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什麼事了?恐怖攻擊?

好在因為不想接近罌,只踏出不到十公分的暉夜幸免於難,當裡面有個龐大的物體隨著門被炸開產生的煙塵與碎片飛躍而出,並把牆壁撞出一個洞時,他在腦袋空了幾秒後還有思考的閒情逸致。

待煙塵散去,他默默地偏過頭,這才發現那個龐然大物居然是一個有如死屍一般的人類,不過那個死屍在過了快一分鐘終於活過來,手抽動了一下,抬起頭來灰頭土臉,那表情……居然不是難過、喪氣甚至憤怒,而是程度度不輸於年輕老師看著罌的崇拜目光。

「大姊!你帥斃了!」

激動地高喊,渾身肌肉的男同學帶著少女般的閃亮眼神撲進門內,沒過幾秒再度飛出來,在牆上撞出第二個凹洞。

「唉,又要花錢整修牆壁了。」罌搖搖頭,以一種不是真的很遺憾的口氣說出不應該是目前重點的話。

到底是怎麼回事?暉夜滿臉問號。

看出暉夜的不解,罌笑著越過門的屍體拍拍他的肩,然後指著門內。

「太散漫了!下一個!」

充滿著極度不耐的口吻來自一名不同於其他人身穿防具,只身穿學生制服並拿著木刀的女同學,她環顧四周、目光兇狠,旁邊還躺著幾具渾身是血的「活屍」(隨時會活過來的屍體),但並沒有嚇退周圍一致露出欽慕的眾男同學們。

「大姊,妳好棒!」

「大姊,下一個換我!我好想被妳打!」

「我,是我,大姊答應要打我的!我也要大姊充滿暴力的愛!」

一堆男同學蜂擁而上,像是飢渴的惡狼同時撲上清純可口的小羊,只不過小羊舉刀迴身,瞬間化身成猛虎把男同學們打飛出去,只見眾人高喊「喔喔喔喔喔」,從房間的一端飛到另一端。

碰磅幾聲,滿身是血的活屍以倍數增加,身處在喧鬧中心還使用暴力的女同學則拍拍衣服,完好無傷,還發出一聲十足不屑的冷哼。

房內皆是充滿著「大姊」、「大姊」的吶喊,而且全部來自於用粉色光芒和小花朵當作背景的肌肉男,讓呆呆站在門外的暉夜覺得自己是不是誤闖了某個密教,看到不該看的儀式。

「怎麼樣?是個很辣的美人兒吧?」

面對如此可疑的景象,罌居然還笑得出來,彷彿他看的只是學園歡笑喜劇而不是打打殺殺的動作劇。

是很辣還是狠辣?暉夜納悶。

罌笑著介紹:「蘇月珞,我們班的美人,劍道部的社長,而且還是全國冠軍,想要被她打的自虐狂跟追求她的粉絲人數差不多,這個世界很奇妙吧?用傷口的多寡來表示愛意蠻萌的啦,但如果傷口可以在床上製造更好。」

是很病態吧!萌又是什麼?

「……白髮?」

暉夜發現一刀將眾肌肉男打飛的劍道部女部長月珞,居然有著一頭白色長髮,仔細一看連雙瞳顏色都十分淡,怎麼會是這麼特別的顏色?

「她那是天生的喔,不要以為是特地去染的,也不是年少就白髮,不覺得美得像女神嗎?還是個自尊心極高、十分不好親近的火爆女神,超萌的耶!」

所以,萌是什麼?

罌無視於滿地的屍體走向心情極度暴躁的月珞,才剛抬手正想要打招呼,月珞看也不看便用力一揮,木刀正好停在罌的喉結。

「丫頭,妳還是這麼衝動啊。」

「變態!滾遠一點!」月珞惡狠狠地喊出暉夜內心深處的渴望。

罌露出滿臉的悲傷:「妳怎麼能這樣說我?咱們不是一起共度過無數個美好的夜晚嗎?你怎麼可以忘掉呢,甜心……好痛!妳謀殺老師啊!」

月珞揮刀直接往罌的頭敲下去,同時室內發出不甘心的吼叫,看來所有人都當真了。

「閉嘴!你這個唯恐天下不亂的混帳!誰跟你共度夜晚了?噁心,我又不是頭殼壞去了!你這死變態就是該被消滅,你馬上可以去死了,立刻就去!」

暉夜來回看著兩人,感情不是普通的糟糕,但月珞明明頂撞師長又出手攻擊,照理來說至少可以被處以停學,但罌似乎沒有上告的打算,反倒是相當享受跟對方打鬧,而且身手相當了得,月珞每一次攻擊都十分凌厲又瞄準要害,可全巧妙地閃避,甚至直接握住木刀,一副游刃有餘的模樣氣得月珞一腳踹開他後再度攻擊。

兩個人的關係不太像是師生,暉夜默想。

雖然被罌逼得願意多作思考,但這畢竟不是他的長項,很快地對你來我往快得亂七八糟的對打失去興趣,陷入令人懷念的愰神狀態,即使背景音樂是劈砍聲和一堆「大姊,加油」、「大姊,不可以輸給他」、「大姊,那刀請砍在我身上啊啊啊」等參雜奇怪發言的吶喊也沒有影響到他半分。

「好,可以停止了丫頭,不然會趕不上朝會喔。」

罌笑嘻嘻地低身閃過頭頂的危機,月珞冷哼:「那麼你就快點去死吧!」

料想到月珞不可能甘願停止,罌仰天嘆了一口氣,發現站在不遠處的暉夜早已神遊太虛,他笑了笑,巧妙地引導月珞一直到暉夜前方,在她揮刀的瞬間閃到對方後面。而一直專注攻擊罌的月珞根本沒有發現他的目的,待注意到時已經揮了下去,好在她不愧為全國冠軍,硬是偏了一點身子打在一邊的地板。

聽見只在腳邊的重響,暉夜驚醒過來,低頭一看,愣住。

這個大洞是什麼時候冒出來的?

「居然拿人當肉盾,卑鄙無恥的東西!」

對於月珞的怒斥,罌只有一笑置之:「這樣妳才願意停下來啊!唉呀真是好險,我還想多活幾年呢!」

「少胡說八道了,害蟲,最好你有這麼容易被宰。」月珞不耐煩地瞪著妨礙她報仇的暉夜:「這王八蛋是什麼玩意!」

當淡色如玻璃般的眼珠看過來時,暉夜的內心突然漏跳一拍。

……咦?

「怎麼可以說人家是王八蛋?你看看這精巧的臉蛋、細嫩的肌膚、耀眼的金髮,還有水汪汪的藍色眼睛,是我看過最完美的藝術品!才不只是個玩意。」

一邊介紹,罌一邊摸上對方的臉,很不規矩地摸來摸去,暉夜右眼頓時一抽,努力告訴自己不要太過衝動。同樣身為男人,臉被摸幾把其實並不會怎麼樣,然而當對方的是曾經對自己做出上床邀請的大變態,沒有當場打下去全歸功於他怕麻煩的個性。

冷靜、冷靜,對,他平時都很冷靜的,冷靜冷靜冷靜。

「呵,可悲的東西。」

似乎看出暉夜在眼抽,月珞不帶同情地說:「被變態看上,小心你的貞操,這混蛋來者不拒,早就不曉得玷汙多少純情處男處女……他媽的要不是那件事,我早就報警的,混蛋!」

「別這麼說,丫頭,欣賞罷了,我怎麼會去犯罪呢。」

罌笑了笑,並不打算在這麼多看好戲的人面前多說什麼。

「所以,他到底是誰?你心看上的男寵?帶到學校來要死了你!」

暉夜在心中猛搖頭,然後繼續提醒自己不要有違個性使用暴力。

「唉,我也希望啊,可惜不是呢。」

說著,罌摟住暉夜的腰際,讓對方如情人一般依偎在自己身上,非常燦爛地宣布:「打聲招呼吧,他將會是妳未來的大嫂喔!」

暉夜終於動手了。


=========================================================


小月才是女主角,她終於出場了太好了,快點打敗某個變態吧!!!
可惜打不倒,只好在內心妄想了
恭喜暉夜終於變得有點幹勁,未來應該會更有幹勁吧
相信葛格會很高興的,只要他別得知讓暉夜改變的是男女不拒的變態

這次的草圖是唯一有全身的月珞,女主角,劍道部全國冠軍,長相超美,高中部校花,可惜個性非常兇狠,開口沒幾句好話
有一群自願給她打的狂熱信徒,而且幾乎都是肌肉男,應該說也只有肌肉男被海扁才能變成活屍而不是死屍
跟變態有點關係,至於什麼關係後面會提到,因為變態風流花心所以她非常討厭對方,但是絕對不是因為忌妒
咒印現代版-月珞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