魄風‧席爾特,此代鬼族王,擁有可觀的權勢家產不用說,雖然年紀尚輕,但身為一族之王的他確實展現了出色的治國能力,俊美無儔、為人風趣、前途無量,雖然為人有些輕挑不正經,但偶爾也會露出精明幹練的模樣。

此刻,被一族如此看好的他,目前正陷入極大的混亂。

「啊啊啊!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

因為把自己關在辦公室裡又加上了隔音魔法,無論他怎麼瘋狂大喊也沒有被指責敗壞形象、毫無威嚴。

不過這間房裡倒是還有一名被強迫拉來陪著魄風抓狂,因為不想惹麻煩,目前正拿著一本書,悠閒喝茶享受的某人。

「白痴,若不是你過去行為不檢點,哪裡會惹出這麼大的風波。」

過去人族王,雪宮‧碧羅西不留情面地嘲笑。

「你這個沒良心的東西!孽友!惡魔!不是人!」

「你這個風流花心的廢物,這次事件不是你自己造成的嗎?而且我從來不記得有跟你做過朋友了。」

在拌嘴上,魄風從來沒有贏過對方,被這麼一嗆,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氣勢瞬間軟了不只一截。

他縮到角落開始懺悔,可是問題都已經發生了,只能想辦法解決……

混蛋!誰來告訴他怎麼解決啊!

原以為短時間內應該不會再有什麼嚴重的事情,為什麼會有個大腹便便、花柳街出生、名為萊茵雪的鬼族女人含著淚水到王宮告訴他,肚子裡懷的是自己的親骨肉?

雖然很想大罵「妳開什麼玩笑」,可是肚子裡確實有皇室一族的氣息,如果不是他,就會是其他的皇族……前代鬼族王是絕對不能懷疑的,其他人並非全部留在王宮,找得到人的通通說不認識這個女人,而且重點是萊茵雪指名道姓是自己。

魄風絕對不會承認在看到對方完全符合過去的胃口時,有受到小小的動搖。

好吧,他確實風流花心過,玩過的女人大概十人份的指頭也數不清,人生最大的娛樂除了惹雪宮生氣就是往花街跑,還曾經為了測試前人族侍衛隊員之一的豫是否性無能把人給拖到那裡去,不過失敗了……嗯,這不是重點啦!

雖然他記得自己每次都有做防護措施,但似乎出現了一個意外。

「乾脆就這麼順理成章,把那位可憐的女性收入後宮如何?」雪宮說得風涼。

「你是想害死我嗎!」

如果是以前,把對方收進後宮也無所謂,還順帶擁有了一位繼承人何樂而不為,雖然對方出生低下,但他才不在乎血統問題,繼承人有能力才是最重要的。

現在哪能這麼做啊!因為這個意外,他親愛的已經在嘔氣,死都不肯給他好臉色了。

魄風拼命搖頭:「不行不行,我拒絕,繼承人我也會另外解決,總之就是不能留下那個女的,小雨會胡思亂想的。」

「那正好,你乾脆讓那個醜八怪體悟到自己的長相見不得人。」

「這種話我聽膩了啦!反正你不准在他的面前說,他要是又跑掉了我跟你打架。」

雨陰是魄風的情人,是名已經瀕臨絕種狼族少年。

由於性別是男生,外貌不出色,實力也不如人,很容易就自卑,尤其在知道魄風是高高在上的鬼族王後,無論魄風怎麼想盡辦法證明自己的感情,還是難以獲得完全的信賴。

不過也必須歸功於魄風的行為不良。

這次的事件讓好不容易關係有所改善的他們又回到原點了……想著,魄風抱著頭:「啊啊啊!可惡,煩死人了。」

要怎麼做雨陰才會相信自己?

不,首先是,要怎麼做才能安然擺脫據說懷了自己親骨肉的女人?

魄風悲傷了,一時間也想不到解決方案,只得認命地坐回位子上,拿起公文開始批改,腦中想的不是公文上的內容而是自己造成的麻煩。

明明處理政事才是他的職責,為什麼要為他繁忙的人生多添一筆工作?莫非是國泰民安惹誰眼紅了嗎?而且對面悠哉喝茶看書的某人讓他眼痛。

唉!好忙喔,而且最近都沒有抱到雨陰軟軟小小的身體……唉!





第一站,找闇求救。

「請自己解決。」

闇對愛情的價值觀,不容許背叛也不接受劈腿更不贊同共侍一夫,雖然理智上也曉得國王有國王的無奈,但要屈就於過去的風流花心怎麼樣也無法認同,所以魄風一來求救,她的反應極為冷淡。

「可是我就是不曉得該怎麼解決……」

魄風很無辜,但是闇完全不同情,畢竟對方有傷害過雨陰的前科,她完全是站在雨陰這一邊。

「我又怎麼會曉得該如何解決呢?花心的不是我啊。」

「這個、這個我也知道,只是想說,或許以妳的聰明智慧,能替我想點辦法……」

「很抱歉,我是一名女子,一點也不曉得該怎麼處理懷著自己孩子找上門的女人,而且我不想幫助行為不檢點的花心大少。」

好冷淡、好冷淡啊……

闇擺明就是一臉「你快點走吧」,魄風也不好糾纏下去。

看來在事情結束前,不理他的人多了一個。

「那個,小雨是不是有跑來找你?我好想念他喔。」想念跟他滾床的日子。

「那麼請偉大的鬼族王先處理好這件事吧,我是不會讓雨陰羊入狼口的,您不用擔心,我絕對會妥善照顧他,至少不會讓他傷心。」

看來闇也很清楚魄風想做什麼好事,立刻拒絕透露,而且連鬼族王和敬稱都用出來,可以想見他在闇心中的形象已經跌落谷底。

真不愧是雪宮的妻子,魄風想到某個一旦生氣就會以姓氏稱呼他的人。





第二站,找豫哭訴。

「呃,我不知道啊,該怎麼做才好呢?」

並非愛情白痴,但在魄風抓著他痛哭時,過去的日子裡除了闇這位青梅竹馬以外,就只剩下練劍和跑腿的豫腦袋一片空白。

「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以我的立場想想看,我到底該怎麼辦?我想要小雨想瘋了啊!那軟軟小小又香香的身體,毛茸茸的尾巴,還有疼愛他的可愛模樣,我每天晚上獨守空閨時想的都是這些事情!每天!可是見不到人也碰不到人,我要抓狂了!你好歹跟我同性,應該了解這種空虛寂寞,壓抑慾望又無處發洩的感覺吧?」

豫‧白湜,房事經驗零。

想了很久很久很久,豫非常為難地開口:「席爾特陛下,獨守空閨……好像不是這樣用的?」

「你這個無藥可救的傢伙!」

看來就算想找個同樣性別的人聊聊自己的悲傷,也不該找豫的。

話說回來,都幾歲了還沒有經驗,這傢伙到底有多麼無慾無求啊?





第三站,找某個很久一次才見得到面的凰訣連絡感情。

「不知道。」

凰訣的冷淡不亞於闇,這倒是不難想像,他從很久就十分討厭行為不正的魄風,雖然對方在碧羅西滅亡前救了雪宮等人一命,他還是覺得魄風是個禍害。

「不要這麼冷淡啊,難得回來一趟就幫我想個辦法嘛!」

凰訣‧慧雅是前碧羅西國的侍衛隊長,抑是雪宮的童年玩伴和貼身侍衛,在碧羅西毀滅時因為種種原因請辭離去,現在和身為冥界一族的時之執行者的戀人千亞自世界各地旅行。

「自己的問題自己承擔,倚賴別人實在不夠負責。」

「我沒有說不要承擔啊……只是想問個意見……」

魄風垂下頭,轉頭望去,看到千亞很無聊地玩著奪人性命的武器鐮刀,但是沒有可以斬殺的對象,玩了一會也只好收起來,蹦蹦跳跳跑過來抱住凰訣。

「幹嘛想得這麼複雜呀?看不慣對方的存在,那就讓我把她殺死吧,這個主意怎麼樣?很棒吧?很厲害吧?反正我殺人又不需要負責,嘻嘻!」

見千亞一邊說著很殘忍的話,一臉「快點誇獎我」的表情,魄風實在不懂凰訣喜歡對方哪一點。

凰訣搖搖頭:「不要將妳的性命浪費在這種地方,席爾特陛下完全是自作自受。」

「喔……好吧,真無聊。」

千亞不滿地嘟著嘴,不過還是相當聽話,雖然允許殺人,但是每殺一人都會損害到靈魂。

見狀,魄風很悲傷。

雖然早有預感自己找錯人,想不到居然會這麼絕望,得不到答案還要被諷刺。





煩惱歸煩惱,該處理的事情還是不能馬虎的,而且一日不解決,他就沒辦法跟雨陰做那樣這樣的事情……啊啊啊!想著就覺得好恐怖,雨陰躲到闇的身邊去了根本抓不回來,所以很久沒有跟老婆單獨相處的雪宮這陣子心情也很不爽,屢次找他碴。

在悲痛之時,還有一個女人在他身邊晃來晃去,更讓他抓狂。

「陛下,您工作辛苦了,請用蓮子湯。」

這一天,魄風在圖書室被逮到,看著對方以纖纖手指端來散發著清淡香氣的鍋子,他實在很想問這是哪來的。

用盡各種手段想在找出解決方法時躲避,可惜不論怎麼躲就是會碰見對方。

他不知道是否該感謝那恐怖的巧合,其實到目前為止的印象是不壞,萊茵雪並沒有刻意糾纏,查覺到自己的為難後會自動離開,而且也曉得她的身分只能等待命令決定去留,沒有上演街坊小說常會出現的潑辣戲碼。

舉止優雅、個性溫柔,對他好得頭皮發麻。

為了應付她的體貼,魄風快要筋疲力盡,真正在乎的情人又不肯見面,魄風很想哭。

「這個……這是我聽說陛下最近很疲累,所以想辦法借用廚房煮了一鍋,若不嫌棄的話,請用。」萊茵雪露出嬌羞的笑容,雙瞳露出期待。

來回看著蓮子湯和萊茵雪,魄風有些遲疑,自詡為紳士的他是不可能讓女性難堪的。

哪個白痴同意她進廚房的!

幾秒的遲疑讓萊茵雪意識到自己似乎多此一舉了,她有些躊躇不安。

「那個……我的舉動,是不是給您帶來困擾了?」

「耶?啊?也沒有啦,朕……」

萊茵雪揚起苦澀的笑容,將鍋子放置於一旁的桌上,以袖子輕輕擦了下眼角:「您不用說了,我很清楚自己的到來帶給大家多麼大的麻煩,其實我也曉得花街出生的我不可能得到您的心,但是、但是,這可憐的孩子……我不希望他的命運與我相同,才厚臉皮尋求幫助……」

衝擊啊!

魄風生平最不忍女人掉淚,馬上手足無措了起來:「那那那個,妳誤會了,朕沒有覺得很麻煩,妳不要哭啊,不要哭。」

他趕緊拿出手帕抹掉淚水,這體貼的舉動讓萊茵雪笑開了臉。

「謝謝您,陛下,您真是溫柔。」

說著,萊茵雪露出一抹紅暈:「其實,實不相瞞,雖然只有一夜之情,但我是真的很喜歡陛下,所以為您孕育子嗣一點也不會後悔,而且、而且,其實您是我的第一次……」

要命!他不小心招惹到處女了嗎!

魄風冷汗涔涔,要曉得風流大少最怕沾到的就是處女,要是鬧起來非常難解決,他也曉得這種想法很沒天良,但為了不要出事,他才會上花街找女人和食物。

到底是什麼時候碰到處女了,怎麼一點印象也沒有?

可是過去素行不良,魄風一點也沒有把握是否自己曾經有過一次沒做防護措施還碰到處女的紀錄,畢竟男人在床上是很難煞車的,他太有經驗了……該死的經驗。

似乎沒有注意到魄風臉色發青,萊茵雪害羞地撲到神遊太虛的魄風懷裡。

「陛下,我……」

「魄風‧席爾特!你這個該死的王八羔子!臭吸血鬼!」

隨著高分貝的大叫,圖書室被撞開,一團烏漆抹黑的不明物體飛躍空中直接砸在魄風臉上。

魄風被砸回神,抹掉臉上冰涼涼又帶著特殊味道的東西,發現竟然是一球泥土塊。

「咳咳咳!」

被砸得滿臉都是泥土,魄風沒有生氣,倒是很驚恐的在門口看見雨陰氣鼓鼓的表情。

低頭一看,這才注意到萊茵雪不知什麼時候趴在他的胸前,看起來也像是受到了很大的驚嚇。

雖然不是捉姦在床這種無法挽回的錯事,但兩人的姿勢也夠曖昧的了,沒想到居然讓已經有存在心結的雨陰目睹這個景象……完蛋了!

「小、小雨,不要生氣,你先聽我說……」

「我才不要聽!」

魄風這時已經顧不得秀髮和臉蛋上也沾到泥土的萊茵雪,趕緊去追回因誤會而氣得跑走的情人,他知道如果自己有一秒遲疑,可能永遠都得不到雨陰的諒解了。

啊啊啊啊啊!怎麼會變成這樣啊!

還好他的速度比對方快,總算在對方穿越花園想跑出王宮前把人抓住,否則就這樣跑走,他可沒有把握能把人找到。

「放開我啦!該死的吸血鬼!」

「小雨,你聽我解釋一下……」

因為雨陰拼命掙扎,雖然對自己的力氣有信心,可總是要避免不小心放開對方,魄風乾脆將人抱在懷裡……喔喔喔!好懷念的感覺啊!

人家還在生氣,然而有好陣子連單純擁抱都沒有的魄風此刻非常感動。

「解釋什麼?那麼漂亮的大姊姊都找來了,你就找她恩愛吧,不要管我啦!」

「找她恩愛做什麼?我又不喜歡她。」魄風一邊覺得很莫名奇妙,一邊趁機捏捏雨陰的臉。

啊啊,好香,好柔軟啊,果然還是懷中的這隻最可愛了。

「你、你還敢說!都讓人家懷小孩了,難道你想要始亂終棄嗎?那個大姊姊這麼溫柔,這麼體貼,而且、而且又很漂亮,我……」

說著,雨陰很喪氣,耳朵和尾巴都無精打采地垂了下來。

「我是男的,脾氣不好,長得又不好看,也不知道該怎麼改變,反正我從來沒有期待你不會厭倦我,你是出色的國王,我則原本是花街童工……」

魄風很頭痛,果然又開始自卑了。

其實雨陰原先並沒有那麼在意自己的容貌,若不是他一開始嫌棄對方說錯了話,想要彌補時雪宮又正好有事找上門,看雨陰看得不爽就諷刺了好一陣子,於是才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

「我也早就有心理準備,你總有一天會娶妻生子,我都說過我不想看到你喜歡上別人了,你幹嘛老是不肯放我走啦!偏偏要我撞見那麼漂亮的姊姊帶著孩子找上門你才開心嗎?這個結束後,是不是還有很多很多個?」

魄風揉揉額:「不管我怎麼說,你就是不會相信我了?」

「我、我也沒有不相信你,第一次見面我就知道你過去風流花心……我只是不相信我自己而已。」

「很好,我明白了,既然你對自己這麼沒有信心,那我也不要你當情人了。」

雨陰心一抽,努力克制不要掉淚。

但是他還來不及有所表示,魄風接著補充:「我們來舉辦婚裡吧,我要把你風風光光地娶進門。」

「什、什麼!」雨陰嚇壞了:「你在耍我嗎?我可是男的啊!」

「我知道啊,你全身上下哪裡沒被我碰過?」

經這麼一句提醒,雨陰滿臉通紅:「這不是重點,你瘋了!你是想要敗壞自己的名聲嗎?而且那個大姊姊怎麼辦?」

「那跟我無關,隨便那些人要怎麼說,如果這樣才能讓你安心的話,我才不在乎別人怎麼想呢!我本來就有這個打算了,只是原本想過沒什麼好急的,誰知道你到現在還是一直想逃走。」

而且他們這一代的國王出櫃的也不只有他一個人,頂多不曉得歷史會怎麼形容他們而已。

「至於你滿口的那位大姊姊,那就沒辦法啦,我會跟她談談,給一筆錢讓她有能力離開花街扶養小孩,也不會跟他搶人,繼承人的事情我會另外處理,反正皇族又不是只有我一個。」只是有能力的都不想當國王,簡直沒有野心到有毛病的地步。

「可、可可可可是……」

「別可是了啦,反正我的決定是不會改變的,你就不用白費力氣了,雖然可能對不起她,但也沒辦法,我更重視你啊。」

趁著雨陰腦袋混亂,魄風將人壓在草皮上,揚起嘴角。

「包括我想當場把你給吃乾抹淨的事情,我已經好久沒有碰你了耶,要怎麼補償我才好呢?」

「等一下!等一下啦!你這個色狼吸血鬼……啊啊啊啊啊!不要碰我!」

即使雨陰再怎麼抗拒,也不可能敵過經驗豐富的魄風的挑逗。

花園位置隱密不太有人會來,且了解魄風素行的人就算不小心撞見也會很識相地不去打擾,還會體貼地把四周清空,為他們的鬼族陛下製造出完美的空間。

於是在沒有半個人願意挺身阻止魄風辣手摧「草」,殘害少年的份上,掙扎很快就變成接受,大叫很快就變成哭泣,雨陰完全陷入了魄風帶給他那甜蜜又折磨的占有。

太久沒有擁抱情人、需求量又大的魄風一點也不曉得克制為何物,等到自己注意到時早已到了三更半夜,他搔搔頭,看著不知第幾次昏睡過去的雨陰,稍微打理了兩人後,偷偷地溜回寢室。

就算放縱自己風流一天,他還有個女人要處理。

不過不要緊啦!能挽回親愛的才是最重要的,魄風此刻無比幸福。





既然已經決定不能留下萊茵雪,魄風當然要將這件事說清楚,包括後續處理與養育責任,他不擔心對方獅子大開口,只要願意離開一切都好談。

聽完魄風的要求,萊茵雪沉默了一會:「陛下不喜歡我嗎?」

「朕絕對不是看不起妳的出身,但朕已經有對象了,朕不希望看到他不開心,即使妳願意委居於後宮也不能留下妳。」

「可是,那是一名少年,他無法為您帶來子嗣。」萊茵雪平靜地說:「或許您無法相信我,但我真的只要能留在您的身邊就滿足了,您還能擁有繼承人,真的不願意嗎?」

魄風認真搖頭:「不,朕不會讓他有傷心的機會,繼承人也會另外想辦法解決,即使他與朕同性也同樣愛他,這是在朕認清自己的感情時就已經決定的事情。」

萊茵雪難過地垂下頭,落寞的樣子讓魄風有些不忍,確實是自己不好,才會演變成這麼尷尬的場面。

雖然無法收留對方,但他還是希望盡自己所能讓萊茵雪開心。

魄風絞盡腦汁,還想不到該怎麼做才好。

突然,萊茵雪抬起頭,笑得燦爛:「那就沒辦法囉,反正我也不打算多留呢。」

啊?

「請問……妳說什麼?」

萊茵雪揮了揮手,一臉無奈:「對不起啊,其實若您願意收我為後宮我還比較怕呢!我只是受人所託做些讓您為難的事情而已,可不是真的與您有關係還懷了您的孩子,若是讓您困擾了真是不好意思,我聽說陛下心胸寬廣,不會跟小女子計較這點小事吧?不過人家也被泥土波及到了說。」

魄風完全愣住了,錯愕地看著女子一反先前溫柔婉約的模樣,十分隨性地翹著二郎腿。

所以……他並沒有招惹到這個人?

「唉呀,果然是這麼回事。」

魄風緩緩地轉過頭,看見雪宮走進來,一臉「我早就猜到是如此」的表情。

萊茵雪一點沒有絲毫的愧疚:「被你發現了嗎?果真不愧是前碧羅西王,雖然不曉得為什麼,但還好您為我保密了,若是一開始就出局,人家就拿不到報酬囉。」

「因為妳走路的模樣實在不像懷孕的女子,而且我早就看不慣這麼笨蛋了,正巧可以有件事讓他煩心,感謝妳讓我看了一場好戲。」

「那、那麼……」魄風顫顫地指著萊茵雪:「那麼肚子是怎麼回事?」

「喔,只是用魔法讓他充大了而已,哎,還好這是不會損到肌膚的魔法,如果因此讓皮膚鬆弛,可有違人家的形象呢。」

說著,萊茵雪打了個響指,大肚子立刻縮回去,讓魄風再次傻眼。

「那麼為什麼肚子有皇族和胎兒的氣息!如果連氣息都能造假,皇室早就不得安寧了!」

「這個我就不知道那名委託者是怎麼辦到的了,只能說他是天才吧。」

萊茵雪說得滿不在乎,還優哉游哉地以手梳著頭髮。

魄風努力告訴自己冷靜、冷靜、要冷靜……他怎麼可能冷靜得下來!

因為這個風波,他差點就失去雨陰了,到底是哪個沒良心的王八蛋做這麼缺德的事情?

「是‧誰!」魄風咬牙切齒:「那名委託者究竟是誰!」

「知道您會詢問,所以他告訴我到時可以說出來,他讓我給您帶來下面這些話,您仔細聽了喔。」

清了清喉嚨,萊茵雪刻意用對方的口氣轉達。

「『您嚇到了嗎?鬼族王,知道您也有了情人,所以特地請萊茵雪小姐演了一場戲,感謝您過去曾經多此一舉,做出把祇丹拖個精光、綁在床上還在私處下藥色誘我的事情,即使您不愛祇丹,我這輩子也都不會忘記您將他的身子看光了。』……就是這樣,您曉得是誰了嗎?」

雪宮無奈地搖搖頭,他已經知道了,只是想不到對方的心機居然變得這麼重。

魄風臉色頓時難看得要命,他深呼吸、吐氣……重複做了幾次後,用盡全身的丹氣大吼。

「離‧幽‧辰!該死的王八蛋啊!」

好險有即時摀住耳朵,一旁的兩人同時想。





「幽辰幽辰,你在看什麼呀?」

趴到離幽辰身上撒嬌,貓族王祇丹‧貓夜一邊晃著尾巴,一邊不解的看著笑得很神秘的伴侶。

闔上書,離幽辰親吻祇丹的額頭。

「沒什麼,只是在思考還有什麼是自己能夠做的事情而已,魔法真是有趣呢。」

「是嗎?我覺得還好啊。」

離幽辰輕輕撫摸拼命往自己懷裡蹭的祇丹,在內心竊笑。

不,有趣級了,從萊茵雪的回信可以看出這次的計劃成功了。

也許是他真的變得小心眼了,自從知道魄風做過的好事後就一直懷恨在心,但又曉得正面對決絕對贏不過對方,才會忍了這麼久。

可想不到他在學習特殊魔法上特別有心得,在一次意外偶遇了萊茵雪後,兩人私下商討並交換了條件,決定給魄風開一場惡意的玩笑。

既然武力保護不了祇丹,當然要用點頭腦了,不然他的情人在某方面實在沒什麼心機。

對了,還要時時刻刻提醒祇丹,千萬不要接近那個餿主意一堆的鬼族王。


==============================================


這是直到後面才曉得跟愚人節有關係的賀文
昨天一直到都要睡覺了,但是跟小K聊個幾句就決定要寫,真是要命啊,超臨時的(掩
而且居然還被我寫了七千字噢噢噢,如果本子也寫得這麼快速就好了(哭

本來是想惡搞目前還在準備中的BL遊戲的某笨蛋角,但是消息還沒釋出就算了
雖然和小K還考慮過小魄扮女裝惡搞小雪雪,挑撥和闇之間的感情
不過我對惡搞小魄比較有興趣XDD
正好想到咪丹本下集會寫一篇番外是咪丹因為離同學很久沒有碰他,以為對自己沒有興趣就找魄風想辦法
不過單純的咪丹根本找錯人了
雖然兩人因此順利恩愛一場,不過離同學已經記恨了XD
想不到溫柔的離同學居然有這麼大的轉變,不過小K說,為了要保護愛人,心機是必要的XDD

然後萊茵雪預定會是小豫的老婆(今天決定的<喂
所以今天賀文寫到一半緊急找最喜歡小豫的奈月幫他老婆想名字XD
而且他會幫助離幽辰也是有原因的._./

其實會想寫小魄也是因為,在寫完咪丹和鳳柳的本子前我是不可能有時間寫小魄本的,雖然前些日子小宇宙爆發拼了兩萬字的前世短篇,但還是很想寫這一世的故事
總之,坑還有很多,只期望平常日同時趕稿咪丹本和鳳柳本,假日還要趕遊戲的我能順利度過這段充滿坑的日子吧._./
創作者介紹

夜色月歌

涵夜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