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課時間,操場上都是學生喧鬧的聲音,班上同學兩三人為一組練習排球,離幽辰則拿著水瓶坐在樹蔭下。他的體力不算太差但也沒有好到哪裡去,偶爾會在課程還未結束時就撐不下去,但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累得快要動彈不得。

最近身體老是不舒服,該不會是感冒了吧?

離幽辰摸著額頭一會才放下並嘆氣,自己測量根本不準的。

突然,一個冰涼的物體碰觸到他的臉頰,離幽辰嚇了一跳。撫著臉轉頭一看,才發現是拿著一罐冷飲,露出得逞賊笑的南宮鏡。

「小辰,你沒事吧?頭還很暈嗎?來,這個給你喝,應該會舒服一點。」

「啊,真是多謝了。」離幽辰接過飲料小啜了一口,果然有舒服些。

南宮鏡笑了笑,大剌剌地一屁股坐在旁邊,打開另一瓶飲料仰頭灌了好幾口,露出一臉暢快,這麼悠閒的模樣讓離幽辰很困惑。

「鏡,你怎麼不去練習?在這裡偷懶沒問題嗎?」他是因為身體不舒服不得已才偷閒休息片刻,南宮鏡可不像自己那般體弱。

南宮鏡聳聳肩:「有什麼關係?老師又不在,而且大家也沒有多勤奮啊!只是拿著球在聊天而已,雖然打球很有趣,但要我打到汗流浹背我可受不了,好男人是不能留下體臭的喔。」他可是很愛乾淨的。

離幽辰無奈地笑笑,果然是他會說的話。

「對了,你和家裡那隻小貓處得還好嗎?」

南宮鏡會這麼形容是單純覺得對方就像一隻貓,完全不曉得自己一語道破,自從第一次這麼形容時,離幽辰還抖了一下,以為發現了祇丹的身份。

「託你的福,過得不錯。」

南宮鏡偏著頭:「朋友,是我的錯覺嗎?你好像有點意見?」

「不是的,只是……他好像隨時都有可能離開,有時候我會有這種感覺。」

離幽辰握緊飲料罐,發現南宮鏡沒有回答,只是直直地看著他,他連忙揮手:「我知道自己想得太多,祇丹答應過我會一直留在這裡的……但我有時候還是會怕,祇丹好像會到一個……我永遠也去不了的地方。」

尤其是當祇丹笑著答應會永遠留下,那種感受就更深刻。

「這種想法你有跟他講嗎?」

離幽辰無奈地搖頭:「我怎麼可能跟他講呢?好像不相信他才要質問一樣,若只是我過度不安,對他實在太失禮了。」

南宮鏡搔搔臉,但是由旁人來問應該就沒問題了吧?離幽辰的直覺一向很準,不需要任何根據,也許他要找個時間跟祇丹私下談話。過去他不追究對方的身份是因為知道他沒有惡意,但這個情況就不一樣了。

真是的,這兩個人真會給他添麻煩。

「好啦!既然覺得是自己多心就別想了。」南宮鏡笑著拍拍他:「咱們來連點快樂的話題吧!剛才說到哪裡?……喔喔!好男人是吧?朋友,我馬上來傳授你秘訣。」

曉得對方刻意轉移話題的體貼,離幽辰笑了笑,接受這份好意。

南宮鏡開始滔滔不絕闡述如何作個好男人,即使離幽辰什麼也沒回應也不在意。相處多年,離幽辰早已習慣那非常有「個人風格」的論點,只是他實在不明白,怎麼才恍神個幾秒,就變成在解釋如何搭訕可愛女孩了?

他搖晃飲料,蹙眉並揉著太陽穴,頭好像有點昏,該不會是太陽曬太久而中暑了?

這麼點時間就接連發生身體不適和暈眩,離幽辰很認真思考活到十七歲才考慮增強體力會不會太遲,可再不鍛鍊是很丟臉的,他可不希望一直讓祇丹擔心。離幽辰想了想,也許可以請教號稱鐵打不死身的南宮鏡。

「小辰,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發現對方神遊太虛了,南宮鏡忍不住推推他。

「嗯,有啊。」離幽辰回得不是很真誠。

只從哪些牌子的香水可以消弭討人厭的體臭,聽到做人要非常紳士,不管女伴說什麼都是對的,且務必盡力滿足人家才能誘拐那裡。

「你騙人,這麼多年的朋友可不是當假的,只要觀察眼神我就知道你是不是恍神去,我敢保證你絕對只聽到了一半……不,搞不好連一半都沒有喔!」

嗚哇!好受傷,虧他為了讓對方打起精神,拼命將自己私藏的攻略大法通通貢獻出來,結果離幽辰根本就只想應付他而已。

南宮鏡哼哼兩聲,立刻伸出手往離幽辰最怕癢的地方襲去,離幽辰一邊笑到不止一邊制止他,頻頻求饒,兩人打鬧的聲音引起幾位男同學的注意,他們對看一眼後偷偷將球丟過去,被反應迅速的南宮鏡一手接住。

「喂喂~你們這些傢伙,搞謀殺啊?」

男同學們走過來調笑:「南宮鏡,你才上課時間不認真,跟離幽辰在鬼混什麼啊?人家是身體弱,你這個超級大蟑螂可別趁機偷懶啊!」

「說什麼超級大蟑螂?有我這麼帥的蟑螂嗎?」

說著,南宮鏡站起身,擺出自認最帥的姿勢,卻馬上遭來眾人的大笑,不外乎是「你搞笑啊」、「噁心死了」、「別獻寶」等等,沒有人表示支持。

覺得自己的帥氣遭到藐視,南宮鏡十分不甘心,用力把球丟還回去並下了挑戰書。

「你們這些傢伙,馬上來單挑吧,我要把你們全部人都打趴,誰要先來?」

「好啊好啊!贏的話我們輪流給你當傭人使喚一天,但輸的話你要請客喔!」

其他人馬上跟著叫囂「請客」、「請客」,南宮鏡哼哼兩聲跑過去奪走剛才丟過去後被接住的球,以食指轉了好幾圈,眾人便開始你來我往、來回丟球攻擊。

離幽辰在一旁看著他們,很是羨慕,南宮鏡無論跟誰都能快速打成一片、帶動氣氛,一直都是注目的焦點。同樣都是有錢人家庭出生,同學們都覺得離幽辰難以相處,總是刻意保持一段微妙的距離,不像待南宮鏡那般熱絡,對此他有些遺憾。

想要改變這樣的自己,可卻僅止於希冀,也許是因為過去他的內心深處斷定無法一輩子留在音樂界,就算與眾人打好關係,總有一天也會付諸流水,變得毫無意義的吧?

「嗚!」

突然,離幽辰一陣頭痛,腦袋嗡嗡作響。

這個狀況出現得太突然,他不曉得該如何反應,不禁雙手抱著頭,然而手卻也開始抽痛,除了一陣陣的麻癢外,不時還有彷彿火燒般的劇痛,好像被什麼給侵蝕了一樣。

「喂!你們把球給打到哪裡去了啊?」

而另一邊,與南宮鏡對打的男同學不小心將球給用力擊偏,球快速朝離幽辰的方向衝過去。南宮鏡嚇了一跳,眼看球就要砸向離幽辰,但對方在被擊中的前一刻往旁傾倒,昏了過去,球則撞上後方的牆壁,掉落在樹叢裡。

沒想到離幽辰會昏過去,南宮鏡跑向他扶起身:「小辰!喂!你沒事吧?到底怎麼了?」

可對方卻怎麼樣也搖不醒,還頻頻出汗,看起來很痛苦,南宮鏡伸手探向他的額頭……好燙!難不成是中暑了,在這雖然有陽光卻很舒爽的天氣?

以為是自己闖下的禍,剛才丟出球的男同學看起來有些不知所措。

「呃……南宮鏡,他的情況怎麼樣?不不不會是我害的吧?」

「不是啦!你球根本就沒有打到他啊!如果是的話我早就給你左右鉤拳了。」南宮鏡白了他一眼:「他的情況不太好,反正已經快放學,保險起見,我請家裡的人提早接我把他送回去好了,你們幫我們兩個請假喔。」

男同學點頭如搗蒜,離幽辰忽然昏厥嚇到他了,只要不是他的錯,做什麼都願意,請假這點小事又算什麼。要曉得離幽辰再如何和善,畢竟還是有錢人,鬧出了什麼問題,追究下來他這個小平民一輩子也償還不起。

南宮鏡拿出手機講了一會兒,交代完後,抱起離幽辰往保健室走去。

沒有注意到有個人悄悄地尾隨他。





祇丹睜開眼睛,維持捲曲在棉被裡的姿勢打了個呵欠,揉揉眼後才轉頭看向時鐘。

「嗚哇!沒想到都已經下午,我睡得越來越晚了,再這樣下去不就變成米蟲了嗎?」

他做起身伸伸懶腰,隨即皺起眉頭,身體劈啪劈啪作響的,屁股也麻痛得緊,雖然已經不像第一次那麼痛,而且每天早上離幽辰也會先幫他梳洗過去才去上學,但昨天對方不曉得怎麼的比以往更霸道地索求他,在昏過去前好像還有說了什麼,不過他忘記了。

一想到自己昨天是怎麼迎合的,祇丹拍拍臉……哎呀羞死人了。

雖然他不討厭做這種事,不過每次都好累,在同伴中他的體力只比死對頭鳳麟差了一點,想不到會對肌膚相親束手無策,身體痠痛不止。

叫離幽辰再帶他出去玩彌補他好了,祇丹很滿意決定,跳下床跑到浴室在去梳洗一遍才神清氣爽走出來,先消去耳朵尾巴才打開衣櫃拿出離幽辰為他買的衣服,喜孜孜地套上去。

「很好,沒有破綻。」

祇丹照著鏡子拍拍胸口,拿起每天都會放在桌上的生活費,偷偷從窗口離開覓食去。

自從離幽辰發現祇丹的身份,為了在自己出外時祇丹也能填飽肚子,會在冰箱塞一堆不需要經過太麻煩處理的食物,甚至會改他潛能夠出門吃點不一樣的。

所幸祇丹只是這個世界的常識有些不足,對於如何花錢買東西倒是有個概念,離幽辰只要教他幣值和認識環境就好。

來到商店街,祇丹二話不說奔到最愛的熱騰騰麵包店,雖然他已經有錢可以購買,但那可愛的模樣總是會免費得到更多,經過一段時間相處她也跟那些媽媽們熟路起來,大家都很喜歡這麼討喜又懂事的孩子。而祇丹很現實地認為只要有東西吃,偶爾被當作孩子也沒關係。

咬著麵包,祇丹到處閒晃,最近他都會趁這種時候去了解這裡並找到自己能做的事情,他甚至開始思考自己是否該學些專業技能,不過也知道那都是要花錢的。

「果然還是要先賺錢啊……先打工好了,等幽辰回來再跟他討論。」

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祇丹終於了解這句話的偉大真理,他就算知道如何管理一族,來到異世界也變得毫無意義了。

「該怎麼辦呢……哎?」

在祇丹低下頭煩惱時不小心撞上人,祇丹摀著頭一看,有三個人擋住他的路,因為大白天身穿斗篷,一身黑引起眾人的注目。祇丹左看看、右看看,三人都沒有離去的意思,這些人該不會找他有事吧?

「你們是誰啊?先說好,我剛才可不是故意的喔!」祇丹聳聳肩,如果要找碴他是不怕啦!反正也不會輸,只是擔心會給離幽辰帶來麻煩而已。

但是三人卻沒有找碴的意思,彼此連眼神示意也沒有,非常有默契地在大街上同時下跪,這麼樣的大陣仗讓所有人全部看過來,祇丹則嚇了很大一跳,驚恐往後跳開。

三人沒有一絲尷尬,齊聲高喊:「陛下,屬下來迎接您了。」

祇丹只花了不到一秒就理解整個狀況,也瞬間明白這些人的身份……要命!他們怎麼在眾目睽睽之下就把他的身份詔告天下,還說得這麼大聲,快把他給嚇出心臟病來了。這裡可不是貓族,是全然陌生的異世界。

「你們是誰啊!大白天的不要亂認人,我不認識啦!」

說玩,祇丹轉身就跑,離去前也不忘用心靈溝通叫三人偷偷跟上來,還命令不准光明正大跟讓人知道他們在追自己。

迅速找了一個平時不太會有人經過的小巷鑽了進去,祇丹拍拍胸口,明明只跑了這麼一點路,他卻因為剛才的驚嚇而跑得氣喘吁吁。

沒過幾秒,三人再次現身在祇丹面前。

「喂,你們把斗篷拿下來。」沒有人行注目禮,祇丹立刻擺出大剌剌的姿態。

三人聞言照做,當他們拉下斗篷,祇丹才曉得他們的身份,其中一位居然還是大祭司。祇丹知道這傢伙雖然很忠誠但是老頑固,實在不懂得看場合,忍不住指著他的鼻子開始教訓。

「笨蛋,你知不知道這裡是異世界?在一堆人面前就對我下跪大喊陛下,會暴露身份的,就算要拿尊敬頂我,也該為我著想一下啊!我真是被你嚇死了。」只希望剛才的場面沒有被認識他的人看到,那次宴會他可沒有將所有人記起來。

「十分抱歉,祇丹陛下。」

雖是這麼說,但祇丹只白了他一眼,白痴都知道他只是說表面話。

「陛下,您在異世界已經滯留太久,是時候回去了,屬下已經建立了連結通道,待找到您後隨時都能離開,現在諸位魔法師都在努力維持而不會斷了連繫。」

祇丹搔搔頭,他知道這些話總有一天要坦白的,只是因為日子過得太快樂,差點都忘了這件事。

「我不回去貓族了。」

大祭司難得有些錯愕,一時不明白聽到了什麼:「陛下,您的意思是回到原世界後,必須先離開貓族一陣子嗎?」

「不是這樣啦!」祇丹揮揮手:「因為一些原因,我不能回到原世界了,麻煩你們還特地來接我,但還是直接回去吧!順便叫霜泉陛下和煬煇不用太擔心了。」

「您……要棄貓族於不顧?為什麼?」

過去並非沒有這樣的國王,但他怎麼樣也想不到祇丹也會這麼做,自從即位後,雖然抱怨從不間斷,祇丹依然相當認真學習。

「呃,原因不方便說,不過我已經答應人家要留在這裡了。」就算有鳳麟和雅清柳兩位國王的例子,他也不保證大祭司曉得理由後會無動於衷。

大祭司沉默一會:「陛下,現在魔界正處在混亂狀態,魔王和妖王守護魔族和妖族之餘還要分心保全貓族已是不容易,但他們為的就是希望您回來時不會太過匆忙,您怎麼能這麼做?這叫我們該如何是好?人民又該如何是好?放心將王為交付給您的前陛下的面子又該往哪裡擺?」

「我……」

祇丹被堵得一時回不了口:「我知道我這樣很不負責任,可是……我有想要陪伴的人啊!也不會讓貓族無主,王位就交給雷艾爾,雖然他對我總是沒有好臉色,但其實是個好人,一定可以管理好貓族的。」

雷艾爾是他的表弟,一直覬覦王位,總是口口聲聲說要把他拉下台,見了面都會諷刺個幾句,但祇丹都知道那只是表面話,雷艾爾其實是很替貓族著想的。

現在是好機會,滿足對方的心願讓出王位,雷艾爾應該會很高興吧?

大祭司嘆了口氣:「您果然還是太過年輕,若有放肆之處還請您末見怪,但是屬下認為,您的決定太過幼稚輕率。這場叛亂是因您們而起的,配亂者不信任年輕的陛下們,試問,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國王就換了個人,他們會怎麼想?」

祇丹怔愣,隨即露出煩惱,叛亂者肯定會緊咬著這件事不放吧,最糟糕的情況是藉此慫恿更多人加入他們一同反抗。

「有件事屬下一直沒有機會稟報,事實上妖王才俘虜了其中幾名叛軍,將他們分開並用各種手段逼問,得知有一名叛軍利用上次通道打開而造成的不穩定,強硬再次開起來到了這裡。」

「咦?」祇丹一怔。

「一旦空間不穩定,卻時有很高的機率打開通往其他世界的通道,且可以記下氣息,來到與前次打開一樣的異世界,屬下沒有這麼做的原因是,這一個不小心很容易造成不好的影響。」大祭司解釋:「自從逼問出來到現在也過了一段時間了,您必須注意自己的安危才是。」

「這……應該,還沒有找到我吧?若是如此,我一定會注意到的啊……」

「您在這個世界有人照顧吧?那位善心人士的安危又是如何呢?」

「什麼啊……幽辰跟他們毫無關係,牽連到他沒有道理啊!」

大祭司沒有回應,只是嚴肅地看著他,祇丹知道自己的假設才是最沒有道理的,離幽辰既然與自己走在一起就可能會被當成同夥,叛亂者哪有放過的理由。

但是,難道他就為此要放棄這裡的一切?明明答應過離幽辰會留下的,即使沒有這個約定,他也不想離開對方,這麼一走就永遠不可能回來了。以前發動戰爭的半魔族能劃破空間,把誤入異世界的闇帶回來,僅僅是少數實力強悍所致,但自己不一樣,不存在這份能力。

該如何選擇才好?

他希望留下,卻也不想要因自己的任性給大家帶來麻煩。

若是離開,離幽辰該怎麼辦?他的感情又該何去何從?

好不容易才要踏出一步的,好不容易才決定一起在這個世界努力的。

「難道說……」祇丹喃喃:「難道說,我不能為了最重要的人留下嗎?難道說當我那天接下王位起,就不可能輕易脫離了嗎?」

「您說的沒錯。」

大祭司十分冷淡:「您以為前代陛下們繼承王位後過了多久?數千年了,若非因之前的大戰元氣大傷,他們也不會這麼早就轉讓王位,前代陛下們是想要鍛鍊各位,若再來一次戰爭他們可負荷不了,各位陛下必須打起精神應付目前面臨的所有問題,才能順利保住一族。」

「……」

「如果您沒有那份決心,當初就不該接下王位,既然繼承了就應該要負責到底,雷艾爾大人若是知道您變成這個樣子,他會很失望的。」

祇丹握緊拳頭發抖,他一定快點找到適當的話,否則就只能離開了。

他終究沒辦法忽視大祭司的指責與貓族未來可能發生的災難,也不會考慮將離幽辰一同帶走,之前自己也是花了好大的決心才決定放棄原本的世界與親朋好友,又怎麼能要求離幽辰為他拋棄這裡?

如果離幽辰親自開口……但那是不可能的。

這時,口袋震動並發出鈴聲,祇丹趕緊拿出來,那是離幽辰為了方便聯絡而送給他的手機,他花了好一番工夫才曉得用法。

原以為是離幽辰有事找他,上面的來電顯示卻是南宮鏡。

「喂?」

電話的另一端十分吵鬧,似乎正陷入一片混亂,南宮鏡的聲音也不像平時冷靜,在祇丹接起電話後還鬆了一口氣。

『祇丹,太好了。』

「什、什麼呀?你怎麼這麼慌張,好像發生了什麼恐怖的事情……不要嚇我好嗎?」

『當然慌張!你馬上從家裡溜出來,大事不好了,小辰有教你如何看地址吧?你快點到醫院來,地點我會告訴你,小辰他……受了重傷,目前正在急救。』

喀啦!祇丹鬆開手,任由手機摔落地面。

『學校的大鐘不曉得為什麼螺絲脫落了砸下來,小辰受到了波及,雖然緊急叫了救護車,可現在生死未卜……喂、喂!祇丹,你有在聽我說話嗎?喂!』

只剩下南宮鏡著急又困惑的聲音,不斷從手機傳出。


==============================================


最多再兩章就可以暫時結束小咪丹了吧,喔喔喔喔喔!!!我整個超激動的O_Q
其實本來小攻出事是在下一章的,想說小咪丹這章先回去讓小攻安慰一下
但覺得好像會浪費無意義的篇幅(噴
不要緊,之後再安慰吧,雖然是沒有拉布的安慰O_O(夠了
這次寫得比較少,不過總字數已經六萬五,快爆了(掩

趕快寫完小咪丹(上集)去趕其他稿(激動哭
新BL自製game連一個字都還沒寫阿!!!!!我不能因為寫完詳綱就怠惰了O口Q!!!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