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緋,冥王的侍從與冥界管理者之一。』

『喔,請問您想要表達什麼?』

『你長得真美麗。』

『多謝誇獎,我倒是覺得您長得噁心至極,可以請您自行消失嗎?有礙觀瞻。』

『……』



掌管世界與時空、未有四季白夜之分的幽暗冥界,其種族為冥之一族、及受其治理的時空兩族。時之族管理時間、空之族管理空間,並皆有一位負責「消除」違反常規存在的「執行者」,此兩人可獲得殺人的權利,無法斬殺多少種族,不需要被定罪,也不會因陰陽失衡致使世界毀滅。

然而,擁有特權的兩人,每消除一個人的存在,同時也會縮減自身存活的期限,用生命在工作的他們,沒有私心、沒有選擇,一旦接獲冥界的指令,無論對方是誰都會毫不考慮地殺死。用盡生命、魂飛魄散,失去轉世的資格,然後……便有下一名祭品接替他們的職位。

由里,目前空之族的執行者,有著翡翠般美麗的頭髮、高深莫測的眼神、俊美的外貌、細嫩白皙的肌膚,且舉止投足高貴優雅,是名宛如最佳工藝品那般完美的男人。

但沒有人是完美無瑕的,他一開口就證實了這一點。

「請問您有何貴幹?偉大的冥界管理者之一,緋大人?您的存在讓渺小的在下自愧不如,任務執行期間不慎犯了錯,在下實在覺得丟臉,若是您能移動尊駕讓在下無法膽大瞧見這副尊容,相信這絕對是美事一件。」

用著充滿敬意的話語和口氣諷刺別人,是由里證明自己並非完美男人的最佳武器,其實他並不喜歡如此用詞,只是某個會三不五時出現在自己面前的人讓他煩躁至極。

緋,協助冥王管理冥界的人之一,也是難得會讓他這麼討厭的人。

執行者是猶如祭品的存在,冥界所有種族當中最低等的角色,雖然可以任意殺人,但必須以魂魄付出代價。而緋的地位如此高,也並非是給予他工作的長官,照理來說應當沒有見面的機會,可是自從他們因某次意外碰面,自己還頂撞對方幾句後,緋就開始干擾他。原以為他會被強制消除,都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但要是他曉得會演變至此,死了或許輕鬆一些。

「月最近為了別的事情勞心費神,傷了身體,因此由我代勞。」

「月大人從來不會給予工作直到任務完成都隨侍在側,讓小的受寵若驚,甚至驚恐至極。」

由里不會瞪人,但眼神卻十分冷漠:「緋大人您也不是閒人,何必為了空之族的小小執行者連正事都不顧了?」

「我說過,我喜歡你。」

「感謝您的厚愛,很遺憾我只覺得您很煩。」

被地位崇高的冥界管理者告白,由里依然無動於衷,口氣甚至變得不善,連優雅都懶得裝飾,表面功夫更不屑做。

緋眉頭一皺:「你不信我?」

「喔,哪的事?能被如此美麗高傲的緋大人您追求,可是所有景仰您的人的小小心願呢,我怎麼敢說您的不是?高興都來不及了。」言下之意就是自己並非景仰對方的那一位。

忍不住地,緋拉住爽快轉身欲離開的由里。

「大人,對區區一名祭品的我施暴可有違您的風度,當然,前提是如果您真的有風度的話。」

「我可以再度選擇一名空之族的執行者!」緋說道:「只要你跟著我,就不用面對魂飛魄散的未來。」

幾乎所有曾經擔任的執行者都是被迫的,他不相信由里如表面那般快樂,就像目前擔任時之族執行者的少女千亞,忘了過去、忘了最愛的人,癡癡守著崗位,卻不記得為了什麼目的,整天笑著,笑得很虛偽,認為一切都是理所當然。

被剝奪未來,怎麼可能開心?

「……您還真是自以為是啊。」

由里輕輕地推開對方,兩手相觸的瞬間,緋全身一顫。

「寄人籬下,依賴他人而活,對我來說跟死亡並沒有兩樣,雖然並非自願,但我很滿意現在的自己,除了命運,我可以隨心所欲。」

撫著夾邊的髮絲,由里微微一笑:「我的命,我的魂魄,只要真誠奉獻後消失就行了,我無愧於任何人……而且,這不是很好嗎?所有人都希望我和時之族的執行者永遠活著呢!他們不會有機會繼承我,不過若是真能如此,大家都會想當執行者吧,因為不會死啊。」

「……你沒有遺憾嗎?」

「遺憾?」

看著緋似乎在隱忍著悲傷的表情,由里並沒有動情。

不但沒有,反而覺得很可笑,並非兩人同為男性,而自己又比對方活了更長的時光,只因為眼前這名擁有財富、地位以及美貌的人,想法竟是如此天真幼稚。

追著自己,只是貶低自己的身價。

怎麼有人臉皮這麼厚呢?口口聲聲說會幫助自己,幾百年以來,他可還未看到緋真正做了什麼。

所以,對於緋的舉動,他只覺得很煩,非常沒有意義。

「唯一的遺憾,大概是死前不得安寧吧。」

被拐彎抹角責罵,緋的臉色變得很難看,但是看著由里先吐露殘酷的拒絕,又笑得像個孩子,讓他一時失了神智。由里的美麗、冷漠、笑聲、指責……由里的一切都深深吸引著他。

初次見面,他就想著要得到這個人。

一開始或許不是真心,然而追了幾百年,那份渴望深入心底,漸漸地變成了扭曲的執著,可無論他做什麼對方都不甚在意,就連某次他強迫占有,由里在事後也只有淡淡地說「偉大高尚的緋大人,您滿意了嗎」,彷彿緋的存在不構成影響,為他表露情緒簡直是浪費。

他氣由里不在乎身體被糟蹋,但更氣自己。

到底要怎麼做,由里才會願意看著他?

「如果說,我得到冥界的一切,將制定的法規與秩序改寫,你是否就肯正眼看著我?」

偏著頭望向低語著足以被判刑滅魂,如此大逆不道的話,由里沉默一會。

然後,彷彿聽見天大的笑話,他勾起嘴角。

「夢話留待夢裡再說吧。」

類似的說詞,緋已講了數百年,至今未變。

而他同樣的,仍只覺得緋很可笑。

先不用說他是否會動心,反正緋也只是說說罷了,他不用浪費心力去假設不可能的事情,畢竟要顛覆的可是自從冥界創立以來傳承到現在、無法動搖的規範,要打敗的可是掌管這一切的冥王大人。

所以,他不用期待在死亡以前能看到什麼好戲。

『你為什麼要成為執行者?』

『這個嘛,只是覺得為了這麼點小事就爭吵許久的一族十分無聊,想要耳根清淨而已。』

自始至終,他也只有這個感觸罷了。



這麼想的由里,並未曉得自己這句話讓數百年來不曾有所動作的緋,開始進行了計畫。

他也不可能曉得,這便是未來引發的冥界戰爭之起始。


====================================================


這不是新坑._.
就算是我也不會承認所以算不是._.
呃,在咪丹、鳳柳、幻雨、迷幻、咒印現代版其中一個完成前,我應該是不敢開長篇新坑
應該啦
我怎麼知道昨天跟小K聊個幾句就多了兩個坑(噴哭
其中一個跟小咪丹有關係,是南宮鏡的弟弟的故事._.

這篇是送給小K了,回報小K還在畫的,我不久前剛貼完的短新坑血痕的賀圖
昨天看半成品都快流鼻血了._.(流在心裡

這個故事應該算是之前出的自製遊戲破滅璃時的番外,雖然女主只出現名字XD
不過緋是個存在感很高的配角,而且在咒印也有出場XDD
之前送給淚星的其中一篇賀文也有小小地提到他,簡單說來就是跟故事裡提到的月都是重要角色但是從沒真正寫出他們的故事,只有小小串場而已XD
小K說想要給緋一個惡美受,不過我好像只寫出他毒舌的一面
不要緊,時間還很多(大概啦),以後有機會在開坑(哭掩
緋在這篇故事遜斃了,虧他在璃時和咒印這麼帥氣,一副我會讓你們知道這世上最跩的人絕不會是你們一樣
這大概是一物剋一物吧(認真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