇丹喃喃:「跟陛下和靈日一樣……」

看來離幽辰有這個資質,不過因為是在這樣的世界只能被埋沒了。

「你已經決定要演奏哪首曲子了嗎?」望著成堆的樂譜,他越看越頭痛。

「啊,這是當然的,畢竟時間已經不多,若不早點決定,時間會不夠用呢!所幸我在知道這件事之前就已經有了打算,接著要和鏡努力練習了。」

「可是你今天很早回來呀?以前經常放我一個人在家裡無聊。」

祇丹偏著頭,與這個人同住了一段時間,他也早就曉得對方的性格,一旦沉浸在音樂的世界裡就會忘了時間,甚至一把自己關在內室就是好幾個小時。

之前每次都要他拼命咬著褲管才終於想起來還沒吃晚餐,被發現身分後比較輕鬆,直接出聲打斷就好,他甚至做過直接蓋上樂譜的舉動。

但若是留在學校就沒有辦法了。

離幽辰尷尬地笑著:「這個……我覺得不太保險,我和鏡都沒有時間觀念,若是有預約音樂教室還好,但如果在他家練習……我實在放不下你,所以也試著改進了。」

祇丹愣了許久。

雖然離幽辰專注在音樂的世界裡就會經常忘記他,但之後總會很愧疚,想盡各種方法讓自己開心。

而且也是剛開始那陣子的事情了,現在離幽辰陪伴自己的時間倒是比玩音樂多,就算拉小提琴也會事先開扇門讓他待在一旁聽。

他每次都還沒有聽完就睡著了,離幽辰都以不會驚醒他的動作將他抱起來,怕他著涼而蓋上被子,即使恢復人身時也是一樣,他總是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回到床上的。

但也隱隱約約記得離幽辰是如何輕輕拍著他的背,甚至想像得到對方用多麼溫柔的目光注視。

想起這件事,祇丹紅透了一張臉,連忙拿起樂譜遮掩。

什、什麼啦!越想越是不自在,真是太奇怪了,這根本不像他。

離幽辰想到之前害祇丹餓肚子的事情,一逕地苦惱,沒有注意到對方此刻的神情。

「對了,我現在要去練習曲子了,你想要聽嗎?」

祇丹沒有猶豫,立刻點頭:「好。」

離幽辰又笑了,習慣性地摸著祇丹的頭髮,祇丹也自然而然地閉上眼睛。

這是他們的相處方式,祇丹不覺得有什麼不同,真是弄不懂為什麼會讓人覺得奇怪。

『如果是伴侶的話……』

想到煬煇說過的話,祇丹立刻睜開眼,發現離幽辰的困惑,趕緊一溜煙跑進內室。

見到對方以像是逃命般的速度奔走,以為是很急著想要聽自己的演奏,離幽辰無奈地笑著,將桌上的樂譜收拾好,拿著小提琴跟著走進去。

祇丹已經坐在一旁的沙發上,瞪大眼睛看著離幽辰熟練地架起樂譜架,翻開樂譜後拿起小提琴,動作優雅地拉弦。

盯著對方專注演奏的模樣,祇丹下意識晃著尾巴。

離幽辰的演奏溫柔地能滲進人心,心境會影響旋律,悲傷能獲得共鳴,不管是誰、無論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下,這個人的一定都能得到眾人的注目吧!

但他查覺到最近似乎有些改變,不再是憂鬱、深沉,還帶著哀傷,像是對未來有了一絲希望所表露的無限熱情。

雖然心態不一樣了,依然能帶來不同的吸引力。

也許本人沒有發現,然而,這就是離幽辰的實力。

聽著,祇丹不知不覺趴了下來,捧著雙頰偏頭望向離幽辰。

因為自己是這一代最年幼的魔界皇子而受到寵愛,霜泉和煬煇也處處包容,他最喜歡要求霜泉彈奏古箏當搖籃曲,煬煇則會站在一旁露出想要拉走他卻又努力忍下的表情。

霜泉會笑著安撫兩人,輕輕彈奏古箏,待注意之時他們都睡著了,最後總是演變成他們三個人一起擠在同一張床上睡到天明。

他喜歡跟霜泉撒嬌,這跟對離幽辰的感覺也是一樣的嗎?

想了想祇丹覺得累了,頻頻點著頭,雖然想認真聽離幽辰的演奏,眼皮卻越來越沉重。就像霜泉一樣,兩人的旋律都能帶來安心感,可以放心入睡。

嗯……不對,兩人是不同的。

突然,祇丹有一瞬冒出這個想法,但還來不及深思,他就沉沉睡去。

拉完一曲,離幽辰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才放下小提琴,這才注意到祇丹又睡著了,側臥著捲縮起來。

他帶著寵溺笑了,無奈地抱起祇丹,對方像是找到了溫暖,喃喃幾句後拼命往懷裡縮。

離幽辰嘆口氣,將祇丹抱回房間,像以往那樣輕輕地放在床上,替對方蓋上被子,看祇丹立刻捲起一顆球。

離幽辰輕拍著祇丹的背,露出一絲憂傷。

撫上對方的睡顏,祇丹輕哼一聲轉過身往離幽辰的方向蹭過去。

情不自禁地,離幽辰湊上去在祇丹的額頭上輕輕一吻,過了幾秒又意識到自己的行為,趕緊起身,摀著臉自我厭惡。

他怎麼可以趁人之危?什麼變得這麼無恥了?

「其實,我真的沒有要強迫你喜歡上我的意思,畢竟感情是無法強加於人的。」

不過……離幽辰摸著祇丹的頭髮,扯出難看的笑容在對方的耳邊低語。

「不過,我至少能夠許願吧?我可以……有所期待嗎?」

凝視對方毫無防備的模樣,他真的不曉得自己可以堅持多久。

最後又摸了摸祇丹的頭髮,離幽辰轉身走進內室。





「哇!比想像中還要大耶!」

當抵達目的地,祇丹率先跳下車,望著巨大的圓形建築物不禁讚嘆,若不是離幽辰趕緊拉住他,恐怕會無視於人的目光蹦蹦跳跳到屋頂去。

「哎呀放開我啦!坐在又髒又小的箱子裡這麼久我頭昏眼花,很不舒服耶!」

最後一個下車的南宮鏡忍住想朝祇丹翻白眼的衝動:「我的大少爺,我好歹是南宮家的少爺,這輛車子到底哪裡又髒又小了,能不能請你解釋一下?」

「很髒啊!一直排出好難聞的空氣,又不能盡情地到處亂跳,真不曉得你們怎麼會想坐這個,走過來就好了嘛!」如果用魔法,轉眼間就到了。

「喂,小辰,我懷疑這孩子投錯胎了,他應該去當貓才對吧?」

離幽辰不敢對用手肘推他的南宮鏡,坦白祇丹真的是一隻貓咪。

因為反對離幽辰演奏小提琴的離家不可能送對方來大會現場,因此南宮鏡在比賽當天特地接送兩人,考慮到還有祇丹,他們約在南宮家以避免被離家注意到。

想到這裡南宮鏡不禁又冒出之前就有的疑惑,究竟祇丹是如何進出離家的?離幽辰的房間不在一樓,那個位置也無法翻牆而入,就算真的能做到也會被警衛發現才是。

但兩人沒有特地說明,南宮鏡也就沒有多問。

「祇丹,別太興奮了,萬一迷路就不好了。」

祇丹擺擺手:「哎呀不會啦!我只要聞一聞就可以找到你們了,雖然很多人的味道都不好聞,髒兮兮地跟排黑氣的箱子一樣,但至少你們是香的。」

「聞味道?」南宮鏡很錯愕地指著自己:「他是說真的還是假的啊……我們是食物嗎?」

「呃……」離幽辰尷尬地笑著,大概因為是貓咪所以嗅覺很敏銳吧。

離幽辰不放心祇丹獨自一人,於是他們先把對方帶到休息室裡。

不管什麼事似乎都能引起祇丹的注意力,不緊緊拉著隨時都會歡呼跑掉,離幽辰一路上都牽著他,南宮鏡忍不住調侃「好像爸爸帶兒子喔」,被離幽辰白了一眼。直到找到休息室才將祇丹「放生」,任由對方在房間跑來跑去。

「小辰,你會緊張嗎?」

離幽辰低下頭:「這個……也許有一點吧!但我不會後悔來到這裡,說起來我應該要感謝你呢!鏡,就算結果不如預想,我也要盡我所能做出不令自己愧疚的演奏。」

「說得好!」南宮鏡拍拍他:「不要管別人怎麼說、怎麼想,最重要的是自己的想法,一味在意別人的目光,就失去了表現自我的意義了……哎呀!說起來反而是我比較緊張呢!如果扯了你的後腿怎麼辦啊?」

「那麼結束後就請客吧!」

南宮鏡大笑出聲:「好啊,到時儘管包在我身上,絕對會找一家不會令你們失望的餐廳。」

見兩人笑得這麼開心,祇丹也跑了過來,雙手握住離幽辰。

「沒問題的,我每天都在聽你的演奏啊!很好聽、很棒呢!所以要對自己有信心喔!我……呃!那句話該怎麼說呢……用我的食量發誓好了。」

南宮鏡笑得差點跌下椅子,的確是很有份量的誓言,一起去遊樂園的那天他就已經見識過祇丹的食量了,真不曉得那小小的身體怎麼裝得下那麼多食物。

被祇丹緊握手,離幽辰臉微紅,只能支支吾吾地應了聲。

真希望這雙手能一輩子握著不用放開,如果祇丹能永遠留在他的身邊就好了。

「哎哟哟……真是的。」

南宮鏡在內心吹了聲口哨,覺得自己好像是很強大的電燈泡,遺憾的是祇丹並不這麼認為,再這樣下去離幽辰只能一直單戀人家,這可不成啊!

「時間快到了,小辰你帶祇丹去位子上吧!」

「嗯,這麼說也是。」

抬頭看向時鐘,離幽辰點頭:「祇丹,我們幫你買了一個廳演奏的座位,現在就過去吧。」

「好啊!」

祇丹拉著離幽辰蹦蹦跳跳地離開房間,南宮鏡還聽到離幽辰憂心他撞到人的勸戒聲,忍不住搖搖頭,不想個辦法不行,越聽越像父子間的對話。

離幽辰牽著祇丹好不容易才找到位子,看著祇丹睜大眼環顧四周,忍不住嘆氣。情非得已真不想放他ㄧ個人在人群中,好像一個不注意就會拐走一樣。

臨走前離幽辰又勸戒了一番,不外乎是「千萬要小心」和「別跟不認識地人走了」等等,最後祇丹終於受不了說自己不是小孩子,離幽辰才離開,但仍頻頻回頭望去。

晃著兩條腿,祇丹張望著,聽著人群的聲音、走路的聲音。

「好慢喔~還沒開始嗎?」

祇丹百般無聊地晃著頭,一個孩子獨自一人很快就受到關注。

「小弟弟,你一個人嗎?」

隔壁陌生男人的搭話讓祇丹突然有種奇怪的感覺,瞥了眼對方,隨意點頭後望著舞台。

男人沒有因祇丹的冷眼打退堂鼓,不死心追問:「你也是來聽演奏的嗎?小弟弟一個人來真是厲害,要不要我幫你介紹一下?」

祇丹不想搭理男人,總覺得對方不懷好意的,然而男人卻自顧自地向祇丹攀話,滔滔不絕解釋演奏會的事情,講得祇丹都煩了。

這個人真是莫名奇妙,他很少這麼討厭一個人,可男人的態度讓他厭惡。

「不用啦!你很煩耶!」

祇丹的大叫讓男人一驚,四周的人轉頭看向他們,男人深怕被投以懷疑的眼光才放棄糾纏。

「什麼啊……只是聊天而已,做什麼大叫……」

祇丹哼了聲縮回位子,不再四處張望。

離幽辰不在這裡。

雖然他可以嗅出對方的位置,卻看不見對方,這裡全是不認識的人,就算遇到討厭的人也不知道該找誰幫忙,也不能使出魔法。

一想到離幽辰在知道自己想要看自己的表演,那高興的模樣,他就沒辦法負氣離去。

祇丹垂下頭,因為一直與離幽辰在一起,他都快忘記來到異世界的不安感了。

雖然年齡不小,但以貓族來說他卻還是個孩子,即使已經曉得回去的方法,被拋到陌生的地方,果然……還是有點害怕。

「唉……好想要去找他喔……」

過了幾分鐘演奏會終於開始了,祇丹不再多想,他不曉得離幽辰和南宮鏡什麼時候會出場,只一逕地期盼。

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明明才分開沒有多久。

其他人的演奏對他而言都相當無趣,有些人像是為了演奏而演奏,無法觸動他的心。

直到殷殷期盼的人出場,祇丹才睜大雙眼,看著離幽辰與南宮鏡走到舞台前方鞠躬,連不清楚表演禮儀的他也下意識拍手。南宮鏡走到鋼琴邊坐下,離幽辰也以下顎與左肩夾住小提琴,舉起琴弦,然後兩人以眼神示意。

表演開始,離幽辰拉起了琴弦。

已經聽過對方準備演奏的曲子無數次,但祇丹從來沒有看過在舞台上表演的樣子。

他深深地被吸引住了,不知不覺笑了出來,剛才的不快感煙消雲散。

突然,離幽辰的目光看向他的方向,祇丹心一跳,不知怎麼地覺得對方是在看自己,明明想要低下頭的,可像是被擄獲了一樣與離幽辰對視。

祇丹回過神時對方已經移開目光,他摸著胸口,感覺心臟怦怦跳動著。

無法止息,無法不去回想那樣的悸動。

一曲結束,離幽辰與南宮鏡再次行禮,觀眾席響起了熱烈的掌聲,這一次祇丹忘記了鼓掌,愣愣地坐在位置上看著兩人離去。

然後,他起身追了過去。

來到了先前的休息室,祇丹猶豫了一會,才悄悄地打開門。

裡面只有離幽辰一個人,他正將小提琴收起來,看到祇丹非常驚訝:「你怎麼先來了?我剛才已經請鏡去找你了呢!」

祇丹隨便找了張椅子坐下,一直盯著離幽辰看。

「怎麼了?這個表情。」離幽辰笑了笑:「剛才的演奏還可以吧?希望不會讓你失望。」

他張了張口,突然無法道出溢滿胸口的感觸,與那個疑問。

祇丹蹙眉想了很久,才開口:「嗯,就跟以前一樣好聽啊!很溫柔、很舒服,不過在舞台上表演感覺又更厲害了。」

離幽辰很高興,即使只有寥寥幾句,但因為稱讚的人是祇丹,他已經很滿足了。

「……真的很棒,就跟霜泉陛……跟霜泉哥哥一樣喔。」

瞬間,離幽辰心一涼。

「你說……誰?」

祇丹似乎沒有發現離幽辰的錯愕,笑著補充:「一位很照顧我的大哥哥啊!他跟你一樣,待人都非常溫柔,他經常談奏古箏給我聽,每次聽著聽著我就不小心睡著了,這也沒辦法,他很讓人安心嘛!對於這種人我總是很沒有戒心,所以經常被罵。」

雖然祇丹笑得很開心,離幽辰卻笑不出來了。

這是什麼意思?

祇丹會對他毫無防備,並非信任自己,只是跟別人很像而已?

「他人好得讓大家很擔心,總是作賤自己來成就別人,認為什麼都是自己的錯……才沒有這回事呢!我都這樣回,但他卻還是覺得他給別人帶來困擾,你說,很傻對不對?」

不斷訴說著「別人」的事情。

「你總是……這樣嗎?」

祇丹望著離幽辰,露出一抹不解。

離幽辰扯扯嘴角:「因為我跟他很像,你才願意親近我嗎?因為很像,你才會明知道我喜歡同性,卻連一點自覺都沒有,毫無顧忌地在我面前穿著隨便,甚至跟我擁抱嗎?不是因為對像是我,而只是因為我像他嗎?祇丹。」

即使並非想要將自己的心情強加在他人身上。

但知道只是替身,他還是覺得心痛。

不管做得再多也得不到回報,他可以不在意,然而,若所有的心意都被轉換,宛如另一個人的給予,叫他怎麼能接受?

「你怎麼了?」

祇丹關懷的天真語氣,讓離幽辰明白了一個很可笑、很悲哀的事實。

「喂!你沒事吧?怎麼突然不說話?」

這個人,從來沒有呼喚過自己的名字。

再也無法忍耐了,離幽辰將祇丹拉到自己面前,吻住了他。

祇丹睜大眼,沒有接受、也沒有掙扎,只愣愣地任由對方索吻。

發現他一點反應都沒有,離幽辰沉痛地閉上眼:「即使我做到這個地步,你也是毫無所覺,我的存在真的對你沒有任何意義嗎?或許哪一天你離開了,也不會再回來了吧?我早該想通了。」

他苦笑著放開,祇丹不知是否被嚇傻了,垂著頭看著自己剛才被拉住的手臂。

兩人誰也沒有再說話,離幽辰轉過身繼續收拾著,過了好一會兒,走廊傳出跑步聲,接著門被撞開,南宮鏡一臉焦急地奔進來。

「小辰,我到處都找不到小弟,你有沒有……」

看見祇丹安然無恙地坐在房裡,南宮鏡先是一愣,才鬆口氣。

「什麼嘛!原來他已經先來找你了,我還以為他自己不知道跑到哪裡去,差點沒嚇死……嘿嘿!不過哪兒也不去就先過來,兩位感情很不錯嘛……呃!」

說到一半,南宮鏡才發現氣氛十分詭異:「怎、怎麼了?鬧鬼了嗎?」

突然,祇丹跳下椅子跑到南宮鏡面前拉住他。

「你家借我住一陣子好不好?」

「什麼?今天是愚人節嗎?」南宮鏡誇張地大叫了聲:「小辰,你們在玩什麼遊戲?」

離幽辰偏過頭去:「抱歉,鏡,麻煩你照顧他幾天,還有我必須要先去一個地方,不能跟你們回去了,你先走吧。」

南宮鏡這才發現兩人真的有問題,在他忙著找祇丹時發生了什麼事嗎?

他很想過問,但祇丹拉著自己的衣角把人給拖了出去。

「真的見鬼了!怎麼你的力氣這麼大?小辰,你真的沒問題吧?喂!」南宮鏡哇哇叫著。

祇丹沒有搭理,只想快點找到出口離開這個地方。

他露出少見的沉重,手指輕輕撫著剛才被吻過的雙唇。

=======================================

終於有進展了~(歡呼
為了每個禮拜的小咪丹進度,期他都歌製了,我這樣對嗎?(哭掩
不知不覺已經寫到了第五章,下一章終於可以邁向成人階段,我等好久了吼吼吼(夠了

希望可以快點寫完上集結束,我最喜歡那一段了(噴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