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我覺得你最近的心情異常好?」

一曲結束,南宮鏡放下手,狐疑地盯著一臉神清氣爽的朋友,怎麼看都覺得詭異得緊。前些日子雖然有稍微開心些但總得說來依然悶悶不樂,然而現在都快變成陽光少年郎了,背後發光的特效肯定是他的錯覺。

其實不用想就曉得問題出在誰的身上,那天晚上離幽辰被擔心到快靈魂出竅的自己罵翻了邊,隔天就見到對方精神非常好,那燦爛的笑容讓他的眼睛都快掉出來了。

經過剛才的合奏更加確信離幽辰真的心情好到恐怖,以往溫柔的旋律居然參進了一點強硬……強硬耶!若是以前絕不會相信作風柔軟的離幽辰會有這麼一天。

嗯!可疑,太可疑了,那晚到底發生什麼事?他只曉得兩人最後合好也兩情相悅,然而戀愛應該不會讓一個人連個性都改變啊?

不曉得南宮鏡在短短幾秒內OS了一長串,離幽辰認真點頭:「嗯,總覺得已經沒什麼需要擔心的,雖然父母那裡還是未知數,但只要有祇丹在,任何困難我都可以設法克服。」

喔喔喔!居然讓從不願改變現狀的離幽辰願意踏出腳步,這就是愛情的偉大力量?

「我記得之前有人說,既然自己用家裡吃家裡住家裡,就沒有抵抗的權力?」

離幽辰低下頭:「但是我總不能委屈了好不容易願意留下來的他,只好試著跟父母談了,到必要之時,就算要將我過去所有的花費還清也在所不惜……聽起來或許很天方異談,但能做到的我想盡力去做,以我唯一的專長。」

祇丹願意接受自己、陪在身邊,他又怎麼能讓對方做地下情人?

既然要與對方在一起就不能優柔寡斷下去了。

「如果你以前也這麼想就好了……」南宮鏡無奈地搔搔頭,隨即笑了笑:「這麼說起來我還算是你們的邱比特呢!不曉得有沒有什麼好處?」

離幽辰愣了愣:「你想要什麼好處?」

南宮鏡故作為難地拖下巴:「嗯~這個嘛……我很貪心,想要東西很多,實在難以抉擇呢……啊!既然我幫你交到了可愛的小男朋友,你也幫我找個可愛的小女朋友吧!」

「鏡,只要你願意,想當你女朋友的人數也數不清。」

有位帥氣又有人緣的朋友十分辛苦,被強迫塞的言情小說和少女漫畫的情節不少出現過,最可怕的是情人節和南宮鏡生日那幾天,要求轉交巧克力和禮物倒是無防,沒有得到回音還會集體圍住並質問,以為是自己沒有教到對方手上。

第一次被圍時他深刻體會到女人的恐怖,雖然他並不是因為這樣才喜歡同性的。

「是沒有錯啦,但是都沒有像你家那隻可愛啊!某方面來說我的女人緣不好,招來的大半是花痴。」南宮鏡趴倒在鋼琴蓋上。

大概還是有少部份偷偷暗戀他的純情少女吧?但既然都是「偷偷」「暗戀」了(南宮鏡表示,語病請別在意),他怎麼可能會發現嘛!唉。

「可愛的小女朋友啊……」離幽辰很認真地想了想。

雖然那個人的個性稱不上可愛,但總比徘徊在南宮鏡身邊的花痴要好得太多,也從來沒有圍毆或責怪過他,可惜南宮鏡大概不會喜歡對方。

基於長年來的情誼,離幽辰認為自己應該知會一下才夠朋友,正想開口時,ㄧ旁的窗戶被推開,兩人下意識轉頭一看,赫然見到不應該會出現在這裡的祇丹。

「幽辰,我來玩了。」

祇丹在趴在窗口拼命招手,離幽辰嚇了ㄧ跳趕緊迎了上去,ㄧ旁的南宮鏡雙手環胸思考了幾秒,腦袋突然叮咚一聲……他發現了!他發現祇丹會直呼離幽辰的名字了!

「祇丹!你怎麼會在這裡?」

離幽辰先探出窗緊張望著四周,才看向睜大眼直直盯著自己瞧的祇丹:「你是怎麼混進來的?被發現就不好了……不,你為什麼知道我在這裡?」

「幹嘛?你不歡迎我來啊?那我走了。」

哼哼兩聲,祇丹故作不高興轉身,離幽辰連忙拉住對方。

「不不不,我沒有這個意思,只是覺得很訝異,呃!該怎麼說才好……總、總之,我絕對沒有不歡迎的異私,應該說我很高興,真的!」

自從那晚祇丹拂袖而去,讓他心慌到處找了幾個小時後,離幽辰一直很擔心會惹祇丹不快,就怕對方會再來ㄧ次負氣離去、不見蹤影,撇除魔法不談,他相信祇丹絕對有這個本事。

他不想再體會失去祇丹,以為一輩子都見不到的那種感覺了,離幽辰絞盡腦汁想這次該如何說才能平撫祇丹的不悅,想得眉頭都皺起來了,冷汗也不斷滑落。

看離幽辰苦惱成這個樣子,祇丹就算有再多的不高興也煙消雲散,更何況他本來就沒有生氣,想想自己也真是壞極了,忍不住大笑出聲。

「開玩笑的啦!你怎麼還是這麼阿呆,還以為終於有點進步的。」祇丹拍了他一下:「我在你身上作了點手段才找得到你的啦!如果不是這個世界烏煙瘴氣的,這麼點距離用聞的就能找到了,哪裡需要這麼辛苦。」

離幽辰不知所措,雖然不明白怎麼回事,但看到對方笑了也放下心來,大概猜得出所謂「手段」是指魔法,不過「這個世界」是什麼意思?

他知道祇丹有時會用奇怪的詞語,也就沒有多加在意了。

「別一直站在外面吧!快進來吧,如果被發現會有很多麻煩。」

聞言,祇丹卻沒有像以前跳進來,猶豫地看著不高的窗台思考了許久,才ㄧ臉下定決心並以詭異的姿勢爬上去,看起來非常辛苦。好不容易跪在窗台,他緩慢地向前傾,正要將右腳踏在地面上卻重心不穩摔下去。

所幸離幽辰原本就在前面,祇丹才能撲倒在對方身上,免於跌撞在地面。

「祇丹!你怎麼了?」

抱著祇丹,離幽辰鬆口氣,剛才那短暫的一幕嚇得自己心臟都快跳出來了,他趕緊查看祇丹有沒有哪裡摔傷。

「沒事啦!」

全身靠在離幽辰懷裡讓對方親暱地碰觸,祇丹說得咬牙切齒:「還不都是你的錯!老是對人家這樣那樣的,害我屁屁好痛,才會連這麼點高度的窗戶都爬不進來,氣死我了!都不能到處亂跳了,一跳就痛。」

離幽辰紅透臉,自從那晚有了肌膚之親後,三不五時就想抱抱對方,因為祇丹幾乎沒有拒絕就放肆了點,這句指控才讓他曉得真的令祇丹太過勞累了。

他從不曉得那種事就像毒癮,一旦染上了就難以戒掉。

想到昨晚祇丹是如何哭泣並迎合自己的,離幽辰一時氣血上湧,立刻摀住鼻子。

冷靜冷靜,他還在學校,千萬不可以亂來。

「這裡就是音樂室啊?」

無視於離幽辰的自責與努力自制的模樣,祇丹環顧四周,跟原本的世界很像,但果然沒有那麼高級。因為在那裡雖然會使用鋼琴或小提琴等樂器,但有資格享受的只有貴族,而且絕大多數都是舞會時演奏,一般祭典都是使用比較簡單且便宜的樂器。

祇丹好奇地到處看,這才看見翹著腿,一臉受不了的南宮鏡。

「耶!原來你在這裡喔?幹嘛不出聲?」

南宮鏡白了他一眼:「你以為我不想嗎?但兩位剛才培養出我完全無法融入的氣氛,我這個超級大電燈泡怎麼好不識相打斷啊?」

這兩個人簡直目無旁人,祇丹也就算了,離幽辰剛才肯定一度忘記自己也在場的事情。他錯了,這個損友,果然有了情人就忘記他,而且……媽呀!他總算知道離幽辰為何改變,原來他們早就有了「更進一步」的關係。

不過離幽辰也確實該強硬了,面對家族壓力都逆來順受的樣子他早就看不下去,就算生之父母用之父母,也不代表能任由他們為所欲為,連未來和伴侶都想操控。

祇丹吐吐舌頭:「不想看的話就也交一個嘛!省得一天到晚慾求不滿又露出哀怨,還拼命放出別人礙眼的眼神。」

「你們的戀情好歹我也有幫過忙,你說話不能客氣一點嗎?」

「那個跟這個是兩回事啦!不代表你可以把他借走那麼多天。」抱緊離幽辰,祇丹一臉示威的模樣。

想到當音樂比賽初選結果公布並知道可以進入複賽,離幽辰高興的表情,他可是體諒對方才忍耐,但連續好幾天都晚回家,就算回家也在練習小提琴,他也會受不了的。

才不要兩人難得的相處時間只有做那種事呢!才不要!

他堂堂的大男人(自認)願意把身心交給人家,離幽辰也要付出相對的回報才行……換句話說,他無聊的時候一定要帶他出去玩啦!

「真是忘恩負義的小鬼。」

南宮鏡嘖了聲:「小辰,我看今天的練習到此為止了,你快帶小祖宗離開吧!免得閃得我都想吐你槽了,快快,快走不送。」

「呃……不好意思,那麼改天再合奏吧。」離幽辰抱歉地笑笑。

好不容易才約到音樂室練習,他也知會過祇丹,沒想到對方還是跑過來了。

下次還是在南宮鏡家裡練習好了,雖然兩人同樣身世顯赫,但父母認為是南宮鏡帶壞自己,而且兩人同性也無法締結良緣,依然不喜歡南宮家,所以他才盡量避免。可若是在那裡,祇丹就能光明正大留下來了。

想到祇丹也是被冷落了好幾天才任性起來,離幽辰也很慚愧。

知道可以離開,祇丹拉著他的衣角:「走吧走吧,帶我去玩,一天到晚待在房間裡我都無聊死了!」

而且他也想了解這個世界,決定要留下來就不能什麼都不曉得。雖然以前有與闇聊過,但那畢竟跟親自走遍並熟悉是不一樣的,他希望盡快找到自己能做的事情,不要拖累離幽辰。

「好好,等我一下喔。」

「咦?等等,你的手怎麼了?」

祇丹一怔,衝上前一看,這才發現離幽辰的右手居然包著繃帶。

離幽辰苦笑:「被球打到了而已,只是小事,不大礙的。」

「你還要拉小提琴耶!手受傷了哪裡是小事,好歹也要關心自己一下啦!」

祇丹氣急了,離幽辰總是對自己的事情不甚在意,他受點傷就緊張個半死。

什麼嘛!也該轉換過來以他的立場思考一下啊!

南宮鏡聳聳肩:「體育課的時候,隔壁班有人不曉得為什麼把球踢到這裡來,真是有夠莫名奇妙的,不過老師只當作是意外啦!……雖然我很想把對方做掉,好樣的意外,完全相反的方像耶!」

祇丹認真點頭,哪裡不傷居然傷到手,對方就算殺千刀也不夠。

仔細盯著傷口,祇丹不知怎麼的覺得有點不太對勁,忍不住湊上去聞了聞……嗯,血絲的味道不意外,真是詭異,為什麼會感到奇怪?而且好像跟之前被他打趴的男人很相似。

他拍了拍頭,一定是離幽辰處之泰然的模樣害他氣到想多了。

「你們小題大作了,我不認識對方,怎麼可能是刻意的?」

而且踢球的人是男的,應該不會是南宮鏡的粉絲……離幽辰默默補充,見兩人都露出殺氣騰騰的表情,他搖搖頭,趕緊安撫祇丹並動作迅速地收好包包。

避免祇丹再次喊痛,這次他很體貼地先跨出去才將對方抱到窗外。

望著朋友被祇丹拉著離開,還聽見離幽辰勸對方別跑太快不然會撞到等等,兩人親密的樣子讓南宮鏡好羨慕,他花心只是找不到喜歡的對象而已,也從沒染指過良家婦女,什麼時候才能有這麼可愛的小女朋友呢?

唉!人生無常,世事難料。





「祇丹,你想要去哪裡玩?」

離幽辰望了手錶一眼,距放學時間早已超過一兩小時,可能無法走太遠,太晚回去只怕又會招來一頓毫無意義的責罵,挨罵不要緊,他只擔心祇丹會被發現。

上次的宴會父親對祇丹留了心,有意找到的樣子,他也有向祇丹坦白。

既然祇丹說不要緊,有人觀察一定感覺得出來,那現在應該不用擔心被跟蹤吧。

「去哪裡都可以啊!只要跟你在一起,哪裡都好。」

他只是不想窩在家裡當米蟲而已,但這也是因為自己的存在不能讓離家知道,又不清楚這世界的一切所致。

「這、這樣啊……」離幽辰紅著臉。

祇丹的言行都十分直接,一點也不會裝模作樣,老是令他措手不及,但他就是喜歡對方這樣的個性,相處起來十分輕鬆。在現今這苟延殘喘的殘酷世界,祇丹的存在就像是黑暗裡的一盞明燈。

希望能讓對方開心,頭一次擁有為他人付出的想法。

望著祇丹,離幽辰意識到對方一直穿著自己過去的衣服,雖然那裡並非玩樂的地點,但難得有這個機會,他想幫祇丹增添幾件。

「我們去百貨公司買衣服好嗎?」

「可以啊,可是為什麼?這件還很合身的說,還有百貨公司是賣衣服的地方?」祇丹拉拉領子,不覺得有哪裡不對。

「是這樣沒錯,但那畢竟是舊的,我想幫你買幾件新衣服,另外,百貨公司不只賣衣服而已。」

祇丹似懂非懂:「喔喔……但是你的錢足夠嗎?如果欠了更多債怎麼辦?」

他記得自己問過這方面的事情,依照離幽辰的死腦筋,肯定會開始計算欠了父母多少錢,包括這次的費用,他可不要在還無法賺錢的時候給人家添麻煩。

「沒問題,我有自己的錢,多虧以前鏡經常擅自幫我報名比賽,獲得了不少獎金,我幾乎沒有怎麼用,結果累積了一筆可觀的財富。」

當然,對有錢人來說那麼一點錢不算什麼,但對自己而言,都是辛苦獲得的。

離幽辰牽著對方,兩人看起來就像一對兄弟,也因此沒有任何人投以好奇的目光。第一次逛這個地方的祇丹在踏進去的瞬間果然雙眼發光,一副就是想要到處亂跑的樣子,他搖頭嘆氣,不禁覺得自己有先見之明真是太好了。

「幽辰幽辰,那是什麼?大熊先生耶!」

「嗯?」

順著祇丹指著的方向望過去,看到一個穿著大熊布偶裝的人拿著氣球分發給小朋友,祇丹歡呼一聲放開手飛撲過去,根本來不及抓住。

「祇、祇丹,等等!」

但祇丹才不管他,應該說根本沒有聽見離幽辰為了不引起注目,刻意壓低聲音的喚聲。

飛奔到大熊前面,對方瞧見他眨巴眨巴地盯著氣球,充滿著期待的目光,也遞了一個過去,祇丹笑開了臉和對方握手,只差沒有稱兄道弟了。

蹦蹦跳跳跑回離幽辰身邊,祇丹獻寶似地揮著氣球:「你看,大熊先生給我氣球,還和我握手喔!正好是橘色的耶!」

離幽辰無奈地笑了:「那真是太好了,走吧!時間已經不多了。」

帶著祇丹找到男裝店,他對衣服沒什麼興趣,離幽辰東挑西挑的時候他在一旁開始玩起氣球,總是故意放開讓它飄升幾秒後,猛地一躍抓住。

「祇丹,你喜歡襯衫還是POLO衫?」拿著兩套衣服,離幽辰轉頭問著。

「衣服只要好穿就好了啊!蘿蔔是什麼?蘿蔔形狀的衣服嗎?好像很有趣耶!」

「呃……那就試穿這件好了,祇丹,那間房可以換衣服,氣球我先幫你拿著。」

面對店員訝異的目光,離幽辰不好意思地隨口敷衍了幾句,他們大概無法想像祇丹居然連POLO衫都聽不懂吧。

「喔喔。」

祇丹一臉可惜地把氣球交給離幽辰,拿過衣服蹦蹦跳跳地跑進試衣間,沒幾秒就跳出來,離幽辰不意外看到對方衣服沒有穿戴整齊。

苦笑著幫他拉整齊並扣上領口的釦子,離幽辰將人拉到鏡前:「你覺得怎麼樣?」

「不錯啊。」千篇一律的回答。

「黑色好像太暗了點……但是大小倒是蠻合適的。」翻出後領看了眼尺碼,離幽辰對店員說:「麻煩在拿同樣大小不同色系的衣服出來好嗎?」

祇丹就這樣任由離幽辰幫自己挑選衣服,他只要在需要時換上,再說句「不錯啊」就可以了。雖然覺得買衣服很無聊,但一想到那是離幽辰的心意就很滿足。

買了三四套認為差不多了,離幽辰便決定結帳。

祇丹不曉得這裡的錢跟原世界比起來是多少,但瞧見店員嘴角揚起的程度,他可以肯定絕對不是一筆小數目。

「幽辰,這花了你不少吧?」

他還是有點良心不安,雖然一直在用別人的錢,現在才來說這個已經太晚了。

「嗯,沒關係,這是我願意的。」

摸摸祇丹的頭,離幽辰笑了:「這是我第一次為一個人付出,一想到就開心得很呢!」

「……你真是奇怪的人耶!哪有人花錢還這麼高興。」

「因為我喜歡你啊。」離幽辰笑著說:「因為喜歡才願意這麼做的,這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只想看到你的笑容,能讓你開心是我的榮幸。」

祇丹愣了愣,哼了聲撇過頭。

雖然離幽辰看不到祇丹此刻的表情,但也猜得出對方肯定是紅著臉露出倔強,他笑得更開心了,交握的手牽緊。

夜晚十分涼爽,真不可思議,曾幾何時這令他孤單的風竟變得這麼舒服了?

他想,自己這輩子大概都捨不得放開這隻手了。

「啊,你是離家的孩子?」

兩人聞聲看過去,一名中年人驚訝地望著他們:「真的是你,我還以為認錯人了。」

「叔叔,好久不見。」離幽辰收斂笑容,禮貌地打招呼。

祇丹氣得鼓著一張可愛的臉,離幽辰好看的表情都被這個大叔破壞了,溫暖的氣氛也變得凝重。

他露出的敵意太明顯,讓中年人將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

「這孩子……不就是上次宴會出現的那位,南宮家的遠親是嗎?」

「是的。」離幽辰放開手並拍著他的肩:「祇丹,不可以沒有規矩,快向人打聲招呼。」

祇丹很不高興,不想向敵人釋出善意,但他知道離幽辰是為了自己好才故意這麼說的。

「你好。」

中年人觀察兩人的互動:「我從來沒有聽過南宮有外國遠親,名字也真是奇怪,該不會是哪一位在外面……呵呵!你也知道的,男孩,這種事或多或少都會有一點,這位應該也是這麼來的吧?不被男攻承認而貶為庶民也是可以想像的。」

離幽辰不著痕跡掩飾濃濃的厭惡,假意地微笑:「您說的我都可以理解,但祇丹是好孩子,他的身份是南宮直系少爺南宮鏡承認的,希望您謹言慎行。」

「南宮鏡?唉!我知道你們是青梅竹馬,但你也知道那孩子的個性實在是不認真。」

「即使如此,他的能力相信您也有親眼目睹過。」

離幽辰說的是過去南宮的產業曾埋伏著一名洩漏機密資料的間諜,當時是南宮鏡在千鈞一髮之際救回南宮家。

發現離幽辰的口氣有點不快,中年人尷尬地咳了幾聲:「也是,南宮大少爺是有些本事,哎呀!我還有要事,先走了。」

「是的,您請多保重。」

離幽辰笑看著中年人離去,待見不到對方的身影後才沉下臉來,中年人是父親生意上的夥伴,一想到以後換成自己要與對方合作,不免有些抗拒。

但是為了自己,也為了祇丹,他必須忍耐。

他轉過頭,看見祇丹偏著頭,好像看到了什麼驚奇的事。

「怎麼了?」

「幽辰,你剛才好帥喔!」

「呃?」突然被稱讚,離幽辰怔愣,祇丹毫無保留的崇拜目光令他心慌。

「我還以為面對那討厭的大叔你會一直保持沉默呢!沒想到還出言反擊,我從來沒看過你這個樣子,超帥氣的耶!」

「這……沒有的事,我只是太生氣,因為他把你和鏡說成那個樣子。」

帥氣?離幽辰不敢相信自己會被心上人這麼說,胸口溢滿了喜悅。

他一直想要成為祇丹的依靠,能成為對方的避風港。

「你不生氣嗎?」

「不會啊!我反而覺得很有趣,比他拐彎抹角說自己有一堆女人和私生子還好笑。」

祇丹聳聳肩,庶民也沒什麼不好,錢少但是自由得多嘛!而且他在這裡確實沒身份沒地位,但在原本的世界可是國王呢!比中年人富有更多。

「而且大叔怎麼說我都無所謂,隨便他浪費口水,只要幽辰你幫我說話我就滿足了喔!」

「是嗎……」

離幽辰又露出原本的開懷:「那,我們回家吧。」

「好啊!」

兩人對視,笑得十分開心。

回到離宅,祇丹照慣例先躲在巷角用魔法讓自己隱身,再潛進離家跳到房間從窗口進去,他不禁覺得在普通世界使用魔法變得好像在犯罪一樣,進出離家這麼多次都沒有被人發現。

如果離幽辰能搬出家裡就好了,但花費肯定很大的,自己到底能做什麼賺錢還是沒有頭緒。

祇丹先現出原本的模樣,才坐在地上發呆,離幽辰明明比自己早進門,怎麼到現在還沒進來,他伸直了耳朵探聽門外的動向,隱隱約約聽到怒罵聲。

「又在罵了啊……那位大叔真的很討厭耶!好想教訓他喔。」

但對方好歹也是離幽辰的父親,祇丹一臉遺憾,他只曉得離幽辰基本上不太會反抗家裡,出自於親情還是有其他原因就不清楚了。

過了快一個小時離幽辰才沉著臉走進房裡,一開燈就看到祇丹睜眼望過來的模樣。

「幽辰,你不要緊吧?討厭的大叔又說了什麼?」

「嗯……因為我跟他提到婚姻的事情,我希望這件事由我來做主,結果惹得父親不滿了,雖然對方已經算是不錯的人選了,就各方面來說……若不是我已經喜歡上你,可能會答應也不一定吧,雖然以之前的情況就算不是那一位,我也不會有二話。」

「喔喔,對方是怎麼樣的人?」

祇丹很好奇,離幽辰不會說人壞話但也很少會稱讚一個人。

「這個……很難說呢,我只能說富家少女的缺點她都有一點,但絕非壞人,而且她也不會同意這樁婚事的。」

「為什麼?」

離幽辰無奈:「因為她也有喜歡的人啊,我會發現這件事是在很意外的情況下。」

「喔……有錢人家真的很辛苦呢!什麼事都不能自己選擇。」

祇丹偏著頭,原來他們八皇子真的很幸福,父王和母后都不會擅自決定他們的未來……嗯,碧羅西是例外吧。

雖然繼位一事表面上看來是被強迫的,但真正同意的還是自己,若他們之間有誰不願意,前代國王們也不會逼迫的吧?他們只是因那麼年幼就成為國王而有點不滿罷了。

他不知道其他人的情況,但其實自己並沒有那麼想成為國王,只是沒有其他想做的事情而已,當霜泉和煬煇都同意了才決定與兩人一同守護魔界,若沒有遇到離幽辰,他還沒有這麼想留在一個人的身邊、仔細思考能付出什麼過。

「那,你打算要怎麼做?都和自己的爸爸把話攤開來講了不是嗎?」

「這個……我剛才也對他說了,但不曉得父親會不會同意……」

離幽辰曉得自己一旦拖離家族的保護,就是個毫無身世背景的一般人,連養活自己都不容易,更何況是保護心上人?

跟父親談過後,他才知道過去的想法太幼稚了,失去一切他能得到什麼?

不如利用限有的資源與對方談判,而他的籌碼就只有自己。

「我不會放棄音樂,但我決定以家族企業發展作為獲得自由的籌碼,給定期限,我會作出出色的成績,同時在音樂界闖出屬於自己的天空,我知道這不容易,可這已經決定的事情了。」

他的人生還那麼長,等嚐過心酸血淚後再開始專注發展他的才能也不遲的。

「父親雖然生氣,但我既然願意為家族盡力了,他應該有機會作出妥協。」離幽辰嘆氣:「祇丹,我這樣選擇,你……可以接受嗎?原本答應盡早讓你獲得喘息,畢竟你在這個家不能露面,一定很辛苦吧?」

祇丹望著離幽辰,似乎在害怕自己會不同意。

自己的言行舉止會帶給另一個這麼深刻的影響嗎?瞧他露出這麼緊張的表情,就像隨時會被拋棄的人一樣,明明真正需要擔心的是來到異世界後,不是國王、亦非貴族,一無所有的自己。

對了,過去也有這麼樣的人,一個太過深愛他,被詛咒而自殺的少女。

然而對於那人他只是為對方難過,不會有像現在疼到骨子裡的心酸感受。

於是,祇丹身出雙手環住離幽辰的頸部,輕輕一吻。

「可以啊,這是你認真思考後作的決定嘛!沒有什麼不能答應的,而且你也不用太擔心我,我可是會魔法的喔!絕對不會被人發現的。」

離幽辰也笑了,有了祇丹的支持,什麼煩惱都消散了,甚至有不論出現什麼樣的困難都能輕易解決的想法,真是不可思議。

祇丹的雙眼十分澄澈,離幽辰一震,撫著他的臉頰許久,再次吻住了他。

這一次不是安慰的吻,而是更強硬、帶著占有的意味,兩人以舌頭索求著彼此,沒一會兒,離幽辰就將他壓倒在床上。

他知道離幽辰想要什麼,但沒有拒絕。

即使只相處短短的時間,他也曉得對方有多麼喜歡自己,願意用自身的一切交換,想盡辦法寵他愛他。

自己大概再也找不到這樣的人了吧?

輕舔著祇丹的脖子,離幽辰忽然嘆氣:「如果……每個人其實都遺失了碎片,那麼你是否正是我一直在找尋的?」

「幽辰?」

「祇丹,你會永遠留在我身邊吧?」

祇丹愣了愣:「當然呀,你是怎麼啦?」

「不,沒什麼。」離幽辰搖搖頭,自嘲著。

他不想特別尋求祇丹的過去,他相信不論祇丹是誰,自己的心意都不會改變。

可即使一再得到保證,為什麼當他看見祇丹純真、彷彿什麼也不知曉的表情,還是會覺得對方總有一天會離開?

離幽辰閉上眼,以強硬的擁抱消除那份不安,覺得這樣的自己真是惡劣至極。

受傷的手又疼了起來。




「找到祇丹陛下的位置,氣息也連接上了,接著只要動用所有的魔法師將大門打開,我們變會前去贏接陛下,然而這也是一向風險,請各位記住千萬不可以斷了魔力的釋放。」

聽見大祭司的命令,眾魔法師認真點頭,再次彼此確認魔力輸出的交接時間。

霜泉鬆了口氣:「太好了,祇丹終於可以回來,這段時間我真是擔心級了。」

「嗯……」

煬煇倒是不像霜泉那般開心,皺眉沉思著。

「煬煇?你怎麼了,祇丹要回來了呢!你別同我擔心了,一定不會有事的。」

「不,陛下,我只是在想……」頓了頓,煬煇搖頭:「不,請當我沒有說是也。」

霜泉露出困惑,但下一秒大祭司便向他確認在魔法師無法分神保護之下,貓族的戒備問題,他也就沒有餘力問清楚剛才的猶豫。

撇開頭望著窗外,煬煇的神色變得凝重。

祇丹真的願意回來嗎?

=======================================

不知不覺小咪丹文已經寫了快六萬字了!!!!!!
大概再兩三章就可以結束(上集)了吧XD
瘋狂趕完上集是我前陣子突然的衝動,感完後就要乖乖填遊戲坑了(噴

這章本來有糟糕的,一開始那裡,時間算來是上一章的隔天
不過想想還是算了=3=但是早晨那段我總有一天要寫就是了(自己很喜歡~
是說這章以為不會有很多字,結果當我注意到時已經九千了...(掩

希望趕快寫完上集O_Q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