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月歌》公告
此日誌一切原創內容,未經允許禁止轉載或二次配布

※APH自律聲明※

〈注意!這裡的圖文部分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部分縣市自創角與APH、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露天賣場請至此

【同人本】試閱
橫東BLH本(橫/濱X東/京)【情鎖孤蓮】(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序章~第五章 番外: 插圖

米英本【Eternal Glory】(漫/澍 文/涵夜月) 序章~第一章-1 插圖 漫畫

菊灣本【繫菊之梅】(文/涵夜月 繪/淚星) 序章~第五章 插圖 彩圖

繫菊之梅補完本【夜夕戀菊】(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第一章~第三章(一) 插圖

香灣漫畫小說連環本【暗香尋梅】系列(全三冊)(漫/司空若雲 文/涵夜月)  漫畫+小說

暗香尋梅補完本【彼岸花的誘惑~罪香~】(雙CPH本。BL:橫/濱X東/京。BG:香/港X台/灣。)

(文/涵夜月 繪/司空若雲) 彩圖: 序章~第四章 插圖

獨伊漫畫本【promise for you】(漫畫/淚星 劇本/涵夜月) 漫畫
【原創小說本】試閱

【謊言的盡頭~咒印~】(文/涵夜月 繪/澍) 小說:序章~第九章 插圖:

其實,對於「那一位」,他的心情是很複雜的。

雖然畏懼著那傳遞而來的壓迫感,小時候光是注視著背影就會瑟縮發抖,總是在對方拜訪時躲在很遠的地方不敢出面。然而也無法否認的是,那人有某種事物深深地吸引著他,令他不自覺得將目光放在對方身上,無法移開。

他一直沒有細想過這應該被稱作什麼,想著,應該只是單純的害怕吧。

那一位就是年紀輕輕便即位,以令人難以置信,充滿自信又帶著一點殘酷的手段整頓因戰爭而殘破不堪的王國,從來不以朕自稱卻帶著讓人不禁下跪膜拜的氣勢,人族王雪宮‧碧羅西。

天資聰敏、實力堅強,更有著其餘七族王的支持,是歷代最幸運、也是最為強悍的國王,他不曉得後世會給予什麼樣的評價,但是在聽到這樣的事蹟,他的心弦確實有受到觸動。

他到底想要變成怎樣的人呢?

也許是養尊處優的關係,自小變什麼也不缺的他,會開始思考這種事情是很不可思議的,應該是在認識了那人後,有什麼改變了吧。

由於經常被雪宮使來喚去的,他沒有獲得更多可以思考的時間,面臨的就是地獄般的日子。他實在不明白為什麼那人會處處針對自己,畢竟就算聽過雪宮是名一旦被惹到,報復絕不手軟的狠角色,但記憶裡根本沒有招惹過的印象。

某次在好奇之下問了當今貴為神族陛下的皇兄,鷯‧神帝湘,得到了一個很錯愕的回答。

「……你出生後,朝闇喊了媽……」

見鬼了,剛出生那段時間的事情他怎麼可能會記得?

但叫聲媽媽也沒有什麼吧?他忍不住抗議。

「接著,你喊了我爸……」

於是,他只能欲哭無淚,暗罵自己愚蠢到無以復加。

闇是雪宮的妻子,待人非常和善,也將自己當作親弟弟一般看待,他很喜歡這名亦母亦姊的人,可也從來不敢稱呼對方為媽媽。雪宮的殘忍無情是出了名的,毫無道理的大醋桶也是出了名的(當然,這件事只有其餘七族王與幾名親朋好友知曉),到底剛出生的他在做什麼?不想活了嗎?

他對於生父生母的印象並不深刻,自小便是交由鷯養育,連日向璉這個名字也是皇兄送給他的。

他的皇兄情感不豐富、常識不足夠、交際很狹隘,聽說在被迫塞了剛出生的他而手足無措不到幾個小時,就立刻將闇「請」了過來。

看來,是皇兄無心的舉動造就了他悲慘的未來。

做過的事情是無法改變的,被對方記仇也只好認了,因為他一點也不想去冥界找某人給予代價挽救,據說那個某人性向跟他不一樣,嗯……

還是可愛的女孩子好,雖然他還沒有遇見會令他悸動的女性,但偶爾也想過,如果有機會的話,希望是像闇那樣的女孩子。

當然,為了多活個幾百幾千年,他是打死也不會說出來的。



這,也已經是很久以後的事情了。





當雪宮忙碌了一天,總算把那堆想殺人的投訴公文全數看完又「命令」侍衛隊員豫通通送走,總算回到房裡的瞬間,就看到了一個礙眼的死小鬼甜蜜地窩在自己妻子的懷裡,而後者還輕輕地替他梳金色帶點褐色的長髮。

有什麼好梳的,真是莫名奇妙。

「不知分寸輕重的死小鬼,立刻給我起來!」

聽到雪宮以命令堆疊而成的句子,日向連神智還沒清醒,身體就已經先有了動作,立刻跳下來在一旁站個筆直,好一會才發現雪宮已經回來,被那道凌厲的目光一瞪,立刻縮到闇的背後。

「你做什麼嚇壞他?日向璉只是個孩子。」

闇不滿地撇的雪宮一眼,剛才注視日向璉的溫柔眼神蕩然無存,這讓雪宮更是嘔得要死。

「他膽小沒種又關我什麼事了?身為神族皇子實在是丟臉透頂,畏畏縮縮的,根本無法擔當大局,連那張皮相也不似男人……嘖!怎麼看怎麼礙眼。」

「批評別人長相最差勁了,性格也是與生俱來,不要因為你脾氣不好就要求別人跟你一樣。」

「……我想,親愛的妻子,我們是否很久沒有『談心』了?」雪宮皮笑肉不笑。

「我才沒有興趣跟你這種人談心呢!鷯最近很忙無法教育他才將他送過來,說是希望你能看在同伴的面子上訓練他,讓他能更堅強一點之類的……應該是這樣吧?」說著,闇也不太確定了。

事實上,說起話來經常會讓人誤以為是在夢囈的鷯是不可能說出這些話的,全是闇在聽到「請照顧幾天」這五個字擅自解釋而來。

對於這點,雪宮也早就習慣了,只是闇猜中鷯實際想表達的事情的機率實在太高,所以他直接將這些話當成鷯的請託。

那個混蛋,明明知道他看日向璉不順眼,還將對方寄放在這裡幾天是存何居心!

「那個……」

這時,一直縮在闇的身後,連頭也不敢抬的日向璉怯怯地抓緊闇的衣角,探頭並出聲:「不好意思……打擾了。」

「知道打擾就快滾吧。」

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打招呼卻被冷聲回應,年幼的日向璉一秒就狂掉淚,闇連忙將他抱在懷裡安慰:「不怕不怕,這位大叔就是這麼討厭,你一點都不用放在心上喔……雪宮!你再嚇唬他我就帶著他去找別人了!怎麼能容許你欺負這麼可愛的孩子。」

「我比較在乎妳剛才說我是什麼?」

以實際年齡而言,他的確是大叔以上的年紀,但皇族的壽命原本就比較長久,稱呼一個外表年齡是二十多歲的為大叔,怎麼聽都不是滋味。

現下又看到一個小鬼狂哭的模樣,由於對方的輪廓有些像沉默寡言的鷯,雪宮感到非常不舒服,快要受不了了。

「我知道了,把他培養成堅強的男人就可以了吧。」

雖然他早就忙到昏頭轉向(當然本人是不會承認的),但若是完成這份工作就可以把臭小鬼趕走,他非常樂意撥坑鍛鍊一天到晚只會哭的日向璉。

他要這小鬼再也哭不出來!

「雪宮,你可不要教他奇怪的東西喔。」

事後證明,闇的擔心並非多餘的。





雪宮很快就注意到日向璉那軟綿綿的性格是從何而來。

因為不曉得從哪裡走漏消息,王宮裡來了一位年輕的神族皇子的事情很快地傳遍,不少人都抽空丟下工作去目睹(當然,事後他們的工作都增加為三倍),其中最常去探望的就是侍女和眾女官。與奇說是俊秀,不如說是甜美可愛的日向璉馬上就獲得了她們的支持和寵愛。

如果從小便處在女人堆裡,天生性格較軟弱,自己又不長進的話,他不難想像日向璉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這個臭小鬼!雪宮在內心暗罵。

「別總是在傻笑,也別看到女人就自動靠過去,就算她們疼愛你也不行!作人要有堅持,是男人就要挺起胸膛。就是因為這個樣子才會一事無成,你是被女人包養的小白臉嗎?身為皇子不準丟臉。」而且看起來好像小一號的鷯被包養一樣,他感到極端不快。

日向璉無辜地睜著大大的雙眼,他當然聽不懂什麼是包養和小白臉,但被雪宮施以連環砲,嘴一撇,大顆的淚珠很快就拼命掉。

見到這個狀況,雪宮決定以實戰教導,二話不說就把人拉到大街上。

「看到了嗎?前面有位女性,給我裝作被她撞倒,當對方施以援手實立即拒絕,如果她態度不善就更要以冷言還擊。」雪宮打定主意要讓他個性強悍一點,他最受不了軟弱的人,尤其是男人。

這時的日向璉看到熱鬧的大街,早就雙眼發亮,根本沒聽見雪宮在說什麼,恨不得立刻跑去玩耍,直到對方敲了一下頭才乖乖聽從指令……只不過是以垂著頭很可憐的模樣。

懼於雪宮的淫威,日向璉在被用力推出去後搖搖晃晃地走過去,然後在被一名婦人碰到用力摔下去,完全沒有半點演技、很刻意的摔倒在雪宮看來只能給零分,幸虧對方沒有注意到這麼嬌小的孩子,聽到響亮的聲音還真的以為是自己的過失。

「小、小弟弟,你沒有事吧?」

「嗚嗚。」

日向璉摀著鼻子抬起頭(當然,這時已經用魔法藏起非人的特徵),雖然是演戲,但摔到地面真的讓他痛到想哭,嘴一撇就又拼命掉淚,想到雪宮在一旁監視又不敢嚎啕大哭。

可愛的孩子揉著紅通通的鼻子,想要哭泣又很努力忍耐的模樣馬上就獲得了婦人的慈愛的目光。

「別哭呀!小弟弟,來,阿姨給你抱一個。」

說著,日向璉還真的撲到對方懷裡啜泣。

「不哭不哭,都是阿姨不好。」婦人拿出手帕輕輕擦著臉上的髒汙:「還痛嗎?」

「不痛了。」日向璉用力搖頭。

「真是乖巧,來,這個糖果是阿姨的一點心意,真的很不好意思啊。」

「謝謝大姊姊!」

拿到糖果,日向璉馬上綻放出天使般純真可愛的笑容,擄獲了婦人的心,開開心心地吃起糖果,完全將訓練拋到腦後。

雪宮徹底沉默了,在日向璉跑回來開心說婦人稱讚自己時,用力在頭上敲了一下。

「嗚……」

「夠了不准哭!你這個死小鬼,把我的叮嚀聽到哪裡去了!我有叫你笑嗎?有叫你接受對方的稱讚嗎?我是要你表現出一點男人的樣子,只有一點你都做不到?」

「可是……」

「不准給我可是!下一個!」

雪宮火大了,雖然早就知道要訓練日向璉並不簡單,但沒有想到對方超乎自己預料之外的愚蠢,但是他不會放棄的,趕快培養出堅強的個性後,他就可以將對方丟還給鷯,自此以後不再連絡。

事實證明,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久。

之後雪宮又鎖定了幾個人選,幾乎所有類型的女人都把日向璉推出去測試過了,然而大部份的女人一看到可愛的孩子就被激出母性光輝,將日向璉哄得他看不下去,少數幾位討厭孩子的女人則是才罵一句日向璉就大哭,哭到眾人齊聲指責對方……然後像之前被激出母愛的女人一般安慰日向璉。

不曉得到了第幾次,他看到抱著一堆糖果點心,興高采烈跑回來的日向璉時,氣到理智潰散。

「你這個蠢蛋!」

雪宮不顧顏面破口大罵:「你簡直比魄風還要無藥可救,堅強一點很難嗎?為什麼摔倒了就只會哭?好,一開始很痛難以接受也就算了,摔了這麼多次你總也該習慣,但為什麼除了哭還是哭?我是要你表現出一點男人的樣子,你這樣像話嗎!」

而此時,遠在鬼族王宮的鬼族王魄風‧席爾特打了個噴嚏的事情雪宮不可能知情,罵完人後他氣喘一陣,就算是總是跑來打擾他,像害蟲一樣煩死人又趕不走的魄風惹禍時,他都沒有像現在這般火大。

日向璉張大嘴,但想到雪宮才斥責他不准哭,立刻又閉上,只是小聲啜泣。

「可是……可是,大家人都好好,為什麼要不開心……」

「人好關我屁事!」雪宮一開口就後悔了,他居然罵了髒話。

這一切……都是這個死小鬼害的!

既然都已經口出穢言,雪宮也不想刻意保持形象了。

「你到底有沒有用心!你就是這樣才會總是露出軟趴趴的表情,像個白痴一樣傻笑!照這樣下去,你想要堅強永遠不可能,乾脆當一無是處的小白臉算了!」

「人、人家有努力,可可可是……」

「可是什麼?」雪宮雙手環胸,一點也不期待日向璉不曉得第幾遍的「可是」。

「可是,人家沒辦法對好心的姊姊們兇…….這樣……她們好可憐……」

「姊你個大頭鬼!」

雪宮又是一拳巴了下去,那些有不少都是上了年紀的婦人,姊姊這種話虧這小鬼說得出口。

「不准給我找藉口,兇不起來就實話說!沒有上進就坦白講!不甘不脆、婆婆媽媽的我懷疑你根本生錯性別,乾脆去當女人算了!」

超級過份。

之後雪宮又嘗試了幾個手段,但日向璉一遇到好心人姿態就軟了,遇到壞心人更是不用說,這幾天哭出來的次數手指加上腳指也不夠數。

雪宮徹底累了,不曉得該怎麼做才會矯正日向璉軟趴趴又只會哭的軟弱性格。

都是由同一位父親所生,為什麼這對兄弟會差這麼多?

如果不是一生下來就受到眾人的寵愛,現在一定會有所不同,然而嬌生慣養這麼多年了,一時半刻也無法改變,除了來個決定性的逆轉……

雪宮想了想,覺得自己好像找到了方法。





「這是什麼?」

某天,當日向璉被雪宮從暖呼呼的被窩踢下床,又在對方兇狠的目光下趕緊在五分鐘內刷牙洗臉,並換掉睡衣後,在他面前出現的就是成堆的書籍。

「你這小子笨歸笨,唯一的優點就是已經認識了不少字,這些是給你的功課,沒有完成不准你去玩耍,找闇求情也沒有用……但是敢去找她你就死定了,聽見了沒有?」

「為、為什麼?」就算他識得很多字,但這堆書籍一個禮拜也不見得看得完。

「因為某人說那些『大姊姊』很可憐啊!我就讓你親自體會一下,世界上最可憐的絕對不是她們,妳這個從沒遇過挫折的好命小鬼!」

日向璉還想要發出抗議,但才剛張嘴就被喝止。

「每天我都會抽問,如果偷懶或是進度太慢我就會處罰你,好自為之吧,哼!以為堅強是用嘴巴說就能夠實現的嗎?真是蠢極了。」

自那天以後,日向璉徹底體會到了什麼是地獄。

雪宮一旦下定了決心就會用盡手段,他非常認真嚴肅教育日向璉(雖然跟堅強兩字八竿子打不著),他每天一大早就被雪宮打醒,硬塞了一堆好像永遠都不會減少的功課,從早到晚除了念書還是念書,待雪宮回來就是拷問般的問答時間,如果回答有誤還會罵痛罵一頓,雖然雪宮的體罰最多只是巴頭,但他寧可被爆打一頓也不要精神攻擊。

才一天,單純又習慣受到寵愛的日向璉就投降,可雪宮並不會因此而放過他,極盡所能地給予他從未遭受過的壓力和挫折感。

知情的人,例如豫、碧羅西國侍衛長凰訣、貴為國王之弟的犽,沒有人敢吭聲,雖然想要找維一敢反抗雪宮幫助自己的闇求救,然而雪宮早已撂下狠話,他只能在闇來探望並稱讚好乖在用功時,無辜地垂下頭。

第一天,日向璉很難過。

第三天,日向璉倍感壓力。

第五天,日向璉心情開始有點不好了。

到了第七天,雪宮看到環繞在日向璉身上的低氣壓,雖然在自己的「虐待」之下,即使再疲累,仍不用他去叫就已經在指定時間自動起床看書,回答問題的出錯機率已經降到最低限度以下。

覺得已經差不多,雪宮再次把日向璉帶了出去,這次日向璉根本沒有玩樂的心情,聽到又是數天前的假裝摔倒並表現冷淡的命令,只想快點解脫的他二話不說就衝了出去,想都沒想就在碰到一名婦人時狠狠地摔了下去。

於是,當看到對方想出手關懷,卻被心得極度低落、索有的話語傳達到腦中只剩下「嗡嗡嗡」的日向璉的冷淡表情嚇到,在一旁監視的雪宮則看到一個人才過幾天就蛻變的奇蹟。

果然只有他想做,沒有做不到的事情,雪宮非常高興,日向璉總算從軟綿綿的性格踏出了完美的一步,這是個很好的開始。

由於表現良好,日向璉立刻被「赦免」,他馬上倒頭睡個不省人事,過了整整三天才心情愉快地醒過來。

雖然日向璉並不會只經過一次就變得冷血無情,但自從過了那次,他一遇到施予關懷的女性都會想到那次的悲劇,於是只得強迫自己擺出冷淡的表情(當然,最喜歡的闇是例外)。

有人說習慣成自然,即使原本不擅長,做久了也會上手,久而久之的除了熟人以外,日向璉遇到人都習慣擺出冷血無情的模樣,某次又碰見假意對他好的人後,他的想法馬上變得很極端,認為外人接近自己肯定有目的(當然,最喜歡的闇還是例外)。

數年後長大成人的日向璉幾乎讓人錯認為另一個雪宮,即使外貌俊美異常,但一見到那冷血無情的模樣還是不自覺發抖。

對於可愛的孩子有了這麼大的轉變,最自責的還是鷯和闇,尤其十分惋惜日向璉變得不會再跟他們撒嬌。

「果然不應該交由雪宮教育」,兩人有了同樣的想法,可惜為時已晚。





「咦?雪宮哥哥嗎?」

聽到心上人月瀅在得知自己悲慘過去後詢問自己對於雪宮的想法,日向璉的心情很複雜。

和月瀅出次相遇的時候,對方正處於走投無路只得向正巧路過的他求救,而自己卻說了「那妳乾脆去死吧」這種混帳話,全歸功於雪宮鐵面無私的教導,幸好月瀅並不是那種會記恨的人。

但是月瀅的朋友音卻記到現在,對他從未有過好臉色。

即使如此,他也沒有責怪雪宮的意思。

雖然手段十分詭異,自己確實因此而變得堅強些了。

「這個嘛……實在很難形容呢,但是不論過了多久,他的背影在我看來都好高大,好遠的樣子……就算已經長大成人,我似乎也追不上他。」

說著,日向璉撫著胸口,回想第一次見到雪宮時那份悸動的真正解釋。

對了!這個感覺。

「……啊,是了。」

這樣的感觸,應該就是……


=====================================================


開始很莫名結束也很莫名的賀文,淚星我對不起妳|||||
禮拜四才想到淚星的生日快到了,而且還是打開MSN信箱時看到提醒的(噴哭
雖然是在極限衝刺,還是爆到六千(掩)其中有四千還是今天噴出來的XDDDDDD

淚星說想要看雪璉,其實他們的故事有一堆可以寫的(大家不都是這樣嗎?)但我實在沒時間補完了,只得挑最關鍵的一段
小璉璉小時候是很純真的
事實證明丟給小雪雪教育後就變得不怎麼純真了
其實我還想寫小璉璉遇到月瀅的片段,想看到他說那妳就去死吧這種超沒良心的話XD
不過坑太多了,看來短時間內我寫不出來了,而且以順位來說我想先補完小咪丹下集,還有小魄和鳳柳和巴拉巴拉以下略(被打

最後,還是按照慣例

祝淚星生日快樂~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我是小淚星
  • 撲抱憨夜月XDDDDDDDDDDD

    有雪攻和小璉我溳滿了!!!!!!!!

    這這還真是被大腹黑手拉手拉調教出來的小腹黑啊,難怪小璉性格那麼乖僻,浪費一張漂亮的臉蛋XDDDDD

    不過說真的我懂雪攻的痛,那種軟趴趴的男生真會讓人莫名火大,或許矯枉過正,但的確讓他變堅強了XDD

    真的覺得,只有小月瀅這樣溫馴的女生才能受得了他。。。那相遇也太不浪漫了到底XDDDD還好是小瀅。。。不然闇的話可能就馬上上鈎拳(噴

    好啦~真的謝謝妳唷,愛妳啊小憨月~這篇我也會好好保留的啾咪~//////
    新年快樂~祝我們都趕快把坑填一填吧....(苦笑
  • 雪攻是哪招XDD雖然他真的很攻(噴
    也是啦~如果長大後還是軟趴趴的我大概會想要扁人XD
    我超想寫那個不浪漫的相遇阿!!!(咬牙)不過好長喔~還是算了(喂喂喂

    我又多了一個坑了(噴哭)希望能在上半年了結他
    一起加油吧O_Q!!!(抱緊

    涵夜月 於 2012/01/07 10:17 回覆

  • 紅霞
  • 雪宮大醋桶XDDD

    (你感想只有一句嗎!?
  • 大醋桶無誤XDDDD他只有這一點可愛(喂

    涵夜月 於 2012/01/07 10:1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